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低心世代》023-美麗而強大的女人

九方思想貓 | 2022-01-03 10:50:53 | 巴幣 374 | 人氣 167

完結《低心世代》(完本)
資料夾簡介
四位年輕人在低心世代中,於社會打滾的群像劇。週一、週四更新。

本作為鏡文學簽約作品
看第一回(鏡文學連結)(巴哈姆特連結




  乘著劉龍見的電動機車,梁涼楓拖著有些殘破的心靈與疲憊的身軀,任由他載著自己,看道路兩側的風景不斷飛掠而過。

  直到機車停在一間鐵捲門敞開,卻顯然已經打烊的早餐店前,她才睜大了眼睛。

  「這不是最近這幾條街最受歡迎的『美極美』早餐店嗎?」

  「嗯……果然連妳都知道啊。」劉龍見苦笑著回應道:「我從前在部隊裡服務,一整年的時間都在戰備演訓,太少回家了,也不知道家裡的早餐店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名。」

  回想起來,在父親過世,自己投入軍旅生活之前,媽媽就一個人在經營著早餐店。也許是從前父親尚在人間,因此也沒有多少人敢這麼光明正大地跟媽媽起鬨吧。

  「歡迎妳來我們家啊,小美女。」

  過度熱情的招呼語從二樓的樓梯口響起,那是劉龍見的母親吳悅忱,一手拿著湯杓,一手提著菜刀的熟悉身影。

  唯一不同的是,雖然圍裙看上去還有些髒,但身上的衣服明顯是挑過的,甚至連臉上都還化有淡妝,簡直像是算準了劉龍見會把梁涼楓帶回來似的。

  看著眼前這位街上無人不知的老闆娘,梁涼楓像個乖孩子一樣併攏了雙腿,怯生生地行了個禮。

  「阿姨好……」

  「唷,真有禮貌的小美女,媽媽好喜歡妳呀。」吳悅忱對她眨了眨眼睛,俏皮的模樣要劉龍見的白眼差點沒有翻到宇宙,「怎麼還杵在門口呢?帥兒子快帶她上來吧,鐵捲門記得拉好來啊。」

  「是是是……」

  劉龍見俐落地拉下鐵門,那關門聲都還蓋不過他的嘆息。看劉龍見無論是在派出所前,還是剛剛在華上漢堡如此可靠的模樣,梁涼楓還真難想像——他在母親的面前竟表現得如此沒輒。

  到了二樓客廳,只見桌上已經放好了一桌子晚飯,而吳悅忱還在廚房裡頭忙東忙西的。桌上兩碗白飯熱氣蒸騰,這副態勢非常明顯,就是要他們兩人可以先吃晚餐。

  「小美女。」吳悅忱從廚房探出頭來,笑吟吟地說道:「今天會這麼多人幫妳,一來是剛好遇到下班時間,二來是我請他們陪我家阿龍一起去的,知道是為什麼嗎?」

  「我、我不知道……」問話的人可算是大名鼎鼎,是地方上最知名的媽媽,比起被黑道圍起來,梁涼楓現在還更覺得緊張。

  「聽說,妳似乎第一次參加世界大學跆拳錦標賽就奪下銅牌,亞運又拿下銀牌吧。」

  聽見吳悅忱的評價,梁涼楓在餐桌前害羞得低下了頭。

  「運動員在參加奧運之前,對老百姓來說都是沒沒無聞的,只有運動圈的人,才知道這些『瑣事』。對不起啊,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就是這樣子,大多數人都只認得奧運英雄嘛。」吳悅忱笑著說:「扯遠了,為什麼找人幫妳,有兩個原因——首先因為妳是很棒的運動員,怎麼能被那種遊手好閒的人給糟蹋呢?再來,我家帥兒子喜歡的女孩子,做老媽子的能不幫忙嗎?」

  「媽妳還要繼續備料吧?明天開店的準備還要做吧?」劉龍見給她弄得耳根子都紅了起來,「妳快去啦!」

  「哎唷,兒子忽然長大了,會反抗老媽子了啊。」吳悅忱笑嘻嘻地瞇起眼睛,拋了個媚眼,「好啦,你們兩個年輕人自己隨意啊,老人家去裡面忙囉。」

  簡直像是颱風過境似的,直到廚房裡鍋碗瓢盆鏗鏘不已的聲音再度響起,梁涼楓和劉龍見兩人還是紅著臉、低著頭,在餐桌前不知所措地發著呆。

  平靜的呼吸聲在安靜的客廳裡渲染著香甜的氛圍,在餐桌上,在他們眼角餘光的輕瞥,繚繞著、盤旋著,一再交換著彼此的思念與視線,讓兩人的心底都有些麻癢,又有些不確定。

  這個可愛的僵局,直到梁涼楓的肚子,毫不留情地傳來巨大的咕嚕聲,才迎來了破解。

  「也確實是該吃晚餐的時間了吧。」劉龍見抿著嘴,憋著笑望向掩面嘆息的梁涼楓,「妳要不要打電話跟家裡說一下,總之就在我們這裡吃個飯吧。媽煮了這麼多東西,看上去就是沒打算簡簡單單放妳走的。」

  「我家……」梁涼楓在指縫之間露出一隻眼睛,那眼神裡流露出的無奈,足夠讓劉龍見感到不對勁,「唉……說得也是,我爸媽總是說晚餐非得要一家人一起吃,才有一個家的樣子。要是我沒報備就在外面吃晚飯的話,大概少不了又是一頓……」

  她拿起手機,幾經掙扎,才好不容易撥通了家裡的電話,果不其然在通話之中,身為公務員的父母,責罵聲就沒有停過。

  過程裡,他們甚至沒有問起今天店長郭純鑲為什麼忽然把她叫回店裡,以及後面發生了什麼事。拘泥於形式與習慣的父母,總是過度相信朋友,明明對她的職場與心願毫不覺查,卻又處處覺得自己格外善待兒女。

  這份迂腐以及全無來由的自信,有時令她感到無比窒息。

  「給你見笑了。」結束不愉快的通話之後,梁涼楓苦笑著坐回位置上,望著一桌子的飯菜,又回頭望向廚房,「阿姨不一起吃嗎?」

  「她打烊以後總是這樣的,就是忙著做明天開店的準備。真要我說,我認為她的工作強度遠超過我。晚飯我總是去妳們店裡買,不想給她張羅,就是這麼回事。」

  「聽起來你很愛你的母親呢。」梁涼楓搔了搔自己落在肩頭的髮尾,語調裡流露出羨慕之情,「看不出來,你這麼木頭,倒真是非常孝順。」

  「我媽也總說我過度孝順,都讓她覺得自己提早變老了。」劉龍見苦笑著說:「可是……我父親早幾年前過世了,妳知道嗎?我總是會不經意地有一些不好的想像,就是怕說……要是媽媽也那樣了,怎麼辦。」

  原來是這樣啊——梁涼楓在心裡嘀咕著,她眼角餘光裡看見的全家福,那一名身著筆挺軍裝的男人,想必就是劉龍見既懷念又尊敬的父親了。

  但是氣氛都還來不及沉重下來,她的肚子又再次傳出毫不遮掩的抗議。

  在劉龍見的笑容之中,梁涼楓紅著臉端起飯碗,小心夾起桌上的料理品嚐起來。短短一瞬間,她的表情便從羞怯轉成了喜悅。

  隨後她吃飯的不羈態度,簡直要讓劉龍見大開眼界。

  他也跟著動起筷子,帶著感激的心情,以端正的姿勢下筷,和吃起飯來大有吃貨風範的梁涼楓,可說是大相逕庭。

  「媽雖然是那樣子,但料理是真的好吃。」

  「是超好吃,你媽媽的手藝真厲害啊——」

  劉龍見早已明白母親吳悅忱做的飯驚為天人,因為就算是他那不苟言笑的亡父,當年吃飯的時候也總是笑逐顏開的。

  「這想必很花功夫吧,難怪你不願意她這麼辛苦做準備。」

  「畢竟我平常站王群天廈的保全勤務,到下班都已經很晚了嘛,也不想她因為我的關係,七晚八晚的還得替我的那份晚餐傷腦筋……」

  聽劉龍見說起工作的事,梁涼楓這才驚覺,有件想跟他說的事情,已經延宕了許久。

  「劉先生……其實有件事我很想跟你說,但突然發生太多事情,上回跟你要聯絡方式也沒要成,這一拖就到了現在。」

  「妳也可以叫我阿龍沒關係,我的朋友、同事,甚至連媽都是這麼喊我的。」劉龍見微笑著說,他放下碗筷,直視著她的雙眼。

  「那你也叫我楓楓吧……等等,不是啦!之前店裡來了一組奇怪的客人,一個綠頭髮的,和一位貴婦打扮的婦人,他們議論著想要整你呢!」

  劉龍見聽她這麼一說,旋即陷入了短暫的沉思。

  「怎、怎麼了?難道已經來不及了嗎?」梁涼楓見他好一陣子不開口說話,心裡可有點急了。

  「不是,聽妳這麼說,他們大概是我服務的社區『王群天廈』的主委跟監委。他們原本就看我不順眼,給我找的麻煩從來沒有少過,就算沒有特別說,也總是在整我啊,不覺得有什麼意外的。」

  「什麼?太過份了吧!阿龍你做錯了什麼事情要被他們這樣對待,可惡欸!」

   望著眼前這位漂亮又有氣勢的美女替他抱不平的樣子,劉龍見只是報以一如往常的微笑,心裡卻是十分感激。

  「不管,這口氣我可嚥不下去。」梁涼楓又豪邁地塞了一口飯,忿忿地說:「我約了一位曾經幫我解圍過的先生,要商量最近店裡發生的事情,以及後續衍生的麻煩。阿龍,到時候你陪我一起去吧,我有一種感覺,和那位李先生的會面,一定也會給你帶來一些改變。」

  眼前這位美女的態度十分堅決,看樣子就是不容他拒絕的樣子。劉龍見早已習慣和強勢的女性相處,畢竟自己的母親吳悅忱就是那樣的人。

  話又說回來,如果不是離開華上漢堡那個職場,梁涼楓又怎麼可能做回一個這樣的女人呢?

  強大、美麗、果決,令劉龍見看得有些入迷。

  沒有半分猶豫,他點了點頭,重新拿起了碗筷。

  「沒問題,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都先好好吃一頓飽再說吧。」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嗯,是戀愛的氣味(聞聞
對耶,阿楓的父母好像很少會親自去華上漢堡以及詳細了解狀況(;´・ω・`)
2022-01-03 16:31:07
九方思想貓
他們是依照經驗和慣性生活的人哪
2022-01-03 19:33: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