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小說_碧藍航線AzurLane】指揮官和光輝的不坦率日常

熾冰 | 2022-01-05 10:25:04 | 巴幣 1018 | 人氣 231


        去年... ... 還是前年? 提過的碧藍航線同人
        基於許多大人的理由,總之是胎死腹中了,但還是把完稿的部分放上來吧
        原本要印出來騙各位的錢錢,連騙的機會都沒真是太遺憾了 (欸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午休時間結束了。響徹假寐室的單調電子音就像正這麼說一般,不由分說地高亢宣告著。那股彷彿要吵醒全世界的氣勢,不管是誰都必須拜倒在它的熱情之下──

         「吵死了。」

         ──然而下場是被一巴掌打飛。

         鬧鐘只是遂行作為鬧鐘的義務,向它遷怒不是太沒道理了嗎?而且還是這麼可愛的小雞鬧鐘。諸如此類的不平之聲,隨著掌心的手感浮現腦海,也敦促著澤馮.莫利亞提策動身體。

         「說是姊姊,更像老媽吧……」

         說是老媽也太過分了!等、指揮官別推我的臉、眼鏡擠到鼻樑、鼻樑啊啊啊啊!諸如此類的腦內小劇場結束的時候,澤馮已經帶上假寐室的門。

         隔壁就是軍官衛浴。想必是當初設計時就有考慮過生活功能吧?如此人性化的規劃,偶爾會讓澤馮忘記自己是在近似軍隊的組織生活。

         要成為一名出色的指揮官,首先請從儀表整潔開始做起,主人。姊姊走了換妹妹嗎?歸功於日常荼毒、不,一直以來的教養指導,這對姊妹的叮嚀已經牢牢刻進澤馮的腦海。迅速盥洗完畢,接著前往二樓辦公室。

         「午安,指揮官大人。」

         甫一推開門,春風也似的溫柔嗓音迎面拂來。那是能讓人打從心底放鬆的好聽聲音,彷彿有種治癒的力量,讓人發自真心地微笑起來。

         請回應對方的問候,主人。在上百上千遍的叮嚀回放催促下,澤馮開口:

         「午安,光輝。」

         站在那裡的,是宛如將光芒化作衣物,有著夢幻氣質的優雅少女。

         真珠白的髮絲在窗外投射進來的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裸露出的肩膀、頸項到胸口宛如雪一般白皙,套在纖長雙手的鍛面手套及裙裝都是純白的。

         伴隨著清脆的聲音,光輝繞過辦公桌,踩著高跟鞋的美麗長腿也來到燈光底下。走路的動作帶起輕盈的髮絲及裙襬,宛如曳著光之薄紗的精靈。

         「怎麼了?我記得下午的秘書是薩福克、嗯?」

         之所以頓住,是因為光輝伸出雙手的關係。在這只要伸手就可以將對方抱進懷裡的距離,光輝卻像有所顧忌般讓手指停留在就快碰到澤馮的位置,溫柔地微笑著。

         同樣微笑的,還有鎖骨以下的雪白豐滿。也許是手抬久了痠了隱隱顫抖,兩隻大白兔也跟著不安分地輕輕搖晃起來。

         「指揮官大人,請讓我幫您掛外套。」

         「……喔、嗯,謝謝。」

         也對,光輝不是那種個性。澤馮依言脫下外套,在心底向光輝道歉。

         「指揮官大人果然是位挺拔的男性呢。」

         「──!」

         「沒有足夠寬厚的肩膀,可是撐不起這件外套的哦。」

         「謝、謝謝。」

         這應該是故意的吧?澤馮狐疑地看著光輝的背影,想當然只能得出「嗯,身材真的很好」的結論。

         盯著淑女的背影看可稱不上是紳士的表現,主人。腦中的女僕(妹)嚴厲指責。

         來到辦公桌,早上處理完的文件已經分門別類,而沒簽完的則整理成一疊,放在顯眼的位置。

         「謝謝,光輝。」

         「指揮官大人一直在道謝呢。」

         「因為妳們幫我幫到我怎麼道謝都不夠啊。」

         「呵呵,指揮官大人真會說話。」

         光輝的微笑多出一絲靦腆,但更多的是一股甘甜。只是看著就覺得幸福。想必不是只有澤馮這麼想。

         「指揮官大人,雖然您才剛入座就這麼問不太好意思,想請問指揮官大人稍晚有時間嗎?」

         「稍晚?嗯……」澤馮拿起還沒簽的文件看了一會,回:「大概三點後吧。」

         「那真是太好了。」

         光輝打從心底高興似地雙手合十,像個迫不及待的孩子般接著說:

         「其實今天我和勝利、可畏、獨角獸打算在庭園舉辦茶會,如果指揮官三點之後沒有行程,願不願意賞臉光臨?」

         原來是茶會的邀請啊。這下知道不是秘書的光輝為什麼會來辦公室了。不對,如果把整理資料的時間也算進來,光輝至少十分鐘前就在辦公室了吧?當然,澤馮並沒把這項發現說出口。

         不過,光輝似乎注意到剛才的自己稍微興奮了點,也可能發現自己在辦公室「埋伏」的舉動曝光,就像為了化解尷尬而露出比剛才更甜美的微笑,卻沒意識到收在胸前的手指把玩著髮梢的樣子,讓澤馮忍不住勾起嘴角。

         也勾起稍微惡作劇的念頭。

         「既然是來自光輝的邀約,哪怕桌上文件是現在的兩倍還是之後面臨加班地獄,我都沒有拒絕的理由。」

         隻手放在胸口,宛如宣誓自己所言非虛,卻在字句結尾拋出一個媚眼。光輝愣了半秒,彷彿被逗樂了般笑了起來:

         「真是的,指揮官大人真的很會說話呢。」

         「這麼說就太抬舉我了,我只是說出非說不可的話而已。」

         「非說不可的話?」

         看到光輝困惑地眨了眨眼,澤馮在心底竊笑。刻意不馬上回答,讓手肘靠桌,上半身前傾,稍微拉近彼此的距離,由下往上看著她,微笑:

         「真心話。」

         誠摯的字句、抬臉的角度、午後陽光的映照、孤男寡女的情境。宛如偶像劇的情節真實上演。腦海中的女僕(姊)摀著眼鏡發出無聲尖叫,女僕(妹)則是靜靜微笑。

         至於正面迎接澤馮這記微笑炸彈的光輝──

         「呵呵,指揮官大人總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發揮幽默呢。」

         ──就像使用固有技能「裝甲空母」時展開無敵力場一樣,徹底無視傷害。

         「真是的,指揮官大人,不用笑得這麼僵嘛。」

         淡淡的水霧升起,飄散出雨後早晨般的清新香味。

         「這是檸檬薄荷茶,能幫助您打起精神哦。」

         是什麼時候泡好的?類似這樣的問題,澤馮在成為指揮官一個月左右就放棄思考了。捏起杯耳將杯緣送到嘴邊,茶湯溫潤順口,檸檬與薄荷的香氣不只提振精神更讓腦袋清醒。

         「請問還合您的口味嗎?指揮官大人。」

         光輝笑著詢問。她連放下茶壺、取下蓋子的動作都非常優雅。

         「嗯,非常好喝,會想多續幾杯。」

         「花草茶不是啤酒哦。不過能聽到指揮官大人這麼說,我也很高興呢。」

         光輝吃吃笑著。不同於剛才的甜美或靦腆,就像是小孩被誇獎似的單純開心的笑容,讓澤馮一時看得出神。

         「怎麼了嗎?指揮官大人。」

         光輝的聲音讓澤馮回神,淘氣地眨了眨眼。

         「一直盯著我看,我就那麼美麗嗎?」

         「嗯,看多久都不會膩。」

         澤馮回以微笑。相較於剛才那帶有惡作劇目的的交流,這次就只是普通地抒發感想。

         光輝輕笑出聲。

         「……謝謝,指揮官大人。」

         回以單純的道謝,將重新斟滿的茶壺放上小餐車後,兩手自然擺在身前,啟口:

         「雖然還想繼續聊下去,但在這裡打擾得有點久,而且我也要回去和勝利她們一起做茶會的準備,容我先行離開。」

         「嗯,那就三點見。」

         「好的,期待您的光臨。」

         於是辦公室剩下澤馮一人。從茶壺口飄散出來的,淡淡的草本清香,是光輝曾經停留的證明。

         突然,澤馮上半身往前傾倒,整個人趴在桌上。

         「我剛剛說了什麼……」

         ──「既然是來自光輝的邀約,哪怕桌上文件是現在的兩倍還是之後面臨加班地獄,我都沒有拒絕的理由。」

         這種一聽就是開玩笑的句子,被打槍根本是理所當然。

         ──「嗯,看多久都不會膩。」

         但這一句話就另當別論。毫不猶豫,就像在說太陽從東邊出來似的,很自然地說出口。瞬間,澤馮的恥力衝破極限。

         「我剛剛說了什麼啊啊啊啊!」

         「啊哇哇哇哇又睡過、觀察雲朵過頭了!指揮官!肯特級重巡洋艦薩福克報到!」

         唔喔喔喔喔薩福克妳又來了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對對對對不起啦啊啊啊啊!」

         接著薩福克又是下跪又是磕頭,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發誓以後一定會好好工作、不會再找機會偷懶或睡過頭等等。

         其實澤馮只是想說「記得敲門」而已。

         ※※※

         多虧薩福克的努力,辦公室的工作比預期的還早結束。

         雖然上述字句連澤馮自己都很難相信,但薩福克的確展現優秀的工作能力。難道平常的她都在隱藏實力嗎?甚至到很難不讓澤馮這麼想的程度。

         依約來到庭園的澤馮,在以金屬工藝打造出的白鐵拱門旁看到熟悉的身影。

         明明還不到約好的時間,不過這份體貼也是她迷人的原因。澤馮思忖著走下階梯,大概是腳步聲引起對方的注意,抬臉看到澤馮的同時,無暇的臉龐漾出柔和的微笑。

         「歡迎您,指揮官大人。」

         純白的她輕輕提起兩側裙襬欠身,宛如優雅一詞的具現。

         「我才要謝謝妳邀請我,光輝。等很久了?」

         「不,才剛到而已……指揮官大人,請等一下,先不要動哦。」

         說著,光輝忽地靠近澤馮的胸口,純白遮陽帽的帽沿恰巧抵在澤馮的下巴,因此擋住他的視線,只感覺到領口處有輕微的力道拉扯著。

         「好,打好了。」

         光輝往後退開,露出完成某種工作的開心笑臉,加上脖子一帶傳來的熟悉約束感,喚起澤馮幾分鐘前的記憶。因為工作結束,在出辦公室時順手鬆開領帶。如果就這樣參加茶會,對主辦者來說是相當失禮的。

         具體來說就是會被可畏念個兩句吧?澤馮和光輝透過彼此的表情猜到對方在想同一件事,了然於心地笑了一笑:

         「謝謝妳。」

         「不客氣。指揮官大人,請跟我來。」

         在光輝的帶領下,澤馮踏進這讓基地夥伴們自豪,且開放參觀時大獲老百姓好評的美麗庭園。

         坐落在公務樓後方,鄰近基地後山的這座占地寬廣的庭園,依照種植的花朵花季不同而規劃出數個區域。說是如此,也不代表非花季時除了當季花朵以外的區域都是一片鮮綠,而是透過精密的計算,搭配花季較長的種類及增加綠色植物的層次,提升整體變化同時,也襯托主角──當季花朵──的鮮豔。

         每一次呼吸,都能嗅到空氣中那令人身心舒暢的花香,雖然午後陽光稍強,但適度的微風拂去暑熱,而隨著接近目的地的白色涼亭,風兒亦捎來少女們的談笑聲音。

         首先注意到光輝和澤馮的,是身穿一襲以黑與白為基調,並以滾邊點綴的漂亮禮服的銀髮少女。

         「光輝姊姊,歡迎回來。指揮官也是,來得正好,茶會正要開始呢。」

         可畏眨了眨美麗的紅色眼睛,紮成雙馬尾的銀白隨著轉身的動作輕舞,在環境光的映射下閃爍著璀璨銀光。手拿白瓷茶壺的她踏著宛如舞步的步伐,往桌上的茶杯一一注入紅茶。

         「哎~光輝姊姊怎麼沒有勾著指揮官的手呢?明明我都把機會讓給妳了。」

         接在可畏之後的是曳著太陽般的金色長髮,兩手支著臉頰促狹笑著的勝利。一席透出大面積膚色的輕裝的她,在這茶會中實是最搶眼的存在,高高澎起的胸口和恰到好處的腰肢及穠纖合度的雙腿,教人不知該往哪看才好。

         「勾、勾著哥哥的手……!勝利姐姐、好大膽……」

         以如果不仔細聽就會忽略的音量說出這番話的,是將整張小臉都藏進愛惜的獨角天馬布偶──小優──後面,但露出側髮的耳根卻微微泛紅,有著薰衣草色長髮的可愛女孩,獨角獸。

         「主人,歡迎您的到來。請將外套交給黛朵。」

         「尊貴的主人,歡迎您的到來。座位在這裡,請移步。」

         熟悉但出乎意料的聲音,是在走進涼亭前都沒注意到的,隸屬於皇家女僕隊的黛朵級輕巡洋艦「艦船」,黛朵和天狼星。

         「明明伊莉莎白不在這……喔,是幫忙送點心過來啊。」

         要準備桌上這七層點心架似乎挺費工夫的,會找女僕隊幫忙也是情理之中。坐下來看發現甚至比自己還高。澤馮不由得發出佩服的低鳴。

         「不,那是勝利小姐準備的。」

         眼前精緻可口的點心全是勝利作的?接收到澤馮佩服視線的勝利得意地抬起鼻子。

         「是特別請海王星小姐製作,口味從鹹到甜都有,連女王陛下都讚不絕口的點心組合。」

         勝利突然轉頭找獨角獸聊天,拉著布偶的前腳一搭一唱。絲毫沒有自己破了勝利的梗的天狼星則繼續說明:

         「黛朵姊姊和天狼星接受女僕長的指示前來支援。黛朵姊姊負責準備事宜,及在有需要的時候協助光輝小姐等茶會主辦者。天狼星則作為緊急時刻的護衛,負責接住不小心打翻的杯盤或點心,避免各位小姐的衣服弄髒。」

         「護衛任務的範圍原來這麼廣。」

         暫且不說護衛在茶會中的必要性,如果是以護衛任務見長的天狼星,假設真的發生她口中的狀況,想必也能如她所說的順利接住。

         「主人會這麼問……難、難道是不需要黛朵了嗎?黛朵、黛朵會努力為主人派上用場的,請不要拋棄黛朵……!」

         不,妳是怎麼從剛才的對話得出這種結論?雖然想這麼吐槽,但淚眼汪汪的黛朵以一種就像要親上來的氣勢逼到眼前,頓時真有種自己辜負人家的感覺,莫須有的自責教澤馮腦袋空白,舌頭也跟著打結。

         就算想求救,卻看到天狼星一臉困惑,可畏嫌麻煩似地闔眼品茶,勝利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獨角獸則是慌張地支支吾吾又左看右看,想必是想說些什麼卻不知如何開口,又納悶現場的姐姐們怎麼不出手幫忙吧?她就是這麼善良的孩子。

         「黛朵小姐,指揮官大人只是害羞而已哦。」

         輕輕放下茶杯的光輝說道:

         「指揮官大人雖然給人一種自信的感覺,其實只要可愛的女孩子一多,就會緊張起來呢。對吧?指揮官大人。」

         「光輝……呃,就像光輝說的,黛朵妳別想太多,要說的話我還慶幸有妳們在。有最適合警備任務的天狼星,和身為女僕全方面能力都很優秀的妳在,想必能度過很棒的下午茶時光。」

         「主人、主人居然這麼稱讚黛朵……!黛朵現在感到無上的幸福……不才黛朵,會全力回覆主人的期望!」

         「為了讓尊貴的主人放心享受下午茶,天狼星會用上十二萬分心力執行警備及護衛任務的。」

         「嗯,拜託妳們了。」

         值得慶幸的是黛朵和天狼星都是直率的好女孩。澤馮從容地微笑著,其實背後已經濕了一半。

         「指揮官,請用。」

         「謝謝,可畏。」

         拿起杯子,以紅茶來說偏綠的茶湯,以及在鼻腔縈繞的清新花香與白色水果香,即使澤馮並非茶道老饕,但和習慣享用下午茶的少女們相處久了,對於茶的知識也增加不少:

         「這是大吉嶺吧?而且是春摘。」

         「答對了,不愧是指揮官。」

         可畏眨了眨眼,捏起一塊點心放進嘴裡,立刻露出洋溢幸福的表情。

         「哥、哥哥,這個點心、很好吃……哦。那個,小優說的,嗯。」

         「謝謝,獨角獸,我就不客氣了。」

         「指揮官,這邊這個很適合我的美麗的點心,我非常推薦哦。要不要嚐嚐看呢?」

         「至少用好不好吃當標準吧?」

         「哥哥,勝利姊姊說的點心……也很好吃。」

         「那我就拿一塊吧。」

         「這差別待遇也太明顯了吧!」

         勝利的抗議逗得大家笑了起來。

         趁勝利拉著可畏抱怨、獨角獸跟布偶玩餵食家家酒時,澤馮轉向光輝:

         「剛才謝謝妳了,光輝。」

         幫我解開黛朵的誤會。後半段的音量壓低到只有彼此才聽得到的程度。

         「不客氣。指揮官大人能一起參加茶會,我也很高興哦。」

         之後別再惹哭黛朵小姐了唷。在刻意掩飾的句子之後,模仿澤馮壓低最後一句話的聲音,像個惡作劇得逞的孩子般笑了起來。

         在還有其他少女同席的茶會上交換悄悄話,的確是有種作什麼壞事的感覺。這麼一想之後,連澤馮自己都忍不住揚起嘴角。

         「光、光輝姐姐向哥哥微笑的時候,總是很開心的樣子呢。」

         奇襲般的一句話,出自不知從何時開始看著澤馮和光輝的獨角獸。

         雙頰泛紅的她羞怯地抱著布偶,彷彿剛作了什麼大膽的舉動,而眼中透露出的笑意,又像是單純覺得心目中理想女性的光輝姐姐和總是很照顧自己的指揮官哥哥,感情好是非常值得開心的事。

         然而這句話卻引起對面兩位少女的注意,對看一眼露出賊笑。

         「天氣預報明明說今天會是涼爽舒適的午後,怎麼突然熱起來了呢?」

         「不愧是姊姊,戀愛也是全力以赴呢。」

         一個刻意往頸項搧風,另一個則直接豎起大拇指。

         澤馮發出不置可否的冷笑,光輝則是靜靜放下茶杯。

         「會熱當然是因為光輝在我身邊的關係啦。神聖的光輝與我同在,對吧?」

         說完故意朝光輝眨了眨眼。

         「是的,跟指揮官大人在一起,寄宿在我們身上的神聖光輝相互輝映,就會更加燦爛溫暖哦。」

         語畢,回以令人怦然心動的笑容。

         「……!」

         獨角獸無聲地尖叫起來。看在她的眼裡,澤馮和光輝的互動宛如加上少女漫畫濾鏡般飄滿大量的粉紅氣泡,悠然自得的笑容及優雅的動作,光輝姐姐和指揮官哥哥渾身散發出成熟大人的氣場,憧憬指數不斷向上提升。

         但在可畏和勝利眼裡──

         咻咻咻咻。

         刷刷刷刷。

         ──一個是拿著空茶杯送到嘴邊不知道在喝什麼,另一個則是捲垂髮捲到手指動作出現殘影,哪有什麼成熟大人的樣子?可畏和勝利憋笑憋到肩膀隱隱顫抖。

         類似這樣的發展可說是澤馮和光輝碰面時的例行公事,也是這座基地的日常光景。如果伊莉莎白在場,想必以「指揮官和光輝的不坦率日常」為題的舞台劇劇本又有新篇章了吧?而這又是另一個故事。

         「光輝姐姐……好成熟。」

         獨角獸的自語差點讓可畏和勝利笑趴在地上。
         
         
         
         
         ╮(╯▽╰)╭ ╮(╯▽╰)╭ 分隔線喔 ╮(╯▽╰)╭ ╮(╯▽╰)╭
         
         稍微說點當初敲這篇同人的設定

         基於過去敲的都是空有溫柔沒臉蛋的路人男主,這次的澤馮就刻意設定成高顏值好身材總之就是我個人很討厭、咳,很仰慕的現充男子,雖說交涉能力和反應不是特別優秀,但帥哥的微笑總是可以化解一切(靠臉的世界啊淦) 唯獨遇到光輝會破功     

         光輝,唯一女主,其他妹子都是襯托不用多談雖然認識我的人知道我個人也很喜歡可畏和黛朵作為皇家陣營淑女代表之一,優雅、偶爾發言電波一切都是神聖光輝的指引還有點小淘氣,在這篇同人刻意加上淘氣過頭會害羞到淑女面具破功的殘念設定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