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還沒命名的故事 Act. 14

WARLOK1-1 | 2021-12-31 01:46:48 | 巴幣 2 | 人氣 48


Act. 14

“在戰場上毫不留情(In war, show no mercy)”墨坦家族座右銘

能在金達利亞的死亡世界上存活下來的生物都是非比尋常的存在,而在墨坦家族的開墾先祖們抵達了那個世界時,那裡是一顆被稱為黑罩(Black Pall)的不祥星雲給壟罩著的黑色星球。

在經歷了上千年的披荊斬棘的開發,墨坦家族在無情的森林環境以及凶狠原生動物的包圍下從中站了起來。

而在高牆之後以及永恆的暮光之下,墨坦家族騎士不間斷的巡邏阻止了在牆外扭曲的野生巨獸踐踏在他們的家園中,這同時也造就了金達利亞人沉默但堅韌的性格。

正當天空上的砲艇機拖曳著等離子火焰呼嘯而過時,在地面上幾架莫約十公尺高有著類人形輪廓的雙足步行載具在透過電漿或是鈪素驅動的引擎活塞帶動的雙腿正在跨步移動、黑色色調的流線型軀幹、漆成黃色的頭部以及雙手裝備著近戰武器。

他們來到這裡的原因之一不外乎也是跟其他的帝國軍事力量同樣的理由,但對於他們更重要的是阿圖瓦這個星區還與墨坦家族有著一段壟長的貿易往來關係,而在阿圖瓦四號爆發出了這起叛亂迫使著他們得派出一支分隊親自出動到此來拯救財產。

而當墨坦家族騎士在這顆星球的戰況因為泰倫的出現急轉直下時,在他們的代表路思萬尼(Luthuani)與當地主要帝國指揮的交涉下,他們決定配合433卡迪安步兵團、86塔蘭裝甲團的偕同下加入了協助南進的行動。

路思萬尼是一個已經步入遲暮之歲的老人,但他在帝國西南邊星域中的遊走造就了他除了在戰場上廝殺的技巧以外還包括了不論是政治角力和協商中的運籌帷幄的手腕,在這場原先是打擊叛徒行動的同時,他同時也盤算著利用這次機會在阿圖瓦主星上將墨坦家族的影響力更進一步的延伸。

但這次全都因為泰倫入侵而失算了。不過在這位老謀深算的代表內心的盤算中,這同時間也是一個機會能夠讓墨坦家族起源的金達利亞星系在帝國政治中異軍突起的機會。

在其中一台遊俠騎士型號裡頭有著哥德風以及帝國天鷹的狹小駕駛室內,各類伺服儀器以及螢幕正閃爍著藍色以及綠色的微弱燈光,而坐在機械王座上的是艾瑞卡(Erika)這位已經駕駛著他的代號為暮光劍(Twilight Sword)的騎士機體已經有十年的駕駛。

連通著機體的電路纜線正通過駕駛服上底層肉體改造的金屬接點正透過的頭顱以及脊隨的接孔連結著他的血肉與機械金屬在意識上的連結。在電流訊號流通著他全身的同時,他感覺到了全身泡在了平靜的水中一樣,伴隨著在意識中迴盪著各個先祖父輩母輩的講話聲音。

“醒來。”

這是艾瑞卡在出發朝著前線進發前的初始意識同步時他唯一能聽清楚的一句話,在幾分鐘片刻經過了斷垣殘壁村莊裡的行進後,這批由路思萬尼駕駛的帕拉丁型號所帶領的騎士隊伍來到了距離飛艇降落場五公里外的前線,而他的坐騎則佐以金邊裝飾顯示出了他比起其他同行的騎士有著更為不凡的地位。

當艾瑞卡的烏普儀(Auspex arrays)起了反應並在螢幕上以紅點顯示著大量未被識別的生命源時,所有在大地上跨步而行的騎士駕駛都接收到了無線電傳來的路思萬尼的聲音,他連同機體外的擴音器大喊著:「兄弟姊妹們,就是這個時候了,墨坦家族!我們出生在黑暗中!」

「我們今日死於耀眼的火焰裡!」,在聽聞路思萬尼的話語,所有的騎士以及步戰伺從駕駛異口同聲在頻道上喊道後,在透過意識與機體連結的意念下,騎士機甲的雙足活塞馬力被拉到最大將步行速度在短時間內帶到了極限、機體上的管線以及背後的煙囪冒出了蒸氣以及引擎高速運轉的黑煙、在巨足高速踩行的土地上踏出了一、兩公尺高的泥濘朝著正在與異星軍隊廝殺的前線殺進。

首先是路思萬尼的帕拉丁身先士卒的用他機體肩部上的大口徑自動砲讓最先出現在視野的蟲群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後,開出了一條路衝入了有著各種大小體積的敵群中。在砲火、鏈鋸切割聲以及動力拳套衝能的聲響砸在牠們之中,每次的遠程或是近戰的擊中都發出了著蟲群之間生物的尖叫以及血肉被砸碎的聲響。

在其他的步行機甲也加入了絞肉機一般的戰鬥後則是隨之而來更多相同的聲音以及地面步兵的歡呼聲,在這些外表精美而宏偉的類人形機甲的輪廓中,它們奮勇殺敵並在每一次的揮擊以及開火的剎那,它們機體身上所掛代表墨坦家祖、黃邊紅底並且中間有著黑色羽翼以及鐵十字的錦旗也隨之晃動或被吹動,直到上面沾上了異星生物紫紅色的鮮血。

在艾瑞卡揮動著暮光劍右手的超重型鏈鋸劍後同時補以左手的動力拳套屠殺他所看到的任何泰倫生物的同時,一架女武神砲艇機墜毀在他的左手側,而隨之出現的是一頭有著翅膀、全身被有著紅色基丁質甲殼所包覆的飛獸。

在牠落地張嘴呼嘯後,牠抖動著翅膀射出了大量的勾針同時從嘴裡吐出了伴隨著綠色火焰的酸液朝著在壕溝裡的士兵們噴灑。在霎時間內,該區域方圓二十公尺內的士兵沒有人生還,沒有掩蔽物保護的人在瞬間被上千片基丁質碎片給撕裂、而在壕溝裡的人則是來不及發出聲音就被酸液給覆蓋住,在液體流淌散出後只露出了幾句皮肉已經連同裝備脫落的白骨。

“你是我的了。”

艾瑞卡眼見此景,他將戰爭機器的引擎拉大了動力發出了怒吼、全力朝著那頭飛獸的方向奔去。

暮光劍巨大的機體在十幾步的距離內粉碎了沿途擋路的敵人伴隨著巨大聲響的號角聲後便縱身一躍在空中快速的以自動砲開了三發擊中了目標,在巨獸吃痛發出了怒吼便轉向這個新出現的對手後使出了原先在對付步兵身上碎片以及酸液武器。

但對於暮光劍的機體來說,這些攻擊在圍繞在機體周圍的立場給抵擋住毫無用武之地,在兩個巨大戰爭機器輪廓的交錯下所有看到了這場在防線上的機械與血肉的對決的地面步兵全都試著遠離那個位置。

而在鏈鋸劍的高速運轉下,鈪素燃燒的白煙從氣孔中排出。巨獸則回以掃尾朝著眼前戰爭機器的左側揮去,但這依舊徒勞無功。在座艙內的艾瑞卡暮光劍左手動力拳套手臂的格擋下在空氣中併出了沉悶的敲擊聲,而鏈鋸劍則抓住了空檔咬入了巨獸的身軀,劍入劍出、噴濺出的血液濺在了黎明劍的機體上。就在巨獸發出了痛苦的嚎叫且揮動翅膀在空中逃跑時,艾瑞卡在一瞬間與機體的連結下反射式的操縱了左手臂抓住了方才巨獸揮過來的尾巴並連帶的將牠的身體拖了下來在地面上揚起了沙塵。

“醒來。”

隨著巨獸持續的爬行與嚎叫,艾瑞卡的意識連接裡又出現了原先出現的聲音,但他無視掉了它反而以暮光劍的左手抓住了巨獸的腦袋將之制伏、右手的鏈鋸劍揮砍而過,巨獸的腦袋與身體分離決定了這場勝負。

就在艾瑞卡勝利的情緒正充滿著胸膛時,他感覺到了機體的腳下發出了震動後隨之從防線後方地面破土而出的是一頭身披多節的基丁質甲殼,同時又有著三對節肢利爪的巨蛇。在一躍而出之後隨即向著離牠最近的地面步兵以及載具攻擊,步兵被巨尾掃的身首異處、而載具則是被利爪給像是切蛋糕一樣給分離了便又鑽回了地底。

在一陣兵荒馬亂之中,那頭巨蛇趁勝追擊的再度鑽出了地面上並且這次將目標鎖定在另一台由馬可仕(Marcus)駕駛的載滿火力平台的十字軍騎士在他來不及反應的剎那掃翻在了地板上,隨即就是爬上了倒地的騎士機體一陣亂爪隨之而來的劇烈爆炸後又躲回了地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