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翻譯】宮廟木匠系列4-淺間神社的氏神大人【怪談】

清輝@霜月書斎 | 2021-12-27 12:00:04 | 巴幣 0 | 人氣 338


「師父,到底怎麼了?這不像師父啊!」
勢必會帶走一人的危險委託!?隻身前往的宮大工!?

宮廟木匠系列/宮大工系列
淺間神社的氏神大人(浅間神社の氏神様)
  • 本系列為原2ch超自然版內「寺社的超自然故事/山的恐怖・不可思議故事」中,「宮大工」氏不定期連載的的一系列故事,之後在日本網路上被大量轉載,亦有仿作。
  • 本篇原文主要參考自ちかとも -謎! 怖い話クリップ-the-mysteryエブリスタ136氏朗読
  • 本篇出處難考,仔細一讀文風其實也有不同,但劇情滿有趣的,且普遍出現於各種改編創作中,故也選用此篇分享給大家。
  • 原文投稿時間約莫集中於2006至2009年間(文中敘述者的時間點)本篇時間軸推測在第2篇後,第3篇前後。
  • 標題為兼顧記憶點&辨識性,故同時採用字譯及原詞。
  • 縮圖/圖片素材:zubotty(pakutaso),非當事神社#
  • 若有語意不順或勘誤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與指教。

本文

  某個秋天時的故事。

  距離我住的街道數十公里外山裡的A村村長造訪了工作現場,委託了奉祀A村氏神的淺間神社的修繕,A村是師父本家所在的村落,師父馬上就為了是否接受這份委託而面有難色,我邊完成欄間,邊瞄著村長拼命拜託的樣子。

  村長回去後,我被師父叫了過去。
  剛好負責的現場完工了,正好騰出手來,應該是想只是我負責A村的工作吧,我邊想著邊在師父面前坐了下來。
  「○○,有件事想交給你。」
  「事的,A村淺間神社的修繕對吧。」
  「大笨蛋!話不要說太早…抱歉阿,我目前經手的現場,幫忙接手一下。」
  「欸!」我錯愕了,因為師父是不可能中途推掉自己接手的現場的。

  數年前,就算因為交通事故受了重傷,即使住院治療中也堅持坐著輪椅來到現場,就這麼工作到完工為止,連醫生都看傻了眼。
  「已經接下委託了啊,死也不能做出那種半途而廢的事,這不就是男子漢嗎?」-這是師父的口頭禪,我也是因為憧憬這樣的師父才拜他為師的。
  「師父,到底怎麼了?這可不像師父啊!」
  「吵死了!那種事我自己再清楚不過啊!逆這小子就安靜聽話就好!」…師父已經是鐵了心,一條直道走到黑了。
  「…了解了。那麼像您請教現場的狀況。」
  「喔唔!現在柱子正好進入收尾階段,地板鋪設的話…」

  A村是只有數百人的稀疏小村落,村民以老人為主,是個被周邊山勢環繞的小盆地,不管去哪非得越過一兩座山不可,因此一般不會有外人進出。
  再者,本身又是有些排外的村子,若非工作,一般是鮮少有外人涉足的地方。
  A村氏神所在的淺間神社實際位於村莊山麓盡頭,後方是座陰鬱的深林。
  那晚,正準備回家的我被師母叫住了。

  「○○,可以稍微借個時間嗎?」
  「啊,師母,怎麼了嗎?」
  「其實是,關於我家老頭子…」
  聽聞師母的話後,我驚呆了,據說師父本家是A村歷史最悠久的家族,現在的村長正是師父實際的兄長,而二哥就是淺間神社的神主。
  只是那間淺間神社的神明,其實是有點惡質的神明,平常還好,但只要有些不順心,便會為一族或村莊帶來不幸。
  然後,最近似乎正值心情不好之際,非常生氣的樣子。
  為了平息氏神的憤怒,不得不為神社進行修繕並舉行鎮祭才行,但是在那個修繕作業中,似乎最後都勢必會帶走一名工匠的樣子。
  「明明這幾十年氏神大人都很沉靜,沒有不順心的跡象…」
  「所以,師父打算怎麼辦呢?」
  「他跟我說,他打算一個人接下來…那樣的話,就能在只有他被帶走的情況下結束…」
  「師父…」我胸口一陣熱,照這麼說的話,絕不能讓師父一個人過去。

  「師母,這件事,可以交給我嗎?」
  「這種事…也只能只能拜託你了…」
  我用了一個晚上制定計畫,拜託了師母幾件事後,開始準備。
  三天後,師父一個人駕了卡車,只是交代了「暫時是不會回來了,外出中全權交給○○負責了。」便朝著A村出發了。

  在那之後,我立刻向師弟J(那個被稻荷大人憑依的男人)指示道:「那麼,獻唱的各種打理就照談好的那樣,有什麼事的話,就請師母通電到本家指名找我,拜託了!」接著便前往管理狼神大人社殿的神社,向神主說明來由,取了張和之前相同的符,並直接打算到狼神的人的社殿祈求庇護。

  時隔幾個月的社殿,只要來到這邊心情就能沉靜下來,我登上漫漫石階,向兩旁的狼燈籠打了招呼,踩上被落葉的絨毯染紅的地面,來到了社殿的前面,不知從哪裡隱約飄來淡淡的香氣。
  於是我將酒、護符以及新的髮飾供在堂前,用心祈禱了。

  髮飾是過去奈良出差時訂製的,由某位女性工匠手工打造,蓮花造型的純銀髮飾。
  雖然覺得每次都只能想到送髮飾的我有點沒用就是了,但她美麗的黑色長髮帶給我的印象過於深刻,每當去到哪邊工作時,都會想找找看有沒有適合她的髮飾,結果就用來了這個由一流工匠打造的逸品。

  手持護符準備回去的時候,一陣風呼嘯而過,在我正要踏下台階之際,吹拂過我的臉龐,於此同時,我感覺到了某種氣息,我抱著確信回過頭來,在楓紅在風中舞動,在祠堂前,肌膚白皙的她就佇立在那裡。
  一如既往相同的身姿,一如既往相同的沁心微笑,她美麗的長髮上閃耀著方才供奉的銀蓮髮飾。
  我壓抑著想靠過去的衝動,深深地行了一禮,再抬起頭時,那端莊的身姿便以消失。

  我開車抵達了A村的淺間神社。
  還未見到師父的卡車,大概是先去本家一趟了吧,我將自己車上的工具取下,立刻就開始檢查幾處受損的地方。
  經過一小時左右,師父的卡車爬上了坡道。
  「啊!」聽見師父發出的聲音,大概發現我的車了吧。
  抖抖抖-腳步聲逐漸靠近,師父正朝著祠堂過來,於是我便按這節奏被揍飛了。
  「衝蝦灰啊這個混蛋加三級!!!」師父露出如鬼般的神社怒吼道。
  「你這小子,是聽說了對吧…!」滿臉通紅渾身震顫的師父向我說道。
  「太遲了喔。我已經開始工作了,那麼,就讓我們趕緊幹完事吧!」

  「這個…笨蛋」
  「師父,我將您當作親生父親一般的存在,父親都冒著生命危險工作了,身為兒子的怎麼能忍受什麼都沒做呢!」
  「這個…混蛋…你這小子什麼的,真的是日本第一的蠢兒子啊!就隨你便罷!」
  「是!那就隨我便了!」

  於是,稍微邊嘆著氣
  「幫我拿個工具」師父背對著背說道。
  「啊,師父,來這個。」我將護符交給了師父。
  「喔喔,你去參拜了啊,欸?你這小子自己的份咧?」
  「我,沒有拿著護符的必要喔。」我不知怎地有點羞恥地回話道。
  「呿,這得意的傢伙」師父微微笑,拿著工具走向卡車。

  我和師父的默契可不是蓋的,不需要互相發出聲音,就能進行作業。
  普通的修繕的話,師父幾乎不需要看圖,光目測就能令板材毫無縫隙地嵌合在一起。
  修繕持續到天色暗下為止,晚上在師父的本家留宿,在一陣問候後,每晚都是宴席,我也被視為家人般接待了。
  幾天後的傍晚,我和師父窩在社殿中,不知進行了多久天井內側的作業,突然師父載著的樑木竟掉落了下來。
  但是,正當要著地的瞬間,師父和樑木竟一瞬稍微飄了起來,接著緩緩地著地了。
  「已經開始了嗎…」師父說道。「沒問題的,我們一定被庇佑著。」我回道,師父微微點了個頭。

  傍晚,正要回去的時候,在我和師父車前的道路上,出現了一條身長體大的巨蛇,像試圖阻止我們回去般蜷曲著身體。
  蛇像鐮刀般舉起頭,沙~地發出威嚇,就算按喇叭也毫無退避的跡象。
  沒辦法,正當我打算下車驅趕的瞬間,蛇就在我注目之下突然被彈飛了。
  「唔喔!!」我嚇道退避三步,一時沒取好重心跌坐在地。
  「○○!」師父叫喊道,當我打算站起來之際,試圖再度飛撲過來的蛇又被彈飛,失去了行動能力。
  靠近一看,頭被完全輾爆的蛇已氣絕而亡,旋即,草叢中突然響起咔沙咔沙的騷動聲,像是有什麼逃往茂密深林中的聲音,答!其後更有似乎在追捕那東西的氣息。

  我和師父屏息一聽,森林之中傳出野獸爭鬥般,卻又十分不像這世界的東西的咆嘯。
  「叩嚕嚕嚕嚕嚕…咕哇!」「窩鏘-!吱-!吱───!」
  但不久,在「吱吱吱────!」像在撕裂什麼般的叫聲後,在夕闇中回歸了寂靜。

  「…是戰勝了嗎…?」師父呢喃道。
  「欸欸…恐怕是…」
  「…○○,回去吧。」
  「…是。」我和師父坐上車返回了本家。
  隔天是星期日,加上經過昨天一事,師父說了「今天就休息一下吧」,於是我們兩人就這樣咕嚕咕嚕睡掉了。
  那個晚上,同為A村的長老的師父的母親難得地出現在宴席上,接著緊緊盯著我的臉看,邊說道:「被神明喜歡上的男人,果然長得不一樣吶~,仔細一瞧和G(師父的名字)也有幾分像吶~」接著咔咔地無聲地笑了出來。
  「那當然囉,相當我的親身兒子的存在,像父親也是正常啊。」師父回答道。
  相隔片刻,「G,大概不會再有人在神社的修繕中被帶走了」師奶呢喃道。
  「唔嗯,確實啊,果然母親也看到了啊。」神主二哥也說道,並點了點頭。
  「啊啊,看見囉,看見個有趣的光景了呀。」
  「指示,沒想到神社的祭神遭遇那樣的事啊…」
  我和師父都在意得不得了。「喂,老哥!老媽!到底在說什麼啊?」
  「唔嗯,就說給你聽聽吧」師奶緩緩道來。

  昨天,師奶和神主二哥的夢中,出現了一位長髮的巫女大人帶著位打扮像古事紀中的須佐能乎般的男子的樣子。
  巫女左手衣服已經破破爛爛了,手上還捉著一隻巨猴的脖子,巨猴已然奄奄一息。
  「這隻壞猴子欺騙了氏神並關了起來,約300年期間一直假扮成神的樣子,不過,剛剛已經逮住牠,並好好地訓誡了一番,已經沒問題了。接下來,神社將會交由這位原本的氏神守護下去。」巫女小姐說道。
  師奶與神主發出哈~的聲音,行了個跪拜,不過呢,師奶詢問到了一件在意的事。
  「只是,大人似乎不是與此地有緣的神明大人,究竟是為何會來幫助我們的氏神大人呢?」
  「母親!您這是在說什麼!」神主一臉鐵青勸諫道。
  「不,我只是為了守護某位大人而來的,結果就變成順便懲戒這隻壞猴子了。」
  「厚哦,這樣吶,那位『某位大人』該不會就是送給您髮上銀蓮花的人物吧」
  我想神主已經在夢中暈倒了吧。

  「這麼問道啊,巫女大人的臉是越看越紅,結果說了『總,總之,已經不用擔心了!』便消失了,留下了看起來似乎很尷尬的氏神大人和癱軟的壞猴子。是說呀,竟然有幸瞻仰害羞臉紅的神明大人,看來還可以活上個長命百歲呀」師奶說道,接著又咔咔咔地無聲地笑了起來。
  「噗哈!」師父突然爆笑,於此同時,側耳一聽,宴席中的大夥也都異口同聲地笑了出來。
  我大概是為了掩飾脹紅著的臉,用力地灌了杯罐裝酒。

<下集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