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買下了絕望的黑精靈,我一定會讓她幸福的 第一章31 照顧病人是姐姐的專長

時光海獺 | 2022-01-06 21:03:51 | 巴幣 14 | 人氣 43


    即使我跟姊姊處不好,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我依然會一早就出去擺攤。
 
    只是目前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我不在家的時候,小愛只能交由姊姊照顧。
 
    是不至於認為她會害小愛,可是她這麼討厭小愛,真的會用心照顧她嗎?
 
    這種懷疑家人的行為令我備感折磨。
 
    不過……每天回家後小愛的精神都很好,該吃的藥、該包紮的藥布、該洗的澡、甚至排泄物的清理,該有的照顧姊姊一樣都沒少替她做。
 
    姊姊似乎也有察覺到了我的擔憂,只說了一句:
 
    
 
    「既然她是你重視的人,姊姊再不喜歡她,也會把她當朋友對待。」
 
    
 
    姊姊說這句話的時候顯得相當不甘願。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種鬧彆扭似的表情。
 
    那時,我不自覺笑了出來,頓時感到豁然開朗。
 
    或許一切只是我想太多了,只是我思想的不成熟引起的多慮。
 
    姊姊也是一般人。
 
    就像小愛接納其他人需要時間;姊姊接納黑精靈肯定也需要時間。
 
    何況我還因為小愛受過傷,這讓姊姊對她更是不諒解。
 
    在這種條件下,她還願意把她當朋友照顧……
 
    儘管姊姊仍有我不認同的地方,但為了我,她也在努力遷就我。
 
    我不該把我的想法硬是套牢在她身上。
 
    同時,我也發覺到自己思想上的幼稚。
 
    我不懂得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這是我的缺點。
 
    我必須要改,不管是對誰都一樣,恐怕我很多行為想法都需要改。
 
    我以為姊姊討厭小愛所以不會理她,事實上她是除了我以外最照顧她的人。
 
    從這件事我也稍微意識到了,那一晚小愛為什麼會推開我。
 
    換做是我,恐怕也會做出一樣的行為。
 
    必須找個時間跟她道歉才行。
 
    不過詳情要留待之後再說了,因為眼下發生了一件十萬火急的事。
 
    本該是一如往常的工作天,但姊姊她突然跑到了攤位前:
 
    「小愛她開始上吐下瀉?」
 
    「對,還有吐一些噁心的蟲,唉呀,原來她喜歡吃蟲啊,姊姊第一次知道呢。」
 
    「別開玩笑了啦,姊姊。」
 
    我立刻緊急收攤,跟姊姊趕回家。
 
    房內傳來淡淡的酸味,不必多想就是因為小愛一直在吐的關係。
 
    即使是急忙出門,姊姊仍細心的在她的膝上擺了小桶子,避免她弄髒身體。
 
    不愧是從小照顧我到大的姊姊。
 
    為了查看她現在的狀況,我看了一下桶子裡面。
 
    除了食物殘渣外,煩人的天邪咒頭蟲真的又出現了。
 
    只是不幸中的大幸是都是屍體,所以只是免疫系統正常運作,應該不用太擔心。
 
    接下來我急忙地要攤開她的尿布。
 
    「啊,先等等。」
 
    姊姊拿了一塊布,攤好鋪在了她的屁股下方。
 
    然後代替我解開了她的尿布。
 
    那一刻,小愛的尿液便噴濺而出,些許的水便也同時向外噴出。
 
    短短幾秒,溫熱的尿意與排泄物不停從她體內排出。
 
    「小切,你目不轉睛地盯著女生上廁所,好色哦~~~~」
 
    「對、對不起!」
 
    我這才發現小愛正緊緊閉著雙眼,整張臉完全紅透。
 
    雖然我不是故意的,但她畢竟還是女生,被盯著私處排泄的樣子,當然會覺得很羞恥吧。
 
    就算做個樣子也好,我趕緊撇過了頭,遮住了雙耳。
 
    終於尿聲漸漸消失了。
 
    姊姊熟練地把布包起來,然後換上新的尿布。
 
    「排泄物裡也有蟲,情況不太妙呢~~~~。」
 
    姊姊雖然看起來一副很悠哉的樣子,不知情的人可能以為她無關緊要吧。
 
    可是她就是那種天榻下來都能保持冷靜的人。
 
    「姊姊,其實小愛她……」
 
    「我知道~~~~天邪咒頭蟲的詛咒,別小看姐姐的情報網喔。」
 
    或許因為她的職業是商人,足跡遍布大陸各處的關係吧,她知道很多稀奇的旅遊見聞。
 
    「這種詛咒由多層術式重疊構成,要破解十分困難。以折磨他人發明的詛咒,痛苦期分為兩期。」
 
    姊姊依序比出了手指:
 
    「一是潛伏期,。這段時期病情會起伏不定,蟲卵會不斷吸收患者的魔力,舉凡發燒、嘔吐、暈眩、甚至吐血都是症狀;二是鑽痛期,蟲已經佈滿了體內,而且每隻都又大又肥,會不定時從身體各處硬鑽出來,感覺像是無數的針從內由外刺出來一樣,給予肉體與心靈折磨,通常到這時期已經是沒救了,只能祈禱患者早日離世不再受苦。」
 
    竟然有這種區別?
 
    可是依照姊姊的說法的話:
 
    「小愛豈不是沒救了嗎?她不管潛伏期還是鑽痛期的症狀都有了耶。」
 
    「所以姊姊才說狀況不太妙啊………不過………」
 
    「不過什麼?」
 
    我焦急地抓緊姊姊的雙臂,她並沒因為我粗魯的舉動不悅,而是笑笑地回道:
 
    「幸好你找到優秀的煉金術師,她選擇弱化蟲蟲的方式,這樣就可以大幅降低黑肉妹妹的痛苦了。」
 
    姊姊說道:
 
    「不過雖然降低了蟲蟲的生命力,詛咒還是在,牠們依然會持續吸著她的魔力,一旦身體負荷不了就會像今天這樣子。」
 
    也就是說詛咒一天不解開,小愛的痛苦一天不會結束。
 
    可惡……
 
    「所以啦~~~~姊姊提問時間~~~~」
 
    姊姊以輕快俏皮的語氣說道:
 
    「請問現在該做的事情是什麼呢~~~~?」
 
    「………趕快餵她吃藥嗎?我這邊有很多豆兒給的藥………」
 
    「錯~~~~不要病急亂投醫,冷靜下來。回答姊姊,魔力是什麼?」
 
    「是……一個人的精神能量,只要缺少,身體各種毛病都會冒出來。」
 
    「對,那被蟲蟲吸走魔力的黑肉妹妹,現在最需要什麼呢?」
 
    最需要……
 
    應該不是恢復藥水,那主要是恢復體力用的。
 
    我打結的腦筋一點點解了開來:
 
    「是魔力藥水!」
 
    「答對了~~~~」
 
  姊姊興奮地拍拍手,還親了一下我的額頭。
 
  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不過這麼簡單的答案我竟然還要想那麼久,我的頭腦真的不好。
 
    「再來,虛弱不停流汗的黑肉妹妹還需要什麼呢?」
 
    「我想想……啊,蟲怕熱,要準備讓小愛身體發熱的東西!」
 
    「小切你好可愛哦~~~~蟲蟲已經死了,準備那些做什麼?況且黑肉妹妹正在發燒,你還讓她更熱會很危險唷。」
 
    啊啊!
 
    我怎麼又說出那麼智障的答案啊。
 
    「煉金術師給的藥確實有效果,所以暫時不用去想藥的事情,她剛剛失去了大量的水份,水對調節溫度很重要,而且要公會賣的水。」
 
    「如、如果是要水的話,我用煮得比較快。」
 
    「那樣不好,公會的水因為是賣給冒險者的,會經過特別的處理,人體能迅速吸收,而且特別的乾淨,黑肉妹妹她可經不起再被髒東西感染囉。」
 
    「我、我明白了!」
 
    我拿起了鑰匙,飛也似地跑了出去。
 
    「不要急啦~~~~姊姊話還沒說完,不差那幾秒。」
 
    姊姊硬是拉住了我的後頸。
 
  怎、怎麼了嗎?
 
  姐姐開始跟我解釋。
 
    原來她已經有在路上買了幾瓶回來,所以不需要那麼多數量。
 
    不過除了魔力藥水跟乾淨水外,姊姊又列了一張清單。
 
    上頭寫滿了很多照顧要用的東西。
 
    我接過了清單,還有硬是要塞給我的兩張千元摩摩。
 
    「這邊有姊姊顧著,小切你早去早回喔~~~~。」
 
    我點了點頭,確認無誤後這才出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