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骸願39

色之羊予沁 | 2021-12-17 19:42:12 | 巴幣 2254 | 人氣 332

連載中21- 骸願
資料夾簡介
神說:多米猊卡,妳是我的心臟。

羊\我說:


  多米猊卡一回到神木就睡了,醒來時已經是中午。她發現自己抱著一個花籃,籃中有一根綻放金光的純白羽毛,顯然愛麗絲圖從昨晚就沒回來,這個是熾天使帶過來的。


  她正疑惑該怎麼找到對方時靈光一閃,召喚白鳥出去找愛麗絲圖,自己則慢慢摸一摸才離開神木,繼續參加慶典。


  看到昨天認識的小精靈們,多米猊卡迫不及待地過去打招呼,很快又玩成一遍,這次也多了其他小天使加入,她環視一圈,果然沒有柏格跟雅威。


  他們今天仍到河邊,但是沒有打水漂,而是看成年精靈之間的比賽——直白點就是比武。精靈們站在水面上持著木棍對打,誰手上的棍子先落水,或是用光魔力掉到水裡就算輸。


  多米猊卡覺得很神奇,精靈打架就像跳舞,似是柔軟卻有不容小覷的力量,看看那被激起的水花多美,像海嘯一樣撲向對方,對方也用彷彿衝浪般的優雅姿勢滑過,還跳起來在空中轉幾圈,腳尖帶起幾粒水珠跟著飛舞,動作流暢美如畫。


  天使雖然也優雅,但是跟精靈比差了很多,主要還是他們一用力量就能威嚇敵方,有突然撞上鋼鐵的感受。


  他們這些尚未發育完全的精靈跟天使,在年長者的監督下也在岸邊玩起來,除了多米猊卡。她難得安分地待在旁邊,沒有硬要加入,大天使們都感到欣慰——小殿下終於成熟了,沒有愛麗絲圖大人監督也不會作亂。


  殊不知,是多米猊卡在恍神想其他事情。


  她的腦海一直浮出昨晚的混血精靈,那副吊兒郎當反覆拋接石頭的模樣,實在神奇過頭。


  他可是精靈耶。


  當某名小精靈打輸後,氣喘吁吁地到多米猊卡旁邊坐下。她實在很好奇這些小精靈對混血精靈的想法,所以開口問:「精靈會與他族混血嗎?」


  雖然早就知道答案。


  「會呀。」小精靈拿起水喝幾口,對自己施展咒語讓身體變回乾爽的狀況,說:「除了天使,每個種族多多少少都有混血兒,只是精靈不多,一隻手都能數出來。」


  「那你們會討厭混血精靈嗎?」


  「不會啊,就只是混血,幹嘛討厭呢?」小精靈說完停頓一下,把木頭水杯放地上,面有所思後開口:「不過有個混血精靈例外。」


  「喔喔?」多米猊卡緩緩張大眼。


  「一個叫摩烈奇歐的傢伙。」小精靈不她的掃興,頓時臭臉:「他很壞,幾千年前出賣我們,讓惡魔穿上其他族人的皮囊溜進領地裡。就連他母親也壞,居然想偷取神木的心臟,差點害死王。」


  「唉?」多米猊卡愣住。


  「妳會驚訝也正常,但是怎麼說?」小精靈抓抓腦袋:「我媽媽說那時候七宗罪存在於世,靈界受到非常嚴重的影響,如果心裡有欲望,就容易被惡意侵蝕。例如人類,雖然現在也三不五時打來打去,可是據說當時平均一年發生的戰爭是我們現在的一百倍,很恐怖對吧!在那情況下,分族長還是帶領大家在世界各地淨化,所以精靈從最初到現在只出現兩個壞精靈,也是神的庇護了。」


  「嗯嗯。」


  多米猊卡才剛點頭,另名在偷聽對話的小精靈立刻插嘴。


  「而且喔!泰拉秋絲為了增強力量,居然想吸收七宗罪的力量!不過當年封印七宗罪的白巫師知道後,就跑去打她,居然還打贏耶!大家都覺得王特地跑出領地廢掉她三分之二的力量,就是因為覺得精靈打輸人類太丟臉,這算是泰拉最高的成就吧。」


  「泰拉是?」多米猊卡忽然困惑。


  「摩烈奇歐的媽媽,她是純種精靈。」小精靈不像成年的會點到為止,反而繼續說下去:「摩烈奇歐他爸好像是人類?」


  「你們在聊那兩個壞蛋喔?」


  這時第三個小精靈冒出來,加入對話:「摩烈奇歐真的很過分,害死好多同伴!」


  話題開始變複雜了,年紀輕的精靈比較容易有情緒起伏,紛紛說出他們所知道摩烈奇歐跟泰拉秋絲是怎樣的精靈。多米猊卡點頭再點頭,思考摩烈奇歐應該就是柏格,但是他跟雅威看似朋友,甚至用兄弟互稱……好奇怪,天使不會跟壞精靈交朋友吧?


  多米猊卡最後跑去詢問年長的精靈,關於摩烈奇歐跟泰拉秋絲的事,才清楚來龍去脈。


  這些都是數千年前的事情。


  泰拉秋絲原是分領地的精靈,不像其他同伴只喜歡待在領地內,反而對外面的事物感到好奇,就獨自離開領地到處遊蕩。那時精靈對這樣的同伴稱呼為「不歸者」,沒有負面含意,僅是過去決定出去冒險的精靈都沒有再回來過,才被稱為不歸,卻沒想到被賜予更多意義。


  年輕的泰拉秋絲,在旅途中被一名人類吸引,兩人結合得到一子,就是摩烈奇歐。


  這是很普通的家庭,他們一家三口繼續旅行,只有在人類晚年走不動的那段日子停歇,當人類過世後,泰拉秋絲就帶著摩烈奇歐繼續遊蕩。


  如果是現在這些年,或許沒什麼,可惜當時靈界受到七宗罪污染。


  雖然精靈與惡魔是極端的相抗屬性,但是泰拉秋絲已經數百年沒有回去領地淨化氣息,加上個性也慢慢跟人類同化,他們自己大概也沒有察覺,內心已經被私欲慢慢污染。如果是人類,因為原先就在模糊的灰色地帶,習慣這種起起伏伏,反而不會一夕墮落,甚至在某些時候能忽然懸崖勒馬;可是精靈身在極端的白,一旦被污染,侵蝕的速度遠比其他種族還快,來不及反抗。


  泰拉秋絲不像小精靈們說的壞,她有善良的一面,平常在外遊歷幫助過不少種族;混血精靈摩烈奇歐也是,在父母關愛中長大的精靈,自然也持有善良,可是精靈的墮落就是宗罪希望。


  它們衰弱到無法對神與天使報復,至少能對光種出氣。


  最先淪陷的就是摩烈奇歐。


  在人類環境中長大的混血精靈,不具有精靈清心寡欲的性格,喜怒哀樂十分鮮明,如果不是那雙尖耳朵,人們只將他誤會成強大又優雅的白巫師。所以當摩烈奇歐陷入宗罪特意設計的局,被要求過度索求與不合理的付出,卻得不到一句道謝,反而遭受背叛與侮辱,在他面前人心險惡被無限放大,摩烈奇歐學不會精靈與生俱來的冷漠,終於崩潰了,屠殺整個王國,不論老弱婦孺好壞,只要是生物,只要不是定義上的植物,全被他砍斷生命。


  泰拉秋絲嘗試救過兒子,但是唯一能在摩烈奇歐發瘋情況下制止、並且告訴他人類不是那麼無可救藥的人早已逝世數百年,更何況這又是七宗罪特意安排的舞台,任何善意被阻絕在外,惡意一口氣吞下這對精靈母子。


  信任絞碎成渣,曾經幫助過的人們都回頭補一刀,甚至將她唯一的孩子逼到崩潰,心碎的泰拉秋絲放棄掙扎,任由惡意吞噬。


  剩下就是小精靈們說的惡形惡狀,由於他們做的事情殘忍程度逼近惡魔又不留活口,那段時間都以為是惡魔在作祟,即便是人類的白巫師也捉不到,因為方向從一開始就錯了。


  時間隔了很久,終於有風精靈發現事實,將這些事情傳回與世隔絕的精靈領地。


  分族長立刻跑出去找他們,希望將泰拉秋絲跟摩烈奇歐帶回,不但被拒絕又被攻擊。


  述說陳年往事的精靈嘆口氣,多米猊卡能感覺出來,那時絕對發生非常多事情,即便他下一句簡單帶過——族人們嘗試了數百年,用盡各種方法,原以為慢慢拉回泰拉秋絲。


  當泰拉秋絲跟摩烈奇歐釋出善意並且主動邀請族人們時,二十位精靈欣然答應,沒想到他們居然跟惡魔聯手設局,精靈隊伍全滅,惡魔穿上他們的皮囊,母子帶著它們返回領地大肆屠殺。


  精靈說到這眼睛有些濕潤,在旁的觀眾也都安靜下來,有小天使甚至吸吸鼻子。


  「泰拉秋絲想讓七宗罪吸收主領地的自然之氣,所以想摧毀神木的防守。她這次更過份了……偽裝成其他族人,利用同伴的信任差點成功摧毀神木。當時攻擊是這樣,如果沒有一開始阻止,等開始後才阻止會受到力量反撲,所以就算成功阻止也會讓精靈重創,王不願讓族人被反噬而亡,硬是自己扛下全部傷害,差點負荷不住。就連那時候,王也幫泰拉秋絲抵擋……最後也只是氣得廢除她一半的力量才驅除領地。」


  ——難怪精靈有段時間非常安靜,精靈王甚至感覺很虛弱。


  多米猊卡頓時疑惑,為什麼她會這樣想?


  「那時候就廢除一半了?不是後面才廢掉嗎?」這時有小精靈問。


  「泰拉秋絲就是因為被廢掉一半的力量,才重新調整戰略,跑去吞噬七宗罪的力量。」精靈繼續說:「那時所有族人都召回領地,王也因為傷勢問題,只能閉關休養。幸好還有三位巫師防守,實力不算弱,順利擋下泰拉秋絲跟惡魔們,但是那三位巫師也受到重創,尤其是黑的,因為他吸收大半傷害,避免當支柱的白巫師受到侵蝕。」


  ——阿颯!保護好我哥!


  多米猊卡腦中閃過非常混亂的畫面,呼吸一頓。


  「王沒想到泰拉秋絲還可以做這種事情,不顧傷勢跑出去,將泰拉秋絲僅存的力量再削掉三分之二,取走摩烈奇歐全部的力量,然後將永夜長槍送給其中一位白巫師。那把長槍很適合給他們使用,因為蘊含濃郁的聖光,對壓抑封印的白巫師來說能減輕一筆負擔。」


  ——或是延長被惡意侵蝕的痛苦,短痛變成長痛。


  多米猊卡的嘴唇動了動,緊閉。


  「為什麼王不將泰拉秋絲的力量全部廢掉?就跟摩烈奇歐一樣?」小精靈再次發問。


  「摩烈奇歐因為被取走全部的力量,退化成幼年型態,只剩精靈體質留著,基本上沒什麼力量了。他們做過太多錯事,丟在外面絕對會死,王還是狠不下心,就讓泰拉秋絲維持能保護自己跟摩烈奇歐的力量,無法再傷害任何生命,如果她又做錯事,王設置的保護機制會讓摩烈奇歐受到數倍但不致命的傷害。因為這樣,泰拉秋絲才帶著摩烈奇歐隱匿起來,逃避惡魔的追蹤,外面才恢復平靜。」


  隨著語畢,精靈祈禱逝者安息,天使則是沉默。


  七宗罪,對他們來說曾經的另外七位殿下,被神丟下地獄後不知悔改,吸引人類梅林打開靈界的通道,做出這一切……


  「泰拉秋絲跟摩烈奇歐還活著,因為七宗罪已經回到地獄,他們在之後的千年中,似乎也慢慢找回心智,不過先這樣吧。抱歉神后殿下,在慶典說這些往事,讓您見笑了。」


  「我很抱歉讓你們回憶這些痛苦……」多米猊卡難過地垂下眼。


  ——如果當年變通一點,就能避免更多悲劇……


  啊……為什麼我會這樣想?多米猊卡難過地擦淚,無法釋懷心中的不甘。


  「殿下,雖然會痛,但是傷口總有一天會癒合的,請您不要自責!」


  大家看到她落淚時慌了,小精靈急忙翻找身上手沒有手帕,正要遞過去時,聽見響亮的鳥鳴——多米猊卡吸吸鼻子抬起頭,白鳥終於飛回,停在她的手上,揚起脖子、額頭相互輕碰。多米猊卡看見牠所見之物,立刻嘟嘴咕噥:「齁,老師前幾天不是說要自己睡,怎麼跑去烏思家過夜了。」


  除了她以外,所有精靈跟天使都無法鎮定了。


  眾所皆知,名字中有烏思這念法的,只有那位精靈王。


創作回應

無殤
那三個一起戰鬥,果然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結果凱特還是沙包嗎....
2021-12-17 22:18:21
色之羊予沁
凱特大概就是:當你的隊友都選法師,而且都是重要的人柱跟人柱繼承人時,選擇法師的你也只好硬著當坦惹wwwww
2021-12-17 22:39:36
沃教授
所以如果沒有那個傷勢,凱特當時說不定能跟憤怒附身的秧仔五五開嗎?
2021-12-18 11:36:57
色之羊予沁
能直接把秧秧打醒QQ
2021-12-18 12:11:11
mushroom
所以凱特到死之前傷的沒好?!不是百年快千年了嗎?@@
2021-12-18 12:54:54
色之羊予沁
凱特的狀況是雖然好了,但留下嚴重的後遺症
2021-12-18 13:18:48
沃教授
後遺症就是那個要一直喝藥水越喝越重的對吧?
2021-12-18 15:59:08
色之羊予沁
後遺症也有影響到那個沒錯
2021-12-18 17:36:56
mushroom
什麼後遺症…?@@
2021-12-18 23:11: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