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同人)守護甜心 全新的自我 Ep26 陰影

阿薛的世界 | 2022-01-02 20:48:54 | 巴幣 2 | 人氣 75


Ep26 陰影
今天在皇家花園
“恭喜你手臂恢復了,戰兔。”颯彥說。
說完便遞給給他一瓶飲料。
“抱歉,之前為了保護我讓你變成這樣。”唯世說。
“沒關係,大家都是朋友,別太在意。”戰兔說。
“對了,我好像沒看過戰兔喝過熱的東西。”亞夢說。
“他是個貓舌頭,沒辦法喝和吃熱的。”颯彥說。
“不用你多說,對了,等一下有空嗎?”戰兔問。
“有是有啦,你想做什麼啊。”颯彥說。
“太久沒打網球,想看看自己技術有沒有生疏了,抱歉了,空海,今天沒辦法陪你一起練習了。”戰兔說。
“沒關係,反正本來就不是我拜託你們的嗎。”空海說。
兩人來到了網球場,但在他們準備開始之前,有人跟了過來。
“小舞,妳怎麼過來了?”戰兔問。
“有點好奇,所以就跟過來了。”璃舞說。
“這樣啊。”颯彥說。
“我是不介意啦,颯彥你呢?”戰兔問。
“我也是。”颯彥回答。
兩人隨後開始了對打。
但當戰兔準備以反手回擊颯彥的球時,一段記憶從他的腦海中閃過。
這使得他的回擊沒有過網。
“怎麼了嗎?”颯彥問。
“沒事,繼續吧。”戰兔回答。
結果戰兔每次用反手回擊的時候都會有同樣的情況發生。
“戰兔是怎麼了,不像平常的他。”鳳凰說。
“不然今天就先這樣如何。”颯彥說。
戰兔思考了一下後,點頭答應了。
“戰兔學長是怎麼了嗎?”璃舞在心裡想著。
隔天(星期六)璃舞就到了休息之館,來的時候,發現颯彥也來了。
“颯彥學長,你也來了。”璃舞說。
“因為我有一點事情想問醫生。”颯彥說。
說完後,輝夜端了一杯茶過來。
“好久不見,小舞,等我一下,我去準備茶過來。”輝夜說。
“戰兔學長到底是怎麼了。”璃舞說。
過了不久後,唯世過來了。
“唯世,你怎麼也來了。”颯彥問。
“你們昨天打球的時候,我剛好看見了,看到他那樣子,我有點擔心。”唯世說。
“那可能是因為心理作用吧。”醫生說。
“心理作用?”唯世問。
“他的傷雖然治好了,不過他可能沒有邁過心裡的那道坎。”醫生回答。
“對了。下次有機會把他找來吧,我有些事情想問他。”醫生說。
“沒問題。”颯彥說。
臨走前,颯彥注意到了一旁櫃子上的照片。
“醫生,這張照片是?”颯彥問。
“那是我去參加朋友婚禮時,和她一起合照的。”醫生回答。
離開後,兩人問起了颯彥。
“你認識照片上的人嗎?”
“那個人可能是戰兔的媽媽。”颯彥回答。
“真的嗎?”唯世問。”
“我也不敢保證,不過有可能。”颯彥回答。
“我今天晚上約戰兔,明天再一起來這裡吧。”颯彥說。
兩人點頭答應。
當天晚上,颯彥就打了一通電話給戰兔。
明天一早,三人就來到了戰兔家門口。
此時的戰兔穿上了一件除了颯彥外沒人見過的外套。
“這不是伯母的外套嗎?”颯彥問。
“是啊,現在算是她的遺物了吧,今天有點冷,所以我決定把穿著它。”戰兔說。
隨後,四人一起來到了休息之館。
“老師,有客人來了。”輝夜說。
醫生一來接待他們,就發現了戰兔穿在身上的外套。
“我問你,你媽媽的本名叫什麼?”醫生一邊問一邊靠走向戰兔面前。
“水無月香戀,怎麼了嗎?”戰兔問。
“你果然是小香的兒子。”醫生回答。
“醫生你認識我媽媽嗎?”戰兔問。
“是啊,我以前曾經是她的大學同學。”醫生回答。
“老師,等一下再敘舊吧,今天還有事情要處理。”輝夜說。
“對了,你在受傷前是不是有什麼不好的遭遇?”醫生問。
聽到這個問題,戰兔愣了一下。
“這個傷,是我為了保護朋友所受的傷。老實說,我很害怕我能不能再次保護好他們。”戰兔回答。
“抱歉,會像現在這樣,我必須負起責任。”唯世說。
“我不是說了別在意嗎,而且,說出來之後,我反而覺得舒服多了。”戰兔說。
“戰兔,謝謝你保護我們,不過,偶爾也和我們幫幫你吧。”唯世說。
戰兔點了點頭。
“太好了,戰兔學長的心結被解開了。”璃舞說。
醫生隨後拿了香戀的婚禮照片過來。
“你應該認識這張照片吧?”醫生問。
“這應該是媽媽的婚禮照片吧。”戰兔回答。
“伯母當時的穿著是和風呢。”璃舞說。
“是啊,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婚禮能以日式的風格進行。你的藍色頭髮,似乎就是繼承到妳媽媽了。”醫生說。
“好像是的,對了,醫生,之前一直很想問您,您叫什麼名字啊?”戰兔問。
“美羽,加賀山美羽。”美羽說。
“對了,小香她現在過的怎麼樣了。”美羽問。
“發生了一些事,她先在已經不在了。”戰兔回答。
“這樣啊。”美羽顯得有些失落。
“你一定要連著她的分一起活下去噢。”美羽說。
戰兔點了點頭。
“謝謝妳,美羽醫生。”戰兔說。
“不客氣。”美羽說。
隨後,四人離開了休息之館。
隔天,颯彥和戰兔在學校的足球場旁閒晃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從未見過的人。
Ep26(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