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二十八幕:瘟疫章.之五】只是追隨,僅此而已

朝日奈雨香 | 2022-01-06 15:26:04 | 巴幣 1042 | 人氣 165


  強烈的撞擊聲自暗巷傳來,嬌小的身影敏捷的後仰空翻,躲過巨大的電球。
  「嘖、這女人真棘手!」
  「不如把她引到廣場那,人多好壓制!」
  
  兩名男子低語著,而對面穩住腳步的陽依半瞇起了那雙宛如湖水般的碧眸,藍色的冰絲自足部深入地裡,隨後化為巨型冰藤蔓從二人底下猛然竄出!
  
  他們雖然在交談,但對陽依的警戒心卻是半分沒少,感受到魔力在地底的移動便先行一步跳開了,可沒想到藤蔓追擊他們而去,數條相交糾纏,成功鎖住了一個人。
  另一位男子則是憑藉過人的體術跳到高空,手持斧頭往陽依的位置由上而下的劈下!
  
  旋身躲避,一抹悲傷自眼底閃過,纖細的小手在那人落地之時順勢放到對方肩上,在男子尚未來得及反應之際,一股冰冷到刺骨的感覺灌入體內。
  「妳……!」
  男子瞳孔放大,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可那冰霜早已蔓延到脖頸,直至頭部停止。
  
  「抱歉……」他驚愕的神情就此定格,而陽依面露悲傷,滿滿的歉意自心頭湧出,「你好好在這裡待著吧,很快就會結束的。」
  被藤蔓纏著的那人見狀,趕忙壓低音量唸咒,手掌纏繞著電光,但在要施法之際便被藤蔓蔓延出的冰絲爬滿全身,只是一瞬間便得了一樣的下場。
  
  「抱歉。」
  
  明明是她使得招術,但是道歉的也是她,眼眶泛紅。
  她只冰封了人體的表層,雖然幫人家保住了性命,但面對昔日的舊友,這般被迫為敵的滋味還是讓陽依心痛。
  
  一路上被追殺的次數早已算不清了,陽依的四肢有著數道的傷痕,或深或淺,全都在用疼痛刺激她的感官,而此時也正是她能夠稍微放鬆下來的時刻。
  但她也沒有要施展治療法術的意思,任由那些傷痕的血流下,濃厚的腥味瀰漫在整個巷子。
  
  此時她十分慶幸自己先前克服了暈血的症狀,不然面對這一身的傷勢,恐怕早就暈倒在地。
  她深知幾道傷痕不致死,現在最要緊的是要找到那兩個熟悉的身影。
  
  「影風……曙葉……」
  
  恐怕那兩個人現在也在被追殺當中吧,其中她最擔憂的自然就是影風,當初沒跟隨著愛人離城早就令她難受了一番,如今就連他有危險自己都無法及時趕到。
  不過大家也都分散的差不多了,現在能靠的就只有自己。
  
  思緒至此,陽依喘息著掃視四周,視覺的延伸令她知曉周圍的敵人不少,在戰鬥的很多,沒有在戰鬥的更多。
  與其走地面,不如上高空安全些。
  
  踏地騰空,她順勢吹動起風元素,以巷內墻上的陽台、窗戶、鐵架等等作為落腳點,迅速翻上房屋屋頂。
  空氣中忽然傳來灼烈的氣味,陽依憑藉著身體本能翻離了原本的位置,隨即映入眼簾的便是熟悉女性的身影。
  
  櫻花般的淡粉長髮披肩而下,赤如血的眼眸黯淡無光,白皙臉蛋上是一貫的精緻妝容,紅唇略微上勾,卻不如印象中那般的溫和暖陽,只有一種森冷的氣息。
  愕然,她知道自己有可能會遇上不忍心下手的熟悉朋友,所以一旦感受到熟悉的氣息便會避開,但在上屋頂之前,她什麼都沒感覺到!
  
  「很意外嗎?依依,別人不了解妳也就罷了,我還不了解嗎?」雛雅望著訝異的她似笑非笑,抽出身側的刀劍,白色的劍柄上雕刻著薔薇圖騰,劍光兩側銀光鋒利,「我們似乎從來沒有切……喔、這應該叫對戰了,怎麼樣,要不要試試?」
  
  「……羽。」
  
  她最不想見到的便是眼前的女子,那血紅的眼神中閃爍著的盡是對她的怒意,這令陽依忍不住撇開了視線。
  「哎呀、妳身上的傷口還蠻多的,我可以等妳把它們治療好喔?」
  
  她本來就沒有治療的打算,此時更不會因為傷勢而退縮──要是眼前的人不是雛雅,她早就出手了!
  夜櫻陽依,妳到底在幹嘛,快動手啊!
  
  腦海中充斥著她責備自己的聲音,陽依深吸了口氣,握緊手中的法杖,最終卻只問出了句:「……妳不用細劍了嗎?」
  聞言,那雙水眸裡的怒意更盛,「妳還記得我之前用的是細劍啊?那妳記不記得妳哥?」
  
  「……什麼?」
  
  「那細劍是他送我的。」她冷聲,半瞇起了眸子,「當時妳也在場。」
  她這樣一提,陽依隱約的想起那場景,她哥哥對雛雅的一往情深是看得出來的,尤其是送劍那時候,她還記得兩人臉上愉悅的神情。
  
  「……我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他。」
  
  「呵、好一句從來沒忘記啊!」橘紅色的火焰以劍身為圓心纏繞而上,雛雅的神情轉為了悲傷,右腳後移,身子順勢向下微蹲,「那妳哥哥的教誨妳忘記了?為什麼要跟那群人混在一起呢?」
  
  「羽……」
  「我知道妳喜歡教新朋友,所以我也之後也就沒有阻止過妳,可是依依呀……妳怎麼就變成了這個樣子?為什麼要跟那些人在一起呢?」
  
  她的口吻就像操心學壞的孩子的母親一般,令陽依心中一陣絞痛,似乎連呼吸也是困難的,「不是……妳誤會了。」
  她想反駁,沒想到雛雅沒有給她繼續解釋的機會,提足就衝了過來!
  
  陽依的反應也是快的,瞬間就向左旋身,避開她的突刺後再度往後騰空飛起,拉開二人的距離。
  突刺不成,雛雅迅速壓身旋轉,順勢朝空中刺去,宛如箭矢一般。
  
  在陽依剛拉開二人距離時那劍早已對準她的喉嚨而來,驚得人兒後仰旋身,法杖化為長槍試圖抵擋那隨之而來的劍刃。
  但陽依才剛化出長槍之際,眼看攻擊不成,雛雅硬生生換了個方向,紅色的殘影一掃而過,劍身往陽依腰部砍去,留下一道極深的口子,與那瞬間灑落的火星。
  
  她的動作快到陽依反應不過來──此時,她才突然想起,雛雅的速度本就是他們村落裡最快的,也正因為如此,細劍是她一直很習慣的武器。
  見攻擊成效,她紅唇一勾,轉個方向由下往上砍,然而這次卻搶先被一道藍色的罩給擋下了。
  
  「什……!」
  
  在她愣住的瞬間,數十條冰藤蔓從罩中破出,連人帶劍的將雛雅捲入其中,蔓延纏繞,一層又一層,死死的捆住了整個身子。
  「陽依、妳……!」她咬牙切齒,瞪向將冰罩收回的少女,後者則是抬眸與她對望,複雜的情緒從眼底一閃而過。
  
  「羽,我從來都沒有忘記過哥哥。」滅族是雛雅心中過不去的砍,對陽依又何嘗不是心裡頭的刺呢?那甜膩的嗓子裡夾帶著顫音,淚珠又從她面頰滑下,「哥哥教我的處事道理,我一刻也不敢忘,一直在遵守著。」
  
  「只是除了哥哥,我還有曙葉、影風他們,他們教我的東西更多……」細想著一路走來遇上的人事物,她總算露出了可以稱得上愉悅的笑顏,「哥哥很重要,他們也很重要。」
  
  「既然如此──」
  
  「雛雅,我以前追隨的是哥哥,現在追隨的是他們,僅此而已。」陽依鮮少直接喊她的名字,她不知道那用意是什麼,但在聽到的瞬間便被打消了要回嘴的念頭,「現在妳或許明白不了,但是等妳認識了更多人之後,妳會明白的。」
  
  「曙葉是一個很好的隊長,影風是一個可以讓我放心將背後交給他的伴侶,而妳和哥哥,在我心中自然也有特別的地位。」
  
  「所以哥哥教我的東西我不會忘,我也是在不違反的情況下去追隨他們的,等之後妳就會明白了……」她的確有很傷痛的過去,但透過這些年與夥伴們相處的點滴,那些痛苦早已離她而去。
  
  她走出來了,可雛雅、還沒。
  
  語畢,陽依睜大眸子,倏然望向世界樹的方向──對魔力感知一向很強的她絕對不會出錯。
  下一秒,她身上的傷勢開始漸漸癒合,隨後,那熟悉的聲音響徹雲霄。
  
  城中散發的絕望漸漸褪去,陽依笑了,喜悅與淚水交織在一起──他們成功了,做到了!
  最後,待心情平復下來,陽依深深望向雛雅,看著友人愕然的神情,又笑道:「我該走了。」
  
  回到屬於她的地方。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