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88)

戴斯蒙 | 2021-12-24 16:04:34 | 巴幣 4458 | 人氣 334


  當這名稱從我嘴巴講出來,四周的侵蝕立刻就有了騷動,不過這一次沒跟上次一樣有手伸出來,只是侵蝕扭動著感覺像是史萊姆一樣,大概扭動了一分鐘後,侵蝕又回歸平淡慢慢的開始消退。
 
  「我壓制住它了,不然結果大概會跟上次一樣。」天罪如此說著,然後看向黑帝斯。「要不要我們試試也叫叫看侵蝕的名稱呢?感覺是不錯的主意對吧?」
 
  「確實,那麼就我先來吧!米涅瓦?」黑帝斯試探性的叫了一聲,但侵蝕並沒有任何反應。
 
  「米涅瓦。」接著換天罪也叫了一聲,侵蝕同樣的沒有任何反應。
 
  兩人都叫完後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天罪露出很不甘心的表情。
 
  「可惡,為什麼只有施提芬叫了有反應?」
 
  「不清楚,也許是因為連結不夠強烈?施提芬也許還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有關於侵蝕的事情,不過我們叫了沒反應的情況是在預期之內的,畢竟叫米涅瓦的人那麼多,要是一叫這名字侵蝕就會暴動,那這件事情英雄團也會知道才對。」
 
  黑帝斯說的沒錯,如果說叫這名字侵蝕就會有反應,那麼大家應該早就知道了,理想鄉也不用發明什麼機器了,直接找個人叫名字就好了。
 
  只不過問題是......
 
  「有關於侵蝕的情報我全部都給你們了,一個都沒有保留。」
 
  「喔?是嗎?像是侵蝕是妹妹還叫做米涅瓦的事情,不就現在才講的嗎?」
 
  「那、那是因為我剛剛才想起來,絕對不是我想偷偷藏起來!」
 
  而且我剛剛也只是猜測有可能是而已,如果不是因為那時候天罪說那個奇怪的夢是侵蝕的記憶,我也不會想到我們所認知的侵蝕名稱叫做米涅瓦。
 
  「還有一個可能,是我剛剛才想到的。」黑帝斯如此說著,我們兩個則是看向他。「我們前陣子確定了侵蝕有兩個人,照施提芬的講法,其中一個是男的,也就是幫助施提芬的這個,另一個則是女的,是一個少女,是我們平常認知的那個侵蝕。而從現在的情報來看,米涅瓦是妹妹,那麼男性的侵蝕就是米涅瓦的哥哥,那侵蝕會對施提芬的呼喊有反應,會不會是因為現在施提芬的靈魂中有著男性侵蝕的氣息,讓米涅瓦誤認是自己的哥哥在找她呢?所以才會對施提芬的呼喊有所反應。」
 
  把我.....誤認為哥哥了?那麼這算不算我有一個侵蝕妹妹?
 
  「這個可能性確實大的很多,我也想不出來施提芬身上有什麼東西值得侵蝕這麼激動了。話說回來,哥哥叫什麼名字呢?」
 
  我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
 
  也許下次作夢他就會跟我說了?又或者是他講過了但是我忘記了呢?
 
  「你忘記的可能性也是有的,有關於侵蝕的東西,很多都被它給藏起來了,像你那個夢我就有讀到,但完全沒有那個孩子是妹妹還叫做什麼的訊息。侵蝕還是很排斥我跟黑帝斯,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跟侵蝕友好的契機就在你的身上,這件事要麻煩你了,然後不要在我們不在的時候呼喚侵蝕,我們不知道你被吞食進去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也許會取的更多的進展,但也有可能會死在侵蝕裡面。那麼我就先離開了,有什麼消息再通知我。」
 
  隨後黑帝斯就轉身走回那個像是門的古怪長方形裡面,他進去後人就消失了,那個像是門的長方形也同時消失了。
 
  他到底是怎麼過來的阿?
 
  「那種事不重要啦!重要的是你要聽黑帝斯的話,千萬不要呼喚侵蝕,知道嗎?」
 
  「我很清楚,畢竟我現在只想好好活著,我一定會非常小心注意的。」
 
  但我有一股感覺,總有一天我還是得要進去,才能夠解決一切......
 
  「別想那些了,趕快休息吧!只要在幾天的時間,你就能像以前一樣活繃亂跳了。」她動作輕柔的讓我平躺在床上,然後幫我拉好了被子。
 
  「到時候就能進去森林賺錢了,我一定會把這附近全都買下來的。」
 
  「我很期待喔!」
 
  「對了,這件事情也要跟璃音討論才行,房子要蓋怎樣的,她想要怎樣的房間。蘇珊娜.....蘇珊娜的意見也要問才行,畢竟她現在也是我的妹妹,是我的家人。」
 
  「好好好!到時候在問她們,不過我想璃音大概會覺得我們的想法很瘋狂吧?」
 
  「畢竟她一直都覺得我賺不到錢。」
 
  「那就趁這次的機會讓她知道你改變了,好啦!差不多該休息了。」
  
  她露出甜甜的笑容,輕輕撫摸我的臉頰,睡意慢慢的湧上,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在夢見侵蝕。
 
  我是希望可以,畢竟還有好多的事情想問他。
 
  「我想再夢到侵蝕,有沒有辦法讓我能夢到他的?」
 
  「恩......老實說他如果想跟你見面,那麼你自然就會跟他見面,如果他不想跟你碰面,就算你夢到了他,但那也不會是真正的他。」
 
  「也就是說,我這邊完全沒有辦法主動跟他接觸嗎?」
 
  「有,只要他還在你的身體裡面,我就有辦法讓他強制跟你碰面,但是這沒有必要,而且有可能會引來對方的不快,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也是,換作是我,如果我不想跟某人見面,那人突然堵在我家門口要我跟他見面,感受怎樣是都不會好的。好吧!看樣子只能順其自然,等他自己來找我了,我是希望他能快點來找我,好把一些問題給問個明白,這樣一來不管是對我還是對侵蝕都有好處,希望他不要在躲著了。
 
  「那麼我得要趕緊睡著,說不定就是今天了。」我趕快閉上眼睛,等待著意識的離去,侵蝕的出現。
 
  然而天罪似乎覺得我的樣子很好玩,一直在旁邊笑著。
 
  「那你好好的休息,我去把家裡整理一下。」
 
  她說完後就離開房間了,然後我一直等著一直等著,遲遲都沒辦法入睡。
 
  雖然有想睡覺,但一直都沒有成功的入眠,不知道過了多久,應該有好幾個小時了,天罪都躺上床抱著我睡著了,我的意識都還是清醒著。
 
  看來,只好承認一件事情。
 
  那就是我失眠了。

創作回應

煞氣鑰匙神
怎麼很像出去玩前一天睡不著的概念
2021-12-24 19:13:5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