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二十三章 聯手圍攻袁昊

草士 | 2022-01-08 19:00:04 | 巴幣 4 | 人氣 65


第四百二十三章 聯手圍攻袁昊

方紀瞧著爺爺滿臉笑色,眼中確實透著一絲期待之意,又瞧了瞧場中袁昊受霍家二人圍攻,哼聲道:「堂堂霍家,究竟把江湖武者的切磋當成甚麼?以二人打一人,算甚麼英雄好漢,袁少俠,你若需要相助,用不著客氣,喊我方紀一聲便是!」

方紀最初之所以和袁昊處不大來,只因以為袁昊瞧不起他方家,爾後從他話語中可以得知,袁昊和霍家有著莫大恩怨在,恐怕是把他方家當成霍家的人,且自誤會解開,袁昊從未出言辱罵過方家一字一語,反而談笑風生,頗是親近。方紀雖然好武好鬥,長年跟隨身為商賈的父親在外行走,眼界見識比之袁昊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自然不會是甚麼心胸狹窄之徒。

一旁霍山轉過目光,冷冷看著方紀,咬字甚深,道:「方兄,你可要想清楚,在下用此伎倆絕非本意,袁昊此人刁滑奸詐,下手極為狠毒,他刻意隱瞞四脈境界不說,想佔我霍家三人的便宜。」

只聽袁昊也道:「方兄弟,我很感激你的心意,但你要是摻合進來,只怕……」他並非要替霍家說話,而是怕方家受他牽連。

「我方家雖然不是霍家的對手,但作為江湖武者,絕無貪生怕死之輩。見義勇為,拔刀相助,豈非如此?」方紀搶先答道。

袁昊聞言一愣,繼而哈哈大笑,劍鳴輕響,峨嵋劍法中的雄劍勢一改,轉變成靈劍勢,道:「好,承方兄弟好意,那我也不再客氣,若是我忙不過手,就請方兄弟幫個忙,這份恩德,我袁昊終生不忘。」

方紀點點頭,從兵器架上取來一把長槍,槍尖朝上,直直矗立身側,似乎就等袁昊一聲呼喊,便會上前相助。方萬流很滿意的笑了笑,沒有作聲,實對這寶輩孫兒另眼相看。

霍山仍不死心,死沉沉看著方萬流,道:「方大人,恕晚輩無禮,如今我霍家既已傷了霍宗一人,難不成還要眼睜睜看著霍羅受歹人重創?」

當方萬流還未應答,方祖元淡淡一笑,溫聲道:「霍七少,霍家的決定,怕不是我方家能決定罷?」

霍山低哼一聲,他自然聽出方祖元話中委婉之意,可事到如今,他說甚麼也不能再讓袁昊傷他霍家人的顏面,當即道:「霍銘,霍羅,你二人聯手出招,務必拿下勝利。」霍羅趁機取來一把新的木棍,和霍銘彼此一陣對眼,點頭應是,齊時合攻。

他倆一人使長棍,一人使寬刀,一遠一近,正好補足彼此短絀,袁昊劍招想出,霍羅長棍先到,霍銘大刀隨後,二人既曉得袁昊真正境界,哪裡敢大意輕敵?每一招一路幾乎是使盡全力而為,只攻而不守,就怕讓袁昊出手反擊。霎時之間,兵器鏗鏘聲不絕於耳,霍家二人當是攻得又急又猛,完全不給袁昊出手機會,連用泥鰍功逃脫亦是難事。袁昊二手難得四拳,一時找不到出手機會,收勢回守,雖不至於敗在二人手下,亦是忙得無以分神。

切磋場中三人鬥得酣熱,惟剩兵器撞擊聲響,以及三人吐氣吆喝聲息。場外觀者屏氣凝神,無論武功高低者,均有種直覺般的明悟,一切勝負就在瞬息之間。

袁昊頻催發道氣,忖想真實境界被霍家察覺過來,自然無需隱瞞下去,四脈激發出道氣,流轉周身,然而這些道氣卻非攻敵而用,是為了架開霍羅、霍銘如暴雨般的攻勢。袁昊感受體內道氣如汩汩流水般傾瀉而出,愈使愈少,心道:「這般下去不是辦法,想要得勝,不如且試上一試。」心一橫,長嘯一聲,常劍圈轉,峨山四劍雄、秀二種劍勢使將而出,劍路堪堪起了變化。

霍羅、霍銘身為霍家人,和道盟五霸來往不少,對各派劍招不算陌生,知悉峨嵋派劍法中的四種劍勢若是使將出來,詭譎多端,連綿無窮,盡管他們同樣親眼見過幾回峨山四劍的劍法,卻從未和峨山四劍真正切磋過招。

霍羅叫道:「不好!」比起霍銘,他心中更覺焦急難耐。畢竟他的長棍承受不住劍勁而碎,照理而言,他已算是輸給袁昊,倘若不討回一點顏面,勢必要受霍山的雷霆震怒。

只見霍羅率先衝去,將道氣灌輸長棍,自左向右橫掃,打向袁昊右太陽穴位置,這一棍若是打中袁昊,腦門必會受創,非死也即半殘。袁昊劍上運勁,手腕輕轉,蕩開長棍,腳下泥鰍功施展而開,手中雄、秀二種劍勢迎面罩向霍羅。可霍羅早有防備,左手往後一蹬,逃得老遠。

一旁霍銘提刀高躍而起,喝道:「袁昊,吃我一刀!」

袁昊輕哼一聲,臉上居然露笑,劍使半途,勁力散盡,劍鋒奇轉,截然不同於方才的劍勢,倏忽斜刺向霍銘腦袋。霍銘雖有吃驚,但心中不覺會敗,全身道氣流轉到大刀,自上往下劈落,其勢如雷,呼呼風響,著實可怖。

刀劍相鋒,噹啷一聲大響,勁風和道氣化作疊疊氣浪,朝四極席捲撲去。眾人一時間看不清場中情狀,待氣浪消散,只見霍銘、袁昊二人僵持場中,刀上劍下,雙雙僵持良久,動也不動。

霍山見袁昊僵持場中,無疑是大好機會,臉上不由大喜,朗聲道:「霍羅,快上!」場中霍羅早一步而動,提氣奔近,長棍高舉,就欲直直砸到袁昊天靈蓋。

霍菲菲在旁瞧著,一雙冷眸凝在袁昊身上,閃出意外之色,有些著急道:「不可,七哥!霍羅,別去!」霍羅、霍山均是一愣,不僅是對話語感到意外,更是對霍菲菲難得一見的急迫感到困惑。

豈料就在這時,袁昊嘴角高高勾起,長劍輕輕撤去,霍銘整個人大吐一口鮮血,往前重重一跌,倒地不起。霍羅眼中渾是不可置信,驚恐染上整張臉孔,總算恍然大悟。原來袁昊從適才開始就在佯裝無法動彈,比起霍銘,霍羅更是戒備袁昊的一舉一動,這一招誘敵之計,就是為引霍羅自行上前,無處可逃。


周一要去打第三劑疫苗,而且第三次是混打,不曉得會不會有副作用,沒事就正常更新,身體若不適會另行通知。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