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RPG四期創作】《瘟疫章.之四》狂亂幻象甜美

銀狼 | 2021-12-24 00:51:52 | 巴幣 1054 | 人氣 215



瘟疫章.之四
狂亂幻象甜美


  十月七日,西行的義勇軍到達了與梵亞斯的諾亞約定的地點,聖森哨所。雙方馬上定下了重啟預言的日子。

  十月十日,在重啟預言時,受瘟疫之災操縱的魔物,從外襲擊了聖森哨所,緊接著義勇軍和梵亞斯等人被困在一個名為拉萊耶的異空間之中。

  十月十七日,有限的人數被送出結界以外,分開為前往喀爾登的尼莫的調查隊,以及前往地獄尋求援助的破解隊。

  十一月十三日,破解結界的隊伍成功破解拉萊耶的封印,然而緊接而來是令人困惑的叛變,與破解隊同行的援助者們攻擊了義勇軍。

  混亂的戰鬥中,卡洛特突然被逆向召喚到極北之地尼莫,且與調查隊成員會合,得知尤克失去意識,以及得知瘟疫之災的真身,便是同樣來自聯邦的塞壬。隨後,卡洛特便與調查隊一同行動。

  十一月二十日,調查隊在北境大軍的無死角包圍下,冒死執行逃生計劃,在最後時間得到撒拉弗加百列的協助,逃到了她的衛星上。

  十二月五日,調查隊連日在卡律布狄斯高空躲避各自世界各地軍隊的追捕,同時捕捉到了另一部分義勇軍的行蹤。兩軍會合後躲進了已成廢墟的恩斯雷海港鎮……


  「嘎,謝謝老婆。容月,看看你那副髒樣子,真是的。」

  在我恍神的時候,波絲將豐盛的早餐放下,坐在鄰座微笑著。五歲的容月最近長高了不少,可是內裡還是個會讓父母操心的孩子。

  「那個,老婆,我昨晚作了一個……嘎,很奇怪的夢。」

  我一邊將香腸炒蛋切成一份份,一邊說道:「就是……那裡夢裡嘎,世界要被四災毀滅了,四災是指四個毀滅世界、連神也束手無策的災害嘎。」

  「很荒謬對吧?說什麼世界會被毀滅嘎。更荒謬的是,我在那個夢裡,居然選擇了離開你和容月,然後加入什麼義勇軍,去拯救世界了。」

  窗外鳥嗚,朝陽照進明亮而溫暖的房子中,飄逸著家的味道,微風吹進,讓人心情放鬆。在容月嘻嘻哈哈的笑聲中,我直視著表情始終不變、印象中最美的波絲。

  「我夢到,義勇軍受到瘟疫之災的打擊。你想得到嗎?瘟疫之災是一個人嘎,你絕對想不到人:賽壬!知道嗎?呆在水儀大廳裡,那個總是用綠髮遮住眼睛的怪女人嘎。」

  說到這裡,我不禁失笑:「嘿嘿,一個在銀星眼皮子底下的人,居然是毀滅世界的大惡人嘎!這種三流詩人才想得出來的情節,多麼荒謬的夢阿,嚇得我睜開眼了嘎!」

  「還好,那果然是一場夢嘎。這裡有我最愛的你和容月,所以這裡就是真實的。」

  我握住了波絲的手,喃喃地說:「畢竟真正的我,是不可能離開你們的嘎。真正的我,不可能會做出背叛你們的事。所以,我就留在……這裡吧。」

  …………

  ……隱隱約約,我能感到一股力量,正把我的手緊緊吸住。我選擇閉眼,將身心放鬆,不對這一力量作出反抗。

  隨後,力量變得有實感了,就像是波絲抓住我手腕時的感覺,又像是容月握住我的手指時的感覺,正把我向前拉動,把我拉向我所期望的幻想之中……

  …………

  ……而我最後,無奈地搖了搖頭,哼出一聲悶笑:

  「而如果是你的話,這時候肯定會說『我所愛的丈夫、女兒所仰慕的父親,不是這種懦弱的狼人』……吧。」

  在我自言自語之後,周圍的氣溫驟降,鳥嗚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某處水滴的聲音;刺激鼻腔的微弱屍臭,以及刺痛肺部的寒冷空氣,將我從幻想中拖回現實。

  我坐在破爛的桌邊,這是港口中某處的房子,其主人死狀淒慘地死在樓上,將他的屍首埋好後,我就住進來了。

  這裡不是我的家,這裡沒有我的家人,這裡沒有溫暖的飯菜與關心。
  這裡是殘酷現實,這裡只有我一頭狼,這裡只有冰冷的空氣與敵意。

  我的確是在面對瘟疫之災。這是現實,而不是夢。




  義勇軍將這種狀態稱為「狂亂」,人們會產生幻覺、思覺失調,影響因人而異。

  在加百列衛星上,被東方聯軍追擊期間,我在被稱為「色彩」的敵人的精神攻擊裡,我彷彿經歷了數千年的人的歷史與知識、看見了超出我能想像的色彩、聽見了無數把震撼靈魂的唱聲……

  那些是不應該看見,更不應該回想,卻會令人不自覺陷入其中的事物。

  即使在戰鬥結束後,精神攻擊的影響仍然殘留著,那便是「狂亂」。

  從那時候開始,波絲和容月就會出現,有時是在睡夢中聽見了哭聲,有時是突如其來的觸碰感覺。

  我也意識到,這種情況正逐漸變得嚴重、變得具體,而現實反而變得虛幻、如夢一般。

  一次次重覆意識到現實的痛苦,就愈覺得放棄抵抗、任由自己陷進「狂亂」的美夢中,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吧?

  …………

  「……哈,我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嘎?」

  我強迫自己忘掉剛才的幻覺及念頭,依依不捨地離開房子。

  在我打開門時,本來在外面把守的同伴,冷不防地高舉了匕首,殺意凌厲地襲擊了我。也許我該對這個攻擊感到驚訝的,但事實上我已經麻木了,熟練地將發狂的同伴制服、勒昏,隨後把他交給聽到動靜而趕來的醫療人員。

  沒人是能夠相信的,畢竟在這種時刻,人們連自己都沒法相信。走在義勇軍聚集的街道上,大家的眼睛彷彿都發紅了,在「狂亂」之下,一絲的動靜都可能被視為敵意行為,而現在這種心病沒法根治。

  這形成了一種詭異的光景──我目前的理智還能認知到詭異,再過些日子也許就不同了──有些人會對巨岩或空氣攻擊,因為他看見了不知名的怪物;有些人將幻覺當成了現實,並向身旁的人介紹自己掛念的某人。




  我離開了人群,走向碼頭,眺望海平面一會兒後,空氣忽然就變熱了。

  不該出現的夕陽出現在海平線上,因而染橘的天空,與身下的沙灘互相映襯,海浪拍打的聲音、沙鷗的叫嗚、海水撲鼻的鹹味……這是我和波絲在結婚之間回憶的場景。

  當然了,那時的沙灘並不像現在般清靜,與海浪玩而嘻哈大笑的容月也還沒有出生呢。

  這是我夢想中的畫面之一,只可惜容月不喜歡海,只有在她小時候,曾去過一次海灘,並認識到她的哭鬧有多麼凶殘。

  在身旁的波絲依偎在我的臂上,而我也握住了她的手,久違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在海邊的容月轉過頭來,大喊了一聲:爸拔、媽咪,快過來吧!

  此時,吸引的力量再度出現,且變得更強,風一般溫柔的聲音,正呼喚我跳進海裡面。

  只要在這裡,你所希望的都能實現,根本不需要過得那麼辛苦,不是嗎?這並不難的,只需要,在這裡,輕輕地向下跳……

  …………  

  「……嘎,別騙了,我想實現的,你根本給不了,『瘟疫之災』。」

  再度睜眼之後,我再次回到了碼頭,充滿了骨感的、讓人希望只是幻覺的現實,心情複雜地嘆了口氣,又心懷感激地回味著充斥全身的幸運感。

  既然要讓夢想成真,就讓它在現實中成真吧。在我敗於狂亂之前。

(2443字)


創作回應

鯊鯊~
喜歡的文筆和場景
2021-12-24 01:22:47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12-24 14:51:05
瞇眼喵太郎
聖誕快樂喵 ~w~
2021-12-25 09:13:44
oVo巴爾坦星人
一點心意~
2022-01-05 06:51:50
小洛
別放棄了卡洛特
2022-01-10 21:02:1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