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一十七章 打霍家的狗

草士 | 2022-01-02 19:00:06 | 巴幣 2 | 人氣 116


第四百一十七章 打霍家的狗

方老先生捋著胸前花白長鬚,輕拍光禿禿的頭頂,笑上露出讚賞之意,蒼老昏沉的眸中猛地迸現光彩,道:「老夫方萬流,袁少俠的大名,老夫早已如雷貫耳,數百年來從未有人辦到過,就屬少俠頭一遭。」

只見那「金元手」滿頭大汗,頻飲杯中茶水,一杯未盡又一杯,抹掉額間汗水,一雙眼瞇得似月牙般,道:「父親,你老人這就不對,峨嵋派二位師太素來很照顧咱們四川百姓,咱們商會的生意,也是多虧如此方能興旺。在下方祖元,見過少俠。」

袁昊見二人談吐平和有禮,有些出乎意料,趕忙抱拳回以一禮,側眼盯著萬紅夫人,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想道:「這八婆讓我見了這二人,卻不知是為何事,瞧他倆的模樣,也不似來和我鬥嘴。」

方萬流歎了口氣,沒好氣道:「祖元,你這孩子從小甚麼都好,惟獨缺了咱們江湖武者的習氣,唉!不過也罷,老夫知你的長才不在此,所幸你兩個孩子天賦異稟,由他兄妹倆繼承老夫的衣缽,我方家武學也不至於亡軼世間。」

方祖元低頭稱是,目中流露一絲苦澀,面有微難道:「父親,這……紀兒天性好武,自是不二人選,可菲菲她天真爛漫……」

方萬流哼了一聲,右眼微微瞪大,斜眼瞟到方祖元,道:「怎麼,老夫的話,你這孩子也不聽啦?」

袁昊眼看爺孫倆氣氛不對,一旁萬紅夫人也不制止,忙咳嗽一聲,引來二人目光,道:「如此說來,我的切磋對手就是方家人?」

方萬流不等方祖元應答,點點頭,道:「不錯,少俠的對手正是我方家人,紀兒!菲菲!快進來。」

話落不久,萬紅夫人右手作勢收攏,濃郁不散的萬紅花氣竟轉瞬消散,袁昊還不及吃驚,體內的逍遙定心訣也不再催動。就見一男一女自外行入房中,年紀約在十來歲左右,紛紛向方萬流二人、萬紅夫人拱手施禮,最後目光凝在袁昊身上。二人臉上有些吃驚,見他右袖破了大大小小的口子,渾身破破爛爛,打扮似個鄉村野民,一人眼中流露不屑之色,一人滿眸藏不住新奇。

袁昊瞧到方萬流臉上得意之色,苦笑道:「方老先生,你老人家不會要晚輩挑一位切磋罷?」

方萬流哈哈大笑,道:「正是!老夫此次途經萬紅大宅,聽說你為躲避仇家,自願成為群英樓一份子,特意請求霍家給予我方家一次機會,好親眼見見你這位小魔頭,彼此切磋切磋武藝。」

袁昊大翻白眼,瞪了萬紅夫人一眼,見她臉上似笑非笑,帶著一抹威迫之意。他暗暗惱火,心想我袁昊仇家滿地遍是,如今群英樓的主子就是我其中一家仇人,道盟亦有不少敵人,況且何來自願一說?他目光一轉,瞧到那少年臉上更加輕蔑的神色,胸中倔強一起,昂頭哈哈大笑。

袁昊這一笑,令方萬流、方祖元、以及那少年、少女均是微微愣住,過得少時,見袁昊仍笑得不停,那少年臉上染上一層薄怒,道:「你笑甚麼?」

那少女亦是眸中好奇更甚,道:「是呀,你笑甚麼呢?」

袁昊本來就想引人提問,當那少年氣憤問話,他已要開口應答,戳破霍家人的謊言,豈料那少女搶進一步,一雙星眸眨呀眨,緊盯過來,實是一臉天真浪漫,反倒讓袁昊不好開口。袁昊連連咳了幾聲,退開一步,道:「方老先生,你是真知道還是假知道?」

方萬流一愣,以為袁昊在質疑自己,有些不滿,皺眉道:「甚麼?」

袁昊道:「方老先生,你可清楚群英樓是甚麼地方?你老人家是江湖武者,難道以為我群英樓的武者全是背義怕死的懦夫?」

方家四人聞得此言,又吃驚又不解,吃驚者當是方萬流、方祖元二人,他二人目光相對,觀察萬紅夫人臉上冷峻之色,似乎察覺其中不對勁。突然間,現場氣氛充斥一片陰森冷意。

方祖元作為商人的直覺正感不妙,連忙道:「袁少俠,父親他自然是開玩笑,此事還是稍後再……」

哪知門外杜承悲喝斥:「袁昊,快住嘴!」他見袁昊笑得陰險,心中知了大概,後怕之情表露於面。

路英念也道:「袁少俠,千萬使不得……」

杜、路二人知悉萬紅夫人身為霍家的女子,極是要強好面子,若是當賓客之面,惹得她惱怒,天曉得她會做出甚麼可怖事情,花毒的威能,可謂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不僅僅是群英樓眾好漢遭殃,連他二人也不能倖免。

袁昊冷哼一聲,大步走到萬紅夫人的桌前,和萬紅夫人面面相對,歪著嘴巴,抽抽鼻子,搶過桌上茶杯,替自己倒了一杯熱茶,邊啜邊道:「你們霍家滿嘴胡說八道,本小俠幹甚麼非要陪霍家演戲不可?當初我能在撫仙讓霍家人丟大了臉,可以讓峨嵋派的霍家人陰謀破滅,又如何不能讓你萬紅夫人的花毒失去作用,好還群豪一個自由?」

果見萬紅夫人目光冰冷掃過方家四人,最後冷峻美目凝在袁昊臉上,道:「袁少俠,文幫主可有教過你,做人要三思而後行。」說話間,那原該散盡的花毒竟又飄飄欲來。

方萬流、方祖元知道萬紅花毒的厲害,卻萬萬沒料到萬紅夫人會對賓客唐突出此狠招,鼻腔剛吸入花香,腦中不由一暈,手腳發軟,幾乎快失了心神,均道:「不好!」相繼點了那少年、少女背心穴位,拚了性命提氣衝到屋外。

袁昊運轉逍遙定心訣,逕自落座椅上,嘿嘿笑道:「文師兄只告訴我,有人欺辱你,揍過去就是,紅纓幫忍得夠久,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霍家對黃家人的所作所為,也是該還個兩清。」他指著方家少年,提氣吼道:「我不清楚方家人如何,我答允前來比武,就是來揍你們霍家人,區區花毒算的屁,給我把霍家的狗叫出來!」

萬紅夫人呵呵笑著,鮮紅脣嘴在花毒當中更顯妖豔,道:「袁昊,我本不想讓你死,只因你和其他男人不同,懂得咱們女人的苦,可如今看來……你和那些人並無不同,粗俗,野蠻,不知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