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賭之章】第21集〈暗處的手;無力的腿〉~完

『。』 | 2021-12-24 12:31:26 | 巴幣 280 | 人氣 409


骯,大家好

來啦,來了

終於到了《外傳.賭之章》最終大結局的更新日了

這章可以說達成了一些我之前沒有達成的目標

從2021/1/1開始第一集,最後在同年年末時節完工最後一集

是《巴哈姆特事紀》系列中第一部能夠在一年內結束的篇章

期許自己未來在寫之後的篇章也能夠以這種速度完工

我也會更精進自己,讓自己寫的故事越來越吸引人

大家聖誕快樂,一起來看賭之章大結局吧

閱讀時推薦使用電腦版網頁來閱讀,搭配BGM服用效果更好哦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二十一集要開始囉



  他是為迪迪諾家族出生入死的第一戰力,令家族首領驕傲的二把手。

  他是迪迪諾家族的新首領,在Father遇害那一天,這份任命命令在預先寫好的遺書上被提到。

  曾是這樣,不過兩三天,這些光景皆成過往雲煙。

  晨陽已升至能照亮強者港矮樓屋頂的程度,大多數人們不會關心城裡又有哪個黑手黨家族怎麼了,他們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煩惱,不會為此更改自己的作息。

  我妻有奶如今和這些普通的居民沒什麼分別,除了自己正被破敗的迪迪諾家族、對岸大陸的黑社會大手還有警備組給壓著雙肩以外,他和其他人沒什麼分別。

  關於宵夜,那個他苦了十年心盼望拯救出來的女孩,在這一連串事情之後,對於她的處置,大多是傾向於將她連同神秘的藥物交給「短尾鱷」——如此一來事情便得以解決;而宵夜,恐怕會永久地縮小成掌上娃娃,並被深鎖在這名大手的玻璃收藏盒中。若真如此,不只殘破不堪的迪迪諾家族餘黨,就連警備組——甚至到整座強者港應該都能獲得解救。

  那是不可能的!要交出自己最珍視的人,滿足那個素未謀面傢伙的病態嗜好,這件事情有我妻有奶擋著就不可能如眾人願。對,還是有人希望宵夜自由,想盡辦法拯救宵夜解脫的,我妻有奶就是那其中一人,還有……稍早總算點頭答應的涼涼孟……除此之外好像就沒了。

  但是那又如何?為了公眾利益必須捨棄掉自己珍愛之人,如果這是眼下能夠息事寧人的唯一辦法,他會選擇妥協嗎?不論過往或是此刻,若是問起他,永遠只有一個回答——「絕不」。與宵夜、涼涼孟十年的羈絆豈是某個陌生人三言兩語就能夠動搖的,就算這會讓他本人、宵夜和涼涼孟直至更多人惹上麻煩又怎樣?他誓言必定會在絕路中另闢蹊徑,保護好他們。

  迪迪諾家族如今名存實亡,還待著的都是些貪生怕死又短視近利的烏合之眾;儘管警備組貴為隸屬政府的機構,他們也無力出手解決此事……而今,我妻有奶深知,能給出援手的只有一人。

  男子雙腿動著,朝那老地方奔去,就像過往一樣。


* * *


  「你終究還是來找我了。」

  如果你在家族裡遇到什麼棘手難解的問題,就在迪迪諾家族根據地後方三條街左側的暗巷裡碰面吧。

  這是輔佐迪迪諾家族的顧問——情報屋,這名神秘女子對時任少主,我妻有奶的提點。可以說這位少主非常可靠,在他活躍期間連一次都沒有走這條路尋求幫助,他與情報屋,僅僅保持公事上的關係而已。

  這次的事非同小可,求助無門的男子最終走入了那條狹窄的暗道,等在那裡的並非那位熟悉又摸不透底細的女子——是名男性,戴著那陰森、七孔流血的白底面具,我妻有奶昨天就與他碰過面。

  情報屋遇刺這事,要不是親眼目睹那倒在地上被血泊染污的僵硬身姿,我妻有奶不可能採信這種說法,再加上這名神秘男子又給出準確的情報,先不說代價如何,也許可以期待他能給出進一步的幫助。

  「看來我在這裡多等一段時間沒錯,」聽那男子的語氣,就好像早就料到我妻有奶會來找他一樣:「你很相信我呢,你覺得我能夠給出和那位已故的小姐同等的建議嗎?」

  「我別無選擇,」經歷一陣奔跑,我妻有奶輕喘著說道:「就看你有沒有辦法像情報屋一樣了。」

  「啊,那位小姐叫做情報屋啊?看來是人如其名呢……你放心吧,她的遺體被處理得很妥善。」神秘的面具男子說話時不時透露出幾分戲謔,但對我妻有奶來說也無妨,只因他有事相求,且迫在眉睫。

  「嗯?不打算對此發表任何想法嗎?」見對方聽聞卻一語不發,面具男子再開口追問,就好像樂於看到他人表態一樣。

  腦中閃過幾幅畫面,不只是情報屋,染血沉眠在麂皮辦公椅上的前任首領迪迪諾、被推入海裡的育幼院長未来日記、童年時光一個個消失的孩子們,甚至是他在家族期間為了一路往上爬而除掉的那些敵人……我妻有奶避免與面具男子接觸眼神,微微低下頭說:「……死去的人沒什麼好緬懷的,比起花時間來想念他們,我想保護好還活著的人們。」

  「不,不對,」面具男子突然手臂伸向我妻有奶,抵著後者左肩靠近心臟位置,在那瞬間可以深刻感受到,因為這幾天累積的傷和疲憊的身心,我妻有奶就連站著也很吃力了,要一手將其按至暗巷牆上可以說輕而易舉,對於整個背部撞在牆面產生的疼痛,我妻有奶沉默不語,任由面具男子既像說教又像嘲笑般的陰寒口語落入耳中:「我想聽的不是這個,而你心裡答案很明確,那你現在到底想騙誰?」

  我妻有奶被摁在牆上,視線被迫與對方交接,陰暗的環境下,沒有反光的眼鏡下可以清楚看到男子飄忽的眼光,瞳孔下反映著那笑得詭異的染血面具,還有黑白相間飄逸著的長髮。

  「你迫切地需要幫助吧?和人求助可不是這種態度,我想聽你說實話。」面具男子所說的話雖然鋒利又充滿侵略性,但他語氣保持一貫的冰冷,如同寒風般不斷直指我妻有奶內心追問著。

  「我……」

  「說啊,不然我恐怕幫不了你?」

  「宵夜…跟涼涼孟…。」我妻有奶遲疑許久,而後緩緩開口:「我想保護……他們兩個。」

  面具男子鬆開了手,語調微微上揚說道:「看吧,誠實面對沒那麼難,對吧?」

  「『不過你也真是無情,難道其他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嗎?』」面具男子這麼一說,我妻有奶急促地抬起頭,兩眼無神盯著前者看。

  「不,我不會這麼說的,」面具男子輕輕搖頭:「就算不是所有人又怎樣?哪怕只是一兩個,有想保護的對象,光是這種愛就很了不起了,我覺得你這份愛很偉大。」

  「與其繼續抱著『想顧全所有人』那種虛情假意的念頭,倒不如面對真實的自己,保護好自己想保護的對象,豈不是更好?」

  「嗯……」我妻有奶無從對答,他想顧全所有人,但同時對面具男子所言也有股莫名的認同感在心中拉扯著,最終他選擇僅僅簡單點個頭表達意思。

  「所以,你會來找我應該也跟這件事離不開關係吧?」戴著面具的男子接著說:「我想我能夠給你協助,如果你只是想拯救那兩人的話。」

  突然一道微弱的聲音隱約作響,面具男子從真皮西裝內袋把聲音源頭取出,接通了攜帶式發訊器的通訊。

  「嗯,跟我說的一樣,他來了……要和他聯絡嗎?好的。」面具男子簡短應答,之後將發訊器交給我妻有奶:「時間算得剛好,拿去吧,你們兩位自己去溝通。」

  我妻有奶遲疑地抖著手接過發訊器,耳朵靠在輸出音源邊旁,還在想怎麼開口,另一頭已經傳來了聲音。

  「就是你嗎?」一聲高昂的女性嗓音在我妻有奶耳邊響起:「把強者港搞得一團亂的小子。」

  「……你是誰?」我妻有奶抱著不安疑問道。

  「場外城總管幕僚——小鈴A,牢牢記住本正妹的名字。」場外城政府?那不正是整片場外大陸最高的執法組織嗎,想不到自己竟會在這種情況下與這座大陸上最高階的政府單位接上線,我妻有奶睜大雙眼,瞪著暗巷內空無一物的地方看。

  「雖然強者港現在亂成一團,但看在你親手瓦解迪迪諾家族這塊毒瘤的功勞上,警備組辦不到的事情,就讓我們政府來協助你吧,」另一頭自稱小鈴A的女性對著我妻有奶冷嘲熱諷,某方面來說,迪迪諾家族確實是我妻有奶一手瓦解的,即便起因是一樁無心之過,發訊器另一頭那人繼續說:「我們會幫你搞定強者港的紛亂,還有那個『短尾鱷』。」


  我妻有奶聽言,心中毫無一絲欣喜與期待,短短半個月的期間,他宛如皮球般被各方玩弄、利用著,政府更是當中幹得最不隱諱的那一方,如今,他已經不願再相信任何人拋出的橄欖枝。

  「條件是——」這就是政府的一貫手法,沒有人可以毫無理由的從政府手中取得任何好處,我妻有奶靜靜聽著,黯淡微弱的目光漫無目的盯著暗巷一角,對話另一頭名為小鈴A的政府人士緊接著提出條件:「你必須前往場外城,協助場外城政府捕捉幾位活躍的潛在罪犯。」

  「當然,我們會提供你在場外城有限的庇護,以現在根本無法在強者港安身立命的你來說,這提議對你只有好處是吧?」

  「……我有幾件事想確認。」默默聽著的我妻有奶突然開口:「『潛在罪犯』?也就是說那些人都還沒有犯罪事實?還有,名單呢?」

  「大多是沒有的——目前沒有,不過政府看人的眼光是很準的,相信未來這些人一定會有罪證確鑿的一天。」小鈴A如實陳述並拋出頗具暗示意味的提議:「就算沒有,相信你也會讓他們有罪名可冠的,你說是吧?」

  「至於名單,到了場外城你自然就會知道有哪些人,他們各個都是藏不住自己鋒芒的傻瓜。」

  高層政府人士的一番話,讓我妻有奶心頭起了股惡寒,竟會有主動製造罪犯這種事……若他接受這項提議,這次又將會有多少不相干的人必須遭殃呢?

  「順帶一提,我妻有奶,你也早就是名單上的一員了,」還沒等到我妻有奶決定,小鈴A率先直指道:「你很幸運,在遭遇困難之際還能被我們政府找上,倘若你不接受,我們有的是其他人能找,而且放心……我們政府總有辦法抓到一個人犯罪的事實。」

  他完全懂了,打自一開始他就不是在和政府交涉,他只是不斷地被無形的手推上跳台,往那無盡的深淵下墜而已,眼看一旁戴著駭人面具的神秘男子,雙手抱胸靠在牆邊,怎麼也摸不透他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在被絕望追逐之際,政府擋在他的面前宛如一道高牆,他總算明白,想越過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辦法是走這名為政府的高牆替他開的那一道門。

  「沒問題……」我妻有奶雙唇顫抖著,緩慢吐出這三個字。

  「你們……能保證會保護好他們嗎?」明知自己被一騙再騙,如今卻還是只得以這般姿態祈求著,他一名在懸崖邊搖搖欲墜的束手無策之人,政府的出現如同把一根蔓藤伸到他手邊一樣——即使上面滿是荊棘還是得伸手去抓住。


  『你的傷勢還需要觀察呢,我會照顧好你的。』NigHtCorE……抱歉,一直都是因為我,你才又髒了雙手。

  『少主...不...Father,下令吧,這筆帳非得要他們來還!』白毛……辜負你一片忠心,真是無顏面對你了。

  『我們已經收了錢,這條命現在是你的。』黑桃……對不起,人的生命果然不是能用金錢來衡量的。

  『為了重建家裡道場,冒這點險不算什麼。』幕末之花……明明只是為了單純的理想,卻得跟著我被拖下水……

  『我們兩個本來可以安安穩穩過日子不是嗎……?』涼涼孟……不知道害你哭了多少次,對不起,都是因為我…都是我為了…

  『有奶和涼涼孟也要一直一直快樂哦!』宵夜……


  幾個人的身影在我妻有奶腦中閃過,伴隨著無止無盡的愧疚,儘管對他們抱有再大的虧欠,這次是真的回不了頭了,向政府乞求給予他們庇護,是我妻有奶最後能做的掙扎。

  「誒,當然。」發訊器另一頭,小鈴A毫無遲疑應答道,很快的又一轉話鋒:「還有,我們會提供一名線人給予你協助,他的名字叫做煙餘,等你到了場外城,我們會讓他和你碰面。」

  「那麼,這件事就有勞你囉,記住,不計代價;不擇手段,抓到越多人越好。這可是我們之間的約定,還請你不要忘了,嗯?」場外城的總管幕僚祭出嚴詞警告:「我們就說到這吧,幫我把話筒傳回去。」話已聽至此,我妻有奶心如死灰,拿下攜帶式發訊器交還給撮合他和政府的那名面具男子。

  「怎麼樣,談得愉快嗎?」面具男子接過發訊器:「希望你們談得愉快。」

  「…不關你的事…」他已經受夠了,如今事情也談妥,和這名戴面具的傢伙已經沒什麼好說的,我妻有奶拖著尚未痊癒又疲憊不堪的身子緩緩走出暗巷,就和上次一樣。

  「等一等,」見我妻有奶,頭也不回打算就這麼離去,面具男子開口叫住前者,就和上次一樣:「這邊也給你一點我能給的協助吧。」男子緊緊壓住發訊器的音源輸入口,避免任何聲音流入發訊器另一端。

  「首先去找這個人吧,相信他一定能給予你不同於政府方面的其他幫助——他叫做清流。」面具男子遞出一份可以放在口袋裡的文件,包含那個名叫清流的人,他的基本資料和可以找到他的地方。

  我妻有奶無神地眨眨雙眼,視線微微往上抬至能與面具男子對視的程度,他所看到的,是那名面具男子伸出食指放在口部的位置之前,示意要他保密的動作。

  「別讓政府知道了……。」




  「話說回來……」目送我妻有奶走出暗巷,徒留面具男子一人在此,發訊器的通訊除了剛才被屏蔽以外,從頭至尾沒斷過通訊,對話另一頭,小鈴A確定面具男子已經接上通話,開口繼續說:「那什麼迪迪諾家族的首領,他那件事既不是什麼寇龍組的殺手;也不是警備組的臥底幹的,實際上是你下的手,對吧?」

  男子聽言,微微吐出一聲笑:「呵呵……您太抬舉我了,更何況我也還是寇龍組的一員啊,我只不過是稍微誘使他們家族那名割喉女魔代為動手而已,她粗糙的手法反而能讓整個計畫運行得更順利。」

  「對了,不知道迪迪諾老爹真正的遺書上寫了些什麼……算了,也不重要,」面具男子從真皮西裝內袋中取出封蠟妥善的信封——然後將其撕得細碎:「反正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就代表我調包的那封假遺書當中的訊息有傳達到吧。」

  「不過你膽子還真大,藉故暫時離開寇龍組來到強者港,實際上來到此破壞自己組織在這裡的產業,還和我們政府聯手滲透寇龍組和迪迪諾家族兩個大幫派,更毫不留情取走迪迪諾家族首領的命,這一切的舉動竟然只是想跟我們政府交換那個名叫清流的人的資料……本正妹還真好奇,你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目的?」小鈴A越說,語氣中帶有的質疑就越明顯,對方做了這麼多對政府有利的好事,但政府從始至終沒有放下對這人的戒心。

  「不重要吧,就好比你們也不看重你們給我的那人的資料。倒不如說,沒有我這一連串的安排,政府也不會有這麼一個好機會可以在不久的將來一舉掃蕩那些惡徒們。」面具男子手裡把玩著一顆形狀怪異的子彈,他往牆邊靠,語氣冰冷,毫無波動地說道:「說起來,還真可憐那個叫我妻有奶的,還有他珍視的那些人……他們接下來大概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吧。」

  小鈴A在對話另一頭輕輕發出幾聲訕笑:「你講話還真不客氣……精精妓叫。」

  男子對此無話應答,站挺身子走出暗巷:「差不多就說到這吧,我還得回BJ市。」

  「等我處理完那邊的事情……就在場外城見了。」


* * *


  眼看已日正當中,距離大伙所預想的,「短尾鱷」給出的最後大限,也就是日落時辰,只剩下不到幾小時了。

  「歡迎,要不要來份海港特製便當啊?」一成不變的招呼聲,自強者港鎮唯一一間旅店——「旅人歇腳」的老闆,黑仔口中冒出。

  「啊,這不是有奶小哥嗎,今天要來些什麼?」黑仔老闆微笑面對著,等待上門的顧客提出要求。

  「清場。」我妻有奶將一只厚重的行李箱放在吧台上:「還要一杯『教父』。」黑仔老闆聽過隨即準備,並將旅店的其他客人請出旅店。

  「唉……」黑仔無可奈何地歎一大口,口吻不如剛才的客氣:「不是我要說你,但你知道自己惹了多少麻煩嗎?」

  「很抱歉,這次也還是要麻煩你。」將加烈過的「教父」一口氣乾了,這是我妻有奶在這間店裡慣例要求的比例,他打開行李箱,這次的預算比起上次多出許多,大多是從產業大樓那搜刮回來,本就屬於家族的資金。

  「所以呢?這麼多錢你打算做什麼?」

  黑仔一問,我妻有奶則直說:「把店裡應徵名單裡的那些人手借給我。」

  「我知道你要借人,」黑仔臉色不悅,是因為不放心而露出的不悅:「不要跟我說你想帶這些人去和『短尾鱷』硬幹。」

  「這些人都置死生於度外,不是嗎?」我妻有奶從行李箱內拿出一疊鈔票,光是一疊大概就值上萬巴幣:「叫他們到邊境等我,我……打算穿越試煉之地,去場外城。」

  旅店老闆黑仔以掌心強按住額頭,無奈地斥責道:「你簡直不可理喻。」

  「還有,這些錢依舊不可能請到這傢伙的。」老闆從眾多名單中拿起一名為自來水的傭兵單子,毫不猶豫地收到吧台底下:「桌上這些倒沒問題。」

  旺旺、鹿乃控、燒杯杯、日日野、N冈、藍橋牌熱狗,再加上先前就聘請過的黑桃和幕末之花,還有白毛和NigHtCorE,這麼多人要安然通過嚴酷的試煉之地也足夠了,銀貨兩訖,我妻有奶留下滿是錢財的行李箱和空蕩的酒杯在吧台,起身,步履蹣跚地走向旅店門口,連日奔波害他的雙腿幾近不聽使喚了。

  「有奶小哥,」黑仔將其叫住,再度問到:「你還是不想說你打算做什麼?」

  「我說了,惹到『短尾鱷』,我要帶這些人去場外城避風頭。」我妻有奶攤平雙手,若無其事地平鋪直敘道。

  黑仔搖搖手,制止打算轉身匆忙離去的對方:「不,我是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打算就這麼去場外城?」

  我妻有奶本想就此直接離開,見時常光顧的酒館老闆第一次這麼關心他的死活去向,突然不好意思將目光放在對方身上了,他深思著,無神的雙眼似乎早就被黑仔看穿。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到底對不對,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選擇,就好像一個深陷賭局的賭徒一樣。這一次,有人替我開了一條出路,除此之外只有死路一條,我別無選擇。」

  黑仔擦拭起用過的威士忌杯,聽著一字一句,聽得越多,眉頭鎖得越緊越深,對此由衷發出感慨和失望:「……形勢比人強嘛。」那個他所認識的有奶小哥已然不再,他現在無光的眼神,就和這間旅店來來去去的過客沒什麼分別。

  這個世界又贏了,又成功改變了一個人——「它」每次總是能贏。

  「……我不停地跑、不停地跑,」男子解釋完,轉身面對烈陽當空的強者港,刺眼的光線令他不得不撇開視線:「直到雙腿再也跑不動,才發現自己根本逃不了,只能向現實低頭。」復古木板門被推開,發出老舊木門的摩擦聲。


  「一直以來的白費力氣,我已經累了。」

  正午陽光灑落在我妻有奶側臉龐,籠罩陰影那面回眸向黑仔露出帶有倦容的微笑。

  「真的累了。」



《外傳.賭之章》 完



碎碎念:

耗時一年,《外傳.賭之章》正式完結!

這邊短短聊個心得,也許讀者可能會覺得這章劇情怎麼和以往的篇章不太一樣

以往可能雖然也有低沉的部分,但時有歡笑參雜中和著

但這章整體劇情走向一直很灰暗,其實這就是我想塑造的氛圍

有看過第二章的朋友一定知道後來我妻有奶發生了什麼事

本章就是針對第二章去寫的一篇前傳,以另一個視角了解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如此一來,不管大家是先看本傳第二章還是先看這章外傳,看到一些段落都會有「哦~原來是這麼回事!」的感慨,這就是我寫這章希望帶來的成效

如果想知道之後發生什麼事,還沒看過第二章的也請一定要去看看哦

本系列第一篇外傳故事結束了,但是本傳還是會繼續連載

感謝舊雨新知一直以來的陪伴,這場旅程還會繼續

請務必繼續支持《巴哈姆特事紀》我一定會帶來更多精采故事給大家的!

那麼各位,《外傳.賭之章》就到這邊囉

我們下一章見!

如有發現錯字歡迎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也歡迎留言提醒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請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๑˘• ¸•)˘〈影ヨ⁆
就先祝 句點 聖誕快樂囉!
2021-12-24 17:53:50
『。』
骯,謝謝你[e12]
放個短假之後接下來得要開始忙了
聖誕快樂!
2021-12-24 18:04:24
緬因吉
喔喔,原來如此,聖誕快樂!『。』大!
2021-12-25 15:17:55
『。』
骯,原來如此什麼啦XD
聖誕快樂哦[e35]
2021-12-25 15:22:47
葉悠慕
骯,很慢的看完了
雖然沒看過本傳,到中間還是很混亂誰是誰,勢力又是怎麼分,但我覺得人物寫得很鮮明,很有特色
整篇對有奶好感度最高,真是個好男人,背負著痛苦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貫徹自己的信念
真的很棒,我很喜歡
2022-01-01 02:09:42
『。』
骯,謝謝葉悠慕的閱讀[e41]

其實這部外傳因為是以前傳的形式書寫,寫到一半時,就有發現到這些問題
例如有些角色可能要先看本傳;或者是之後繼續看本傳,才會知道他是誰
以及各勢力的劃分、各種名詞,因為劇情完整度尚不足,讀者可能還一頭霧水等等
上述問題我會做各種嘗試,希望到了之後的篇章,一步一步抽絲剝繭後,能夠讓大家看清全貌

這部外傳的主角是我妻有奶,因為在本傳的第二章,我讓他以一個很冷酷、無情並且城府很深的形象登場
希望能以這篇外傳重新介紹他,讓大家知道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轉變
也想讓大家了解到他在第二章做的那些事情背後的起因
在第二章對其他人那樣子的我妻有奶,在外傳中面對自己的童年玩伴,宵夜和涼涼孟竟會溫柔到無法令人置信的地步
對其他人來說,也許他是個混蛋
但是對兩位童年玩伴來說,他是不折不扣的英雄

這邊也要說一聲不好意思,因為個人比較不懂BL的事物
所以時常默默看葉悠慕的長篇卻不敢擅自留下感想[e33]

非常感謝你的支持,希望《外傳.賭之章》帶給你一個滿意的閱讀體驗[e7]
2022-01-01 02:46:24
葉悠慕
沒關係,其實不看也沒關係,而且有些人應該也不太吃BLXDD
我也會繼續支持的,骯的文筆很好,有時候看到一些描寫,也會有一點啟發
而且就單一人物的塑照,有奶真的寫得很好 [e5]
期待骯的下一部作品
2022-01-01 15:31:42
『。』
謝謝你 [e13]
我也會盡我所能應援你的作品的
因為透過欣賞其他人的創作,真的能獲得不一樣的啟發 這點我十分認同
因此葉悠慕也要多多創作哦~創作加油,大家一起越來越好![e12]
2022-01-10 20:09:0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