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路邊撿來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第七章02

熟魚片 | 2021-12-23 12:15:49 | 巴幣 3366 | 人氣 803

連載中路邊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
資料夾簡介
「愛情不分性別和年齡,也不分死去還活著哦~♪」 「等等,紫泱小姐,談戀愛之前,可以先請妳把架在我脖子上的美工刀收起來嗎?」

第七章
普通告白是心臟暴擊,這樣的女孩你喜歡嗎02


「……萱?」

過了五秒,我才遲疑地開口。

「找到你了,小左。」

她的雙手背在身後,肩上沒有書包。和我一樣身穿短袖班服,卻沒有長袖當作襯底,而且和平時一樣穿著短裙。一雙白嫩纖細的玉腿幾乎裸露在外,讓人看了都覺得冷。

不過本人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反而微微喘著粗氣,嬌俏的臉蛋上泛起淡淡紅暈。她緊抿嘴唇,由下往上瞧著我,恰好看見了她的頭上,綁著我當時送給她的兩對草莓髮飾。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照理而言,此刻出現在這的人不該是她。

「…………」

柳夏萱沒有答應,只是低垂著頭,纖長的睫毛抖動著,好像在斟酌著要如何開口。

「我有事找你。」

沉默過後,她清楚地表明來意,簡短擠出幾個字。語調鏗鏘有力,卻好似有一層薄霧覆在其上,令人無法看透。

「咦,什麼事?」

我一邊回答一邊思索著。儘管現況一頭霧水,但我認為不至於將內心的疑惑直接攤開。

「我有重要的話要跟小左說。」

然而,像是沒有察覺到我的苦惱,眼前的少女依舊低垂著眼,小巧的膝蓋有意無意地相互摩擦,肩膀也微微顫抖。

「重要的話……?」

她輕點了頭,但沒有立刻繼續說下去。

我與稍早的情況重疊,大致猜到了她的來意。

惴惴不安的情緒頓時湧上心頭,兩人好一晌都沒有開口,任憑枝葉的沙沙聲填滿彼此的沉默。

冷風颼颼吹過,隨著日落將近,涼意似乎更甚,我脫下身上的外套,作勢要披到眼前單薄少女的肩上,卻被她一個退步躲開。

「啊……不用了,小左,我不冷!」

她的模樣有些慌張,感覺像在藏著什麼,我輕蹙起眉頭。

「真的不用嗎?」

「真的!」

「感冒就不好了。」

「沒事的,我現在身體很熱!」

她挺起胸膛,彷彿要用那傲人的份量佐證自己的話。確認她不是在逞強後,我將外套掛在手臂上,輕吐一口氣,抬起眼來。

「是要說的事情嗎?」

由於拉開了點距離,此刻的我與她視線相對。

見我這樣問,柳夏萱先是一頓,眼神漸轉堅定。

「嗯,關於的事情。」

「這樣啊……」

我感到內心有些複雜,接著問道:「已經知道了嗎?」

「嗯,知道了。」她淺淺一笑。「終於知道了。」

「是嗎。」我輕吁一嘆,做好心理準備。雖然並非當事人,心臟卻不知為何怦怦跳著,猶如在抗拒什麼似的。

我猜想約定好的本人沒有親自到場,而由另一個當事人出現,或許說明了什麼。

「抱歉,瞞著妳到現在。」

只見柳夏萱搖了搖頭。

「沒關係,我在想小左應該早就有所察覺了。」

「……察覺?」

「啊哈哈~」柳夏萱微歪著頭,笑得有些害羞。「畢竟,其實還滿明顯的嘛~」

明顯……?原來她早就知道了紫泱喜歡她這件事嗎?

「這倒是挺讓人意外的……」

眼前少女再度搖了搖頭。

「不用感到意外喔,因為……」

她挪動她的腳,往前踏出一小步。兩束馬尾晃盪著,她半瞇起眼,透露出些許迷離之色,嘴唇也比方才抿得更緊。

「──我早就知道自己的心意了。」

我驚覺不對勁,開始認為我和她講的是不同的事情。

「那個,萱,妳在說什麼……」

「小左。」

她來到我的跟前,距離我一步之遙,用與方才截然不同的語氣喚了我的名字,讓我不由得停住嘴巴。


「──可以請你看個東西嗎?」


她以誠摯的水潤眼眸望著我,話語聲雖然輕柔,卻蘊藏著無可動搖的堅定。我應著她的請求,點了點頭。

柳夏萱從她的背後,拿出了原先藏起的一疊白紙,上頭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墨色線條。

仔細一瞧,那並非白紙,而是一疊稿紙,而且厚度足足有兩公分。我瞥了一眼,立刻認出了那些手寫、有如少女體的字體,是柳夏萱的筆跡。

「這是……」

我以雙手接過,一時間搞不清楚來龍去脈。

乍看之下,這是一篇高中格式的作文,問題在於我沒看過這麼厚的作文。以一頁四百字計算的話,這粗估也有上萬字……

如果不是作文,那這是什麼?

「是我寫的小說。」

清澈的嗓音解答了我的疑惑,隨之而來的,是更加龐大的困惑──

「小說?為什麼要讓我看……不對、等等,妳說什麼!?」

──以及無比的詫異。

從小學認識到現在,少說七、八年的時間,我的青梅竹馬會寫小說這件事簡直是前所未聞。以她的形象而言,怎麼看都更像是活力充沛的運動女孩,而非文藝少女。

「唔~小左的眼神好失禮………」

「啊……抱歉,我只是太意外了……」

雖然她是班長,但我知道她討厭讀書,尤其不喜歡碰紙和筆,介紹「討厭的東西」時甚至會出現鉛筆盒三個字,因此才令人難以聯想。

然而,以字跡認定,眼前的一筆一劃確實出自她手。那個討厭讀書和寫字的柳夏萱,竟然會寫小說……?

不過在此之前,更令人在意的是,為什麼她要在這種時候……現在的她,應該正拿著餅乾向紫泱告白,而不是拿著稿紙來找我才對啊……

「吶、小左……」內心的思緒被打斷,眼前的少女忸怩地說著,視線在稿紙和我之間游移。

「你、你不看一下嗎……?」

受到她真摯的眼神牽引,彷彿是在告訴我要好好看著她。

雖然狀況一頭霧水,萱看起來確實有什麼重要的話想告訴我,在這種時候打岔顯然不是什麼明智之舉。有話待會再問吧。

於是我決定暫時將心中的疑問擱置,轉而翻閱起手上沉甸甸的稿紙。由於平時有閱讀習慣,我快速且隨意瀏覽了幾行,發現了一件事。

雖然行文的方式有些生澀,但敘述與對白卻有種讓人迅速沉浸的魔力,也能感受到其中想要傳達的真意;即便文筆不至精練,卻也不妨礙想要繼續閱讀下去的欲望。

個人特色鮮明,猶如拋開常見的格式和桎梏,以自由的方式書寫,在短短的幾千字之中,便能從中發現名為「柳夏萱」這名少女的影子。

常閱讀其餘作品的我知道,這絕非一朝一夕可以達到的水平,如果這真的出自她的筆尖,她是從什麼時候……?手指如機器一般翻閱,眼球快速掃動,很快地,我連這些問題都忘了思考,不知不覺陷進了柳夏萱創造的文字海裡頭。

見狀,她無奈地輕笑一聲,靜靜地望著我,而後開口。

「小左,我一直在思考,到底該怎麼做。」

「……妳說什麼?」

「自從你放棄畫畫之後,我一直在思考,要怎麼讓你重拾繪筆。」

「……」我停下手上的動作,轉而將視線放到這名少女身上。我想起之前在公園,我們有過類似的對話。

「我想以自己的方式鼓勵小左前進,所以在高二上學期硬是推你當上學藝股長。可是小左好像當得很不開心,甚至發生那件事傷害了小左,我才發覺自己做錯了。」

「……這件事我們談過了吧,說過沒關係的。」

我試著柔和地回應,只見她搖了搖頭,「不只這件事。」然後將目光放遠,望向排球場的方向。

「小左你知道,為什麼我拉你加入排球社,還希望你放學後可以一起留下來打排球嗎?」

「不是單純想找熟人一起嗎?」

「也有這個緣故,但小左排球很爛吧?」

「……還真直接。」

她呵呵笑著,重新將視線移回遠處的排球桿及網子。

「真正的原因是,當時我想著『要是小左能因此喜歡上排球,愛上排球的話就太好了,這樣就算小左不繼續畫畫,肯定也會開心一點』。」

「……」

沒想到會是這種答案。

雖然一直被我拒絕,但之前總是鍥而不捨地找我打排球,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可惜,還是失敗了。」

柳夏萱垂下眉梢,搔著臉頰嘿嘿笑著。

「拐彎抹角地想要讓小左重拾對插畫的熱情,當發現做不到的時候,又擅自想讓小左喜歡上別的事物,很自私對吧?」

「……」

「我根本沒有顧慮到小左的心情。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做了一堆沒有意義的事。」

「萱……」

我以為上次在公園那件事之後,我算是稍微明白了她的想法。然而,此刻的我才發現,她比我以為的還要更加擔心我、替我著想。令人氣惱的是,我不僅沒有察覺,而且完全照著她期望的方向背道而馳,絲毫沒有站在她的立場思考。

我的手指下意識地用力一捏,指腹傳來富有韌性的紙質觸感。

「可是呢,後來有人跟我說,應該要好好面對自己的心情,然後將心意告訴對方,由對方來決定,這才是正確的作法。」

「所以呢。」柳夏萱低垂媚眼,手撫了上來,抬頭綻出一抹看似羞赧,卻又蘊含決心的微笑。


「這是我的殺手鐧,也是最後的一搏。」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待續)
2021-12-23 12:33:27
熟魚片
(喝茶)
2021-12-23 22:40:11
千緒
兩個人根本就都不了解對方
距離這麼近卻沒有比較了解
為什麼會這樣呢
紫的行動或許是一個契機
遺憾的是紫自己也不夠了解
難過了叭(˶◝◡◜˶)~
(快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人#
2021-12-23 20:04:05
熟魚片
我已經看不懂你在說什麼了#
今天過得還好嗎
2021-12-23 22:40:36
那隻哈士奇 ≧ω≦
居然是在寫小說…真的太虐心了
2021-12-23 20:21:47
熟魚片
哈士奇不要哭!我把舌頭還給你!
2021-12-23 22:41:33
魚子壽司
提問
看上萬字到底要用多久( ᐛ )
2021-12-25 15:33:57
熟魚片
因為是小說,所以只要二十秒( ᐛ )
2021-12-25 19:37:0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這種就像是情侶告白的氣氛是怎麼回事,說好的百合告白呢?( ´・ω・`)(生火
2021-12-31 09:37:06
熟魚片
小精靈冷靜,不管你拿的是打火機木頭還是汽油都先冷靜,作者好害怕
2021-12-31 10:05:0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