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一十九章 連戰(1)

草士 | 2022-01-04 19:00:02 | 巴幣 2 | 人氣 94


第四百一十九章 連戰(1)

方萬流、方祖元登時面面相覷,心底頗是為難,他二人確實對袁昊和霍家的切磋頗有興趣,可是怕像適才惹惱了霍家,那萬紅花毒的厲害,他倆真真切切體會到,二人武功勝過萬紅夫人,尚且能抵禦片刻,但對方紀、方妤來說,那僅一瞬不慎就有可能身中花毒,一想到方才情狀,二人臉色又白。此事萬紅夫人還未給他們方家一個解釋,也不能草草過去就罷。

只不過方萬流終究是老江湖,心態轉變甚快,看著面前笑得開懷的袁昊,心中暗暗感慨,此時分明危機四伏,走錯一步便可能要人性命,如此年紀的小娃娃兀自自得其樂,彷彿不知有懼,這袁昊果真不是尋常的娃兒。他想到這裡,不由看向自家孫兒孫女,但見二人臉白唇顫,眸中渾是恐懼,簡直大相逕庭,心底難免不滿,忖想:「老夫等人遠來拜訪,認為萬紅夫人一片誠心好意,全然忘了霍家這些年的傳聞。萬紅夫人表面上殷勤款款,落落大方,實則不定就想以花毒控制紀兒、妤兒,以好控制我整個方家,若非這位袁少俠出言激萬紅夫人,老夫等人都還被矇在鼓底,實是汗顏。」又想:「老夫這些年鮮少行走江湖,當真是老糊塗了。」

眼見方家老莊主遲遲未語,霍山眉頭一皺,朝路英念、杜承悲使了眼色,二人會意過來,忙行到方家四人身前,只見路英念拱手,話音誠摯道:「方老先生,適才多有得罪,霍家絕無和方家交惡之意,還請老先生看在過往二家交情,大人有大量,多多海涵。」

杜承悲也拱手道:「方老先生,我等絕無冒犯之意,霍家和方家二家的情誼,豈能被一個來路不明的娃娃壞了交情?」

方萬流心中冷笑,並未達話,一旁方祖元知自己父親極會記仇,既然有人得罪於他,焉是幾句話就能打發得了?忙道:「二位多禮了,我方家是生意人,並非武林世家,那些江湖規矩,我方家多不以為然。這場切磋比武,方家自然感興趣,還請夫人帶路。」相較之下,他身為打滾江湖多年的商賈,見慣許多胡鬧無理之事,不會輕易將喜怒表露於面,幾句話的功夫,便讓路英念、杜承悲、霍山等人相信方家並未介懷於心。

萬紅夫人、霍家一夥領頭在前,眾人行到一處空曠中庭,只見石子地板向四極的長廊延伸而去,四周梁柱旁擺放各式兵刃,應是練武場地。其時,一陣微風緩緩徐來,伴隨時濃時淡的萬紅花香,眾人腦袋微暈,後頸隱隱刺痛,趕忙屏住呼吸,催動道氣驅散萬紅花香。

袁昊眼珠子一轉,瞧著石子地上、牆上、梁柱千瘡百孔,甚是破舊,似是劍、刀、槍、斧等兵刃留下的痕跡,石子地板時不時可見昏黑色的血跡,東一塊西一塊,他心中一驚,暗道:「究竟有多少英雄好漢命喪於此?」

這時,只聽霍山冷笑道:「袁昊,你既是來客,就讓你挑人切磋,這三人都是我霍家優秀子弟,就憑你……呵呵,好自為之。」說罷,退到萬紅夫人身旁。

萬紅夫人美眸閃爍,不知想些甚麼,良久才道:「英念!你來和袁少俠說明,群英樓的切磋規矩。」

路英念稱是,到袁昊身旁,見到他臉色已然不對,別過臉道:「少俠,我群英樓的切磋規矩,除非武者親口認輸,或是……或是身亡,勝了一場可以接著挑戰,也可以不挑戰,全憑少俠意思。」

袁昊哼了一聲,聽出言外之意,有些不快道:「老路,我得勝了多少場,才能離開這狗屁宅子?」

路英念頓時語塞,道:「這……這個……」

袁昊嘿了一聲,朝萬紅夫人朗聲道:「反正從沒有武者能活著離開群英樓,是不是?你們口中的規矩,通通不過是狗屁,哈哈哈,好,本小俠就當第一個活著離開群英樓的武者!」他接著望向三名霍家武者,笑得滲人,道:「霍家的三條狗,正好,正好,宰了也不礙事。」

此話一出口,一旁方萬流聽得心中激昂,沉寂多年的熱血竟是上湧胸臆,險些張嘴就是叫好一聲,他拼命強壓衝動,說服自己此地是霍家地盤,但看向袁昊的目光又是賞識又是滿意。

那三名霍家少年武者勃然大怒,齊聲喝罵:「你說甚麼!」、「袁昊,你這是找死!」、「你再敢辱我霍家一句話,非叫你生不如死!」

袁昊率先指著最左的一名武者,又指著中間的武者,最後是右首武者,嘴中喃喃道:「今日要打哪一隻狗,是這隻,還是,那一隻……好,就你啦!」

右首那少年武者讓袁昊指著,當下黑著一張臉,瞪視袁昊,忍怒走上前,和路英念要了一把練武場的長劍,鏘的一聲,抽劍出鞘,道:「袁昊,你不選誰偏偏選到我,你……」尚未發完狠話。

就聽袁昊道:「嘿嘿,好狗兒,好狗子,只不過指了指你,你自兒承認自己是狗兒,乖乖跑了出來,當真不愧是霍家的狗。」說著,捧腹哈哈大笑。

方紀、方妤見袁昊笑得開懷,似也受到他影響,嘴角微微一勾,喉嚨輕輕「呼」了一聲,忙驚覺回神,緊閉嘴巴,偷偷瞟了方萬流、方祖元一眼,卻見他二人一臉哭笑不得的模樣。

霍菲菲新月般的細眉微微蹙著,冷若冰霜的臉上有些困惑,低聲在萬紅夫人耳旁道:「大姑姑,那人說話怎地這麼壞?」

萬紅夫人臉上大是為難,實不知怎地和這位家族姪女說個明白,袁昊被視為霍家的眼中釘,實有諸多原因,如黑槌子道寶、撫仙大婚、撫仙比武、峨嵋派云云,絕非一時可以道個清楚,且在霍家之中,女孩人家的地位格外辛苦,她這姪女自小寡言善良,同為女子,不願累得她面對袁昊這小魔頭。

就在萬紅夫人琢磨開如何開口,忽聽一旁霍山吼道:「霍宗,動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