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記錄者之書 第四章 世界的意志所選之人

悠路 | 2021-12-27 00:45:38 | 巴幣 106 | 人氣 158

連載中記錄者之書
資料夾簡介
發生在《卡歐斯的魔法使》故事開始的200年前,彌悠與她的快樂夥伴們(?)一起踏上討伐返祖魔族的旅途,拯救世界的未來的奇幻冒險故事。

第四章 世界的意志所選之人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啊……?」
 
  彌悠小聲地自言自語,雖然她使用的是疑問句,但她說話的語氣比起疑惑,反而更像是在抱怨。
 
  盤腿坐在彌悠旁邊的澤洛見她動也不動,一臉不爽好像別人欠了她什麼似的,嘴裡還不知道在碎碎念些什麼,他先是將塞滿嘴裡大口咀嚼著的食物一口氣吞下,然後用手裡的筷子一邊指著她手上的碗一邊說道。
 
  「怎麼了,彌悠?妳不趕快吃嗎?再不吃妳碗裡的東西都要冷掉了喔!」
 
  「所!以!說!為什麼這幾個陌生人加一隻貓現在會和我們一起圍在桌子旁邊吃山豬火鍋啊!?這和平的氛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把剛才的緊張感還給我!」
 
  忍不住拉高了音量,彌悠放下碗筷並激動地從坐墊上站起,右手食指由右到左依序指向圍繞著茶几而坐的蕾可、席爾以及卡歐斯。
 
  現在的情況正是包括了這棟房子的主人神狼在內,六人加一貓共同擠在對這個人數而言稍嫌狹小了一點的房間,圍繞在中央放置著熱騰騰的山豬火鍋的茶几旁。
 
  這般看似熱鬧的圍爐景象在如此寧靜的早晨裡發生確實是一件十分稀奇的事,但彌悠對此卻只感到相當怪異,畢竟對她來說在場的半數人根本就是群才剛見面沒多久的不速之客。
 
  而彌悠還有其他在意的事情,她接著又扭頭望向坐在她左手邊的虎斑貓。
 
  「再說這隻貓到底是什麼啊!?為什麼貓的前腳能夠跟人的手一樣拿著碗筷?他真的是隻貓嗎!?」
 
  虎斑貓不知道是沒有聽見還是故意裝作沒聽到彌悠的連環吐槽,他像人類一樣地坐在用來墊高的數層坐墊上,兩隻貓掌以極度不科學的方式分別拿著碗和筷子,他埋頭猛吃著碗中的食物,直到他唏哩呼嚕地迅速將所有東西都吞進肚子裡後,他才抬起頭將空碗遞給彌悠。
 
  「嚼嚼……再來一碗!」
 
  「而且還很會吃啊!?」
 
  嘴裡雖然仍持續在吐槽,但彌悠依舊接過虎斑貓遞過來的碗,並給他添了滿滿的一碗白飯。
 
  「謝謝妳!作為回報等一下可以讓妳摸摸我的肉球喔!」
 
  「……不用了,我對貓咪肉球沒有興趣。」
 
  「呵呵……人多一點才好啊!我們家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熱鬧過了。」
 
  神狼一副悠然自在地說著,她那雙瞇起的眼睛幅度宛如弦月一般優美,明顯上揚的嘴角看上去十分自然,說話語氣也相當柔和,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位和藹近人又很好客的成熟女性。
 
  然而,在她開口說話的時候,她的身體週圍彷彿縈繞著神聖莊嚴的氣場,好像有股無形的力量在中間牽引似的,在場所有人的視線無一不被她吸引。
 
  「不過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快就又看到記錄者之書,這個世界還真是不安寧啊。」
 
  「神狼妳知道記錄者之書?」
 
  彌悠轉過身拿起被她放在後方地板上的記錄者之書,並將書本封面上的翅膀紋樣展示給神狼看。
 
  「當然知道囉!記錄者之書是世界的意志留在這個世界上的寶物,平時由每一任的記錄者保管著。每當這個世界的平衡遭到破壞,世界上就會出現一位繼承這個世界的意志的繼承者,而當代記錄者則必須找到這名繼承者,將記錄者之書交付與繼承者並和繼承者一同去恢復世界的平衡。」
 
  「世界的意志?記錄者?還有世界的平衡……?」
 
  「歷代記錄者的共同特徵就是擁有一對美麗的銀之瞳,看來這次的記錄者就是那邊那位穿著黑色斗篷的年輕人,而記錄者之書在彌悠手上就表示……彌悠正是被世界的意志所選上的繼承者。」
 
  「事情正是如此。」
 
  這時,卡歐斯站起身,他將右手放在胸口前,這麼做彷彿增加了他說話時的誠懇度。
 
  「神狼,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為了完成恢復世界平衡的使命,我必須從妳身邊借走彌悠很長一段時間,因為以現況來看,這可能會是段很漫長的旅途。」
 
  「嗯,沒問題呀!你就儘管借去吧!」
 
  聽見神狼如此爽快地答應,沒有絲毫的猶豫,彌悠對此可絕對不會悶不吭聲。
 
  「給我等一下!不要把我說的好像是什麼物品一樣啊!你們難道都不用經過我的同意的嗎!?」
 
  彌悠氣急敗壞地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不過因為她的力氣不大,僅僅造成桌上的碗筷稍微晃動了幾下。
 
  緊接著,澤洛也開口說道。
 
  「就是說啊!怎麼可以就這樣擅自決定呢?」
 
  「澤洛……」
 
  「旅途的話,就是冒險對吧?要去冒險的話當然要帶上我一起去啊!」
 
  「澤洛……!」
 
  彌悠臉上的表情瞬間從喜悅變回憤怒,她惡狠狠地瞪著澤洛,心裡不斷地罵他是一頭蠢狼,而後者則是在表達完自己的想法後露出一副心滿意足的模樣,然後用筷子從碗裡夾起一大片山豬肉並放進嘴裡。
 
  看著彌悠一臉不滿的模樣,卡歐斯態度沉穩地向她問道。
 
  「一副相當不願意的樣子呢……彌悠,不然妳說說妳有什麼意見?」
 
  「一定會有意見的好嗎!?我在這裡住了十幾年住得好好的,為什麼非得要突然踏上什麼恢復世界平衡的旅途不可?而且還是和一個小鬼!?」
 
  「我可不是小鬼喔,雖然外表是這副小孩子的模樣,但我可是已經二十多歲了。」
 
  「二……二十……!?」
 
  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彌悠不停地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大概只比自己高了三公分左右、外貌稚嫩到不管怎麼看都像是一名少年的人。
 
  「這個身高……這個聲音……還有這張臉……竟然是二十多歲的成年男性……?我還以為肯定比我小……」
 
  「肉眼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實喔。」
 
  卡歐斯將雙手環繞在胸前,同時回了彌悠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彌悠皺眉盯著卡歐斯看了許久,接著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她將視線往右移動到端正地坐在位置上的席爾身上,席爾安靜又緩慢地吃著碗裡的食物,似乎是對他們之間的談話不感興趣。
 
  (……等一下,仔細想想,剛才這個叫做席爾的人稱呼他為哥哥,席爾年紀看起來又跟我差不多,也就是說他確實比我還大……)
 
  就在彌悠還在為了卡歐斯那與實際年齡不符的外貌糾結的時候,神狼接下來的話馬上就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彌悠,妳很喜歡看書對吧?」
 
  「……咦?是沒錯……但為什麼突然問我這個?」
 
  「我想起妳以前曾經說過,對妳來說看書就好像實際看到了書本中的世界一樣,能夠看到許多從未見過的東西。」
 
  神狼用她那雙纖纖玉手拿起了桌上的茶杯,啜飲一口杯中的茶水後,她接著說道。
 
  「可是呢……這個世界可是遠比書中所描繪的世界還要來得更加寬廣喔!」
 
  「這……」
 
  雖然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但神狼的這一番話成功地讓彌悠的內心產生動搖。
 
  接著,神狼又用輕浮的語調繼續說。
 
  「妳都已經十六歲了,還一直窩在山上做什麼呢?趁著還年輕趕緊到世界各地去闖一闖吧!和夥伴們一起冒險可是非常刺激的體驗喔!」
 
  「……」
 
  彌悠用冷淡的眼神看著神狼,嘴巴微微張開似乎是想說些什麼,但隨後她馬上就閉上嘴,乖乖坐回位置上繼續吃她的早餐,她把臉頰塞得鼓鼓的,看上去好像還在生氣一樣,不過她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方才的怒意。
 
  神狼對於彌悠的反應並未做出任何表示,她直接轉頭望向卡歐斯。
 
  「不過話又說回來……十幾年前也曾經有記錄者前來拜訪這棟宅邸,我記得那位記錄者是名還很年輕的精靈族女性,精靈族應該是很長壽的,怎麼才過沒多久記錄者就換人擔任了呢?」
 
  「……!」
 
  聽著神狼的話,卡歐斯的身體猛地顫了一下,他沉默不語,並且不自覺地將視線移到了一旁的無人處,顯然是很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
 
  卡歐斯的小動作引起了席爾和蕾可的注意,只不過相較於席爾僅僅是停下手上的動作並轉頭望向卡歐斯,蕾可像是早就預料到了事情的發展似的,她在其他人接著說話之前率先開口。
 
  「這個問題就請讓我來回答吧。」
 
  「妳是?」
 
  「我的名字是蕾可,我是……前任記錄者的侍女。」
 
  蕾可的表情十分平靜,她稍微停頓了一下,接著又繼續說道。
 
  「前任她在大約一個月前去世了,她為了阻止返祖魔族進攻某個城邦而與返祖魔族談判,卻在談判的過程中遭到殺害……」
 
  「原來是這樣啊,那還真是令人哀傷……」
 
  就在這個時候,卡歐斯忽然打斷了她們之間的對話。
 
  「……我去外面透透氣。」
 
  他冷冷地留下了這一句話,緊接著他的全身化為一團白色的霧氣,逐漸變得透明的霧氣迅速消散,就這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凝重,但這個狀況並沒有持續多久,在下一刻馬上就被某個聲音打破。
 
  「啊──!卡歐斯那傢伙怎麼一口都沒有吃啊!?」
 
  虎斑貓完全不看氣氛地大喊著,他先是用很驚人的速度再次清空他的飯碗,並將碗筷好好放回桌上,接下來,他靈活地從茶几底下鑽到對面,來到了卡歐斯的座位上。
 
  「我來幫他吃吧!」
 
  說完,沒有等任何人回覆,虎斑貓就已經自顧自地大口吃了起來。
 
  「……蕾可,妳說的返祖魔族,就是那個居住在暗黑大陸的返祖魔族嗎?」
 
  無視掉那隻吵吵鬧鬧的虎斑貓,彌悠在吞下了嘴裡的食物後向蕾可問道。
 
  「是的,返祖魔族在過去因為大肆侵略其他種族擴張勢力而遭到討伐,近幾年來返祖魔族的勢力再度崛起,他們的作為已經對這個世界造成嚴重的影響,使世界開始失去平衡。」
 
  蕾可回答。
 
  「所以,繼承者大人此行的目的,即是再次討伐返祖魔族。」
 
  「討、討伐!?」
 
  彌悠驚訝地差一點就把手上的碗筷給掉在地上。
 
  (我沒有魔力也不會戰鬥啊!是要討伐個鬼啦!)
 
  正當彌悠要把心裡話說出口時,澤洛卻比她還要先一步開口。
 
  「嗯?等一下喔,剛才神狼大人說記錄者會把記錄者之書交給繼承者,可是拿書給彌悠的人明明就是蕾可啊?」
 
  「這是因為,前任記錄者生前曾私下指定由我將記錄者之書交給繼承者大人,所以我才……」
 
  「喔──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剛才那個小不點把妳說成是小偷,但實際上妳也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責而已,而那位前任記錄者之所以會這麼做,想必也有她自己的考量吧。」
 
  澤洛點了點頭,接著他又笑著說道。
 
  「話說原來蕾可妳是一名侍女啊?穿著那麼華麗的禮服,言行也和彌悠不一樣相當有氣質,我還以為妳是高貴的大小姐或者是公主殿下呢!」
 
  「咦!?我、我並不是什麼公主殿下……」
 
  不知為何蕾可突然慌張了起來,她低下頭,看起來像是想要把自己給縮小一樣,短暫地失去了剛才的平穩態度。
 
  不過彌悠一點也不在乎蕾可到底是什麼身分,她露出了僵硬的笑容並向蕾可問道。
 
  「對了,蕾可,妳是怎麼知道我就是繼承者的?有沒有可能……其實妳認錯人了?」
 
  「那是不可能的,前任記錄者很清楚明白地告訴過我,擁有與我相同面貌之人就是繼承者大人,而且,卡歐斯……現任的記錄者認出了您,這就是您是繼承者大人的最好的證明。」
 
  「是、是喔……」
 
  蕾可的回答粉碎了最後一絲希望,彌悠沮喪地垂下肩膀,臉上的笑容變得有點扭曲,她本來還有點心存僥倖,但看來她是不得不面對這個莫名其妙的現實了。
 
  飯後,彌悠很隨意地打包完行李,心不甘情不願地踏出家門。
 
  「……我走了。」
 
  「路上小心喔!回家的時候記得帶烤鰻魚回來!」
 
  「……」
 
  彌悠回頭看了目送她離開的神狼一眼,後者依舊是瞇著雙眼,笑著向她揮手,而她已經懶得再和神狼多說些什麼,只是帶著陰沉的臉色,一言不發地輕輕將門關上。



悠路碎碎念:

淦這章怎麼感覺越看越中二

考完期中後接著報paper,報完了之後又考試,最近終於比較有空閒時間寫文章了,雖然下周又得開始準備期末……我好懶,想廢,遊戲也還沒有玩完

話說最近幾天真的好冷,放假想一整天都被棉被綁架在被窩裡,但是躺太久又會腰酸背痛的,好尷尬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