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卷二 鋒戰于野》第五章 試探(中)

三羽 | 2021-12-31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69

連載中卷二 鋒戰于野
資料夾簡介
江湖之夢,人皆有之。刀光劍影,心往神馳。昔日殘篇,未肯說盡。今以懷思,再開新章。

提前敬祝 新年快樂!


§


  「不分青紅皂白就動手,中原的待人之道真是特別。」藺飄渺挑了挑眉毛,語氣平靜,環視周圍五名玄天來客,同時手已搭上劍柄,略為施力下壓,劍身上斜數吋。

  這是他出劍前的習慣動作。

  巧荷一副驚魂未定模樣,回頭望著藺飄渺,著急說道:「郎君,他們玄天門是仗著是江湖一等一的門派,對汙人清白這事早已順手拈來,怎又會顧及我們心情?」

  話音方落,忽聞周北辰一聲怒吒。

  「住口!」

  周北辰目光如箭,射向巧荷,怒氣昂揚,喝道:「作惡多端的如夢賦妖人,休要汙我玄天門名聲!」

  巧荷被這一吼嚇得六神無主,瑟瑟發抖,蓮步搖曳,順勢往藺飄渺身邊靠去。然而,藺飄渺一如先前,見她如此楚楚動人的可憐姿態,依舊毫無動靜。

  莫非《紅顏改》真對這個郎逸之起不了作用?巧荷心中暗忖,視線移向滿臉怒容的周北辰身上。幸好周北辰倒如預想那般。

  玄天門身為名門正派,每一代的弟子人數極多,而周北辰與柳行之,皆是同代弟子之中的佼佼者。他們二人除了能力出眾,早早被玄天門賦予任務,行走江湖維護武林秩序外,更為出名之處,便是他們兩人對於是非黑白,正邪立場的極端堅持。

  在柳行之看來,武林需要規矩,江湖自有正義,玄天門旗幟豎立之處,重劍遙指之地,是非辨,公道立,江湖自然靖平。所以柳行之才會挺身而出,無懼冒犯劍居主人,聚眾葬劍居,誓要為武林同道討個說法。

  而周北辰性情直接,秉性剛烈,加之曾伴隨玄天八嶽之一的葉枯桑左右習劍,常年耳濡目染之下,觀念深受葉枯桑影響,對邪惡深惡痛絕,對如夢賦、凌絕樓等禍亂江湖邪門惡派,恨不得一劍連根斬除。

  因此,當巧荷決定試探自稱郎逸之的西域劍客時,周北辰又剛好同門人在附近巡守,巧荷便想藉周北辰嫉惡如仇的性格,好好利用一番。

  巧荷看藺飄渺無動於衷,又苦聲哀求說道:「郎君,難不成你要眼睜睜看著他們恃強凌弱、辣手摧花不成?」

  三番兩次這般置自己於受害者身分,周北辰與見狀,怒火更熾,手中重劍微微顫動,隨時可能壓抑不住,一劍橫斬而出!

  「恃強凌弱?」

  就在這時,藺飄渺突然笑出聲來,突也道:「妳說錯了,惡就是惡,從來就沒有強弱分別。」

  他往前走了幾步,緊了緊手中劍柄,接著又說道:「如果妳真像他們口中所說那般作惡多端,我自然不介意多、管、閒、事。」

  說到「多管閒事」之時,藺飄渺正好來到巧荷與周北辰之間,他順勢回頭瞥了巧荷一眼,巧荷瞳孔猛然一縮,頓覺毛骨悚然,明確從藺飄渺那平靜隨意的目光中,感受到了深切的殺意。

  如夢賦之人對殺氣直覺強於他人,巧荷從對方眼神中感受到的必殺之意,無比真切,此時她心中竟有些舉棋不定,這齣落難佳人,英雄救美的戲是否該繼續唱下去?

  周北辰冷哼一聲,「劃清界線,不代表你就此清白。」他在這點上,顯得十分頑固,堅持道:「現在解下兵刃,隨我回玄天門待掌門發落。」

  藺飄渺搖了搖頭,拒絕道:「束手就擒,從來不是郎逸之的行事風格。」

  「好言說盡,莫怪我以武相逼!」周北辰左手手掌向上一抬,隨即下壓。

  四名玄天弟子見狀,兩人重劍揮起,如鐵浪橫空,將巧荷與藺飄渺分隔開來,另外兩名弟子則是配合周北辰,三人同時出劍,劍尖如錐,三方鎖死藺飄渺退路。

  「如果玄天門真是中原大派……」

  藺飄渺維持握劍姿態,一邊說道,一邊腳步閃轉,如雲從風,輕易穿出劍網包圍。

  周北辰眉頭皺起,他終於確定,眼前這名西域劍客快的不是身法,而是變化多端、難以逆料的步伐。

  周北辰三人連忙調轉劍鋒,劍風捲得火堆焰火四散,此時藺飄渺腳步不停,已然越過破宅大門,來到遭雨水打得泥濘一片的菜園子中。

  「休想逃走!」周北辰大喝,三人持劍衝出,腳步帶起一片泥水。

  卻見前方藺飄渺忽然停下腳步,置身大雨之中,轉身笑看迎面逼來的三人。

  「逃?」藺飄渺搖了搖頭,緩緩將擁劍拔出,目光在雨水洗滌下越發冷冽。「西域,郎逸之,今日一試玄天門能耐。」

  擁劍離鞘,帶起寒光一片。

  雨勢不停。

  雨水落在藺飄渺身上,沿著頭髮在臉上蜿蜒,沿著穩然持劍的右手,滑過劍鋒,最終滴落在泥寧不堪的大地上。

  藺飄渺依舊無法體會沐浴雨中之樂,衣物飽含雨水顯得有些沉重,土地也因此變得泥水不分,混濁一片。

  可他仍舊選擇從破舊屋宅闖了出來──

  畢竟比起置身大雨之中,他更不想因為手中劍與周北辰等人交鋒,毀壞庇護自己一段時間的破舊屋宅。

  思緒至此,藺飄渺揚起笑容,任由雨水傾覆,彷彿這場雨就是老天要藉由泥水,將他與這片異土深深聯繫到一塊。

  重劍業已到了身前。

  周北辰三人重劍直進,劍風捲動,周圍雨水竟也退避三分,一時間,雨為風亂,風引亂雨,風雨同襲異域客。

  此招正是《狂嵐勢第十七式˙亂雨風

  風雨撲面,藺飄渺神色如常,手中擁劍直豎,一步一步踏出穩定步伐,竟是直闖劍勢風雨。

  雙方逼近,便聞連續三道鏗然劍鳴。

  原來是藺飄渺已入劍網之中,擁劍不緊不慢,配合倒轉騰挪的步伐,精準打在三柄重劍劍刃五吋之處,簡單一擊,卻是倒轉風雨,一舉破了風雨纏覆,更令重劍偏移軌跡。

  「旋!」

  周北辰急喝,雙手穩住劍身,重新把定重劍,與其他兩名玄天弟子同樣穩持劍柄,兼以一二之勢,攬劍回風,三道重鋒再度包夾藺飄渺。

  藺飄渺不慌不忙,身子猛然往後一傾,看似要仰躺泥濘之中,躲避鋒芒,孰料,藺飄渺不僅未曾倒落塵埃,雙腳卻像是塗了糨糊,依舊黏著泥地,竟是以一種極其貼地的詭異姿勢,快速原地旋動,擁劍劃出劍光成圓,劍刃所指,正是周北辰三人下盤。

  周北辰見狀,眼光閃動,同門如有所應,腳步急停,重劍入地,一轉,一起,登時有兩股雄渾勁道,一左一右,崩濺泥水,同襲藺飄渺。

  藺飄渺不得不翻身騰空,躲避左右來襲的氣勁。

  周北辰略微皺眉,心中暗忖《狂嵐勢》第三十七式˙起陸,受泥水影響,招式威力削弱不少,所幸,即使如此,兩名同門依舊替周北辰爭取到了時間。

  只見周北辰依然維持雙手持劍姿勢,右腳重重一踏,泥水爆濺,順著前行力道,重劍由下往上擊斬,直取仍在半空中的藺飄渺。

  起招便是《狂嵐勢》第四十一式˙斷嶽
  §
  與此同時,破舊宅子內的戰鬥,結果也趨分明。

  巧荷一如先前藺飄渺所料,右手袖內、腰際、左大腿,此三處確實各藏不同兵刃,一為袖箭、二為匿光絲,三為短劍。

  起初巧荷面對兩名玄天弟子重劍威迫,依然顯得左支右絀,動輒險象環生,鮮有反擊機會。

  然而,當藺飄渺一引周北辰三人離開破舊宅子,巧荷眼神一變,顏容不復再見先前嬌弱易折模樣,選擇轉守為攻,主動出擊。

  巧荷雖然在如夢賦中,負責情報蒐集,鮮少出手接單,擊殺目標,可若因此小覷這名妖嬈女子,那便大錯特錯。

  巧荷十分擅使如夢賦招牌暗器,十字箭簇,一旦出手,非死即傷,加上江湖中人不曾知曉,巧荷還曾向夢毒香狂中夢字殺法繼承人夢嫦君請益,夢嫦君非常喜愛巧荷這般矯造性格,也不藏私,贈了巧荷匿光絲,甚至指點其用法一二。

  兩種獨門暗器在握,巧荷十分有信心,不論來者是誰,即便不敵,也能令對手嘗到苦頭,自己且全身而退。

  而眼前的兩名玄天弟子,對巧荷來說,根本稱不上「敵人」。

  巧荷的反擊十分快速,玉手輕抬,右手袖內十字箭簇猝然射擊,目標正是身前的短髮玄天弟子,短髮玄天弟子雖有反應,仍遭十字箭簇削傷右肩,另一名蓄鬚玄天弟子抓緊空隙,直擊巧荷背後空門,卻見飛出的十字箭簇去而復返,自前一名短髮玄天弟子右脅下射回,逼向蓄鬚玄天弟子。

  蓄鬚玄天弟子本想以傷換傷,重創巧荷,誰料巧荷抓準這一瞬間,左大腿往後一踢,暗藏其中的短劍毫不留情,插在蓄鬚玄天弟子腹部。

  蓄鬚玄天弟子吃痛,動作儼然一緩,眼看十字箭簇便要射中他的胸口,忽然,十字箭簇猛然一個停頓,隨即像是受到巨力撼動,偏離飛行軌跡,向上彈飛,釘在屋樑上。

  原來是短髮玄天弟子借助火光,察覺十字箭簇尾端,竟纏繞幾乎難以辨識的細絲,正是藉著細絲控制,十字箭簇才能去而復返,聲東擊西。

  「奴早該滅了這堆火呀……」

  巧荷發出銀鈴般笑聲,聽在兩名玄天弟子耳裡,卻是無比刺耳。

  果不其然,巧荷右手向腰際一探,拉動幾乎與布料融為一體,肉眼難辨的匿光絲,十字箭簇、短劍,同時飛回她手中。

  巧荷依舊帶著笑容,微微瞇起的雙眸,宛若相準獵物的毒蛇,懷帶惡意,緩慢在兩名玄天弟子身上游移,思考的盡是該如何玩弄兩人的手段。

  短髮玄天弟子平緩呼吸,轉頭看了一眼暫時封穴止血的同伴,蓄鬚玄天弟子看出對方眼中的詢問之意,微微點頭,表示腹部傷勢並無大礙,隨即橫舉手上重劍,眼底透露一股堅決之意,誓要解決禍害江湖的如夢賦妖人。

  短髮玄天弟子見狀,沒有出聲阻止,反而眼神益發凌厲,以為先鋒,快步急進,單劍直刺巧荷而去。一旁蓄鬚玄天弟子追鋒在後,再開攻勢。

  巧荷嘖了一聲,忍不住搖了搖頭。

  她最是受不了這般自許正派之士,認不清實力差距,又一副義無反顧的赴死模樣,彷彿如此行事,便能證明江湖一遭,不曾白來,縱使遺憾又何妨?真正蠢得無可救藥。

  於是,她真正興了殺性。

  巧荷打出右手上的短劍,旋即左手一撥纏在腰際的匿光絲,短劍繞過逼近的兩名玄天弟子,落入火堆之中。

  兩名玄天弟子分神警戒短劍,腳步不停,氣勢更盛。

  沒有人喜歡遭人小覷。

  即便是暗於行事的殺手,也不喜歡輕視目光落在身上。

  如果周北辰當機判斷她的威脅性,遠不如外面那名西域來客,那她不妨讓周北辰清楚明白,小瞧這位來自如夢賦的殺手,究竟會付出怎樣的代價,又將如何追悔莫及?

  「呵。」

  巧荷發出一聲冷笑,左手食指一撥一扣匿光絲,短劍攪動火堆,下一刻,帶著火焰的焦黑木塊爆散開來,屋內光線一暗。

  搖曳火光中,隱約可見她揚起嘴角,綻放殘酷至極的笑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