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賭之章】EP.12~EP.14總集篇

『。』 | 2022-01-08 07:04:34 | 巴幣 66 | 人氣 107

〈EP.12:LC〉

  「我們很好運。」本做為門面,寬敞的產業大樓一樓大廳被這些人大鬧後變得殘破不堪,歷經苦戰的四人也以最舒服的姿勢狼狽地待在原地休息,萬幸的是寇龍組沒有在此處部署太多兵力,稍早擊敗的大型機械看來就是這裡的最後一個敵人了。

  倚著毫無動靜的殺戮保安MS-零式盤坐休息,鐵腕特務從口袋中掏出一支十字起子,對自己的鋼鐵義肢做些簡單的調校,他在四人中傷勢屬輕微者,一面專心調整螺絲鬆緊,一面對剛才的苦戰發表意見:「要不是這台機器人使用不了火炮,我們不可能贏過這種東西,」校準完畢,燦炫動動右臂測試靈敏度,敲了敲已毀壞而停止運作的人形坦克腳邊,金屬與金屬輕敲發出清脆的聲響,燦炫接著說道:「雖然我們已經知道你剛才的打算,即使成功執行了回想起來也很冒險。」

  很明顯地,鐵腕少年正指責著帶領他們的人,我妻有奶緩緩收起四散的紙牌,就算有屏障減緩衝擊,但仍直挺挺吃了一次機械巨臂的傷害,直到現在仍癱坐在牆垣,一旁則由武士少女,幕末之花替他簡單處理傷勢。

  「不過...要不是有我妻有奶先生剛才及時的策略...我們也沒辦法攻克這台機器。」黑桃受的傷經包紮後並無大礙,他的精力看來也沒有因此傷被影響太多。

  「......完美的牌局,還是得在充分的準備下,配合絕佳的機會才能贏得很漂亮,」我妻有奶把牌洗好,放回口袋中,緩緩說道:「以手中沒有特別好的牌,對手手握王牌的情況下,我已經把最好的計策打出來了。」
 
  「是是...意思就是我們本身不夠好,真是的...」燦炫長時間臥底在迪迪諾家族中,早就習慣這位現在當家的男子,毫不留情的說話方式,他懶得去做多餘的爭論,「幸好啊,這工作結束之後,終於不用再聽你講這些話了。」

  「警備組的......我說,你對寇龍組了解多少?」我妻有奶摘下高帽,撥了撥頭髮,「就我印象中,我不認為我們剛才對付的是寇龍組的人。」

  「你又知道了?」燦炫走至牆邊一處擺著金製小雕像的大理石高腳櫃,倚靠在旁邊和我妻有奶對話。

  「寇龍組不算是個低調的組織,去過BJ市多少都能看到他們的人出現在城市中,雖然不知道他們老大的底細,但這個組織的規模和風格一目瞭然,」同樣身處地下世界體系,迪迪諾家族的現任首領這麼說著:「雖然說強者港和BJ市位處鄰近,但那些沒能通過『試煉之地』成功抵達場外城的人們,最終都會朝向BJ市而去,相較之下強者港似乎一直都沒有太大變化,相對的BJ市卻成天發生劇變,最終能在那種地方鞏固勢力的,只剩寇龍組,這也是他們為何在場外大陸如此強大的原因。」

  「我們警備組當然知道他們的規模——嗚哇!」伴隨一聲驚叫,擺著大理石櫃的牆垣遭到異動,形狀怪奇的金雕像被觸動而倒在櫃上,牆垣一處如同門扉般敞開,而話說到一半的鐵腕少年則失去支撐跌入暗門另一端的空間中。

  「......我們真的很幸運。」我妻有奶看往隱藏在牆邊的暗門,緩緩起身道,「你們兩個...先離開這棟大樓吧...接下來暫時不需要你們幫忙,也有可能你們工作就到這裡。」

  男子抽出兩張發光的紙牌,各交給黑桃和幕末之花兩人:「先離開這裡,等我指示。」

  語畢,男子跟著跌落的燦炫身影踏入暗門,暗門內連接著一道層層往下的階梯。


* * *


  沿著鋼柱建造的大理石階梯,一路呈螺旋狀向下延伸,階梯的盡頭,迎來明亮的白色燈光,四周盡是冰冷的鋼牆鐵壁,一條長廊看起來好似無止盡般,雖然寬敞,但處在這空間仍感受到一股適應不來的壓迫感。

  「這是哪裡?」因失去重心而滾下階梯,過程中撞上壁垣,燦炫中途與我妻有奶再度會合,兩人走下階梯進入這個空間,「他們兩個呢?」

  「我讓他們先回去了,」我妻有奶答道,並且環顧四周,從兩側牆壁到地板皆採光鐵打造,反射著鑲在天花板的高明度白色日光燈,讓整個空間亮得令人不舒服,這單調的景象讓他感到怪異與不適:「強者港鎮的產業大樓裡面,一直都有這種地方嗎?」

  燦炫聳肩以對:「不知道。」

  「你覺得我們要找的東西會不會在這裡?」我妻有奶隨口問向燦炫,剛才的硬仗讓他們都差點忘記自己闖入這棟大樓的目的是要找到指定物品。

  「就算不在這裡......這個地方也可疑到讓人想進行搜索,我們應該先從這裡開始找起。」燦炫應聲道。

  一道噴氣聲從牆邊傳來,且離兩人很近,牆邊本來緊閉的氣動門敞開,一名穿著潔白無塵服的人員走出,很快被我妻有奶給逮住。

  「呃啊......!你是誰?!你想幹嘛!?」穿著無塵服的人員驚慌失措地奔向一旁的警鈴按鈕,卻被男子射出的紙牌給阻止動作。

  「沒用的,上面的人都被我們清除了,」我妻有奶以脅迫的語氣並拿起他慣用的武器恐嚇著人員:「你也是他們的人吧?說出東西在哪裡,我放你生路。」

  「勸你安分點,帶我們找到東西。」


* * *


  「...就是這裡了...先生,」穿著無塵服的人員一路保持安靜,為脅迫他的兩人帶路到物品所在,他雙手一路高舉求饒著:「放過我吧...求求你了...我還有老婆小孩要養。」這地方就和外面的長廊無異,潔白、冰冷、生硬,再也找不到更合適的形容詞來描述這個房間了,而一旁的桌上擺著裝有五彩液體的瓶瓶罐罐,與瓶裝的、包裝的白色粉末。

  「可能沒辦法,」我妻有奶執著張發光的紙牌,抵向該名人員短嘆到:「很遺憾聽到這個,但你為那些人做事,我得避免有萬一發生。」

  「—放了他—」

  聲音從燦炫腰間的對講機傳出:「沒必要波及無辜。」

  「事情是我辦的,你卻教我做事?」我妻有奶不情願地放開人員,使他倉皇逃出這間房間,從燦炫手中接過對講機應道:「倒是挺快打來的,警備組的副長。」

  「燦炫告訴我你們已經找到東西,對吧?」對講機另一頭,是警備組副長,「法網之眼」狄雲的聲音。

  我妻有奶拿起一包裝著粉末的包裹,上面確實印著明顯的「LC」字眼:「找到符合你描述的物品了。」

  「很好,把它帶回來給我吧,儘快。」

  「等等,」我妻有奶突然開口,阻止正想結束通話的狄雲:「有些事情我想弄清楚。」

  「我們沒什麼好說的,東西帶來,剩下的事我會負責善後。」對講機另一頭傳來鋼製品輕敲的聲音。

  我妻有奶則很堅持地開口提問:「你說這包粉末是什麼來著?」

  「寇龍組在這座城市重點研發的不明藥物,記得嗎?」對講機另一頭聲音伴隨輕微的嘆息。

  高帽男子接著斷言:「這東西,我會交給你們組長。」

  「什麼?不,這事是我辦的。」狄雲那頭傳來搖動鋼製椅子的聲響。

  「有關寇龍組這種規模組織的大案子?我不認為只有你負責辦理,」我妻有奶以手秤著那包粉末說道:「這包粉末還有這地下空間,有必要讓警備組組長,你的長官知道這件事。」

  「這地下空間太不對勁了,就算找遍全城也找不到第二個像這樣的地方......」

  「還有...我忽然想到...」




  『有時候...爸爸的人會開車來載我,把我帶到一間...醫院?』

  『去的時候總是會要我矇上眼,要說醫院......跟小時候印象中的也不太像,總之就是個白茫茫的地方,還有好多穿著無塵服的醫護人員......』

  『難道說現在外面的醫院已經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宵夜曾說過的話,如今再度迴盪在我妻有奶腦裡。

  「喂......警備組的,我問你......你怎麼知道這東西是什麼?」

  「......你怎麼知道這包裹上面印著什麼?」

  「『LC』這個縮寫是什麼?跟寇龍組有什麼關係?」

  「還有......如果Father早就死了......是誰帶她......帶宵夜來這裡的?」

  「——唔......」

  男子語氣低沉但越說越快,疑問越提越多,就像一瞬間在腦中爆發一樣,一陣暈眩感上頭,正當我妻有奶還在朝對講機自說自話,後方而來一拳往他後腦杓直擊,遭這麼一擊,男子昏厥倒下,眼鏡和高帽隨之分離散落於地。

  「......老實說我還滿欣賞你的——少主。」燦炫掏出手帕,擦亮他的鐵腕然後撿起對講機。

  「你就慢慢睡吧......等你醒來天下就要大亂了。」

  「把東西跟人帶來,儘快。」語畢,狄雲切斷了對講機的通訊。


〈EP.13:大手之名〉
  *啪*  「醒來!喂,醒醒!」

  鋼製品打在臉上的感覺,比起血肉之軀更加疼痛與厚實,這下巴掌不只讓我妻有奶醒了,也感覺自己的顴骨被打凹似的,是個惡意滿滿的喚醒方式。

  又一次地,甦醒在似曾相識的場景,狹小方正的暗房,自己則被五花大綁在坐起來不舒服的冷硬鐵椅上,我妻有奶渾身是傷,很快就判斷出來,眼前的燦炫早就不再會以任何善意相待。

  「如何?」上一個時分還在與自己並肩作戰的鐵腕特務,現在則滿臉驕傲卻不苟言笑地坐在鋼鐵桌板上,他看起來很閒,開口向被綁起的獵物閒聊意味地問道:「你一定有很多問題吧?儘管問,我會盡我所能地回答。」

  「......這樣好嗎?勸你還是別做份外的事情,小職員。」儘管氣力虛弱,我妻有奶仍向對方冷嘲熱諷了一番:「你的上司有吩咐你做這種事嗎?」

  「噗...哈哈...抱歉抱歉,」燦炫刻意發出令人不舒服的笑聲,然後虛情假意地道了個歉:「很明顯你還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先生。」

  「現在呢,強者港全城上下在找的是你,不是我們,」燦炫板起臉說道,眉目間則露出虛假的憐憫樣:「你現在可是身處絕境啊。」

  「『法網之眼』在哪?」

  我妻有奶無心理會對方不斷的挖苦,堅持繼續問道,而燦炫也接著回應。

  「副長早就不在這了,但我不知道他現在在哪,」燦炫聳肩以答:「這裡現在只剩我們兩個,小黑手黨。」

  「這裡是哪?」被綁起的人環顧四周後發問,這空間和先前被狄雲給囚禁的空間相似,但通紅的燈光讓這間暗房比先前的更讓人覺得壓迫。

  燦炫被改造成鋼鐵義肢的右手指間輕輕互敲著:「這裡是我們的祕密空間,沒人找得到我們倆的。」

  「東西呢?」我妻有奶問道,他指的是他們從寇龍組產業大樓查獲的東西——那包不明粉狀藥劑。

  「早給副長帶走囉。」燦炫隨興地回答。

  我妻有奶思索了一下,接著問:「那包藥劑到底是什麼?」

  「有什麼理由不交給你們組長?」

  「狄雲想拿那個幹嘛?」

  「你們為什麼會知道那東西是藥物?」

  「還有...『LC』到底是什麼意思...?和寇龍組有什麼關聯?」

  一連問了數個問題,燦炫聽著便覺耳朵癢,故意做出掏耳的動作嘲諷一番,待對方住口,方才嘆口氣。

  「唉......問完了嗎?」

  「你的問題真多。」

  「就不知道是誰害的。」我妻有奶回嘴道。

  「冷靜點,我一個一個告訴你吧。」燦炫像安撫小孩一樣的語氣推著雙手,「首先呢......」

  「這整件事根本沒有寇龍組的事,」鐵腕特務一說,我妻有奶稍微睜大雙眼,但他並沒有真的非常驚訝,這個假設早就在他心中浮現過,「要是寇龍組還好解決......你惹到的可是更不得了的人物啊,迪迪諾家族的新首領。」

  「"Le Crocodile"。」

  「『短尾鱷』......聽過吧?」

  「短尾鱷」,這名字讓我妻有奶陷入苦思,似乎曾經在哪聽過,但印象模糊。

  「看你的樣子好像不太清楚......真是可憐。」燦炫聳肩搶先說到:「總之呢,我們放了風聲出去,全城其他幫派,哦,包含你們迪迪諾家族,一聽到你惹到短尾鱷,現在所有人都慌得在找你呢。」

  「你想說是你們救了我嗎?」我妻有奶瞥眼看往被摘下放置在桌上的高帽。

  「哦不,沒那意思,你別自作多情。」燦炫否認道:「我得待在這等副長傳來下一步指示,真的滿無聊的,不是嗎?」

  「總之呢,讓你知道一下,那棟產業大樓根本沒有任何一個人帶有寇龍組的名義,包含你所對付的警衛、那台巨大機器人、還有地下的研究設施也是,全都是『短尾鱷』的財產......仔細想你應該也知道吧,寇龍組怎麼可能會有那種等級的武力。」

  「我對這個人真沒什麼印象呢,不如你來說說他是什麼人吧?」我妻有奶對燦炫所言不以為意。

  「沒那個必要,幾個小時之後你就知道自己惹到什麼樣的人了。」燦炫昂首答道:「你闖入短尾鱷的機構,還強奪他的東西,消息早就走漏全城。本來就因首領遭暗算而成一盤散沙的迪迪諾家族,現在八成陷入大亂了吧,我猜大家都急著要找出你,把你發落給短尾鱷。」

  「你還有其他問題沒回答我。」我妻有奶淡定以對。

  「不好意思啊,其他的資訊無可奉告。」燦炫回絕了對方的提問,「作為補償,就額外告訴你一件事吧。」

  「家族內有臥底......這風聲是我放的,當然,也順便放了你和臥底一同行事的風聲。」

  「......這樣對你們值得嗎?那個天才兒童就是因為這個風聲被滅口的,你也因此暴露在風險中。」我妻有奶話語中所指為警備組副長安排在家族內的另一名臥底——Baby。

  「Baby的事情我們都很遺憾,但已經無法挽回了——就和你對法式馬卡龍下毒手一樣。」燦炫以另一位警備組伙伴之名回嘴道:「還有,你沒資格教我們怎麼做事,別忘了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你挑起的。」

  「你也沒想到事情會演變得這麼嚴重吧?我建議你可以對此感到榮幸,然後放棄抵抗。」鐵腕特務調整起他的鋼鐵右臂:「因為從一開始,打亂副長計畫的不正是你嗎,對吧。」

  *嗶——嗶——*

  燦炫腰間的發報器輕輕響了兩聲。

  「差不多是時候,得行動了,」燦炫小跳從桌板站起:「希望我說的話有為你解惑,讓你不帶疑問地乖乖就範,我該走了。」

  「多謝這幾年的照顧,我妻有奶先生,」燦炫走近被捆縛著的我妻有奶,揮起他的鋼鐵右拳:「你就——在這裡睡到所有人來找你那時吧——!」

  「——找到啦!!!」

  破門聲非常大,以致燦炫還沒揮出拳頭,注意力全被吸引過去。

  「有奶......給我們好好解釋!」全身染血的白衣天使接著白色長髮的矮人之後對著他們的領袖嚴正說到。

  「......來得真早,」

  燦炫嚴肅地看著門邊闖入的人們:「迪迪諾家族。」


〈EP.14:Le Crocodile〉

  「你們似乎來得......太早了點。」燦炫話語間吐露出少許意外,但表露在臉上的模樣比剛才獨處時更加冰冷無情。

  「居然是你......!」矮人氣憤地緊握雙拳,上頭滴著血,看不出是自己傷口流出的還是其他人的,「警備組的,要是沒有你們...沒有你們...!」白毛的拳頭握得更緊,血液像搾檸檬汁般滴落而下,即使自己具備能夠將血液轉換成火焰的能力,隱約沸騰著的血液沾黏在這能力主人的拳上,仍然使其雙手忍痛顫抖著。白毛滿是悲憤咬牙怒瞪向那名把家族搗亂成如此地步的臥底;以及明知這件事,卻還是選擇和敵人合作,在他眼中的背叛者,他一想到這,還有那時候倒在座位上的前任首領遺體,那景象在腦中閃過,他就激動地無法壓抑能力的發動。

  「唉......」

  鐵腕少年左手插腰短歎到:「本來我的預想中,這裡不應該被你們這麼快找到的才對,這下看來我沒辦法和狄雲先生碰頭了。」

  「你們大概也已經知道,我們倆幹下了一樁史無前例的事吧。」燦炫轉頭,伸出鋼鐵義肢重重捏住我妻有奶雙頰。

  「現在不只你們,外面肯定亂成一團了吧?」

  一邊說著,燦炫敞開雙臂,得意的笑道:「真是太可惜了......。」

  ——話剛說完,警備組的臥底立刻感受到自己頸部產生異物感。

  「這是你的遺言嗎?」全身浴血的白衣天使眼神裡充滿殺意,將手術刀抵在燦炫脖子前。

  每當燦炫因呼吸出現微幅的抽動,手術刀總是很快地跟上他的動作抵近。

  「NigHtCorE......住手。」我妻有奶有氣無力地叫著他的左右手NigHtCorE,比起命令,那語氣聽起來更接近懇求,發生這般事,他的顏面已經不知該往哪擺。

  「你還有臉叫我們?」白毛一字一字越說越高昂激憤,走上前揪住我妻有奶的衣領:「你知不知道因為你們,現在強者港亂成什麼樣子!?」

  「等等,白毛!」

  NigHtCorE雙眼死瞪著燦炫並開口叫住白毛:「有奶,我想聽你親自解釋......你好好跟我們說清楚到底怎麼了。」

  「啊......」被綁在椅子上模樣狼狽的眼鏡男子深吐一口氣:「幕末之花,替我鬆綁吧......。」站在一側默默旁觀家族紛爭的武士女孩走上前,替她的雇主解開粗重的繩結。

  「我會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的......」獲得鬆綁後的男子調整好眼鏡的位置,走向一旁取回他的高帽,「至於現在——」迪迪諾家族的新任首領使了一個眼色,這一瞬間他的左右手立即改變動作壓制住家族的臥底。

  燦炫一時之間被壓著喘不過氣,大口吐氣以後才得以開口:「哈——要殺了我嗎?很可惜那也沒用的,我的長官已經逃到你們找不到的地方去了......現在,要取我命洩憤請便。」

  「我們沒有要你的命。」我妻有奶戴上高帽,再對NigHtCorE使了個眼色,接收到命令的護理師,手拿起一根針,刺進燦炫後腦某處,幾秒後,燦炫一個倒頭陷入昏睡。

  「如果不是這個,我們是找不到這裡的...」黑桃從口袋裡掏出兩張發光的紙牌,上面清楚記載整座強者港的地圖,而兩張紙牌分別在我妻有奶以及NigHtCorE所處位置上,則一閃一滅地發著紅點光芒,「...你給我們這個是為了這件事對吧?」

  「啊......」我妻有奶點頭答道。

  「所以我們才願意聽你解釋,」NigHtCorE確認燦炫暫時無法行動後起身面向她的恩人:「你早就知道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但是,為什麼?」

  「為什麼你要選擇自己一個人去承擔一個人去解決?」護理師女子的神情與先前滿是殺意的臉色截然不同,現在寫在她臉上的,除了疑問,還有擔憂以及埋怨,「我們是一個家族的不是嗎......?」

  「就是這樣,現在輪到你解釋了。」白毛嚴肅地望向我妻有奶說道:「勸你從實招來,我們都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了。」




  「"Le Crocodile"。」

  「這小子是這麼跟我提到的。」我妻有奶將一切事發經過詳細解釋至目前情況,末尾停留在了這麼一個名字上。

  「沒錯,就是這樣,」白毛點頭以對,皺著眉頭答話:「這就是你會走到這一步的理由啊。」

  「『短尾鱷』......」黑桃語氣中吐露出明顯的恐慌且顫抖著唸完這個名字。

  「現在換我需要解釋了,那個人到底是誰?」環視周邊的人們,每個神情都異常嚴肅,這令我妻有奶不解。

  「傻瓜,」幕末之花責備道:「在三月之海的另一頭,巴哈姆特大陸上,布魯ㄎ林區——是全世界規模最龐大、最先進的都市......」

  「『短尾鱷』正是掌握那座都市的人,」女孩愈說,懷裡的刀劍抱得愈緊:「難怪在產業大樓遇到的那些警衛會那麼奇怪,更別說還有那台坦克......我們在對抗的根本不是什麼寇龍組......!」

  「你懂了吧?」NigHtCorE充滿擔憂地瞪著我妻有奶,就連責備也顯得十分無力:「只有走投無路和瘋了的笨蛋才會搶『短尾鱷』的東西......。」

  「等等,但是東西現在在狄雲手上......」我妻有奶緩道。

  「他才不會管那麼多!」NigHtCorE打斷男子的談話,接著再開口:「說真的,現在整座城市,所有家族的人還有警備組都在找你,就連我們也很想直接把你和那傢伙交出去,交給『短尾鱷』......但是那個人才不會管那麼多,他根本不會管東西是誰搶的......」

  幕末之花緊抱住懷裡的愛刀:「要是不把這件事解決,要是不把這件事解決......恐怕...明天...明天晚上起,就會幾十多名像是殺戮保安那樣的怪物進駐,然後...掃蕩整座強者港...把所有相關人士都搜索出來...不行...拜託不要!」那種讓他們陷入苦戰的機械巨怪,甚至還沒有解除武裝限制,接下來可能會有幾十具解除限制後的這種恐怖的東西進入城市,一想到這般景象已經在海上巨大貨輪中運輸著,女孩忍不住崩潰喊出聲。

  「......」

  「我知道了。」

  獲救的男子一股沉默之後,從桌邊起身:「既然如此,我們就趕緊把這件事解決吧......」

  「...不會吧...你打算怎麼解決?」白毛一臉懷疑地問道。

  「...首先...」我妻有奶比出食指指向昏倒在地的燦炫:「先把這小子帶回去,帶去給他的頂頭上司。」

  「警備組長——SoRa_藍。」

創作回應

音研生
真的很努力聚焦在劇情上面 然後一看到我妻有奶被抓住衣領這句我就笑飛了XD
2022-01-08 23:49:47
『。』
骯,名字比較出戲我能理解 這就是這些提供角色的巴友幽默的地方哈哈哈
2022-01-09 00:29:0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