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四期創作】CH28-不能理解

吳叔 | 2021-12-31 09:11:00 | 巴幣 120 | 人氣 159


XXVIII幕——瘟疫章.之五

  世界高峰會,本身就是克蘇魯等待義勇軍自投羅網的陷阱,然而在絕境之中,意念引發的奇蹟卻讓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了。尤克等質點者的復原,收回了部分的籌碼,而這些籌碼將成為未來賭局的燃料。

  請描述在世界高峰會決戰、以至於之後登上世界樹之間遊蕩的故事,本次故事的主角不限一、二角。


  世界高峰會隨著原義勇軍孤注一擲的襲擊,變成各路人馬多方亂戰,也許有精神異常狂亂影響,也許是趁機解決私怨,有些人甚至不分敵我亂砍搞內鬥,這偶爾為之的狀況稍微減輕原義勇軍負擔……也可能僅是延緩他們毀滅的倒數計時。

  為希莉卡闖入世界高峰會,爭取替上位者解除洗腦機會的戰略目的而戰,有人專職製造混亂、有人引開偽裝尤克——瘟疫之災代行者克蘇魯的眷屬,「希望」是自己爭取的轉機,眾人相信……現在也只能如此相信。

  違背原則……在沒有證據、情報、理論等憑藉的情況下,毫無保留地「相信」什麼人甚至投入十死無生的豪賭,自從成為義勇軍以後,這狀況特別頻繁,希望只是狂亂造成的後遺症。

  『大丹怎麼形容的……人自助而天助是不是。』

  體感時間干涉的幻術結界即將解除,吳名士掠過滿地彷彿被人點穴定格的初中級冒險者等聯軍,思索其他應對更強追兵的招式。

  兩邊光資源就差距懸殊,克蘇魯打消耗戰也能累死義勇軍;能做到初見殺、對等級遠不如自己者近乎秒殺效果的幻術,在良莠不齊的多人混戰場最能充分發揮。

  吳名士周身環繞無形無色的「明鏡止水」移動式結界,在城中單獨行動,剝奪體感時間的範圍技凝止眾多闖陣者,達到敵對單位陣形大亂、旁人攻擊誤傷友方等戰果,連智能機器的認知系統也不能倖免。能力成長後沒把幻術影響對象擴及「知性存在」這一情報公開,讓人誤以為他的精神魔法始終只能對「生物種」作用,是吳名士前期不落下風的主因。

  優勢很快就隨消息傳開而降低,在能力相當甚至菁英個體出手前,沒什麼人敢再靠近或阻攔眼前自稱不善近戰的男人,吳名士見情勢改變也不戀戰,轉而利用地形掩護,以癱瘓指揮系統為首要戰術目標。

  吳名士的廣域幻術基於制約無法指定對象控場,這次突襲他可說是單獨行動;交戰至今,再怎麼逞強也必須爭取時間回氣。且戰且退之餘,吳名士憑長年在戰場作戰的直覺,下意識朝最有可能藏人的樹叢……自己覺得「被人盯上」的目光源頭開槍反制。內心深處不想殺人,加上對方很有可能是自己認識的誰,念彈的結構密度等不如以往,甚至瞬發護身能量就能抵消。

  回敬男子的,是道足以轟穿牆壁、撕裂肉身的風屬性衝擊波迎面直擊,龍捲風外觀的波動,甚至吹飛數十個本想包圍吳名士再出手的二代義勇軍。

  勉強閃過衝擊波,高瘦男人抬頭,低聲道出射手名字:黛娜。

  「喂打到友方了啦!」「硍小姐妳的箭可以再『準』一點沒關係!」……諸如此類的叫囂聲對黛娜飆罵,走出樹蔭的她置若罔聞,眼、弓、鏃三點成線,盡頭那端自然瞄準吳名士不放。

  無法理解,最信任的友人為什麼選擇站在不同陣營與世界為敵。黛娜表面不動聲色,語調一如兩人相處時冷淡,只是多了點親自送朋友上路的決絕:「吳名士你不該回來……」

  話還沒說完,其他人一邊佔據吳名士可能逃跑的戰略位置一邊叫罵,聲音越來越大內容越來越難聽。「至少要說聲對不起吧小妹妹。」「妳以為自己能單吃前傳奇冒險者啊蛤?」「妳是不是也成為疫勇軍的人……」

  吵死了,跟蒼蠅沒兩樣。

  少女皺眉,扣弦手指一鬆,把用來對付吳名士的魔法箭射向人群,風系能量居中炸裂,和華麗爆炸相反,語氣低沉讓人退避三舍:「擁有共同敵人,不代表我非得跟你們一路,懂嗎。」

  語畢,習慣獨來獨往的黛娜,不理旁人怎麼說她,只是朝趁機脫出包圍網的吳名士猛轟魔法箭,不管攻勢會否波及無辜;有機會就出手、被阻礙就脫離戰鬥,少女用七分力追擊目標,剩下三成則是擺脫被波及故挾怨出手妨礙她的「自己人」。

  在新上任城主「尤克」無節制掏腰包金援下,二代義勇軍後勤面幾乎完勝,少女連發多枝上級魔法箭也不見疲態即可證明。

  友人此刻只能難堪地逃,自己也公歸公地想送他最後一程,可總有熟悉的焦燥情緒揮之不去,少女眨眼,發現吳名士使用載具加速想拉開距離,先佔制高點不必繞街道移動的黛娜,雙腳纏繞疾風加速,亦步亦趨緊追,同時想起場面似曾相識的原因:

  那天少女基於好奇心跟著男人,前往黑市一處高級拍賣會,旁觀他競標商品的整個過程,途中還與想殺人搶貨的私人傭兵起衝突;即使實力比那群雇傭兵略高,男人也沒打算殺人,只用殺傷力低的技巧擊退他們。

  使用幻術、製造混亂、破壞設備、非迫切危害生命不出手傷人……

  吳名士的行動模式,和當時一模一樣。

  與他四目相接時,黛娜更加「確信」。

  「……?」少女皺眉,對個人事務的好奇心甚至大過「被燒毀的世界樹忽然原地重生」「敵方首領級人物靠廣播呼叫疫勇軍回世界樹」等戰況即時回報。

  『都已經站到對立面了,態度還這麼搖擺不定。城裡每個人、包含我在內都想殺掉你,你出手卻有所保留,是覺得我殺不了你嗎?』

  一路尾隨,只在適當時機作精準狙擊,黛娜攻勢沒有剛開始時頻繁,也因此黛娜幾乎旁觀著吳名士的一舉一動。「可能被小看」的臆測讓黛娜咬牙,眼眸瞇起,微瞪身上多處掛彩,拿白翼當助行器撐起全身不倒的舊友。

  「你這是在輕視我?」發現吳名士及其他疫勇軍的傷被世界樹的治癒力量修補,加上義憤難平,黛娜一瞬間興起全力動手的念頭。

  尤克失而復得的廣播指示給堅持打帶跑削弱敵對方戰力的吳名士,還有一眾原義勇軍,帶來面對眼前絕境的信心,至此吳名士才有辦法專注地正視眼前,不知什麼原因忽然動氣的前好友身上--即使空氣讀也能讀懂令大氣狂亂的風魔力流動狀況。

  四發未命中目標之箭矢變成界定陣型範圍的媒介,男人肩頭箭矢成為指引,少女搭弓,兩箭同時射出。

  看似相同外觀的連珠箭,第一枝在半空中大量分裂,形成無法迴避的廣域箭雨,第二枝前端被大量風魔力包圍,夾雜類似蟲鳴噪音的獨特螺旋箭,加上自然成色的高密度魔力特徵,沒人會懷疑其貫通能力。

  還有隱約綁手綁腳,纏繞四肢的風魔力限制住行動,此刻狀態很難迴避的猶豫閃過吳名士腦海。

  躲不過就正面接下吧,男子放下長步槍,取出另一銀白左輪,電系魔力從槍口轟出電磁風暴,與貫通風箭相撞,箭彈交擊在半空發出刺耳難聽的爆響。

  若是有習慣關注義勇軍最新資料的人,肯定能猜到吳名士想做什麼,而黛娜不是,故無法預先反制,讓阻止他的機會從眼前溜過;兩股力量相撞,風系魔力很快就佔上風,但風之箭彷彿被人扭轉方向般失去準頭地射偏,同時另有一股斥力彈飛吳名士,少女想追也被彈道中遍布、使人發麻(物理)的雷元素妨礙其行動。

  『嘖。』黛娜放下弓箭,剛才那招實際上是發洩情緒大過殺死敵人,心情平復下亦無心重組先前的強力攻擊;更何況這裡人多,吳名士轉移戰場也只是死在自己或別人手上的分別,倘若我方佔盡優勢還能讓疫勇軍逃走——只能說他們氣數未盡吧。

  這下又獨自一人了。看著舊友遠去的方向,少女嘴唇輕啟。



【字數】2664字(含符號)



(感謝前會員多多洛提供使用)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