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CH27】專家

樂之 | 2021-12-23 20:53:47 | 巴幣 208 | 人氣 318

【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資料夾簡介
RPG之幻想國度四期主線的創作資料夾



My Modest Solutions





 






  亞茵我知道自己正在苦笑,瞧,鏡子裡照著呢。我擱下筆,眼盯隨身化妝鏡中那張憔悴、強撐著的面孔,放任心思隨之亂飄,飄到跟我無關的遠處。朦朧之間,想起那女孩的一句話。

  ──爸爸說,不論男女,都要保持儀表。因為不管是敵人、還是友人,第一眼看到的都會是外表那塊。

  某天夜裡,恩斯雷營地的篝火邊,希莉卡同意讓我整理頭髮。我幫她去屑,將瀏海理直,一邊試著解釋維護女性髮妝的重要性。我知道希莉卡的知識來源都是後天的,一些從書上讀來,一些在實作經驗中累積,又有很大一部分源自於父親。聽完我的話,她略作思索,選擇以他的理念作回答,那時,我便明白話裡的比喻該點到為止,以防一不小心對特拉希爾的意思過度解讀,並刺痛了她。

  就在我們義勇軍與希莉卡聊天時,她爸爸就躺在不遠處,雙眼閉著,說不定已沒了脈搏。希莉卡理解自身使命,但支撐她前進的最大原因,是特拉希爾。所以她在如此絕望的處境裡,仍念念不忘……不,仍
堅定相信著他的話。

  ──爸爸說過,想法如何都沒有關係。要害怕就害怕、要悲傷就背傷,最後會如何行動,不要被想法給左右就好了。

  她一定非常、非常、非常的害怕。這個誕生至今僅一年多的小女孩肩負著全世界的未來,是我們全部人的依靠,那麼,她又依靠誰?

  顯而易見呢。

  我對鏡子眨眨眼,收回心神,花了好些秒鐘回顧拿筆的手究竟在寫些什麼。然後我看見名單上的人,剛才因分心而暫時放開的恐懼……就又回來了。

  面對白城的舊友,亞茵該怎麼辦?他們現在都恨透了我,還要不要在無以迴避的白刃相向之前,開口再說些什麼?

  幾天之後,我們就將進攻阿斯嘉特。無論面對誰,我都不可能有臨時做決定的餘裕。我不是愛麗絲,有不少與人牽絆的沉重包袱,所以必須現在就做出選擇,也得提前就衡量好
代價──

  例如,比起誰,亞茵更能傷害誰。










  ──如果克蘇魯不離開白城,我們……勢必得主動踏入白城中,或許還得與無辜的人們交戰。

  亞茵我克制焦慮,繼續讀那些名字和各種加註的應對方針。

  排在小麥之前的是燁,布依絲之夫。好段時間沒接觸燁了,我僅記得他話很少,總是貌似心事重重,但眼神清澈銳利,雷達般掃描我那好同學身邊一切威脅。我好奇受瘟疫之災扭曲認知的情況下他怎麼看她。也許燁不計一切代價也要親手將布依絲殺死?如此一來,她就不會被別人玷汙了。

  合理嗎?或許吧。就連我們這些義勇軍面對敵對的朋友都有抱持類似想法的人在。假如這一對狹路相逢時我也在場,那麼先一步盡量擋下燁的攻勢,讓精靈祭司有應對餘地,對她而言應該是最好的。若只有我撞見他,那麼……應該……嗯……可以擊倒

  ……下一位。

  諾德特姆通常不輕易離開她的窩。她這個人偏好安逸,會找藉口逃避各種外界強加的責任,例如對抗「瘟疫之災」入侵。麻煩的是,她家所在的TVS至少就有八戶屬於義勇軍人士,這還不包含尤克特拉希爾戰隊根據地。我無法想像那些住戶們能夠一口氣忘記我們存在,而麥伊雖然偏安,可也挺容易被煽動,再加上那個社區有號召冒險者住戶對抗侵入者的「輝煌功績」。身為戰隊核心成員,我必須認定小麥將出現。

  倘若青歲姊與亞茵我共同行動,得為她吸引來自矮人的恨意。

  那麼下一位是……


  暗凜。

  唉,
暗凜

  一直到戰爭之災時期,她都是義勇軍身份,卻在凱旋後不久,因為某個我不明白的理由被除名。無論除名與否,她仍天天拜訪曙葉家,為他打理家務事,整理他散落各處的檔案,烹調他愛的美食……使我倍感
威脅。如今,來自她的威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真實,因為闇凜知道曙葉的弱點,所以曙葉才會多方容忍著她。

  我不理智的認為闇凜第一時間就會來堵我們,她有什麼理由不來呢?說不定那甚至是種樂趣。假如她九隻狐尾通通瞄準我的愛人,那麼無論他會怎麼想,亞茵都必須阻止那個女人。

  「
絕對!

  這是身為女友的責任、意義、與尊嚴。我緊握拳頭,把話重複了兩、三遍。我自認為有包容心,不把曙葉的潛在女伴存在當作委屈,諷刺的是,這份醋意恰恰趕走了些許面對她們的恐……嗯,不安。亞茵,可不能承認怕她們。

  翻面。下一位!

  「
啊……

  我倒抽一口氣。

  下一位……是白大哥哥,以及娜姊與東尼。還有小薔薇、AI夥伴們、間桐希、安東尼奧、安德列斯、啻煌……

  Euforia Bakery,亞茵的家、亞茵的家人,最喜愛的……
薇塔姊姊

  就算心裡做了再多的準備,亞茵我捫心自問,有用嗎?

  也許亞茵我會被逼著下手、也許會不慎害到她、又或者……不明所以地隊友將替亞茵毫不節制地出手。無論如何,薇塔姊姊都會受傷。最想守護的家人,卻站在我的對面。

  「不要……」

  我竟然想著要傷害薇塔姊姊,將要看見姊姊
痛苦的模樣。無辜的她什麼都不知道,竟得面對我本該保護她的劍。

  那些在家中的點點滴滴,跑馬燈般閃過,成為筆記本上點滴水痕。好痛……好痛……內心深處刺著我的,是別無選擇的自己,和殘酷的世界。

  「不……」剛才鼓起的勇氣砰然碎裂,尖銳的角扎得我體無完膚。我不再是亞茵,端莊知理的銀曦不復存在。我只是凋零枯枝,倒在破碎的玻璃上,飄在風暴的邊緣……






Never Comming Back
Evan Call|Violet Evergarden OST2018





  帳篷的門簾被拉開又帶上,空間裡多了他散發的植物氣味,多了他呼吸的聲音。

  「誰欺負妳了,亞茵?」他雙手摟上了我的肩,側臉輕輕蹭著溫熱的、滑過淚珠的臉頰。

  「弄哭我的女朋友,我去幫妳欺負回來。是
芬迪卿嗎?還有誰敢調戲我們銀曦卿?」他……語氣像是希利卡沒有發過進攻阿斯嘉特指示。

  「……」我怔怔的看著他,半晌說不出話來。原來想蓋住紙張的念頭,在他蹭上來時,就都忘記了。只想往他懷中塞,放縱的大哭,別再管一切。

  「亞茵我……我辦不到。」我哽咽著,聲音好破碎。「前方若是薇塔姊姊,是亞茵的家人……我……辦不到……」

  好想、好想逃避那些現實,莫名而生的罪惡感卻愈發強烈,即將要面對的完全不是一個人能承受的命運,我沒有解決方案。萬一到時來不及呢?萬一我撐不住先倒下,以至於誰都無法拯救呢?無論做與不做,他們都將面臨莫大危險,身歷險境,卻毫不自知。我討厭這麼沒用的自己!我無法接受──

  「亞茵辦不到,那很好啊。」曙葉往我臉上親一下,唇邊都是淚水:「如果傷害最愛的人,只要用一天的時間來下定決心、做出覺悟的話,那種人也太冷靜了,不是妳和我做到的,不是嗎?」

  摸摸我的頭髮,讓我靠在他的胸膛,像是安撫小女孩似的,在我耳邊說敲敲話。

  我梗了半天,終於忍不住在他的懷裡大哭,明明直到剛剛還平靜的,但他這句話卻一口氣突破我心中自以為是的壁壘。

  「
嗚哇……嗚嗚……嗚……

  但是,此刻心中又跑出另一個平靜我,她一邊看我嚎啕大哭,一邊搔著髮尾思考。她知道曙葉從不只單純丟出真相。

  「到時候交給我吧,我都有辦法處理的。」他不像只是在安慰,亞茵我沒那麼好打發。他做了覺悟,並且真的有辦法,那話語中十足的信心,我聽的見。他總是這樣,不論要面對戰神、奧丁,還是克蘇魯、面對阿斯嘉特。他總是這麼的──

  深吸氣,長吐息。深吸氣,又長吐息。旁觀者亞茵消失了,與愛哭的亞茵……合而為一。

  「……」

  靜待眼淚乾涸,我靠著他肩膀,好像聽得見他搏動的心跳。

  好穩定的收張,撲通、撲通的,堅定不停。想到我們為了對抗瘟疫之災自願分隔兩地,不但一事無成,還落得到處被追獵,毫無棲身之處,失去原有的人生。我以為自己曾經歷過類似的狀態就能有那麼點免疫能力,逃亡的這個月天天緊繃著,面不帶任何說得上好的表情。我以為自己撐得過去,甚至到了方才崩潰之際,都沒能意識到曙葉他——其實就在我身邊。

  曙葉的確就在我身邊。

  緊抱著,依靠著,不願再放開了。

  「曙葉……」我緊咬下唇,聲音低弱地問道:「要是不幸遭遇了,你打算怎樣處理薇塔姊姊?」

  「
電她。

  瞇起眼瞪過去,但他不像在開玩笑。

  「薇塔速度很快,如果是妳的話很難應對她,若要壓制薇塔的話,免不了會傷到她。不過呢……」曙葉袖口盪過一抹銀絲,幾乎像在炫耀:「如果是我,我就能追上她的速度,到時候讓她全身一麻掉下來,當下有空閒的話還能
搔癢她。」

  我嘗試插嘴:「她的姊姊會氣到不行,她的男朋友會用所有武裝點心整你,而小薔薇——」

  「薇露娜也是同樣的方法應對。如果是白大哥的話比較麻煩,但是我精神力能和他抗衡,他的攻擊我們都有碰過相同的類型,沒什麼好怕的。就算他有點心兵器……我們先擔心怎樣面對無限的烏爾班和那些奇奇怪怪的兵器吧,點心兵器妳我都這麼熟了,不是嗎?」

  「小薔薇、小希的話,你男朋友可是禍種,植物剋星,這是最不需要擔心的。」他笑著彈我的額頭:「對於AI侍女們的部分,我們有超厲害的病毒AI艾薇可以反制。安德列斯的話,不要忘了,妳男友我無聊時就找黑狼神打架,難道他還強的過黑狼神嗎?」

  ──他搞不好真的強得過。我忍不住想。明明是極為困難之事,從他嘴裡說出來,卻變得那麼的……不正經,彷彿令我糾結的都只是小學生的習題。

 「妳看,亞茵,沒什麼難的對吧?他們都只是興趣使然的冒險者,我們可是
專家。」

  我又只能怔怔的看著他,跑到口中的話,被他一講,就全散掉了。今夜的我本來就少話,因為開口好累,組織語言所需要的邏輯思考更累。我原想放空,曙葉長篇大論卻讓我不喘息都不行,他總是如此的……討厭,教我無以自拔。

  若真有這麼簡單,該有多好。

  我跟他對望,想了許多反應,可它們沒一個能成為反問、反駁的話語。我呆了半晌,垂下眼睛,終於擠出唯一的結論:「
……我們很可能會死。

  「嗯,是有這樣的可能。妳後悔嗎?」

  「我……」他怎麼現在才問這種問題?下意識的要回答一點都不,而我及時打住。

  因為那麼做全然不經思考,將曲解曙葉的心意。那是女騎士的回答,是義勇軍阿爾西亞的口吻,是身負重任的領主銀曦女士的語氣。這些立場、動機與信念當然非常重要,也是我唯一的選擇。但是──

  但是那句話的涵義其中,並沒有曙葉。

  我是亞茵,他的愛人。在我的火光被熄滅,陷入黑暗與迷茫之時,他在我身邊,抓住我的手往前。他像棵枝葉繁茂的大樹,擋下洪流,撐起……我的整片天空。

  ──我愛你。有你在,我就不後悔。

  脫口出這句話,手被他牽著,腰被摟著。我滿臉都是熱意,好似有燄火在燒,彷彿連淚痕都蒸發殆盡。曙葉倒是完全不怕燙,一邊翻看筆記,一邊湊近來。

  「看來,亞茵今晚面對未來的課題解決了。」

  親吻完我的臉頰後,他宣示主權:「今晚剩下的時間,陪我吧。」




(完|Fin)










- PLACE -


恩斯雷海港鎮







- MISSION -

瘟疫章.之四

各國的圍捕行動越發密集,一路上折損的人員也越來越多,就算能會合,前途也看不見任何勝利的可能。在此等絕境下,小小的領袖希莉卡決定孤注一擲,直接襲擊「世界高峰會」。







- IMAGE CREDITS -


Commons Pixabay


Avatars RinmaruGames



亞茵
曙葉
金錢奴隸✖幽零(zero0813)







- SPECIAL THANKS TO -








- WORD COUNTS -

3,454








❉ ❉ ❉

創作回應

日常吸QN 冰玥
(日常瞎掉
2021-12-23 21:01:33
樂之
嗶嗶砰砰!
2021-12-23 21:03:41
伊祁青歲
亞茵QWQ
2021-12-24 03:34:44
樂之
暴露內心的亞茵
2021-12-24 10:11:42
小洛
你沒說要戴墨鏡......
2022-01-10 20:57:00
樂之
超新星射線來不及防
2022-01-10 20:59:49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不小心點開,不小心瞎了....(汗,太閃...
2022-03-15 07:46:21
樂之
[e7]
2022-03-15 10:48: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