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青春-54

森璟 | 2021-12-20 22:36:47 | 巴幣 22 | 人氣 146

連載中青春(連載)
資料夾簡介
我想我最幸運的 是在這樣的青春遇見了妳。

◎柯永樂

「徐靖陽你很機車!少射一點三分球會死是不是?」冠敏學姊攤在地上,即便已經快虛脫了都還是要擠出力氣大喊說。

靖陽學姊偷偷勾了一下嘴角,仰頭繼續灌水。

我坐回心玥身邊大口喘著氣,心玥一臉不敢置信的說:「哇......你們真的是被打趴了耶。」

「我們隊長的三分球很猛的。」我笑著說,其實剛剛在分隊時我就有預料到我跟冠敏學姊可能沒什麼勝算了,靖陽學姊太了解隊員的球路,我跟冠敏學姊的球被她抄了好幾次,不斷疊加上去的挫敗感使得我跟學姊最後都打得有點凌亂。

「我有看到,好帥喔!」

「超帥的!」我也認同的點點頭。

靖陽學姊收拾好後就揹起書包說:「先走了。」

「煩餒!誰准她連離去的背影都這麼帥的?」冠敏學姊從地上爬了起來,對著靖陽學姊的瀟灑背影罵。

心玥也目不轉睛地看著靖陽學姊的背影,由於她實在是看得太入神了,我舔舔唇覺得應該提醒她的說:「學姊有女朋友了唷。」

「我、我又沒有要幹嘛!」心玥回頭臉紅到都快滴出血的解釋著,「我只是覺得她真的很帥而已。」

她可愛的反應惹得我輕笑,「呵呵,我只是怕一個不小心你就沉淪下去了。」

「不要再虧我了啦......」她吼唷一聲,白了我一眼說。

冠敏學姊和其他三個學姊收好東西後來到我跟心玥面前說:「永樂,我跟小B她們要先走了,你跟你朋友回家路上小心。」

「嗯!」我點頭說。

「對了。」冠敏學姊突然彎下腰來仔細打量心玥,隨後揚起嘴角說:「你有沒有興趣來籃球隊當球經啊?很好玩唷!」

「你不要煩人家啦!」我再一次推開她的臉以免又嚇到心玥。

「都說了不能這樣對學姊動手動腳!家裡沒大人了是不是?」冠敏學姊往一旁啐一聲擺著流氓臉說。

「的確是沒大人了,只剩這個。」我拿出我的拳頭。

「哼!大人不記小人過,小朋友趕快回家洗洗睡了!」冠敏學姊瞇眼看了我的拳頭,退兩步說完後就腳底抹油的跑了。這傢伙個子高,膽子卻是全隊最小的,只有那嘴巴特別硬。

我跟心玥前往公車站的路上她抬頭好奇地問:「球經?」

「對呀,我們之前好不容易找到的球經上禮拜車禍腳骨折,我們只好再找一個新的來頂替她了。」我說。

「唔!這麼慘啊?希望她早日康復。」她皺了一下臉充滿同情地說,隨後又問:「球經的工作很難嗎?」

「嗯?你有興趣嗎?」

「感覺好像可以嘗試一下,可是我不是很懂籃球......」

這出乎意料的回答讓我用雙手摀住嘴巴不敢置信地看著她,學姊們總是把找球經的工作丟給我,原本我還在煩惱該找誰來擔任球經,想不到立刻就有人選了!

「你不用很懂沒關係,基本上我們隊上的球經就是做做一些雜事,跟比賽時幫隊員紀錄得分資料而已。」我用著輕柔語調說,深怕一個太心急反而會讓心玥有羊入虎口的感覺,雖然某方面來說的確是羊入虎口,但就是先騙進來再說。

「真的嗎?做得不好不會被學姊罵吧?」她小心翼翼地問,感覺是真的很怕被學姊罵的樣子。

「你放心,籃球隊的所有隊員都會把球經捧在手心疼的!」

「那......好啊!」心玥展開笑顏說。

YES!





週六下午,我在房間沙發上跟澄恩在電話裡聊到心玥願意來籃球隊擔任球經的時候她很訝異的說:「你怎麼可以誘拐人家!?」

「我哪有啊!心玥感覺滿有興趣的,我只是順手推了一把而已。」我說完後忍不住嘿嘿笑了兩聲。

「噢天啊!真是還好我當初阻止你拉蒨葳進去,不然你們肯定已經把蒨葳生吞活剝了。」

「說什麼生吞活剝,我們才不是那種人好嗎!」

「是嗎?那怎麼會有籃球隊一年換五個球經的校園傳說?肯定是你們做了什麼!」

「那是......」我忍不住心虛的將視線飄向窗外,音量不自覺變小的說:「那都是誤會,我絕對不會說是蘿莉控的冠敏學姊把人嚇跑,而且也沒有換到五個這麼誇張!三個而已!這次車禍的不算!」

「......」澄恩無言了一會兒,隨後冷冷地說:「你的義氣真的是在有跟沒有之間呢!」

「總之我會照顧好心玥的,不用擔心。」我拍拍胸脯說。

「好吧,至少有你在的確可以讓人安心一點。」

「我不會讓人隨便欺負心玥的好嗎?即便是學姊也一樣。」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她這才輕笑出來,「不過我真的很意外你會跟心玥變得這麼好。」

「我也很意外,但就像多一個好朋友的感覺,相處起來倒也沒什麼讓我覺得不自然的地方。」

「那思琪呢?還是那樣嗎?」

「嗯,有時候我會想......也許就這樣了吧。」我輕吁了口氣,無可奈何地說。

「這樣?」

「就是思琪也許不要我這個朋友了。」我垂下眉眼看著腳下的木質地板,想起思琪曾在這張沙發上說過我是她最好的朋友,這段回憶讓我心中不斷湧起罪惡感,因為我發現自己開始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別這樣想,你之前跟思琪的感情那麼好,就這麼放棄不是太可惜了嗎?」澄恩耐心地勸著,我聽了心裡沒有太大的起伏,倒是有種酸楚感,但那酸楚感一直都是存在的。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我苦笑一聲說。

我想思琪真的不需要我了。

「永樂......」

在她還想說點什麼前我打斷她,轉了話題說:「是說我們也該開始準備五月的班際籃球賽了,我相信你跟姿尹一定不會棄我不顧的吧?」

我聽見她無奈地嘆了一聲,但也順著我的話回:「如果你不介意我們有可能百發百不中的話。」

「放心,到時候我會手把手把你們每個人教會的。」

「但我有個條件!」她突然提高音量說。

「什麼條件?」

「每週三是我跟蒨葳的晚自習時間,那天我可不能安排練習唷!」一提到蒨葳這傢伙的語調就開心上揚到某種讓人起惡寒的程度。

我忍住乾嘔的衝動,保持冷靜說:「嗯,我知道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