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知者守則 1-5 既是拘束,也是縱容

亞龍蝦 | 2021-12-19 22:00:04 | 巴幣 1206 | 人氣 111

連載中不知者守則
資料夾簡介
深淵中的微光,那是規則的光;深淵中的明光,那是人性的光。

第一談 黑心賣場
第五節 既是拘束,也是縱容


  「三十分鐘不到就出局?這宅男的資質未免太差了。」

  黑色休旅車內,兩名黑西裝男女正盯著螢幕裡每個人,而他們這幾分鐘關注的對象,此刻正仰天暈倒在一張軟椅上,在他面前則是......

  什麼都沒有。

  F3看著那名昏厥的青年,非常不開心地罵道。

  「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抱著遊戲的心態』,根本沒給我聽進心裡,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留心不自然的地方』,這句提醒也講到爛掉了,真天才啊,在賣場竟然會想到從其他客人那裡拿他們的東西。」

  「給我一百個腦子都幹不出這種蠢事!」

  B148任憑F3大聲謾罵,絲毫沒有膽量阻止明顯在氣頭上的她。

  「要不是1-CTRL已經被我們完全控制住,祂衍生的『污染物』只剩下嚇人的功能,這傢伙大概明天白天就會上架了,價格還會訂得比水更便宜!」

  「你先消消氣吧。」男人倒了一杯茶給她「看看其他人的表現吧。」

  「哼!」F3不屑地哼聲「打給賣場負責協助的工作人員,把那個沒用的傢伙抬出來!」

  把AP6從名單上劃去,處理完他的事後,兩人這次轉向AP11,也就是那名黑色喪服、蓬頭垢面,看起來有點瘋癲的婦人身上。

  畫面上的婦人,對任何人都視若無睹,這幾乎防止了任何異端化成的人形蠱惑她的機會,當然就連正常的人類也會避免接近她就是了。

  婦人偶爾拿起購物清單查看,然後全神貫注直奔上面寫著的商品區域,拿起一個個同樣種類或是品名的物品唸唸有詞互相比對,最後才選擇其中之一放進購物籃。

  「雖然有些人的理智不太妙,但勝在有經驗,應該不難通過測驗吧?」

  B148的樂觀卻讓F3不自禁發笑,她調大AP11的畫面及音量,那處正在發生的事讓B148臉剎時通紅。

  被氣的。

  只聽AP11口中喃喃不斷低語著「要是小達在的話一定會喜歡這個......」或是「阿財會對這個過敏......」這類型的話。

  「『絕對不能說出任何名字』,這句提醒我也不知說了幾次吧?白天的測驗前講座還特別花了整整一個小時專門講解說出名字可能發生的危害和以前慘烈的案例,結果進去才半小時就違反?」

  「我再說一遍,要不是1-CTRL被完全控制,明天這群人九成以上都會直接上架!」

  「好吧好吧。」B148非常尷尬,哪想得到這批新人竟然差成這樣,連異端造成的創傷後症候群都這麼嚴重。

  「那我們看看AP15,看看那顆『啟明星』的表現會有多亮眼吧。」

  「我一直都在關注他!」F3的語氣很激動「到現在沒有觸犯任何重大的禁忌,還把清單上的東西拿好將近一半了,是最有希望通過......不,甚至是取得最佳成績的人!」

  「而且他可是沒參加過任何訓練,連異端世界的邊邊角角都還沒看見呢!」

  「那麼,會不會正是因為他了解的比較少,反而比較安全?」B148好奇地問。

  F3果斷搖頭:「異端可不會分辨你有沒有接觸過異端,他們對每個人類都是一視同仁,才不會有對任何人有差別待遇。」

  「一無所知反而會阻礙人類辨識異端造成的不自然,讓人更容易莫名其妙死去。」

  「所以......」F3講到一半,發生在AP15畫面裡的場景吸引了她的注意。

  B148也一起盯著螢幕,見證他會如何應對。


  趙啟明周圍的人潮少得不尋常,那位黑西裝女性曾叮嚀過「注意任何不自然」,這句提醒馬上在他的大腦響起警報。

  主要通道依然塞得人滿為患,但一轉進這條走道,竟然空曠得彷彿這條路在其他人眼中不存在,甚至連幾步外人群的吵雜聲都像是被一堵看不見的厚牆阻隔,寧靜得如同闖入另一個世界。

  而在走道中段地面上,是一盒很普通的,似乎是從旁邊的貨架上掉下來的咖啡包裝。

  但趙啟明卻彷彿如臨大敵一般死死瞪著那盒包裝,好像它會突然跳起來咬人。

  購物清單上有咖啡,所以他才根據標示走進來,但這麼明顯,就差寫著「拿我」的陷阱......

  趙啟明瞪著一動不動的咖啡包裝,大腦飛速運轉,思考下一步。

  最穩妥且理智的做法,當然是馬上離開。

  但是......他有點不太樂意,抓住購物籃的手指不住抖動、兩種截然不同的想法在腦海互相撞擊、爭奪,猶豫與掙扎使他的眉頭緊繃得能夾死蒼蠅。

  這裡絕對有問題,而且問題多半在那盒包裝上,如果自己小心一點的話,是不是可以......

  他還記得自己是為什麼接下那張紙條。

  是因為心中那旺盛燃燒的好奇心啊!

  機會就擺在眼前了,前進或後退,只在一念之間。

  但他不會去考慮第二個選擇!


  就算決定作死,但趙啟明還是很寶貴自己的生命,老婆孩子還在家裡等著自己回去呢,還有那盒顏色超級多的蠟筆,如果買不到的話小兒子明天上課大概會恨死他。

  以極其緩慢的速度一點點挪動腳步,除了警惕那盒太過明顯的陷阱外,他也考慮過那說不定只是幌子的可能性,時時注意周邊環境,提防出其不意的襲擊。

  兩旁的貨架非常平和,沒有東西突然掉下來,也沒有鬼怪突然竄出來,平靜得就像是個普通賣場。

  但走道盡頭人來人往,卻沒有一人目光會投向此處,再再告知他,這一條路可不像它外表那樣尋常。

  短短一小段路,趙啟明卻花費了需要走一公里的時間才抵達相隔那盒包裝一個手臂的距離。

  又是一次的選擇。

  要不要接近它?

  這一次,趙啟明思考得格外長久,甚至好像能聽到大腦超載運轉的過熱警告聲。

  從前看過家裡孩子玩遊戲時的記憶浮上來,如果這是一款遊戲,會如何設計嚇人方式?

  太多可能性了,整條走道都可以進行埋伏,任何一個角落或縫隙,就連已經走過的路都可以突然偷襲,包準把玩家嚇到屁滾尿流。

  但這不是一場單純的遊戲,遊戲角色死亡可以重來;這是一場貨真價實的生存試練,每人只有一條命。

  更重要的是,這場試練,並不是遊戲那般,可以任由創作者肆意揮灑創意,發揮一切想像在玩家的尖叫謾罵中把他們操控的角色送回老家。

  這是異端。

  而異端,存在祂們所必須遵守的規則。

  規則,既是對人類生存空間的拘束,但換個角度看,卻也是種縱容

  因為只有在違反規則的前提下,異端才能下殺手。遵守規則,就能保證安全。因此看穿規則,就能從異端中謀求出一條生路!

  在規則的保護傘下,人類看似苟延殘喘,實則卻是養精蓄銳,只待反戈一擊的契機!

  趙啟明初次面對異端,就已經大致摸清祂們的本質了。

  突然從貨架伸出一條鬼手?天花板或地板突然塌陷?貨架倒下來壓死人?

  那太沒水準、太沒有規矩了。

  趙啟明微笑著,大方邁開腳步,筆直跨過地上的包裝盒。

  他甚至自信地站在孤零零躺在地面的咖啡包裝上。

  如他預料的一樣,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他恢復正常的移動速度,也不去提防任何可能發生的突襲了。果然什麼都沒有發生,非常順利地回到走道的交叉路口。

  趙啟明準備離開這條走道,視線從咖啡包裝挪開。

  但剛走出幾步,下一瞬,他又將身體猛然拉回剛才那條無人的走道。

  那盒咖啡包裝依然靜悄悄躺在地上,位置都沒有移動半分。

  不過趙啟明毫不留戀地離開了,去尋找其他有擺咖啡的貨架。

  他哼著輕快小曲匯入人潮,留下地上那盒咖啡包裝等待其他落入陷阱的獵物。

  「很不錯啊!」旁觀完整個過程,B148豪不吝惜稱讚道「雖然是非常低端的陷阱,但他的心態很好啊!最初步步為營的謹慎、再來是破解規則的推理能力,還有最後膽大妄為的信心去驗證,儘管以身涉險不太可取,但其他能力都非常有助於任務的生存!」

  「我就說吧!這個人將來成就絕對不得了!」F3洋洋得意地笑著,好像看穿陷阱的人是自己一樣。

  心情非常不錯的女子拿出手機主動打了一則訊息發送給所有測驗參與者:

  「1-CTRL必死規則:在1-CTRL裡除了貨架上明碼標價的商品外,其他不在貨架上的任何地方的任何東西──包括『人形東西』──都不能相信,因為你並不知道那東西的來歷和經手過程發生過什麼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