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ate 短篇同人系列;異變世界。魔都聖杯戰爭 (第六次聖杯戰爭) 04

第三方訪客 | 2022-01-07 01:20:31 | 巴幣 0 | 人氣 77


章節四:  封神之戰

    第二天,冬木的各大新聞台都在報導著一起災難--北方的山區樹林發生大規模走山的事情,據記者現場捕捉到的畫面和監視器殘留的影像可知,這起可怕的災難造成了整個山區四分之一都翻倒塌陷、夷為平地。而真正值得慶幸的是,這場浩劫並沒有造成任何人員傷亡,這似乎是因為它發生在半夜無人的山區上的緣故。

    所有各大媒體平台的評論員和環境專家都滔滔不絕地發表著自己對於這場意外的看法;有人說是因為水土保持不佳的問題、有人說是天然氣管線爆炸的問題,更有甚者甚至將問題歸咎到外星生命的第三類接觸上了! 然而,這一切的答案,其實現在正坐在電視機前面的我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早在昨天與saber的遭遇戰中功虧一簣後,lancer就把我直接送回住所,隨後便不知去向。到了那時我方才知道,他竟然還持有一項理當無法持有的特殊技能--【單獨行動】,而且規模還似乎是最高的級別;這項技能本來應該是只有acher (弓箭手)職別的從者才能持有的技能,是一項能夠讓從靈在沒有master給予魔力支援的情況下能單獨作戰,甚至連失去了master也能持續存在於現世、繼續戰鬥的強大能力。然而今天卻在作為lancer職階接受召喚的孫悟空身上看到了這項能力,我除了腦中一片空白、百思不得其解外,再也沒有其他龐雜的心思了。

    而在今天凌晨大概五點左右吧,lancer總算是返回了宅邸,他的臉還是如同去之前一樣的臭,只是身上額外染滿了同樣散發惡臭的泥土。即便我再三詢問,他也不肯告知我昨晚的行蹤,當下我心中便有了不好的預感,然後今天早上又在新聞上看到了這則"勁爆"的猛料,我當下瞬間感到比人生還要虛脫的無力感一湧而上。對於這位身分尊貴的從者我只能一忍再忍,然而事到如今捅了這麼個簍子,那可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 "喂喂! lancer,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我難掩焦躁的怒吼。

    : "嗄? 還能有甚麼事? " 他的語氣中沒有一絲情緒,愛理不理的瞟了我一眼,隨後又翻了身,跳上另一旁的沙發椅背對著我。

    : "回答我! 這破事是你昨晚為了洩憤惹出來的吧! "

    : "哎呀你真囉嗦欸! 淨跟那玄奘法師一個德行,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啊? "

    : "什麼叫是又如何? 你..." 我被他這一愛理不理的舉動氣得眼冒金星,只能說是毫不意外觀音菩薩要給這傢伙緊箍咒了,就搞事層面而言他還真是無人出其右! 當然,如今作為master的我是完全不會唸這咒的,而這也正是我如此苦惱的原因--和眾神一樣,我完全治不了這傢伙啊!

    : "夠了,你聽著。" 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平復了近乎吞噬意識的憤怒,嚴肅地向他說 : "你在作為從者被召喚時,聖杯有明確的向你傳達了該有的現代知識吧? "

    : "啊啊,有啊。" 他一臉滿不在乎的抓了抓頭。

    : "這其中也理所當然地包含了聖杯戰爭的規則和常識對吧? "

    : "嗯嗯。" 他那不耐煩的慵懶語氣絲毫不見起色。

    : "那你還明知故犯! ! ! " 我氣急敗壞地大罵著 : "聖杯戰爭如此神秘的事情,被你這樣搞,萬一整個儀式乃至於時鐘塔協會都暴露了呢? 屆時不管東西方的魔術歷史都要完蛋了啊! 要是讓普通凡人知道的話,魔術的神秘性一消失魔術的意義就沒了呀! 欸!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 "

    : "唉唷煩死人啦! " 孫悟空似乎完全聽不進去 : "回過頭來對我也是一陣斥喝 : "整天在乎這種魔術協會的爛事幹什麼? 就算有那個什麼山嶺法庭又如何? 你難道要一輩子都當這兩個組織的打手嗎? 這是你自己自由的意願嗎? "

    : "哎呀,你這與天齊壽的懂什麼,凡人所追求的願望、我們所要查明的真相那可是對現世魔術界而言全人類的夢想啊! 你所謂的'自由',難道是所有人都有本事所能追求的嗎? " 我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 "啊啊,說的沒錯,本領! 你們是沒有俺老孫習得的一般神通,但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啊? " 他倏然從沙發上跳起來,左手指著我的鼻頭劈頭就罵 : "難道你以為我當年大鬧天宮之際,就真的有考慮過什麼實際不實際、本領不本領的問題嗎? "

    : "你......" 我被他沒頭沒腦的這一句話再次唬住了,竟一時不知該回斥什麼。

    : "你就閉嘴好好聽我說吧! " 那大聖也是隨興,一腳踢開了放在桌子上的太空包食物、杯子和我的包裹,跳上桌面將臉湊到我的面前。那雙閃著六色火苗的火眼金瞳就這麼目光炯炯的瞪著我的雙眼,猶如映照出影像的黃金水池般,將我的臉孔全然照進他的雙瞳中。

    : "你這思想迂腐的三流master,照你所說,難道只要本領不夠,就可以放任害死人的規章和腦袋有洞的上級們擺佈了? 說什麼傻話! 蠶蛾若不經過拚死的掙扎,豈能享有自由飛翔的滋味? 幼小的獅子若不勇於挑戰陡峭懸崖,又豈能矗立於萬獸的頂點? 實力不夠就不去試了嗎? 覺得自己無法應付就不敢拚一把了嗎? 難怪現代的人們不管從達官顯貴到黎民百姓都凈是一股陳腐的霉味! 真是既可悲又可嘆啊! "

    簡直不可理喻啊這個servent,竟如此蠻不講理! 他心中難道不會有對不起他人的想法嗎? 唉,是說如果有的話也不會發生大鬧天宮這種事了,真是急死人啊!

    : "好," 我竭盡全力壓下憤怒,不慍不火的嚴肅說道: "既然你想痛痛快快的打一場而不想協助我和協會的調查那我便如你所願! 但今天話說明白了,不論是聖杯戰爭抑或是魔術不可外洩的事情都必須遵守,也不能傷害與聖杯戰爭無關者! 這和你所謂的'自由'是兩碼子事! 若你之後仍不聽從、不遵守這最基本的要求的話......"

    我舉起右手,亮出作為御主的至高權威象徵--令咒 : "那我便將善盡自己作為master的職責,齊天大聖! "

    : "你......" lancer氣憤地走向前,一把揪住我,雙眼盡是敵視的目光。而我也全然不懼的回瞪那雙火眼金睛,手上鮮紅的令咒泛起陣陣紅光。

    : "好你個master,我真是看錯你了! 還以為你是個開明的人,原來你也和那幫混蛋如出一轍啊! " 孫悟空倖然吼道,一把將我推開,不耐煩地推開了窗戶 : "既然你對我的作法那麼有意見,那我離開便是! 反正不過就是要消滅全部的敵人,我自己靠【單獨行動】的能力也辦的到,用不著你操心了! 俺老孫這就來找敵人去! "

    : "慢著! " 眼看他又要不知去向,我連忙從包裹堆中取出一套綠色碧玉手鐲,遞到了他眼前。

    : "這是什麼? " 孫悟空接過手鐲,一臉狐疑的望著我。

    : "遠端監測、通訊器," 我咳了兩下清清嗓 : "是山嶺法庭運用道教高等秘術煉造而成的仙器,我再予以附魔強化後所成的禮裝。在你獨自戰鬥時,我好能遠端監控並適時下達作戰命令。"

    : "你這混蛋! ! ! " 孫悟空勃然大怒的咆哮道 : "早前就已經跟你說過,戰鬥之事由俺老孫自行定奪,不要你管! 今番倒好,竟又要像那玄奘一樣,用個緊箍咒一樣的首飾來誆我自由之身嗎? 作夢! "

    : "不,你多慮了。" 我堅定不移地盯著他 : "這玩意的本領可沒大到能比肩緊箍咒,充其量只是我能現場收看你的戰鬥和分析戰鬥當下的局勢判斷撤退與否而已,本身是不會影響你的。再說了它也不像緊箍圈一樣拿不下來,只要你喜歡是可以隨意脫掉的,然後你可別想自己隨手亂丟,我還額外訂購了一批。"

    : "煩欸! 就說我不要你管了! "

    : "你昨晚的行徑已經讓你沒資格說這句話啦! "

    : "啊啊啊...知道了知道了! 我戴就是了! "

    孫悟空不情願地接過手鐲戴上手腕,隨後一陣紫光熒焰閃過,他用【七十二變.假形】變成了一隻麻雀,飛出窗外、不知去向。

    我就這麼等了半天之久,遲遲沒等到手鐲出現反應,憑他的能力找一個敵方servent有那麼難嗎? 還是說這傢伙才剛上路就把手鐲扔了呢? 我焦躁不安的嚙咬著指甲,這半天還真十分令人窒息,搞得我茶不思飯不想,成天就這麼不斷擔憂著戰鬥的事,但願他千萬別在惹出麻煩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我心煩意亂到十分疲倦打算去睡個午覺時,手鐲的感應連結器突然鳴笛大作,瞬間將半隻腳踏入夢鄉的我喚醒! 我連忙將連結器放到桌上,並詠唱咒文打開機器,在陣陣飄出的仙氣白煙中,透過手環的遠端視線連結我看到了一副令人瞠目結舌的景象。

    眼見lancer身影巍峨的站立在一處港阜,看那周遭的景觀可以明確辨識出那裡正是冬木這個海岸城市的最大碼頭轉運區。此時夜幕即將降臨,lancer正獨自站立在可以俯瞰整個港灣全域的起重機吊臂上,注視著下方的一群人們。我定睛一看,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在lancer的正前方幾百碼外正有著三名對峙當中的從者;而在他的對面一處貨櫃上,也有一位從者正在窺視著眼下的複雜狀況,躊躇該不該出手。

    : "喂喂喂,不是吧,你現在的意思是...哎,都找到敵人了,怎麼都不喊我一聲! " 我緊張萬分的大喝道 : "你該不會是要一次同時群挑四個吧? 你瘋啦! 不准殺下去! 我告訴你! "

    : "煩死了,你再吵就脫手鐲。難得給你看老孫戰鬥的英姿,要看就不准插嘴! " 孫悟空冷冷的說道,但我很確定那個語調裡藏著無盡的洶湧與激動之情。那個當下我完全覺得自己這場戰爭玩完了,而且是來調查內幕的局外人,又不能去監督的聖堂教會申請戰敗者庇護...再怎麼說,一次單挑四個敵人從者,這...這也太亂來啦! 我急得都快哭出來了,本想用令咒強制下令他停止行動的,然而卻又想起他有最高級別的【對魔力】技能,一劃令咒可能還沒有效,令咒只有三劃又不能隨便亂用...啊啊啊! 一切真的完蛋了啦!

    就在我陷入瘋狂和絕望之中時,我那興致勃勃的夥伴可是一點疼惜主人的心情都沒有,就這麼縱身一躍、殺下去,落在三位對峙中從者的正中央,巨大的跳躍衝擊力道直接震碎了腳下的水泥地面。待周遭揚起的沙塵散去後,我也總算能透過手鐲的影像看清敵方各個從者的形貌--

    一位有著一頭淺綠色的頭髮,有著亂中有序的凌厲髮型,手持黑桿長槍、身披褐色圍巾布。

    一位身穿純白的華麗皮革套裝,留著一頭閃瞎人眼的瀟灑金髮。手持斧具,腳上綁著黑色馬靴,臉上掛著墨鏡;雖然能明顯判認出他是英靈,但比起自己本來的形象,他似乎對於現代的服飾更感興趣。

    最後一位從者則是全身包覆著黑色鎧甲、頭戴頭盔的騎士,身上則纏繞著謎樣的漆黑煙霧,令我倍感驚訝的是--作為御主,我竟然完全無法看透他的屬性和能力值,照理來說這在聖杯戰爭中這應是被公開的情報才對!

    隨著lancer的亂入,現場本就殺氣騰騰的氣氛瞬間被拖入一片死寂。圍繞著他的三騎從靈皆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從者,似乎正在兀自盤算著這位不速之客究竟還想在混亂的戰場上掀起什麼波瀾。

    孫悟空也沒大意,他先是一言不發的用嚴厲的眼神將周圍的眾人掃視了一遍,然後竟像個看到滑稽小丑表演的觀眾一般,像個神經病一樣的哈哈大笑起來。這一搞,別說是現場的對手了,就連作為master遠端監控的我也被他嚇的摸不著頭緒;這傢伙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 "喂喂喂,我說你們啊,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我就在想這次聖杯戰爭到底是出 了什麼亂子,居然悶成這樣,現在一看果然很不正常啊! 哈哈哈哈,兩個berserker(狂戰士)和一個rider(騎兵),妙! 真的妙! 簡直快笑死我了哇哈哈哈哈..."

    等等! 他說什麼? '兩個'狂戰士? 眼前的三位從者中居然有'兩位'berserker嗎? 面對過大的資訊量湧入,我差點沒被二次擊倒! 要知道,一般常規的聖杯戰爭無論如何最多就只會有設定好的七個職位,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每個職階也都只限一位從者擔任,毫無例外。 今天倒好,竟然出現同時有兩個相同職階的從者現界這種完全超乎常理的鬼事! 我真心覺得這一整天下來的腦力使用量已經到達極限了,在那片刻的恍惚中我甚至開始乞求神明,別再讓我遇到意料之外的爛攤子啦!

    : "你不是第一個注意到這詭異問題的人,我們前幾分鐘在對峙的時候我就覺得奇怪了。" 那位綠髮的騎兵眼見他是個談得來的人,便豎起了槍桿子,斜倚著說。

    : "是說你誰啊? 一頭金髮又穿著那麼潮的褲子...哦! 想必你也和老子一樣,是個很酷的帥哥吧! 哈哈! " 一旁身穿白束裝的berserker用他那渾厚爽朗的粗野嗓音笑道,既然還能說話而沒有完全失去理智,那代表這位狂戰士的【狂化】數值應該不高。

    : "多謝你的誇獎,阪田金時。或者我應該說...金太郎? " 冷不防,孫悟空話鋒氣場陡然一轉,一句凌厲的狠話直朝一旁的berserker射去!

    : "唔! ! ! " 只見berserker臉上玩世不恭的笑容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訝異和驚恐的臉色,他一言不發,直勾勾的盯著孫悟空,彷彿在看某種怪物似的。而就某方面而言,他那種眼神還真是用對地方了,眼前的怪物和他的固有技能【火眼金睛】完全就是只能用"噁心"來形容的可怕技能。

    : "喂喂喂...你這傢伙,該不會是聖杯召喚出來監督戰爭的ruler(裁判官)吧? 怎麼...一下就看出他的真名了! 你...你到底是誰! " rider有如面對猛獸般,一改方才鬆懈的姿態    

    : "呃不,我是lancer,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樣拿著長槍硬說自己是rider,阿基里斯。" lancer像是在談今天晚餐吃什麼一樣輕鬆愜意的調侃。

    阿基里斯? 那個弱點致命到世界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阿基里斯嗎? 既然知道了真名,那豈不贏定了嗎? 果然此時的rider早已變得臉色鐵青,對於這位在傳說中弱點極其明顯的大英雄而言,只要被道出真名、知道了他的弱點那可就萬事休矣了! 眼下的阿基里斯簡直就樣在開戰前被奪去武器一樣,在混戰中失去了本應擁有的優勢,而這也是為甚麼不論是master還是servent都必須在敵人面前隱瞞真名的原因;不論在歷史神話中多麼傳奇的英雄都會有著自己的弱點,要是弱點被人洞悉了,那不論你的實力再怎麼強悍,也只會在戰爭中陷入被動而已。

    : "是說不要誤會了各位," 不知道是在對我還是對在場的敵對英靈抑或是兩者皆是,孫悟空自信滿滿的解釋起了自己的技能 : "我這招【火眼金睛】啊,並非能夠直接看穿你們的真名,而是僅能看穿你們所有的技能效果和寶具效果而已。它所看穿的是'本質'而不是'真相',洞悉了這些可要比起什麼真名還來的有用多了,我大可直接在戰鬥中選擇最有利於自己的打法不是嗎? 而真名這東西,其實只要看明白了寶具的效果能力再來推論不就好了嗎? 不信我示範給你們看..."

    言畢,lancer轉身面向另一位渾身被黑氣纏繞的berserker--那個連作為御主的我都難以看穿能力值的從者,在【火眼金睛】面前竟毫無招架之力,被孫悟空雙瞳一陣金光掃過,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 "這berserker有個名為【精靈的加護】技能,還有著一項能力寶具,效果是能將任何拿到手的武器用的得心應手,說是因為他曾經有用樹枝擊倒過敵人的傳說。和精靈有關又是個騎士,同時還具備了用樹枝打倒敵人的傳說...嗯,除了首席圓桌武士蘭斯洛特勳爵外,我想不到還能有誰了! 我說的對嗎? " 孫悟空笑嘻嘻的道出真相,只見那黑甲騎士狂吼一聲,殺氣騰騰的透過頭盔上的鮮紅縫隙瞪向lancer,彷彿要將他就地撕碎一般兇殘狠戾。

    : "哦,是說要開打的話隨時可以開始哦,不過在這之前俺有義務把偷窺了整晚的宵小之輩抓出來治罪才行呢! " 口吻上說的輕鬆,然而只要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美猴王向來下手皆不分輕重;只見他輕言一聲 : "【七十二變.招來】,猛的一股無形之力直接將方才至始至終都躲在貨櫃倉庫後的從者硬生生扯出來、撞碎巨大的貨櫃、砸進地面、轟出了一個宛如隕石坑的碎裂窟窿。

    : "這傢伙...是assassin(刺客)哦,隸屬曾經中東阿薩辛教派的一員,但卻是個無名小卒,連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然後就是這麼一個傢伙,竟然有資格直視英雄雲集的戰場..." lancer從耳內掏出金箍棒,晃成常用大小,冷冷地說 : "就請拿出相應的覺悟吧..."

    那assassin方才在毫無預警的窺視狀態下被這麼突然一擊,完全猝不及防,此時早已口吐鮮血癱倒在地,失去了任何反抗的力量。或許在他死前最後一刻都還沒能想明白自己作為assassin的看家本領【氣息遮斷】究竟是如何被識破的吧,而孫悟空也確實對這些隱匿於暗影中的鼠輩沒有半點憐憫,一棒下去結果了這名暗殺者的小命。

    : "好啦," 回過頭來將染血的鐵棍挑回肩上,孫悟空語帶挑釁的繼續說 : "我這番前來本意便是要將你們盡數剿滅,既然你們都好意聚在一起給我打了,作為回禮也為了節省時間,今天這場俺一個挑你們四個,放馬過來吧! "

    見識了方才孫悟空神通的三位servent皆屏息凝神的握緊兵器,然而當中便只有完全喪失理智的蘭斯洛特還能具備狂妄的勇氣,只見他大喝一聲直接衝了上去! 然而彼時的他手中沒有兵器,縱使武藝再怎麼純熟又怎會是覆滅十萬天兵的齊天大聖對手? 只一棒,這蘭斯洛特便被狠狠打飛,連續撞碎數十箱巨型貨櫃,直直飛至浮橋上方才停下,掀起的波浪更是將半座浮橋給掀翻。

    : "唔,好呀,既然你說不介意一挑多..." rider見戰鬥已然打響,便也耐不住性子提槍殺向前,一槍直直刺落lancer背上,然而普通的一槍又怎能傷到鋼筋鐵骨的不壞之軀? 趁著阿基里斯被這超絕的防禦力所震懾住時,孫悟空扭腰回身又是一棒,阿基里斯閃避不及,硬是用長矛擋下這一棍,而腳步卻因沒站穩一樣被打飛了。比起蘭斯洛特,這位希臘神話的神子大英雄似乎更耐打些,然而此刻他的嘴角也早已因強大的衝擊力道而滲出斑斑血跡,果然在孫悟空蠻不講理的絕對力量面前眾人皆是平等的。

    : "你這寶具...是專門剋制無神性(神明血統)的對手吧? 只要神性低於'C級別'以下的對手攻擊都會被削減,可惜啊! 我不但有神性,而且還持有最高級別的神造兵器,你選錯對手了。" 齊天大聖的口吻中既帶著惋惜,還有著更多的譏諷,這是他展現實力時的一貫作風。

    : "少廢話,今天你的項上人頭我是要定了! " 言畢,燃起熊熊鬥志的rider再度挺槍殺來,lancer輕易的豎起鐵棍挑開這氣勢洶洶的一槍,隨後雙方各顯招式,互戰二十餘合,不分勝負。一旁的阪田金時看了終究也耐不住性子投身戰局,他和rider一樣優先將挑起宣戰的lancer當作首選目標。孫悟空也不慌亂,反而加大了揮舞金箍棒的速度和力道,頃刻間,飛砂滾滾、疾風咆哮,超越凡間的兵刃撞擊聲此起彼落,震盪波掀起的風壓也愈來愈重! lancer作為被二打一的對象卻絲毫沒有半點落得下風的跡象,反而將揮動棍棒的速度提升到了肉眼所無法觀測的境界,金屬交鋒聲在每秒間的次數陡然提升,最終已經完全無法看清他揮棒的動作。

    很快的,對面兩位從者便扛不住這異常猛烈的攻勢,在孫悟空超越物理極限的出棒次數下,阿基里斯腰間中了兩棒,再次敗下陣來。而阪田金時眼看rider再次被擊倒,意識到眼前敵人再不使用寶具恐將無法取勝,便不假思索地發動了寶具--

    : "接招吧,江山鬼王都為之震顫的一擊--" 一瞬間,金黃色的電光籠罩了berserker全身,巨大的雷電自他手持的那把斧頭滿溢而出,無數金色雷光柱照亮了黑暗的碼頭。我知道,那是作為曾經偕同伐魔大將源賴光一起討伐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的日本傳說英雄--武士金太郎的象徵,也就是被傳頌為雷神之子的阪田金時所釋放出的,將所有妖魔盪平除盡的最強一擊!

   : "大聖,他放寶具了,你小心呀! " 眼見局勢緊張,我急忙透過手環提醒道。然而孫悟空卻好似完全將我的話當耳邊風般,僅僅是注視著四面聚集的雷光,並沒有任何打算理睬我的意思。

    果然,像我們這種凡人要介入神話傳說們的對決還是不太可能啊...

    : "黃金衝擊! ! ! " berserker一聲怒吼,排山倒海而來的金色雷電順著他猛力揮下的板斧一湧而上! 面對這毀滅的閃電風暴,lancer眼中毫無一絲波瀾,緩緩唸動真言 : "【七十二變.障服】! ! ! "

    說也厲害,那漫天轟頂的可怕雷光好似會認人似的,在即將劈到大聖前卻像被決堤的洪患一般四散而去,離他就差了這麼半公尺左右。berserker眼見這必殺一擊起不了效果,連忙再度加大輸出的力道,然而lancer早就跳到了半空中,閃過兩道雷光,一棍直撲門面而來! berserker舉斧一擋,直接連人被打飛出幾步之外。rider也沒閒著,在後方重整態勢後,只見他早已跨上自己的寶具--一台由三頭威風凜凜、閃著異色光芒的馬匹拉著的戰車!

    : "接招吧,這便是我的王牌之一! " rider充滿幹勁的喊道 : "去吧! 【疾風怒濤的不死戰車】! " 頃刻間,那台氣勢凶猛的異樣戰車偕著狂風驟雨的攻勢衝了過來,行者眼明手快,以金箍棒撐起身子並一個翻滾,閃過了這拔山倒樹的一擊! 其力道之大,甚至將所及之處的地面全給撕碎掀起,帶來的火雷更是摧毀了數座高大的貨櫃。

    : "唔...竟然還有這招,不錯嘛,小子。" 另一面,閃過攻擊的孫悟空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抹滿意的神色。

    : "哈哈,你這傢伙,能得意也就只有現在啦! " 阿基里斯勒緊戰車的韁繩,語態狂妄傲慢的吼道 : "在這裡同時和三位從者挑起戰鬥,便是你今晚最大的失誤! 如今你的手腳已經被我們看破了,lancer! "

    : "哦...是嗎? " lancer笑得更燦爛了 : "看來你對於實力之間的誤差和戰局的判斷還是出了不少誤解呢! 如果我能在這裡一次解決你們全部,哪裡還有放你們跑回去苦苦找尋的道理? "

    : "哼,行,你有種就試試看吧! " 阿基里斯氣勢高漲的暴喝 : "你若有種追得上我的高速,就算是個可敬之敵! 若無法,那你就等著讓港邊的海鷗替你唱輓歌吧! " 言畢,阿基里斯再度啟動了他那輛馳騁於特洛伊戰場上,收割萬千性命的神話戰車,氣勢洶洶的衝殺過來!

    : "可以...要比速度是吧,醜話說在前頭,可別死太快了啊! " 孫悟空不疾不徐的蹲下身子,做出了屈膝跳躍的姿勢,隨後緊接而來的便是一陣直衝九霄雲外的轟鳴聲,大地被撕碎、噴出的氣流濺起了陣陣的砂礫並貫穿了不遠處的海面...

    實話實說,還真諷刺,說lancer判斷錯誤的rider其實才是整場戰鬥中誤判最嚴重的一方。雖說作為西方世界以速度武勇聞名天下的大英雄阿基里斯會有這樣的自負無可厚非,但若要和孫悟空在速度競技上一較高下那可是相當愚蠢的自殺行為。因為只要是讀過【西遊記】的人都知道,在速度上,這位從者一定會擁有一個名符其實、可說是實實在在無可匹敵的寶具。

    不知從何而來刮起的怪風化做一陣陣白煙,往上升騰、聚集,最終成為一團古怪的抽象霧纏繞住lancer的雙腳。也正是在此刻,我總算是見到了這場多騎單挑的勝利曙光,這道光芒從未如此耀眼過,以至於我一度以為它化為現實、照亮了白夜。

    : "憋壞你啦,老友啊! " 孫悟空低下頭,像是敘舊般溫雅的談吐著 : "讓你久等了,來吧! 再一次,好好的大鬧一場吧!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那團白霧似乎在回應著站立其上的lancer,兀自發出了幾道若隱若現的金光,彷彿在告示主人與詔告眾人--它準備好了!

    : "接招吧,【風馳電掣.觔斗雲】! ! ! " 是的,這是它的名字,也是lancer釋放寶具前最後的詠唱。

    那一夜,東亞神話中足以弒殺戰神的最強英雄,正式在大地上解放了他最狂野的一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