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二十二章 執者四脈的發揮

草士 | 2022-01-07 19:00:02 | 巴幣 4 | 人氣 67


第四百二十二章 執者四脈的發揮

心念一定,袁昊暗自催動體內全部道氣,施開泥鰍功,一瞬之間急竄過去,霍羅長棍一劈,落了個空。袁昊總算欺入霍羅懷中,長劍嗤的一聲,猛然刺出。霍羅卻未退開,長棍一檔,臉上猙獰一笑,居然左掌擊向袁昊腦袋。

袁昊見此情狀,知悉一旦抽身退開,非得再吃長劍不及長棍的悶虧,一不作二不休,當下四條經脈微微發燙,源源不絕灌輸大量道氣至右臂,臂上勁力登時強上數倍,長劍嗡嗡作響,猛地撲往霍羅。霍羅在近距離下和袁昊僵持,隱然察覺無論施加多少道氣,袁昊的劍刃仍頻頻壓來,左手收勢,雙手持棍施力,勢頭兀自難止。下個瞬間,只聽喀一聲脆響,霍羅大覺不妙,就欲卸去棍上力勁,向旁退開。

袁昊心中又驚又樂,忖道:「這就是境界上的壓制?嘿嘿,怪不得以往我手中就算有黑槌子在,那些道盟高手各各都不覺懼意,原來他們雖顧忌道寶,卻根本對本小俠看不上眼。」心念甫轉,盯著霍羅,想道:「送上門的肥羊,哪裡走!」腳下又動,快一步擋住霍羅退路,霍羅滿面驚恐,不等對方回神,劍光湧現,如密雨般接連出招。

瞬息之間,數道劍光自四面八方罩住霍羅全身。霍羅清楚袁昊那步伐乃是竹雲堂親授,卻想不到如斯詭譎迅捷,逃是決計逃不遠,當下好是窘迫,每當長棍硬接長劍一招,他手腕即麻幾分,臉上同樣僵硬幾分。

霍羅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同為執者三脈的武者,為何和袁昊差距如此之大?

喀啦,一聲清脆碎裂聲傳入眾人之耳。眾人循聲凝去,棍棒終於承受不住劍勁,棍心微微龜裂開來。袁昊見此,更是見獵心喜,出劍兀自毫不留情,隱隱還有加劇之勢。只見那龜裂愈裂愈大,遍布整根長棍,過得少時,又是喀啦一聲,這回棍棒應聲斷成兩截。

方萬流、方祖元、路英念、杜承悲、萬紅夫人等五人武功均高過袁昊,當是瞧出袁昊運轉大量道氣,顯是發揮真正實力。只不過後者三人臉上又是驚又是疑,自然是因看出袁昊的真正境界,納悶他是何時踏入執者四脈的境界?

萬紅夫人自創立群英樓以來,親眼見證著群英豪傑的切磋比試,最是明白武者境界上的壓制會大大影響切磋勝敗,霍羅作為三脈武者,根本不是四脈的袁昊敵手。更別說袁昊小小年紀,獨自一人闖蕩群英樓,仍能混得風生水起,虎虎生風,連萬花幫都拿他沒有辦法,就江湖經歷而言,霍羅更加不會是袁昊的對手。

就在這時,忽聽有人叫道:「不好!霍羅,不可和那廝硬打,那廝是執者四脈!」說話之人正是霍山。就見他也頗為不解,奈何此刻情況危急,容不得他細想。

霍羅失了手中長棍,可謂手足無措,早已大驚失色,耳中一聽霍山的話,趕忙收回本想伸出的左掌,向後猛退數十來步。袁昊哪裡會放過這大好機會?泥鰍功再施,腳下滑溜迅敏,左一晃,右一拐,竟似比平時快上不少,沒幾步功夫,便要追上霍羅。

袁昊邊是追,邊嘿嘿笑道:「霍兄弟,咱們不是要光明正大比武,你躲甚麼呀?本小俠適才苦思三天三夜,深覺你言之有理,咱們江湖武者,公平公正的比武,才是男兒漢大丈夫。」

旁觀眾人一臉哭笑不得,心中無奈已極,均想方才說的話,你袁昊何時思索三天三夜?

霍羅聽得袁昊笑聲愈來愈近,其境界氣勢激盪開來,心生怯意,果真當是高境界者對低境界者的壓制。他一時倉皇無措,嘶吼道:「你……你別過來!」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月前的袁昊明明和他境界相當,怎地如今卻實力大漲,邁入四脈境界。

然而更讓眾人不解的是,袁昊分明踏入執者境四脈不久,竟能嫻熟發揮執者四脈全部力量,毫無鋪張浪費,堪比踏入四脈境界已久的武者。他們不會曉得,這一個月來,袁昊日以繼夜和文天義切磋過招、和都爭先修練道氣,在二名少沖境武者聯手砥礪琢磨下,要穩固四脈境界焉會是難事?

霍山香扇掩面,暗暗咬緊牙根,他清楚這般下去不是辦法,霍家非又要再丟臉一回,當下向旁望去一眼,一旁霍家的少年武者心中會意,輕輕點頭,自兵器架上取了寬刀,縱身跳上比武場,趁袁昊背對而去,唐突出手擊去。

方萬流見霍家欲施卑鄙伎倆,心中一怒,忙道:「袁少俠,小心背後!」方祖元苦笑看了看自己父親,料他動了肝火,不敢多說話,違拗其意。

豈料連方紀、方妤都張嘴叫道:「小心偷襲!」方萬流頗是滿意瞟了自家孫子、孫女一眼。

只聽場中袁昊朗聲笑道:「多謝方家前輩和二位朋友的提點,不過對上霍家人,本小俠絕不敢大意輕敵,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嘿!」他說話之際,看也未看,側過身子,反手就是一劍,劍勢忽然陡變,竟又準又快指到來人胸前。

那霍家武者大驚,萬料不到這一劍來得如此之快,撤刀要檔,噹的一聲,整個人居然被凌空震飛,翻了一圈落地,稍還不穩。

袁昊不給對方緩來的機會,蹬地向前,長劍嗤的一聲,直直刺出,這一劍出手,眾人均感劍上磅礡雄健之勢,宛若抬頭遙望山嶂之巔。

忽聽路英念道:「峨山四劍!」

方萬流也點點頭,應道:「是了,確實是峨嵋派的看家劍法,四種劍勢取自峨嵋珠峰,變化無窮,連綿不絕,老夫聽說袁少俠拜入峨嵋派不久,二位師太便傳了他這套劍法。老夫以往只聽聞二位師太的大名,從未真正見上一面,今日既知此事,待告辭霍家諸位,老夫定要上山親眼一見二位師太真容。」說罷,捋著胸前白鬍,哈哈大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