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終要塞之無盡星海-支線篇 學員的戰爭 第二章 直面蟲海的勇氣-下

肖恩天行者 | 2021-12-19 09:10:46 | 巴幣 0 | 人氣 69


艾瑞克繼續吃灰,空中支援萬歲~
對了,之後會停更到一月底,中間如果有空可能有不定時更新喔~
--------------------------------------------------------------------------------------------------------------------------------------
另一邊,終於有人接起觀測員的電話了「這裡是火神五號……」
「我知道」電話另一頭傳來他的老師的聲音,讓他感到非常安心「我已經用衛星確認最有效的炮擊位置,記得,下次先報座標,火神一號完畢」
「…收到,長官」觀測員收起手機,用隨身通訊器告訴所有隊友「所有人找掩護,十秒後開始轟炸」
此時藍色的電漿砲彈已經出現在半空中,在壕溝中的人立刻低頭躲進去,戰壕外的人也馬上進入裝甲車的車廂,一時間戰場上只剩下機炮的轟鳴聲。
「三,二」艾瑞克在內心倒數。
「轟轟轟」砲彈犁過這片土地,掀起土石和青草,炸死無數的跳蟲和刺蛇,它們在砲火奮力向前爬行,希望用利爪和骨刺殺死更多的生命,但卻在電漿與火焰中消逝。
「砲兵做得好」學員說「竟然沒有誤擊……」
「咳咳」艾瑞克指向陣地右邊,一個被熔掉一半的金屬碉堡。
「喔」學員猶豫了幾秒,說「至少只有……」
「咳咳」艾瑞克指向左邊,被砲彈炸爛的裝甲車,其他隊友也一擁而上,摀住他的嘴。
「不要再說了」其中一人大喊「再繼續下去我們就要死光光了」
「嗚嗚嗚」
 
砲火停歇後,不停濺起的泥土重新落回地表,隨著沙塵落回地表,艾瑞克以為自己會見到只留下泥巴和屍體的爛泥地,但一個巨大的身影改變他的想法。
「不會吧」艾瑞克感覺自己的太陽穴開始發疼「不要啊」
一陣強風徹底吹散沙塵,艾瑞克見到一頭如猛獁象的身影,寬大的身軀、粗大的四肢和那巨大的獠牙「是雷獸」他說。
「狗屎,砲擊都殺不死嗎」從人堆中掙脫出來的學員―可能是錫尼爾,但是他們的裝甲都長一樣―也注意到那頭巨獸,他立刻跑到通訊器旁「指揮中心,呼叫空襲」
「所有飛機都已經被派出,你們得靠自己了」
「什麼…」
「轟――」蟲族戰線後方土石炸裂,塵土飛揚,宛如花瓣一般的巨嘴從地底伸出,沾滿泥石的利齒張開,更多的低等蟲族從中湧出,踏過同族的碎屍和殘軀,向人類防線前進。
「我的老天」艾瑞克說「坑道蟲」
「噠――」幾個機槍陣地火力全開,彈殼在腳邊堆積成一座黃澄澄的小山,因為不停射擊槍管早已燒紅,從武器研發中心借來的響尾蛇的兩門電磁砲試圖阻止雷獸推進的腳步,但皮操肉厚的巨獸的步伐毫無停歇,艾瑞克甚至注意到還有更多的同類出現在戰線後方。
「呼叫雪線」學員悄悄聯繫上第二條防線的指揮官「準備好面對敵軍攻擊…和接收潰兵」
「知道了,我們會盡力掩護」
雪線和冰線―也就是艾瑞克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兩條橫跨演習場的防禦工事,據說是由某位剛看完《冰雪奇緣》的學員命名的。最初只是兩方學員在野戰訓練時挖的散兵坑,結果越挖越深,最後都快變成壕溝戰的訓練設施了。
 
此時艾瑞克想起一句話「在交戰的前十分鐘,我們佔據絕對優勢,十分鐘後,就看哪邊的人比較多了」,艾瑞克覺得『十分鐘』大概已經過完了,失敗的頹勢已無法挽回了,問題將會是他們能夠撐多久,為人們爭取了多少時間。
「軌道轟炸呢?」艾瑞克聽到有人在抱怨「我們的艦隊在哪裡?」
「它們太多了」
「需要火力支援!」
「啊…」艾瑞克看見一名機槍手被刺蛇的尖錐刺死,他立刻向那裡跑去,想要保持對敵人的火力壓制,前進過程中他越過的幾個倒在地上的士兵「醫療兵!」他一邊奔跑一邊大喊。
 
戰壕靠後的位置,莉莉正在和其他幾個學員聊天。
「防線開始動搖了」莉莉說「我們要做好準備」
「什麼準備?」其中一個學員嘲諷她「跳上裝甲車的準備嗎?」
「醫療兵!」一個聲音從前方傳來,莉莉看了看自己的同學,決定還是自己來「你們兩個,跟我來」她指了兩個黑甲衛兵,三人一起走向危險的前線。
 
回到艾瑞克這裡,他為子彈用罄的機槍換上新的彈箱,拉動槍栓,接著扣下扳機「噠―」
「去死吧」三管炮的槍管快速旋轉,向前方吐出海量的子彈,蟲海就像被啃了一口的大餅向內凹了一塊,但很快的就被更多蟲子填滿,就在艾瑞克眼底閃過一絲恐懼之時,一個聲音讓他重新獲得勇氣。
「開火」幾門迫擊砲暫時壓制了蟲子的鋒芒,但艾瑞克知道這不會維持太久,他必須找到更強大的火力。
 
莉莉走到戰壕靠後的空地,所有傷員都已經被移動到這裡,有些已經被包紮了止血帶或加壓裝置,需要一劑醫療針或止血泡沫防止截肢;有些還不停流血,不是隊友明顯沒有認真上急救課就是骨刺扎中需要移除。
「這麼多啊…」莉莉從盾牌裡拿出兩罐止血噴霧拋給黑甲衛兵「幫個忙,好嗎?」
「好的」三人分散開來,拆掉一個又一個止血帶和加壓環,為他們的傷口止血。
「指揮官,這裡有十幾個傷員」莉莉對著通訊器說「需要支援」
「收到,給我兩分鐘」
「嘿,醫官」一個衛兵對莉莉大喊「這裡需要你來處理」
「來了」莉莉快步跑過去,過程中還被泥土染灰了白色的裝甲「怎麼了」
「有倒刺的骨刺,有毒,必須取出來」
「唉,知道了」莉莉取下盔甲的手套,露出細長潔白的手指,說「醫療箱?」
「這裡」一個箱子被交給她。
「希望這樣有用…」莉莉戴上橡膠手套,用工具拆掉胸部的裝甲片,接著用手術刀劃開傷者的胸膛,小心移除掉倒刺,接著用填充泡沫封住傷口,貼上敷料。
「做得好」衛兵說。
「當然,我可是個醫生」莉莉甩了甩棕色被固定住的長髮,露出驕傲的笑容「會在醫院裡實習的那種」
「結果你被派來搬傷……」「轟轟轟―」
「趴下」兩個黑甲衛兵立刻把正在戴手套的莉莉撲倒,差點把她的手壓斷。
「嘿!」莉莉一邊掙扎著把盔甲的手套戴好一邊抗議「如果我的手斷了你們就乖乖去找後面那些大小姐吧」
「抱歉,保護你的生命是我們的第一要務」衛兵撐著地面站起,看向戰場上遠超剛才規模的轟炸,目睹剛才還不可一世的雷獸被炮彈擊中,在一個瞬間被砲彈砸成碎塊,兩人感覺自己的下巴快摔掉了「哪裡來的砲擊啊」
「我猜…」莉莉抬頭望向天空。
 
一分鐘前
「指揮官,如果你聽得見的話,我們需要火力支援」艾瑞克放下過熱的機槍,拿起像滅火器一樣的罐子往發紅的槍管上噴「不然蟲子會在五十秒後上來…」
此時一枚火箭彈打歪了,擊中蟑螂厚重的背甲,於是艾瑞克對著通訊器說「…嗯,可能只剩二十秒」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負責指揮的高年級學員咕噥道「指揮中心,最後一次請求火力支援」
「…這個嘛,我幫你轉接一下…」詹姆斯說,接著出現短暫的盲音聲。
「抱歉有點遲到了,內特,你知道做艦隊聯絡官有多麻煩」
「等等,你不是…」
「晚點再說,現在抱頭躲好,我給你十秒鐘…」
「狗屎」學員看著斷線的通訊器,只能切換頻道警告所有人「軌道砲擊,五秒鐘」
 
另一邊,艾瑞克終於把機槍溫度降下來,看向近在咫尺的蟲子,準備再次壓制他們。
「軌道砲擊,五秒鐘」聽到這樣的警告,艾瑞克以最快的速度躲進壕溝,接著抬頭望向天空,在雲層之間,一個巨大物體正在試圖下降,大量的飛龍和吞噬者包圍了戰巡艦,近防砲和飛彈不停殺死它們,但它們的數量一點都沒有減少,最後,大鐵塊的下方白光閃爍,砲彈往地面飛來「轟―」
對地電磁砲組的威力遠超攻城坦克,砲彈直接砸斷了雷獸的脊椎,震碎了成群的跳蟲和刺蛇,剛剛還看似勢不可擋的蟲群被殲滅在這片已經變成爛泥地的草原上,混雜著泥水和塵土的爛泥飛濺到艾瑞克深藍色的裝甲上,覆蓋黃色的面罩上,彷彿開啟歷史的回音「姐姐―」
記憶從眼前閃過,曾經的笑容再次出現在被染黑的面甲上「姐姐…」
 
「姊姊,我要買冰淇淋鬆餅」艾瑞克指著一個攤位說。
「該回家了」姊姊搖搖頭「而且我也沒錢了」
「姊姊~」艾瑞克掛在姐姐身上開始撒嬌「拜託啦~」
「沒錢了…」話還沒說完,遠處傳來一陣騷動,姐姐眼色一凝,轉身拉著艾瑞克想要離開。
「姊姊?」艾瑞克沒有掙扎,只是不停的問「怎麼了?」
「轟―」
 
「艾瑞克」一個人把他從回憶中搖醒「艾瑞克起來」
「呃…」艾瑞克伸手抹掉面罩上的泥土,看到穿著白色盔甲的醫療兵「我認識你嗎?」
「我聽過你的名字」白色盔甲裡傳來一個好聽的女聲「你的身體沒有受傷,我要回醫療站了」
「等等」艾瑞克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開口問了「你就什麼名字?」
「莉莉」莉莉掀開橘黃色的面罩,露出甜美的笑容「莉莉•希爾」
 
此時天空出現大量運輸機,降落在陣地後方,莉莉用目光掃視人群,尋找自己的熟人。
「莉莉,好久不見」一個聲音叫住她「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
「好久不見,佐藤」莉莉轉身向他揮揮手「什麼風把你吹過來了」
「有很多蟲蟲的風」佐藤夏洛指著前線說「不能把這麼危險的事交給你們這些菜鳥嘛」
「現在才發現啊」莉莉看著一個個被用擔架抬上運輸機的同學,無奈地說「還在學院的醫療兵根本沒有受過在攻擊下進行救援的訓練,只能縮在碉堡裡看戲」
「我不怪他們」夏洛說「在心裡對死亡的恐懼不是輕易可以克服的,你也是經過兩次見習課才敢踏出裝甲車的」
「是啊」莉莉嘆了一口氣「眼睜睜看著別人死去卻什麼事也做不了真的很難受」
「去就更多人吧,做學員們的榜樣」夏洛拍拍她的肩膀「在需要的時候,『他』永遠都在你身邊」
「哼」莉莉拍開夏洛的手,消失在人群中「詹姆斯,是我,我見到你說的那個孩子了,他……」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