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CH28】0100-2

樂之 | 2021-12-30 20:39:51 | 巴幣 3240 | 人氣 1098

【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資料夾簡介
RPG之幻想國度四期主線的創作資料夾



100-2






 





Gris, Pt. 1
Berlinist|Gris OST|2018



(接|0100




  一片漆黑,震天的耳鳴,滑膩的平面,腥味的血。

  覺得自己死了,可那渾身要命的劇痛又是怎麼回事?一點都不像破解隊所描述的地獄。

  還有,為什麼,我還能思考這些有的沒的?

  似乎有人在爭執,是女聲,熟悉的女聲。

  是薇露娜。

  公主慢慢睜開眼睛,世界是斜的,地板橫在眼前,破瓦石礫看得很清楚,遠處則因眼眶濕潤而模糊。

  有一瞬間,她相信自己的頭斷了,掉在地上,所以看見這種景象。可是胸部、腰部和四肢的疼痛隨即提醒她,苦難仍未真正結束。她傷得更重了,還被人扣住後頸,重壓往地,肩膀隨即沒了知覺。她知道這人是東尼,並深刻體驗著他名不虛傳的臂力,她不懂的是為何這男人不乾脆一點捏碎自己。

  直到她耳鳴漸漸消退,慢慢聽清楚兩人所謂的爭執。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擋下我?東尼,她才不值得你這麼做!」薇露娜喊道。

  「她當然不值。」東尼回答:「換做其他場合,我一定順從妳的意思。但現在不是時候。」

  「還不是什麼時候?這個女人,她──她挾持我們多少族人?長久以來,偷天換日的,有多少心地善良的賽那法西被她騙了?連我們都被蒙在鼓裡!」

  面對厲聲質問,男人短暫的沉默,似乎在思考。儘管他手上力道不減。這才不是心軟,沒人會憐憫自己,亞茵絕望地想。依稀聽見輕盈腳步聲,精靈白靴子踩住她前方那小塊地面,某著帶有血味的東西靠近她的頭。

  那是劍鋒,是自己的鮮血。

  「我竟然聽信這險惡女人的話,還幫著說服父親,讓族人遷去米爾斯!」

  「娜娜,妳心裡明白阿斯嘉特不安全,北方喀爾登更是危機四伏,待在米爾斯相對安穩,做為避難所最合理。」

  「我、我只是……嘖!」

  「情勢危險,瘟疫之災伺機而動,甚至已經攻進城裡,多虧新興喀蘇魯信仰穩定慌亂的人心,這座城市才團結起來對抗威脅。流羲對妳承諾過,會盡力照顧我們的同胞,米爾斯也已得到控制。現在看來,這個女人拿我們一點辦法也沒有。」

  原來她投入大量心力經營的米爾斯領地,她在四災期間主持的賽那法西移民計畫,那收容故鄉被戰火威脅的精靈們的迫切慈悲,現下被視為是罪惡。無辜的賽那法西族人在米爾斯,被當作受騙上當人質,日夜活在瘟疫之災的陰影中。

  原來如此。

  身上傷口很痛,但卻也比不過此時此刻內心之苦。亞茵默默流淚,在東尼壓制下喘息著哽咽。

  「我明白!」薇露娜繼續憤慨的道:「但,這女人的臉提醒著我自己在過去是何等愚蠢,而我居然還、還──」

  白靴腳跟處抬起,踮著腳尖,她似乎靠向男人,幫他做著什麼。

  「我居然還因為她弄傷你,我……」

  「不要在意,娜娜。為了妳,這點小傷不足掛齒。」東尼平靜說道。方才竟是他為自己擋下致命一擊。這又算什麼?他想要吊自己命好玩弄久一點嗎?亞茵心痛的想。

  側眼朝上看去,那屋頂破洞變得好遠好遠,外頭戰場不再與她有關係,四周好安靜,沒有人會來救她。她會死在這裡,臨死前還備受羞辱,痛苦地聽進一件又一件絕望的事實。

  「薇塔曾與她那麼親密,沒想到、沒想到一切都是謊言──

  對啊,薇塔。亞茵想起薇塔,心痛得幾乎要停止呼吸。她不願思緒停留在對方上頭,好渴望摀住耳朵拒聽,卻連這點都無法辦到。

  「她竟背叛薇塔,背離我們所有人以及她曾親口發誓要守護的一切。東尼,你相信她還有救?為什麼寄望我會放過她?」薇露娜痛心的說。

  「因為小曙請求我們將她與其他人帶回去,以便解除瘟疫對他們的洗腦。」在亞茵聽來,東尼就像是個客觀的旁觀者,平靜提醒著薇露娜。

  「洗腦……」薇露娜喃喃自語,把這個詞重複好幾遍。雖然角度看不到臉,可亞茵幾乎能想像對方愁眉苦臉,努力辨別其中邏輯講不通之處。心裡又是一陣強烈刺疼,熱辣辣的彷彿火烤。

  「若妳堅持,我不會再阻止妳。但是娜娜,我們與小曙有約在先,守約是亂世中僅存不多的美德。」

  原來如此。原來是小曙葉天真的主意,求他們把自己抓回去,面臨天知道是什麼樣的後果。

  「若瘟疫病入膏肓,就連小曙也束手無策,那麼,就由妳親手將她終結。我答應妳。

  東尼死死的扣著,亞茵感到呼吸困難。也許是猶格.索托斯的狂亂作祟,也許是她的心智正在崩潰,腦海中浮現曙葉的臉,他的聲音,與他的懷抱。她知道他除了滿城敵人外,曾經的隊員也在捉拿他,事實就是他無法趕來幫助她。這才是最大的……絕望

  希莉卡的戰鬥有結果了嗎?沒有吧,因為這兩人仍憎恨著她。記得薇露娜.阿露西安平時是很穩重的女性,克蘇魯將她變得如此焦躁,如此難堪。尼羅斯東尼雖然仍保有些理智,卻對克蘇魯信仰堅定不移。若邪神要他去死,他不會猶豫。

  ……曙葉……

  兩人仍在講話,爭論些什麼,但亞茵已經沒力氣聽了。大量失血,傷口迸裂,在連番精神重擊之下,公主奄奄一息。她只能拼命、拼命、拼命回想曙葉。她向無盡祈禱,祈禱他順利脫逃。視野從周圍漸漸變黑,睜大眼睛也無法阻止,她快不行了,失去意識前,死命抓著還能回想曙葉的最後那一刻。

  曙葉,亞茵……看來是不行了。

  但無論如何,亞茵我……不後悔。

  嗡——






Weight of the World (Nouveau-FR Version)
Emi Evans|NieR:Automata OST|2017




  飄起了雨,一滴,兩滴,落在睫毛之間,加入她的淚水。

  雨涼涼的,透著淡薄沼味,目不見物、陷入漆黑中的她,吸到這縷氣味。首次,花草的氣息推開濃濃血腥,直入她心間,激盪著,久久不散。

  咚。

  這會是錯覺嗎?雨下著,香氣撲鼻,那兩人的話語聲也漸漸變小。是植物,她的身邊,植物正在生長,它們蓬勃茁壯,她不會錯認那種聲音,她不可能。

  因為曙葉的種子發芽時,也發出相同的聲音。

  是他嗎?他來……救我了嗎?

  咚。

  一股不知從哪生出的力氣湧現,亞茵猛然睜眼,第一個視線不在東尼、也不在薇露娜身上,而是穿過屋頂的洞,看向謎霧散去的天空。

  她看見世界樹──尤克.特拉希爾──散發耀眼的翠綠輝芒。

  她吃驚地看著。

  這會是希望嗎?

  咚。

  不是錯覺,她竟然恢復了力氣!不但如此,傷口也不再疼痛,不,沒有傷口了。臉頰發熱著,她明白自己恢復血色,而熟悉的火紋重啟並流轉著,魔力逐漸充沛。隨著血腥味迅速消退,花草甜香取而代之,就像在涼爽的秋夜裡,躺在Euforia Bakery花園中,仰望星空,遠眺世界樹的枝椏。眼、耳、鼻、口與全身同步感受,再逼真的夢境,也遠不及此。這不是狂亂。

  奇蹟。作為一名冒險者,作為人類,她瞬間明白,某個人創造了奇蹟。

  緊接著,沒來由地,她心間充斥一股無法以言語形容的悲傷,感到胸口有些冷,彷彿突然被掏空一件溫暖的事物,那事物在空氣中碎裂、消散,再也沒有了。她突然想哭,但是,她其實更想在憋屈已久的現在放開大喊──

  「東尼,當心!

  「怎麼──」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亞茵.阿爾西亞高聲尖叫,流轉全身的火紋化為狂暴衝擊波,朝四面八方猛然噴射出去,瞬間震裂尼羅斯東尼緊掐她的左腕,甚至將他高大身軀整個噴飛開去,砸進牆裡。

  「東尼──!」薇露娜.阿露西安悲鳴著,可她馬上被眼前事物震攝住。剛才明明垂死的銀髮少女,此刻竟全身著火,周身燒出一小圈完美的圓形焦黑。炙熱高溫逼得薇露娜後退兩步,眼睜睜看著仇敵站起,雙手臂一夾,滅掉頭上、身上多餘火焰。

  清澈的雙眼直視著她,全身一陣發毛,戰慄波浪般從上到下滑過整雙翅膀。雖然喘著氣,但薇露娜聽得出那完全不是身受重傷該有的呼吸頻率,反倒像是剛做完三千公尺晨跑那樣地……充沛。

  這不可能。

  「妳……」薇露娜一咬牙,喚出風本源,綠色氣息圍繞雙手、雙腿和身軀。東尼……東尼竟三番兩次地因為這女人而受傷,無法原諒,她實在無法原諒!!

  「阿爾──西亞!」仇恨崩裂理智束縛,驅使著精靈跨出步,綠芒疾閃,羽翼朝背後猛烈一拍,整個人衝向亞茵,劍尖直取對方胸口。她擁有動態視覺,對速度充滿自信,颶風之切極為鋒利。

  卻見那掉落地上的盾牌唐突飛起,回到仇敵手臂上,她右挪半步,朝左前轉身,盾面傾斜向著她,上頭火紋迅速集結成非常不妙的魔法陣。雙方接觸之前,亞茵盾面順勢往外推,術式也迅速加熱精靈的風,增加的熱在一瞬之間支配了風之本源,使氣流受亞茵控制。薇露娜與亞茵再次四目相交,其眼裡滿是淚和歉意,然後,薇露娜無法抗拒地被推開,整個人拋向東尼正在爬出的那面牆。

  啪答!










  「現在開始,由我接掌指揮。」

  戰鬥結束。亞茵高舉房卡,讓男人的聲音充滿整個空間。

  「失散的貓隊十五人,於康莊大街與芭絲特會合。
   失散的亞提隊七人,立刻前往世界樹廣場駐守。」

  男人沉穩的聲音安撫著激盪心情,似乎迅速掌握了全城狀況,他給戰亂中迷失方向的義勇軍一條明路,就連落單之人,也分派出具體集合位置。她明白,自己的愛人,也在廣播之中。

  「我們,要從世界樹撤離聯邦。讓我看看你們的韌性!」男人宣布完緊急命令後,接著就是招牌笑聲。

  「最後——不好意思啊。你們討人厭的指揮官,又回來了。

  亞茵熱淚盈眶。

  「0100,收到!










  東尼接住薇露娜,先是迅速確認她全身上下無礙後才走出牆洞,並把她拉到身後護著。此時室內熾熱非常,因為兩人與亞茵之間隔著一道烈焰結界,熊熊燃燒著,逼著他保持距離。即便薇露娜有翅膀可以飛越,他也不允許自己放任愛人冒險。

  「妳不會成功的,瘟疫之災亞茵。」東尼朗聲道,皺著眉,帶著怒意。「自由城之敵,必定將被擊潰。

  透過被焰火扭曲的空氣,亞茵凝望東尼。由始至終,她的劍都不曾指向他們。

  然後她點頭:「沒錯,尼羅斯東尼。瘟疫之災必將被擊潰,在那過程中你也不需要亞茵我,好好保護你的葉伐雅吧。」她偷偷施展淨衣術蒸散眼角多餘的淚痕,「亞茵將踏上自己的征途,在遙遠彼方拯救你們。」

  「阿爾西亞,我會永遠記著今日,直到妳倒下!」薇露娜掙扎著還想做些什麼,幸好,被仍保持著些許理智的男伴拉回身後。

  「是嗎……既然如此,妳也要記住亞茵這句話。」深呼吸後,亞茵正色道:「今天之事,亞茵不怪妳。無論多久以後,妳永遠都是我的……薇露娜姊姊。」

  在兩人眼前,銀曦手一揮,著火龍翼自背上轟然出現。

  「再見了……亞茵最愛的家人。

  她給了兩人最後一個懷念的眼神,腳跺地,翅膀展開,轟隆隆地起飛,破開屋頂而去。又過了好一陣子,整棵世界樹連根拔起,穿透虛空,消失了。

  儘管他們恨她的事實一點也沒改變,但兩人不約而同地垂下武器與臂甲。亞茵離去後,他們突然好疲憊。

  突然沒理由地,他們都不想繼續追逐了。




(完|Fin)











- PLACE -



宗教區








- MISSION -

瘟疫章.之五

世界高峰會,本身就是克蘇魯等待義勇軍自投羅網的陷阱,然而在絕境之中,意念引發的奇蹟卻讓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了。尤克等質點者的復原,收回了部分的籌碼,而這些籌碼將成為未來賭局的燃料。








- IMAGE CREDITS -


Commons Pixabay


Avatars RinmaruGames


亞茵
薇露娜
幽零(zero0813)


東尼 可拉斯尼格拉斯(maxeggq2000








- SPECIAL THANKS TO -









- WORD COUNTS -

3,314








  她在卡巴拉世界樹與他重逢。兩人安靜地擁抱彼此,心臟為彼此的生還堅穩搏動著。

  答應要共同進退,然而世間險惡,戰場瞬息萬變,再真誠的允諾,也有難以守住的時刻。

  但現在一切都不要緊。

  只要還在呼吸,只要能看見對方,安撫彼此激盪的心……

  就足夠了。









❉ ❉ ❉


創作回應

純喫茶半少
讓人心疼
2021-12-30 20:45:07
樂之
是必經的過程!
2021-12-30 20:45:46
緋月星空
亞茵好痛苦的感覺QAQ
2022-01-03 17:25:48
樂之
堅強的亞茵終究會走出難關!
2022-01-03 19:35:4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