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玄幻小說】破玄記 02

wh1ty | 2021-12-26 01:46:31 | 巴幣 2000 | 人氣 101

連載中破玄記
資料夾簡介
玄幻小說 隨時都有可能更新 一切取決於我的靈感UWU

 第二章 福禍雙至


   這座遺跡內並沒有太多用來防守入侵者的陷阱,顯然龍族根本不認為會有人能夠躲過龍族的巡視,也因此,余近並沒有花太多的力氣,就走到了遺跡深處。

   然而,遺跡最深處,只是單純的一個大空間,除了和入口處類似的龍族石像以外,並沒有其他特別的。余近並沒有因此而打退堂鼓,反倒是靜下心來慢慢摸索,他有種感覺,這裡肯定會有什麼秘寶,很有可能就是他要巡的古代龍族精血。

   「這龍族也夠有心機的!不是說龍族很正義嗎?怎麼正義也玩起心髒了?不行,這裡肯定有什麼機關。天地感知!」余近將自己的精神感知放到最大,並用這份感知力量,仔細的搜索著這裡的每個角落,果不其然,其中的一個石像,透漏著一點微微的神祕氣息。余近走近一看,發現這尊石像似乎被下了一些禁制。
   
   「哼,龍族這些畜生,單單用這破禁制,就想阻擋我?看我的...」余近開始往這尊石像灌輸自己的真氣,一陣子後,他突然眉頭一皺,發現石像好像再也容納不下一絲一毫的真氣。可即便如此,他仍然繼續向內輸入真氣,石像也開始有了些許的裂痕,不久後,便慢慢了碎裂,直到余近看見地上有個圖騰,他才停手。

   「這圖騰...好像在哪裡見過...?」從空間納袋拿出了那本古書後,翻閱了一下子,便找到了記載著這個圖騰的相關文獻。

   這本古書內充滿著古文字,即便余近研究了他近半百年,卻仍然無法完全破譯所有古文字,只能大概推測出某些隻字片語。從文獻內容大概可以拼湊出「空間轉換」四個字,於是他對著圖騰滴入了自己的鮮血,以啟動這個古圖騰。

   滴入鮮血後,原先並沒有任何反應,正當余近繼續從書中找其他辦法時,附近的石像開始移動了,而站在這圖騰正中央的余近這才發現,剩餘的石像,正以這個已經碎裂的石像為中心點,不停地繞著圈,直至最後,在一陣暈眩後,余近睜開雙眼張望了一下,意識到自己身處一間密室之中,而在他面前的這座神壇之上,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那樣寶物——古代龍族精血。

   「果然在這!我的預感沒有錯!」余近上前從神壇上取走了這瓶精血,此時,他發現了,神壇上除了精血之外,兩旁還各放著一樣物品。左側放著的是一條護符,這條護符散發著微微的金芒,看著像是有特殊的能力一樣;右側放著的是一本古書,和自己先前翻閱的類似,上方都是那些自己還無法閱讀的古文字,余近也不疑有他,直接將古書收進自己的空間納袋,並將護符戴上。得到戰利品的他,開心的準備離去。

   「呃...回去的那條路呢?」回頭發現沒有返回的路,余近有些緊張,他繼續搜索著附近有什麼機關,可不論他怎麼找,都沒有任何的線索。正當他準備放棄,想要先稍作休息調適自己時,他才突然想到:「古圖騰!其實回去的路非常簡單,當初怎麼來,如今就怎麼回去,不是嗎?」

   在對著圖騰滴入鮮血後,余近又回到了先前的那個大空間內。為了避免再節外生枝,余近迅速地沿著原路,跑出了遺跡。一出遺跡之後,余近並沒有看到墨嫣和余洱兩人,此時余近的心中,浮出了些許的不安。

   「嫣兒?余洱哥?」余近小小聲的試探著,深怕附近有什麼埋伏或危險,但這並沒有換來任何的回覆。

   「我拿到了精血了,我們可以回去了!」繼續試探著,仍然沒有見到半個人影。

   「莫不是已經回去等我了吧?那好吧,回去看我怎麼樣處理這兩個不守信的混蛋!」心裡這麼想著,於是余近回到了龍木林中。半路上,余近越發覺得不對勁,身後似乎有什麼人正在跟蹤著自己。不管自己怎麼加快自己的腳程,對方仍然緊追在後。就在余近一轉頭準備要看清究竟是誰時,那一個瞬間,一把暗箭刺進了自己的腹部,緊接著,又是好幾枚銀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刺進了自己的大腿。

   「呃啊...」從沒想過會被攻擊的余近,這次毫無防備的接下了所有暗器。

   「剛才那幾枚銀針...是我的化骨銀針?這怎麼可能!那化骨銀針可是我自己研發出來的,這世上除了我之外,擁有它的也只有嫣兒而已!難道...」余近咕噥著,好像想到了什麼。

   「不愧是最富智慧的余近,僅靠著這幾枚銀針,就猜到了?可惜呀,可惜呀!就你聰明一世,卻還是得落的如此下場。」熟悉的聲音傳了出來,不出所料,那人便是墨嫣,而在一旁的,正是那時和墨嫣待在一起的余洱。

   「唷,沒想到你速度這麼迅速,差一點就來不及躲起來呢!呵哈哈哈!」余洱拍了拍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余近的臉,羞辱性的對他的臉吐了口水。

   「你們...為...為什麼?」

   「為什麼?你問為什麼?釋界裡,誰不知道你破輪者余近的名號?誰不知道你絕世天才,就算沒有世族的資源,也能憑著自己的力量爬到世界頂端?頭上頂著天才的光環,不停的在我倆身邊圍繞,噁心死了!若不是你,我們能變得如此黯淡無光嗎?若不是顧忌你對嫣兒妹妹的感情,我和她會需要這樣把我們的感情藏在檯面下嗎?」余洱撕心裂肺的罵道,一直踐踏著余近的身體,將自己壓抑在心中的不滿一次宣洩出來。

   「親愛的,好了,何必浪費力氣在這將死之人身上呢?呵呵..」墨嫣勾著余洱的手臂,此時的她,正散發著與生俱來的妖媚。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你...你們這兩個...賤...賤人!你們...不...不得好死!」早已全身無力的他,身體裡正遍佈著銀針上的劇毒。

   「我去把他身上的那些材料拿一拿,我們倆就可以離開這裡了。哼!還絕世天才?等到我們倆突破到次神境,我看還有誰記得你破輪者余近?唔哈哈哈....唔哈哈哈!」言畢,余洱便開始搜刮余近身上的東西。而此時的余近,早已毫無知覺,只聽的到身邊在翻找東西的沙沙聲。
  
   「沒想到我一世英名,竟敗給兩個最親之人。可笑啊...可笑。唉,我的一生,就這麼了斷了嗎...?」看破一切紅塵的余近只能在心想著,並帶著滿腔的怨憤逐漸死去。

   「嗡...嗡...」余近胸前的那條護符,在此時發出了比當時還要耀眼的金芒,隨著余近消逝的生命,金芒也逐漸趨於黯淡。最終,護符了無光芒,而余近也草草死去,直至最後,他仍死不瞑目。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