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四十二回. 「無雪的那一夜」

飛空動煙雪 | 2021-12-22 01:02:29 | 巴幣 2216 | 人氣 183

連載中《二手索米要與垃圾指揮官成為第一!》
資料夾簡介
「指揮官您好!」 兔耳(?)少女向我敬禮:「索米KP/-31,報到。指揮官...請讓我在您的部隊中,繼續履行使命吧!」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四十二回. 「無雪的那一夜」





AK-alfa的一舉一動都在W的注視下,牠滿意的進軍。

「死吧,軍方的走狗。」

徐舒穎雖然被薩雪蘭擊落軍刀,仍握著手槍,沒有理性的攻擊異常凌厲,全憑著過人的反應與戰鬥本能開槍,薩雪蘭揚起攜帶型力場盾抵擋子彈。

砰、砰砰砰--

徐舒穎快槍連環、快步衝向薩雪蘭,手腳並用、橫豎平斜不斷切換。

只見快拳先後砸向薩雪蘭的眼睛、鼻樑、下巴,呼呼呼三響過去,伴隨手槍不時發射的火星,情況頓時凶險萬分。

攻擊重點部位是軍人在短時間內致勝的要旨,薩雪蘭也不是第一次與徐舒穎對戰、早有心得,但甫經歷大變、難免獨臂難支。

徐舒穎在拳擊後右腿連踢三回,薩雪蘭橫起胳膊才竭力防住,少女扣下扳機、一槍風快,薩雪蘭提起力場盾護住要害,卻發現挨了這一槍後重心不穩,徐舒穎已連續踢了四次腿,次次踢在不同位置。

徐舒穎趁對手失衡、伸手往衣領一抓,將格里芬指揮官重重撂倒在地,槍口瞄準了眼睛,薩雪蘭雙腿快如閃電的夾住她握槍的手,使勁一踢,頂在徐舒穎小腹上,少女按住腹部連退幾步,她有魟魚外型的生化戰衣護身,即使是險惡的搏鬥也能放手一搏,薩雪蘭卻是疲憊不堪。

「舒穎...!」

被傷口染紅的病服,無能為力的英雄被榨乾似的喘息。

「我永遠無法成為獨當一面的英雄,是不是?」

我才...

無法接納Mk23的感情。

坦然面對自我。

嘆息、害怕、自責煎熬的心,面對徐舒穎奪命的子彈,已接近無力招架。

下一秒還避得開嗎?

累了...

真的好累了。

無情的攻擊正在削弱薩雪蘭最後的生命。

燃燒的花園、破碎的雕像,沒有堅定又勇敢的覺悟。

「...最後能見到妳一面真是太好了,妳願意接納我時帶來的欣慰,我至今記得。」薩雪蘭想到此處,反而寬慰些許,「神代一定有辦法救回妳。」




AK-alfa有如不速之客般闖入和弦的病房,不料病床上的小橘貓早已穿戴整齊,坐在床邊反問,「妳已經報完仇了,現在還想追求什麼?」

「...看來小貓知道我會來。」AK-alfa推了推墨鏡,「妳跟以前,好像有點不一樣。」

「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我們之間有環環相扣的死結無法打開。」

「我殺了賽拉斯、卻救了妳,而妳想殺我嗎?呵呵...正義反而成了復仇的藉口。」

「...復仇嗎?妳明知道帕拉蒂斯攻破隔離牆,會有更多的家庭因為白色勢力而被拆散。」和弦爬起身,卻一點也不害怕的直視破曉者,「媽媽的遺體,已經被W徹底摧毀了!」

「.....這樣啊。」AK-alfa輕輕咬住唇。

「妳過去不是一直在追尋正義?正義是被民眾需要的力量,而不是公報私仇的工具。」和弦眼眸流轉,稚嫩中已有幾分成熟穩重,「媽媽也一定是這樣想,年輕時才會去監獄看妳。」

「事到如今又想說什麼。」

「狠心燒掉犧牲者的紀念花園,不就是因為媽媽不葬在那裏嗎?」

「...妳說得太多了!就不怕我殺妳?」AK-alfa舉起突擊步槍,卻在正視少女眼睛的一瞬間猶豫了。

「如果我今天還和爸爸媽媽在一起...一定會害怕吧。」和弦深吸一口氣,絲毫沒有半分動搖,「泓瀨小姐雖然可以改變記憶,但她選擇引導妳內心好的一面。」

AK-alfa只是冷笑,「我打開了隔離牆,心裡還有好的一面?」

「媽媽年輕時最害怕的就是缺錢、爸爸則是害怕娶不到媽媽...AK-alfa,妳害怕的是什麼?」

「父母的冤屈,還有...」

「失去心愛的人的悲傷。」

「胡說八道!」

「...妳的眼睛透出這樣的感覺。我雖然還沒滿十八歲,也看得出妳愛著媽媽...內心非常在意、只想和她在一起的強烈感情。」

AK-alfa眼前一晃,曾經閃耀在格里芬辦公室,被風吹動的金色馬尾彷彿就在面前。

「格琳假如在乎過我,那她為什麼不救我?不把我從監獄中救出來!!」

「妳真的在乎過她嗎?」

「小橘貓,不會以為講幾句話我就會放棄殺妳。」

實際上,alfa不敢面對那個早已銘心的答案。

--放棄一切,讓初次意識到的感情煙消雲散。

「妳是被衝動送進監獄...alfa,是妳放棄了自己的愛戀,如果我們能把錯誤都怪在對方身上,那該有多好啊!」

少女因憤怒圓睜的藍色眼睛流著淚、手無寸鐵,卻彷彿切開了破曉者的心。

「把錯...都怪在別人身上?」

「能為父母復仇的人很勇敢。」和弦低聲抽泣,「我就懦弱得無法做到,妳如果能做得到的話...現在就殺了我。」

「指桑罵槐?」AK-alfa嘿嘿笑道,聲音充滿了淒苦之意。

「妳下不了手...對不對?妳還能像我一樣...感受到內心的痛苦。因為徹底死心、絕望的人已經感受不到痛苦,她們感官已經崩潰,再多的打擊也沒有用了。但即使失去雙親的我...失去家庭的妳,我們都同樣悲痛、卻仍執著地想繼續努力下去。」

AK-alfa無法接話,和弦下了床,一步步迎向前來索命的夜叉。

「選擇正確的道路、毫無猶豫地走下去,才是真正的正義。」

破曉者隊長搖了搖頭,「妳畢竟不是格琳,一點也不了解我。」

「我叫和弦.賽拉斯...我會阻止妳成為不幸與禍害的根源。」和弦戴著白色手套的右手用力握住AK-afla槍口。

「有本事就來阻止我吧。」AK-alfa內心一動,就在此時,閃光彈的強光暫時奪走了破曉者的視線,同時一道紫色光劍的殘影呼嘯而過。

「...K2?」

思念體沒有回應,卻透過空間包離開現場,AK-alfa逕自追去,而和弦趁隙從醫院逃了出來。

她跳上停在外頭的裝甲車、以ID卡掃描發動引擎。

「有任何人看見神代指揮官嗎?!」和弦發送了情報請求。

「賽拉斯小姐,有人看見指揮官剛剛垂頭喪氣的待在紀念園區。」

「隔離牆被打開了,克魯格先生一定要振作起來--」她趕緊用私密頻道朝薩雪蘭的耳麥大喊特喊。

「不要氣餒,你答應過我的!要我相信你!!所有的眼淚都會帶來轉機!!!」和弦用盡全身力氣的說著,「當每個人都在大戰前嘗試實現自己夢想的時候,你卻選擇了一條沒有人敢走的孤獨之路,從不害怕被同伴疏遠、責怪,你早就不是架空的存在了...你是真實存在、比任何都有擔當的男子漢!!」

「和弦...?」薩雪蘭也在聽到這句話後猛地驚醒,剛剛閃躲之餘終究還是不支摔倒在藥櫃之中。

「.....如果你還有贖罪的想法,就要替那幾百名死去的無辜盡到他們的責任呀!她們應該在這裡守護格里芬、保護人們最後的壁壘,卻再也無法實現這個目標了。」

也許是冥冥中的指引吧?一瓶記憶猶新的注射劑滾到身邊--

能用透支生命的方式換取超人般的肉體提升。

「就算我想活下去也...」

「想活下去一點也不可恥,因為你也是格里芬要守護的一部分,請再拿出一點自信出來吧--我也會在你身邊支持你!!!」

砰。

徐舒穎的手槍登時被穿甲彈擊毀在地,她彎腰跳起,在半空做了一個後空翻避開Mk23的配槍射擊。

「Darling...喵也在這裡呦?打從第一次見面,喵就覺得你是一個非常特別的人,請不要糟蹋自己的生命了。」

就算不把真實的感情說出口、嘴巴從不饒人,也不會讓喵感到厭惡。

就算喵是為了情報、勝利選擇出賣肉體的特務人員,你也不提起、從不詢問。

與你相處的每一天,都讓喵快樂到不行。

如果你是一把鋒利的劍,喵也願意成為容納你的劍鞘。

「誰也不准欺負爺爺的指揮官...」M99與Mk23雙雙出現在稍遠的聯絡橋上,但四周也不停湧現白色士兵將戰場分割,兩人如果要脫出重重封鎖,也非一時半刻能做到。

「Darling,喵現在就來幫你!」

「不對,菁英人形快去奪回控制室,機甲與重炮從高處迎戰,如果無法啟動隔離牆的防禦機制,人類文明的最後防線就完了!」薩雪蘭用耳麥命令菁英人形,「快去!!」

「雖然控制中心很重要,喵還是不能放心...怕你...使用耗盡生命的藥物。」

「放心吧,我們好像還沒有約會過啊。」薩雪蘭開心的說,這一次...發自內心露出笑容。

「因為...我們正一起背負世界的命運嘛。」Mk23微微一笑,也不知道是有點心酸、還是有點欣慰?

「我記得妳不是有想去約會的名單?」

「你願意和喵一起去?就算是特別的綑綁play也可以一起玩嗎?」

「有夠貪心,但這是我的承諾,不會像空殼公司一樣落跑,現在還有人體轉移裝置可以迴避副作用。」

「...喵最喜歡你了!」

索米、閃電、WA2000正往控制室趕去,敵方兵力源源不絕從牆外湧入,此時正逢最重要的關鍵時刻,任何一個失誤都將導致全軍覆沒,Mk23、M99眼看一大隊三星魁儡人形正帶著米諾陶格斯機甲即將抵達薩雪蘭附近。

M99懊惱的隔橋大喊,「指揮官撐住,等妳爺爺回來支援你!」

「為了守護他人,而保護自己。」薩雪蘭嘶啞著嗓子注射藥劑、頓時血熱如沸,低頭閃過徐舒穎的拳頭、從腰間掏出剩下半截的霜之華斜揮劈砍,「戰術人形動用記憶碎片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嗎?簡直像是嗑藥...不過我怎麼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現在正是拚命戰鬥的重要時刻。」

到了最後,還是與父親走上相同的道路。

格里芬有著太多回憶。

雨天為自己撐起的傘、畫著哭泣兔子的紙飛機、還有那一盤熱騰騰的披薩,薩雪蘭內心黑暗與光明的拉扯再度產生變化,本以為是罪孽一部分的求生意志經一念之轉、登化勇氣百倍。

「舒穎,W把妳內心的憤怒放大了數倍,藉由對軍方高層的憎恨讓妳盲目殘殺同伴,聽著我的聲音,快點清醒吧!」

薩雪蘭刀架徐舒穎,黑夜乍現燎原火光。

「不行...我們姊妹的遭遇...只要是軍方的人,誰也不能原諒!」

「我就姑且陪妳解解氣。」薩雪蘭就算只剩一隻手,迴旋而出寒霜凍氣卻長了數倍,被勇氣擊亮的刀光映出徐舒穎蒼白、麻木的臉孔,少女眼看霜之華飛舞,也跟著拔起被擊落的等離子軍刀。

嗡嗡嗡幾聲,兩人對砍的身影在幾十秒內變化無窮、極盡飄忽,等離子軍刀左斬右刺,又聽得霜之華唰唰連響,東擊西迴、掠空又沉,最後相交的兵刃之間爆出火花,薩雪蘭、徐舒穎手腕運勁,斜斜滑出的刀鋒讓兩人肩頭同時掛彩、血跡斑斑。

「為什麼打不倒你?!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我要軍方高層付出代價...!!!」

徐舒穎無法理解,一口折斷的軍刀居然擁有這樣的神威凜然?

「徐舒穎仍被HP-35遠遠控制著,這條絲線可以無限延伸,平時處於看不見的隱匿狀態...但我應該看得見,現在的我一定能想辦法看見!如果可以讓舒穎吸入一點興奮劑,或許能加速解套...」

薩雪蘭是第二次見到HP-35的「玩偶大師」,手上快刀連環,將徐舒穎逼入存放貴重藥品的研究所。

這條絲線在被控制之人情緒激動至最高點時,才會隱約現形,薩雪蘭不想傷害徐舒穎,霜之華舞出寒光,前後轉了數個圈、出言相激,「但這件事...不就是因為妳一意孤行導致的嗎?我早就警告過妳了。」

「我更恨自己、恨自己沒用...不能解決問題...反而讓事情演變至無法挽回!」

「自責有個屁用,我們還是會為妳擦屁股、努力替妳周全。」薩雪蘭反而大聲駁斥、刀舞雪花,「惡墜不適合一板一眼的妳,那原本是我應該待的地方,用滾的也要滾回來!」

「軍方的人都得死!!」

徐舒穎的恨火在鏘聲交擊中不斷燃燒,兩人一路戰至藥房走廊,卻遲遲不見絲線蹤影,薩雪蘭內心焦慮,左腿又挨了一刀。

「還是沒辦法徹底讓那鬼東西現形...」

徐舒穎趁兵刃敲擊時轉刀脫手,等離子軍刀就像擰上發條的除草機一樣沿著霜之華不停旋轉,每轉一圈就不斷往下繞行,薩雪蘭再不想辦法就會被血滴子般的光束刀刃削開頭蓋骨,除了拋棄母親的遺物,那就...

薩雪蘭手腕一轉,竟反向抖動刀柄,像是把繩索變成一圈一圈的螺旋狀將軍刀向外繞去,奪命刀刃兜回徐舒穎那邊。

徐舒穎一面退避、一面往轉勢耗盡的軍刀握柄一彈,兩人就在兩口兵器形成的「螺旋槳」之間搏鬥。

噹,徐舒穎的等離子軍刀在經歷五次前後繞行後彈開,薩雪蘭踏步躲避、腰間仍被割得傷口滴血、而徐舒穎生化戰服背後也被霜之華劈出一條大縫,可以看見戰衣下嬌嫩白皙的肌膚。

「怪了,她的身上怎麼沒有雙蛇杖?」

薩雪蘭渾身一震,他想起了那件事,發生在幾個星期前指揮部的閒話家常。

「妳們髮型如果都一樣,我們恐怕也分不出來誰是誰。」神代手插著腰問徐家姊妹。

「學姊,其實最簡單的分辨法是...」

眾人沒想到徐舒穎大方的解開軍服鈕扣,露出背後被鐵血工造烙下的雙蛇杖圖紋與編號,「我背後有這樣的標記,妹妹則沒有。」

指揮部的大家不好意思地轉過頭去,這一幕儘管短暫,也如實記在了腦海中。

「...舒羽!」薩雪蘭放聲大叫,「妳是徐舒羽!!」

刺客驀地停下旋轉的刀尖,一滴水晶般的眼淚從臉頰劃過。

「為什麼...死的是姐姐、而不是我?我真的好恨...恨活著的自己...沒能替姊姊分擔痛苦。」

就在這一刻,「玩偶大師」絲線也跟著浮現。

而薩雪蘭沒有錯失這個機會,霜之華凜冽一揮,應聲切斷了HP-35與徐舒羽之間的遠端遙控。

「這次就想辦法妥協吧,仍有聽得到求救聲、並選擇站在妳身邊的人...我也是其中之一,這樣可以了吧?」薩雪蘭如暖日般笑了出來。

「...克魯格?和我對戰的人...是你?你要我對命運妥協嗎?

「妳、我,大家...每個人的人生不就是對命運抗爭、然後在最能接受的結果中妥協嗎?」

被捉弄、任人擺布,仍想盡辦法求得一個圓滿的結果。

「人無法選擇出身,但可以決定是否勇敢活下去!我就剛剛經歷過這樣的考驗!!」

薩雪蘭鳴掌一擊,擺脫沮喪迷惘的肌肉生出了不曾想過的強悍力量,他打穿魟魚生化服同時,一招充滿哲學思想的「奧義很爽」將徐舒羽揍飛出去,跌入對面房間裡。

「出了一口惡氣,等妳清醒再和我算帳吧。」薩雪蘭奔回紀念花園處,打開了自動滅火裝置。

接下來,就是依照「她」的計畫了--

整個世界卻陷入無聲無息、絕對凝固的停滯中!半途趕來救援薩雪蘭的三星人形與米諾陶格斯機甲盡被黑暗吞噬。

時間暴君是W最得意的神技,象徵死亡的帕拉蒂斯之神徹底清除了保護神代一弦的障礙、走向一生中最棘手的敵人。

薩雪蘭猛然抬頭、努力在W面前保持冷靜,「你還真是對我依依不捨,但很抱歉...我喜歡母的。」

「哈,難得的共識,但神代指揮官有讓神牢牢注意的價值,奸詐的計畫總是防不勝防,掌握你的生命,就掌握了人類的最後希望。」

「三十秒的時間足夠嗎?」薩雪蘭擠出笑容,演戲就要演得夠逼真,「你應該知道,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

「如果要慢慢折磨你,是有點勉強。」W薩雪蘭身邊走了一圈,「真正讓神佩服的...是你在絕對不利的局面下展現無謂仁義、發揮智慧,甚至還能承受如此多的悲傷。」

「沒錯,「我」從不會停下腳步,直到推翻你的暴政。」

「人類無條件的臣服,統一的世界...算得上暴政嗎?」

薩雪蘭卻清楚記得臉皮被剝掉的那一秒,沒有信諾與仁慈可言的W並無法為這顆星球帶來和平喜樂。

「一度崩潰,但重整態勢之後仍保持臨危不亂,相信你知道自己選擇了什麼樣的結局...可敬又可恨的對手,消失吧。」

薩雪蘭不願放棄,獨臂向內一彎,體內流轉著剛柔、兼具陰陽變化的奇♂妙功法,在肉搏戰中堪稱是無敵的至高體術。

現在的薩雪蘭甚至可以手撕機甲,然而他帶傷面對的是帕拉蒂斯的唯一之神,片刻的勢均力敵過後,黑色方尖碑雖被破壞力滿點的「賣♂簫的」擊碎三面,蓄力飽足的兩道銀色潮汐卻在傷痕累累的薩雪蘭身上增添數道燒灼痕跡。

勝敗已分。

「呼...還是不行了?虧我...還想多努力一會。」薩雪蘭拖著傷軀、一拐一拐的走向SAT8燃燒中的墓碑。

「神代一弦...從大學時期就與神背道而馳,終於體會到人類的自不量力。」

﹙很抱歉,連死了都得委屈妳冒充別人。)薩雪蘭在心中輕輕向SAT8道歉,(腳也使不上力、眼皮重得嚇死人。)

薩雪蘭把背倚在墓碑上、心底卻想,「我已經做到最好了...」

「還沒。」

男人粗壯的雙臂抱胸,經歷風霜的臉下方有威嚴的鬍渣,看起來高大魁武。

薩雪蘭驚訝的合不攏嘴,「我已經死了?不然怎麼能見到你?對不起...我讓爸媽傷心,到最後還讓你的雕像被打碎、為逝者紀念的花園也...」

「有形的物質並非格里芬的精神所在。」克魯格緩緩伸出粗大、佈滿傷疤的手,「你囚禁鬥鱗,不就是為了探知W的四片護心鱗與真正的弱點?這項實驗...還欠缺最後臨門一腳。」

「我該怎麼做?」

「專注一♂擊,W的護心鱗位置你不是已經明瞭了嗎?」克魯格肌肉性感的動了動。

「哈哈,我還有這種力氣嗎?別用那種充滿期待的眼神看我...我會讓你們失望的。」

「我會陪你。」克魯格舉起左手拳頭,看向步步進逼的W,「我們一起對抗宿命,直到終點。」

「還沒走到終點是吧,那好...非常好!!」薩雪蘭艱難的站起,迷濛的眼恢復銳利,哲學力滿點的肉體撐破病服,高傲的宣告存在。

W裂嘴大笑,「沒錯,就是這股頑抗到底的精神,也只有你能與神對抗到這種地步...這一劍將奏響最完美的終章。」

薩雪蘭盯住第四片護心鱗的位置,張嘴咬住懷裡的霜之華刀柄、僅剩的一隻手彷彿為了抓住未來般不斷向前延伸。

快。

或許該說是一瞬間。

這真的是人類擁有的速度嗎?

(...太快了!!!)

W甚至忘了用技能停止時間。

克魯格雕像的碎片被薩雪蘭捏在手裡,在速度與力量的加乘下猛擊護心鱗,碎片在衝擊那一刻徹底灰化。與此同時,薩雪蘭咬住的半截霜之華有如飛箭般從口中吐出,斷裂的刀刃貫入鱗片表面,凜冽的極寒凍氣侵入深處、層層削弱防禦。

「最好用你的鱗片證明我是錯的吧!」薩雪蘭放聲嘶吼,拳頭驟然補上一拳,鱗上裂縫加劇,拇指、無名指小指縮起、食指與中指點出,一個劍指將生命的呼喊融入哲學勁道,散發萬丈光芒--

最強的體術、最強的肌肉與意志貫徹周身,實現了不可能的奇蹟。

「果然...我沒錯...你的真正的致命之處是在...」

迴盪耳邊的風聲、與靈魂離開軀體後仍注視弱點的失色眼睛--

再也看不見、聽不見了。

「安心去吧,格里芬的指揮官,你輸了。」

失去最後的護心鱗,帕拉蒂斯之神依然站在原地,即使付出了龐大的代價,這場賭注還是由白色勢力勝出,天判劍唰的一聲,頭顱從整齊的切口處傾斜掉落。

W接住格里芬指揮官的首級、高高舉起,格里芬的員工被扣上拘束器、成為階下囚,恐龍頭外星人止不住從嘴角擴散的狂笑、轉身返回死兆星。

在這一刻...預言成真,所有的希望在此湮滅。

「怎麼會這樣...」

片刻後,徐舒羽渾身顫抖地來到薩雪蘭遺體前,她手腳冰冷,握住的等離子軍刀仍然閃爍著比冰天雪地更寒冷的光。

「Dar...!!」Mk23拖著傷軀隨後趕到,不敢相信的噩耗映入眼中,口中低喃、仿生心跳幾乎停擺,「為什麼...要奪走喵最喜歡的人?!」

眼淚奪眶而出、心越來越亂,徐舒羽無法回答,Mk23是帶著怎麼樣的心情看待眼前幫兇?

「殺人兇手!」

「...看來,妳已經有了抉擇。」

這份無處宣洩的痛終將戰場化作生死分明的寒冰煉獄,徐舒羽和Mk23握緊了手槍、四目相對,注定要再添一魂,才能撫慰內心的傷悲!

萬籟靜止,這是注定無雪的一夜。

創作回應

香蕉王
辛苦薩總了
2021-12-22 12:46:52
飛空動煙雪
薩總可以好好休息了,也祝香蕉大平安夜快樂,禮物拿到飽
2021-12-24 22:03:51
翔君
薩雪蘭辛苦了......最後這一戰打得很精彩,相信他看到的致命之處會是勝利的希望
不過還是心疼MK23,挺想看到她和薩雪蘭真一起約會的那個景色
2021-12-23 12:21:12
飛空動煙雪
謝謝翔君,相信她們會在另一個美好的時空攜手看見,祝你平安夜快樂喔!
2021-12-24 22:04:57
東堂隼人
兩個相愛的人不會最後只能選擇深淵相見吧?[e20]
2021-12-24 22:24:26
飛空動煙雪
我是想鋪寫一段無奈悲傷的結局,但可能功夫還不到家...也祝你聖誕節平平安安、萬事順利!
2021-12-25 23:05:20
deadking
兩名失去所愛的少女,決死的一戰,是否能夠讓勝利者填滿內心的那份空虛呢?(神代:可以讓我試著「填滿」她們嗎?)
2021-12-26 06:21:14
飛空動煙雪
可能只有一抹血豔能喚醒被死亡衝擊的心,神代聖誕節可能還忙著和三隻兔子在床上纏綿(?)
2021-12-26 21:45:05
聖★
接招吧W,這就是我最後的哲學啦
2021-12-26 19:08:09
飛空動煙雪
然後背景音樂放起了希望之花...
2021-12-26 21:39:3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