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當再張開眼睛時 第二章(二)

小寒 | 2021-12-19 17:17:28 | 巴幣 100 | 人氣 48

連載中忽然來到這無知的世界,我該怎麼辦?!
資料夾簡介
全名:忽然來到這毫無所知的世界,人生地不熟的我到底該怎麼辦?!

第二章(二),安敦

安敦一手抱著小寒的身體,另一隻手拖著小寒他們的行李堆在一起,然後坐在旁邊,當然還有蓋夫特。
小寒緊緊縮成一團,抱著自己的雙腿,身體一直都在顫抖,安敦見狀,隨即抱著他,像呵護著什麼易碎物品,就只是讓小寒貼近自己冰冷的身體。

「為什麼你又回來了…?我又回來了?」安敦看著小寒,輕輕地把頭放在小寒的身上。
「我什麼我一直想起你在我眼前昏倒的樣子…」激動的情緒讓安敦沒辦法好好地把話藏在心裡。
「你也是這樣子昏倒在我眼前,然後把我收服了。」安敦看著自己懷裡的小寒,視線裡都是小寒身上穿著的制服,還有從縫隙探出的毛毛刺刺的毛髮。
「我曾經預想著我們的未來,但是你依然消失了。」
安敦微微會想著之前的記憶,我們是真的重來了?還是只有我呢?

「可是你又回來了,我這次…再也不會失去你了。」
回過神來的安敦,想起了他們的安危問題,並在意識中如同星空的地方,凝聚出兩顆流星,圍繞,分離,再把流星內部的魔力精華重組成結界的術式。

「主子抱歉…我只能做出這樣的小結界。」
安敦對外放開了他的魔力,魔力形成了一個隱形的屏障,大約六公尺大小的圓頂蓋以安敦為中心壟罩。
做完這一些之後,安敦又重新把小寒抱回懷裡,可是這個時候,安敦感覺自己好像發現了什麼。

「對了,主子的氣息是不是有點不一樣…?」
作為曾經待在他主人身邊的安敦,此時心中非常的慌亂,因為他的主人,聞起來不一樣了。

安敦忽然想到聞起來不像主子,是不是因為太早見主子了?
靈魂的本質還未沉澱成該有的味道,就像還沒入味的肉一樣。

難道是我的存在……?安敦想過自己今天的動作到底是有多影響接下來的事情,可是…他該走嗎?
你知道嗎?我當初又用這種狀態又站在這片土地上,我強制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到處找你,卻找也找不到你。到後來沒力氣再控制了,就呆呆的站在那裡了…
直到你用魔力觸碰到我,並對我講出那個名字…我才確定是你。

我好想你,我好討厭你那個只關心別人不關心自己的想法,為什麼不多為自己想想?你知道我當初抱著你的屍體的時候有多絕望嗎?我的身體就像被抽走了力氣,但是卻又有力氣抱緊你的屍體。
當下我胸口的悶痛像是要從嘴巴湧出來,腦子渾渾噩噩的,我連眼前的東西都看不清楚了,我還想守護著你,少了你我就只剩下我們的家了。你的死亡讓我瘋狂,讓我崩潰,我卻只能不違抗主子的命令,活著。但我也想好好保護那個曾經與主子有過很多快樂回憶的地方。

不過沒想到有這種意外之喜呢!
能夠回到如此美妙的時刻,我們一一認識著彼此,依靠著彼此,我們的夥伴漸漸多了起來,有些人的背叛傷害了你的心,我就去解決他們,把他們折磨到想死也不行,我做的這些…都好想讓你看到,讓你知道,讓你表揚我,可是你應該都不會喜歡吧?我的行為。
我會利用之前的記憶,讓自己比之前琢磨方法變強的我更快的變強,才不會讓你遭遇危險。
就連剛剛的結界我也是在未來才摸索出來的。

我好害怕事件重演,我在那之後等了很久很久,沒有千年,也有五百年,直到那個地方被主子的敵人找到,我拼盡全力與他們同歸於盡,而我現在卻出現在了這裡…?
這是甚麼補償嗎?還是世界還我一份愛?

劇情事件二選一,安敦的回合。
A.留下
B.回到森林裡

世界時鐘:夕陽已經落下,距離天亮剩下5小時。
小寒周圍的危險程度:30*2

A.留下

「總之,現在先練習吧…」
安敦盤腿坐,把小寒的頭放在腿間,就慢慢的進入狀態。
安敦的頭腦內浮現出了一片星空,那是他魔力化為形式的背景,可能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曾喜歡著星際旅行的關係,使他這次的背景是一片星空。

星空裡的亮點清一色的藍白,在面前有兩個是以安敦的兩種不同屬性的魔力核心為主的雙星星系。
星系裡面總共有十四顆不同的行星,內、外圍都有一圈閃著寒光的流星環繞行著整個星系,像是防護罩般的存在,裡面的流星基本上都是水與冰融合而成的,偶爾會帶些情緒的雜質,行星內的大部分行星更是黯淡無光。忽然,安敦的精神世界由外向內漸漸進了很多藍點,甚至星空上也有飄下來浸入位象徵著恆星的魔力核心,安敦周圍因為凝聚精神的冥想,而漂浮著藍白色的亮點。

在外面看來,那斑斑亮點一滴一滴的滲入皮膚中,就像在高空中吊著的圓形吊燈在熄滅時與黑暗的天空融為一體的樣子。安敦體內又浮出一個比周圍小點更大的光球,光球在防護罩內部放大並擴散開來,而其他兩人的身體被光球覆蓋過後,身上擁有了一層透明的防護罩。
相比起之後的日子,安敦相對比較滿意於現在的樣子,至少我們還是剛認識的時候,世界也還沒出事。
「接下來…就是等他們醒來了。」

(半小時後)
「安…安敦?」
剛接受完記憶的小寒,剛睡醒般,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個模糊的臉出現在面前。
等看清了,發現是昏迷前看到的帥大叔喪屍。
「主子,您醒了。還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嗎?」
安敦...是這樣吧?他,是不是把我枕在他的大腿上?
還無法消化記憶的小寒閉上眼睛,想著先解決這邊的事再跟安敦說說話。

「欸?怎麼又睡回去了…」
安敦看著小寒,默默地等到他再一次睜開眼。
「安敦。」
剛接受完記憶的小寒,透過記憶大概上認識了安敦這個人(?),回想上一次的痛苦,那次痛苦是為了接收那個自己後來認識的其他人,但是我不是他啊,我也未必會遇見那些所謂的摯友之類的。

「不必這樣用叫我了吧?像之前一樣不就好了?」說完小寒的手撫上安敦的臉。
「雖然我很像你之前認識的那個主人,但是請不要把我當成你前任主人,我就是我,以後叫我小寒就好了。」小寒直直的看著安敦的眼睛,用認真的口氣跟安敦說道。
安敦不免的分神,想著味道的差別,他有點感覺懷裡的這個人,跟以前他所認識的不一樣。

「可是這名字不是…」
安敦回過神來,發現自家主子還是直接要他開口叫他姓名了,但他還是要矜持一點的吧?不然...
話沒說完,就被小寒打斷了。
「這是我允許的,要叫不叫拉倒。」
看著安敦猶豫的樣子,心中泛起一絲捉弄的想法,要他好好地說自己的名字。

「主…小寒。」
安敦艱難地開口,試著多小聲說幾次來讓自己習慣這樣稱呼他。
「好啦…看你這樣不習慣,看你還是私下叫我小寒,在外面叫我主人吧?」
奇怪…腦中怎麼泛起奇怪的感覺,我的記憶好像知道些甚麼,但是現在還是就像蒙一層紗一樣,以前的記憶也是,越來越少了,他的存在依然倔強地死死卡在腦子裡,依然是我記憶中最耀眼的星。
                                                                                                                                            第二章(二)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