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路邊撿來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第七章03

熟魚片 | 2021-12-24 12:00:26 | 巴幣 3252 | 人氣 339

連載中路邊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
資料夾簡介
「愛情不分性別和年齡,也不分死去還活著哦~♪」 「等等,紫泱小姐,談戀愛之前,可以先請妳把架在我脖子上的美工刀收起來嗎?」

第七章
普通告白是心臟暴擊,這樣的女孩你喜歡嗎03


「妳在說什麼……?」

「小左,你還記得,你最初開始插畫的契機嗎?」

意料之外的問題令我不禁一怔。

「『我想要畫下來!』──我永遠記得小左亮著眼睛,跟我說這句話的模樣。」

雙馬尾女孩綻放天真無邪的笑靨,彷彿將我們帶回到純真的孩提時代。

她說的,是那一篇只有五千字,述說著兩名性格迥異的女孩邂逅、拯救彼此的故事。讓我立志成為插畫家的,那一部短篇小說。

我當然記得。怎麼可能忘記。

從那一天起,我每天勤奮地練習,參加各式比賽,加入插畫社,將空餘的時間和心力奉獻給那最初的相遇,只為了在未來有一天,畫出足以匹配得上那些文字的插圖。

折損過的筆,揉掉過的紙張,完成的線稿和畫本,畫出來的喜悅,畫不出來的苦惱,彷彿都歷歷在目,像昨天的事。

然而,夢已經醒來很久了。

今年寒假後,我深刻明白自己抵達了極限,無法再更上一層樓。

幼時刻在腦海中的她和她的模樣,注定無法藉由我的筆描繪出來,只能塵封在遙遠的回憶。

所以事到如今,說這些又有什麼用。

「是啊……但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我輕聲回答,一陣刺骨的寒風颳過,將那隻字片語打得粉碎。

「就知道小左會這麼說。」

柳夏萱淡淡地笑道,嘴角滲出一絲苦意。

「但小左……你一定很痛苦吧?」

「咦……」

她的聲音突然低了下去。

「有了那樣的目標,努力了那麼久,卻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一定感到很痛苦吧……?」

………………?」

她抬起頭,眼眶中帶著溼潤。真摯的眼神,感覺堆積著什麼情感。

「沒辦法照著自己的期望前進,一定很痛苦吧……眼前的目標逐漸遠離卻無能為力,一定很痛苦吧……眼睜睜看著熱愛被消磨殆盡卻束手無策,一定更痛苦吧……」

她一字一句將心中的話語傾訴而出,眉梢漸垂,俏臉也逐漸皺了起來。

「不斷質疑自己,認為自己什麼都做不到……窩在一點也不溫暖的被窩裡,告訴自己是全世界最沒用的人……指針枯燥的聲音,所有做過的一切都毫無意義…………」

不知從何而來的哀傷,隨著延伸到冰冷空氣中的語句愈發濃烈,面對這樣的她,我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然後甚至開始認為,要是自己從來沒有過就好了……要是沒有過那樣可笑的願望和目標……沒有過想要爬上高處的不自量力,就不會淪落為什麼都不是的自己……」

因為,那些話好像不只是對我說的。

「你一定一直、一直……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對吧,小左?」

終於,一滴豆大的淚珠自她的眼角滑落,令我呆愣在原地。

…………為什麼?

為什麼……她會說出這些話……?

明明一直以來都沒向任何人說過。認為不會有人理解,也沒有義務承擔,所以我誰都沒開口。

然而這是為什麼?

眼前的她似乎成為一面鏡子,完全如實映照出我的內心。

挫折、苦悶、憂慮、焦躁、自卑、懊悔、絕望。所有過往經歷過的情緒,如今透過她發自肺腑的喊話,毫無遺漏地攤開在我的面前。

而且,鏡子裡頭映照著的,還有她自己脆弱的身影。

我彷彿可以窺見她揉著雙眼,獨自蹲在房內的窗邊泣不成聲的模樣,與現在流著淚的她重疊在一起。

沒有人能夠看見才對。

可是為什麼她說的話,她的一字一句,尤其是她的眼神……都不禁讓我感到熟悉……而且,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想起來了。

當時在百貨的書鋪區前,柳夏萱凝視著櫥窗內時,也是這種眼神。

就和我盯著漆黑的螢幕,卻什麼線條也畫不出來,所倒映的自我厭惡一模一樣。

「我都知道喔。」

柔和的語氣傳來,頓時驅散黑色的迷霧。

少女雙手交握在胸前,縱然淚水不斷滑落,她卻露出足以治癒人心的笑容。

「小左的感受我全都知道喔,因為──」


「我一直都看著你嘛。」


她往前踏了一小步,來到足以感受彼此鼻息的距離。

「但是我可以斷言,小左的過去……所付出的全部努力……絕──對不會是白費的。」

柔軟而纖細的掌心包覆著我的雙手,與我一同輕輕捧起手上的稿紙。

「小左,你還記得小學三年級的時候,你送給我的那幅插畫嗎?」

「……嗯,記得。」

她仰望著我,深邃的金色眼瞳將我勾往記憶中某個場景。

在我們十歲那年,柳夏萱的父親因病驟逝,當年年幼的她無法承受這個事實,傷心得哭個不停,甚至到了無法正常上學的地步。

那個時候的她,還不像現在是個笑口常開的開朗女孩,而是怯弱怕生的膽小鬼,沒辦法靠自己振作。

為了嘗試安慰她,卻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我,唯一想到的方式只有畫圖,於是我花了整整一天畫出一幅稱不上是插畫的插畫,拿到她家親手交給了她。

「那個時候,我真的好高興。明明只是一幅畫,但每當我想要哭,或是晚上睡不著想爸爸的時候,只要看著那幅畫,就可以止住淚水,然後安心地睡著。」

她溫柔地垂下眼。「小左的畫有種溫暖的魔力,彷彿觸摸紙面就能感受到溫度,像音樂盒一樣。」

「哪有這麼誇張……」

她搖了搖頭。

「一點都不誇張。小左你不知道,當時那幅畫對我有多重要。直到現在,都還是我最珍惜的寶藏。」

「唔……」

柳夏萱盯著我們手上的稿紙,接著輕抬了一下我和她的手掌,彷彿在感受那重量。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決心要寫作。」

「咦……為什麼?」

「笨蛋……都說成這樣了還裝傻!」

柳夏萱看似不滿地鼓起臉頰,又像是感到害臊地微縮下巴,臉上泛起淡淡紅潮。

她深呼吸一口氣後,擺出像是不再逃避任何事物的神情,對我說道:

「因為──我想要和小左並肩而行。」

「並肩……而行?」

「沒錯。」她抬起視線,用金黃色的眼瞳凝視著我。

「小左,一切都結束了。」

「結束?什麼結束……」

「你的插畫生涯,到此結束!」

我眨了眨眼,感到一陣錯愕,無法理解眼前少女的意思。

「妳在說什麼……」

「所以接下來,是你第二個插畫生涯的重新開始!」

「第二……?等等,萱,妳到底在──」

「小左──!」

話沒說完,手上的力道忽然一緊,耳畔傳來巨大呼喊。

「不對,左離鳴!你好好聽清楚了!」

柳夏萱緊閉上眼,正面對著我低下頭,扯開嗓門大喊──


我喜歡你────!!」


還沒意會過來,脫口而出的四個字像是要貫穿天際,迴盪在空曠的校園及腦海。

我的手被緊緊握著,自她的掌心傳來細微的顫抖。

「咦…………」

她剛剛、說什麼?

我愕然地看著柳夏萱羞紅的面孔,只見嬌嫩的嘴唇扭曲成不規則的彎線,眼珠子雖緊緊盯著我,卻像是克制想要逃跑的欲望,不斷搖曳著。

「萱,妳……」

「我、我從那個時候就決定了!我也要寫出能讓小左看上眼的小說,然後在未來某一天,讓你主動說出『想要畫下來』這樣的話!」

被緊握的力道、掌心傳來的顫抖,都隨著話語的積累愈發濃烈。

「為了喜歡你,為了能與你並肩而行,所以我才開始寫小說!而且和你一樣,一直、一直、一直努力到了今天!
……所以、所以…………小左你不可以說什麼要先放棄……如果你先放棄了,那我、要怎麼辦…………」

說著說著,一直以來佯裝堅強的紅髮少女,終於再也忍受不住,眼淚撲簌簌地落下,沾溼了稿紙,化開剛硬的筆跡。

這是第一次,柳夏萱在我面前卸下了外殼,將內心最真實的想法,真誠且毫無遮掩地傾訴而出。

衝擊的事實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無法做出反應。

「雖然我在公園的時候,說好不會再干涉小左你的意願……你一定也覺得很莫名其妙,會說我是個善變的女生……
但是,我果然,還是想再試最後一次。」

「小左──」她抬起哭花的臉,手臂跟著微微舉起,讓我感受到那份稿紙真正的重量


「這一次,可以為了我而畫嗎?」


……

……這是怎麼回事。

總是在我身邊打鬧、看似單純的兒時玩伴,原來一路走來,都抱持著這樣的心意嗎?

看似玩鬧的舉動,推舉我成為班級幹部,拉著我進入排球社,看似積極,卻又若即若離,是因為她的內心抱有強烈的目標,和與之相等的矛盾。

我總是獨斷地認為,她對我的顧慮和擔心,只是出於青梅竹馬的身分而無法置之不理,然而不是那樣。

如同我和那篇故事相遇,立志成為插畫家,眼前的她,也因為一幅插畫,努力想寫下故事。

明明身邊就有個和我相似的人,和我一樣努力、甚至比我認真,我卻總是放大審視自己,沉浸在一人的哀傷裡自怨自憐,忽略總是在一旁觀看一切的那個她。

那個一心一意守望著我,名為柳夏萱的少女。

我太小看她了。

也注視自己太久了。

或許是時候抬頭看看周圍,看看自己的身邊究竟有誰,有著什麼樣的風景,再好好重新踏出下一步。

要是再繼續下去,我恐怕會瞧不起自己。

我伸出手指,拭去柳夏萱臉頰上的淚痕。雖然以前也會捏她的臉逗她玩,但時隔多年,依然細嫩光滑的皮膚卻讓我有了截然不同的感受。

「別哭了。都被妳說成這樣,是要我怎麼辦。」我苦笑著說。

儘管皺著眉頭,但總感覺心裡某處輕鬆了不少。

「唔、小左……對不起……」

「怎麼又說對不起了?」

「因為……我又用這種方式來強加在小左身上了……可是,我沒有其他方法了……」

她低著頭,用小聲的低喃訴說著,彷彿做錯事的小動物。

原來如此,看在她的眼裡,大概只會覺得自己又做了同樣的事吧,不過……

「不,這一次不一樣。」

我搖了搖頭。

「咦……?」

「一直以來,我都是為了自己而畫。設立目標,燃燒自己當作動力,雖然口口聲聲說要成為什麼樣的繪者,其實只是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

我邊說,邊回想過去的自己。

「只會口說大話,但當遇上阻礙,真正察覺自己的匱乏和無力後,卻只會自大地認為自己什麼也做不到,然後陷入自卑的螺旋裡,怪罪於他人,好讓自己好受一些。」

這一點,我想她和我有類似的感受。因為她不僅一直看著我,也獨自一人努力了過來。

可是,她有一點和我完全不同。

「然而,是妳讓我知道,有時候這樣的自己,也可以依賴他人。」

要變得強大縱然得仰賴自身的努力,可是如果一味低頭,就看不見自己早已迷失方向。

只有清楚注視目標,並且腳踏實地一步步往前邁進的人,才有辦法在遇到洪流的當下,仍知道自己該往哪走。

在這一點上,柳夏萱明顯做得比我好太多了,只是她自己大概察覺不到吧。

因為,她總是忽略自身的苦楚,只在意別人感受到的痛苦,所以一路傷痕累累,其實或許她才是吃最多苦的那個人。

即便是眼前的當下,她依舊不斷顧慮著我。

真是沒轍。

我憶起不久前在心裡,暗自許下的諾言。


──一定不讓身旁女孩的笑容消失。


看來是時候履行這份諾言了。

「小左……」

面對泫然欲泣的俏臉和呼喚,我搔了搔頭,輕嘆一口氣,說道:

「真沒辦法……就照妳說的吧。」

「……哎?」

「不過,可能還要再請妳等等就是了,畢竟過了有點久,可能生疏了不少。」

「……小左你的意思是──……!」

柳夏萱睜大了哭紅的眼眸,不可置信地道。

我將手上的稿紙捲成筒狀,嘴角微微揚起,然後往她的額頭輕輕一敲。

「看著吧。」

以喚回她笑容的期盼,誠摯地將那份承諾托出。


「我一定會把妳的小說,畫成全世界最漂亮的插圖!」


「────」

像是被定身一般,眼前少女徹底僵住。

「……真的?」

然後再度確認。

「真的。」

「真的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的真的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的真的是真的。」

於是,金色眼瞳裡的波光開始流轉。原先緊閉的小口,猶如溢開的楓糖漿慢慢擴大,漾起令人憐惜的笑容

她用力一點頭,被夕暮染紅的兩束馬尾輕輕躍動。

「──嗯!」

抬起臉,眼角的紅潤像是暈染到了雙頰,變得紅通通一片。

「不可以騙我喔,小左。」

「不會騙妳的。」

「一定要畫出來喔,小左。」

「一定。」

「說好了喔,小左!」

「嗯,說好了。」

像是為了彌補過往的缺憾,眼前的少女不斷重複相似的語句。

如同雨後盛開的雨百合,柳夏萱天真的臉蛋上,綻放出前所未有的燦爛笑容。





【預告】
明日加更,共計兩篇──

────於是,第一卷即將完結。

創作回應

千緒
那句諾言的台詞布置的好讚歐 沒想到會以另種形式再度出現的說
這篇結尾對應大梗瞬間看到雞皮疙瘩耶......劇情真的要進展到超可怕的部分了(つд⊂)
很好奇究竟會怎麼揭露

但是都勝這麼少了還加更屁(`_´)ゞ
小心我一天看一行(到底#
2021-12-24 13:30:05
熟魚片
聖誕夜奇蹟即將降臨◝( ゚∀ ゚ )◟

明明就是你說要加更的(ꐦ°᷄д°᷅)現在的作者好難當嗚嗚
2021-12-24 16:54:55
玹竹以墨
樓上的哈士奇WWWWWWWWWWWW
是說這個劇情真是太撲朔啦!期待後續!!!
2021-12-24 13:38:46
熟魚片
貪得無厭的哈士奇
喔耶~希望可以讓你驚喜
2021-12-24 16:55:43
肥宅鯊J shark
在看似如此完美的結尾中還有一個未解的謎…所以該停在這裡了吧(X

真的是真的的真的是真的
2021-12-24 19:44:00
熟魚片
只停在這裡要叫紫泱何去何從><
2021-12-25 12:02:42
ソケノ‧諾
「這份稿紙真正的重量」蠻喜歡這句的。這篇盈滿了許多柳夏萱在過去積累的種種心情與想法,所有東西就像濃縮在這一刻爆發。到此也可以是一個結局呢,一樓哈士奇的讀法好像也是一種選擇(x
2021-12-25 00:06:05
熟魚片
其實這確實是以左自身插畫線的一個好的收束,算是第一卷的一個小結局,只不過這故事不只是為了讓左重拾繪筆這麼簡單而已,能虐的還是要繼續虐(X
2021-12-25 12:04:57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這份重量十分沉重呀...也能明白陷入自卑的螺旋而什麼都推給做不到的藉口與無奈...雖然不是百合戀,但這樣的告白有種拯救彼此的感覺。
( ´・ω・`)0+(拿出烤肉醬
2021-12-31 09:57:13
熟魚片
雖然沈重,卻也是療癒雙方的告白( ´▽`)
等等小精靈你幹嘛你想烤誰!!快壓妹肉!!!
2021-12-31 10:09:0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