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二十章 連戰(2)

草士 | 2022-01-05 19:00:09 | 巴幣 0 | 人氣 70


第四百二十章 連戰(2)

嗤的一聲,霍宗聞聲而動,道氣流轉,手中劍刃直朝袁昊胸口刺去。這一劍出招,就欲狠心奪人性命,伴隨低低劍鳴,劍尖劃破空氣,勢頭兇悍,當是使出執者三脈的十成全力。

方萬流、方祖元臉上微動,自然瞧出這一劍的凶險,他們萬萬想不到霍家一出招,就是這般殺招,霍家對袁昊的痛恨,已然超乎所想。照理而言,既是武者間的比武切磋,該當點到為止,然而霍家此時此舉,卻非尋常切磋,而是性命相搏的死鬥。方萬流二人雖也覺得袁昊的話不堪入耳,惱人心神,可也不至於奪其性命。方紀、方妤均忍不住「啊」的一聲驚呼,那一劍已是逼近袁昊胸膛不足五吋距離。

霍家另外二名少年武者惱恨袁昊出言辱及霍家,一見這殺招,料想袁昊毫無防備,決計躲不過這一劍,心中一陣痛快,齊聲道:「好!」霍山自也藏不住臉上傲然笑色。惟一旁萬紅夫人、路英念、杜承悲三人滿臉狐疑。

霍菲菲目光緊盯袁昊神色,絲毫未見他窘迫之情,身子微微後仰,直到長劍迫近胸前,霍宗又上前一步,袁昊眼中閃過一瞬狡猾幽光。霍菲菲似是想明白甚麼,平時冷冰冰的眸子浮現著急之色,道:「不要!」

這聲「不要」一出口,所有人當下都覺滿腹疑竇,場中霍宗亦不例外,他聽得霍菲菲喊聲,微微一愣。下個瞬間,大出眾人預料之外,就見袁昊身影滑溜一動,向左斜身避開刺來的長劍,右手劍刃自斜下朝上一指,順勢緩緩一送。霍宗為第一招就先聲奪人,爆發執者境三脈全力,整個人重心往前傾斜,根本反應未及,如何躲得過袁昊這突來反擊?

霍宗眼睜睜看著劍刃朝自己愈來愈近,卻無力阻止,一時嚇得臉色慘白,嘴巴大張,居然連叫聲也發不出口。

在霍山等年少武者眼裏,無疑是又驚又疑,袁昊這一劍不過是輕輕伸出,霍宗彷彿著了魔般,自兒朝袁昊的劍上撞去,自尋死路。然而方萬流等一眾少沖境武者,看得一清二楚,總算明白袁昊之所以毫無防範,有恃無恐,全是仗著那古怪步伐。

袁昊手中長劍赫然一轉,輕輕鬆鬆蕩開霍宗的長劍,噹的一聲,長劍應聲落地。袁昊動作未了,左腳腳尖踢到霍宗胸口。霍宗剛歷經生死關頭,驚魂未定,呆愣愣未有反應,整個人倒飛而出,轟的一聲,重重撞到一堵牆上。登時震得瓦上塵灰紛落,久久不散。

眾人一時震驚不已,袁昊和霍宗雙方僅各出一招,卻是一招便分出勝負,霍宗先聲奪人,本來占盡優勢,霍家人也均覺勝券在握,豈料結果大大相反,反而是後手出招的袁昊毫髮無聲贏得切磋。

霍山香扇抵住唇嘴,眼睹瞇成一線,不知想些甚麼,另外二名少年武者你看我,我瞧你,神色有些不尋常。萬紅夫人同樣詫異不已,心想袁昊同為執者三脈的武者,雙方應是伯仲之間,他們並不曉得,袁昊已在一個月前達執者四脈境界,更別說雙方就是境界相當,尋常武者吸收武律道氣練就而出的境界,和瀛海島以純精道氣練就而出的境界,如何會是敵手?

只見袁昊佯裝老氣橫秋的模樣,來回度步一圈,低咳一聲,道:「小小年紀,心思就這般狠毒下流,未來指日可……呸,後患無窮,本小俠本該殺了你,但看在那位小姑娘替你求情,罷了,罷了,讓你吃一回教訓。」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下,他接著道:「唉,本小俠心腸就是軟,這可如何是好?老路,你說呢?」

路英念莫名被袁昊叫了一聲,實是大出預料,驚愣道:「袁少俠,這……我我我……」

袁昊撇撇嘴,目光凝在杜承悲臉上,瞧他滿臉恨色,就欲開口,率先轉頭道:「夫人,你說本小俠心腸是不是太軟?」斜眼看去,杜承悲果然更怒。

萬紅夫人美眸微翻,她身為一介女子,年紀輕輕嫁入黃家,歷經多難達到如今地位,心思謹慎異常,知道自己此時說「是」或「不是」,定都會讓袁昊大作文章,扭曲真意,索性側過臉,甚麼話也不說。

袁昊見萬紅夫人反應不如心意,一旁有人冷冷道:「哼,你不過是使卑鄙伎倆得勝,非我江湖武者所為,夫人自然不屑回答。」說話之人正是杜承悲。

這時霍山也道:「不錯,袁昊,霍宗雖多多少少有錯,但他並未出手傷你,你竟下此狠手,就算勝了,也是勝之不武,如何能算數?」他話音沉沉,似乎隱然透著不快。

袁昊看都不看杜承悲、霍山二人,知二人讓他如斯對待,只會更怒,心底倒覺有趣,他忽地察覺一道目光緊盯過來,腦袋一轉,見是霍菲菲如冰一般的顏容,嘿然笑道:「小姑娘,我瞧妳皮膚生得白皙,眸光良善,定是好人,妳來評評理,我這是贏了,還是沒贏?」

霍菲菲聞得這話,冰冷冷的眸子微微皺著,看了看袁昊自信笑容,又望向自家人惱火神色,點頭道:「比武切磋,勝就是勝,敗就是敗,第一戰,是你贏了。」

袁昊喔了老長一聲,眼珠子睜大,突然嘿嘿一笑,道:「原來霍家也是有聰明人,不全然是些貓狗蠢豬,倒是出乎本小俠預料之外。」

霍山神情微微扭曲,如今有方家四人於旁觀戰,霍家之人竟一招就敗下陣,實是丟大了臉,想不到霍菲菲不幫自家人,居然替袁昊說起公道話,這讓他何如不怒?道:「霍菲菲!」

霍菲菲和霍山四目相交,搖搖頭,未見半點怯意,道:「七哥,輸了就是輸了,難不成我堂堂霍家還輸不起?」

袁昊笑道:「妙!妙啊!小姑娘,妳這話可說到本小俠心坎裡……唉喲,妳當真是霍家的人?」

霍菲菲如月牙般細眉高蹙,冰冷冷道:「你甚麼意思?」

袁昊道:「霍家的人狗兒貓兒我見得多了,從未見過似你這般正常的霍家人,妳……」他貼近霍菲菲,呢喃般道:「這個……那個……妳當真是霍家的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