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邪廟:濕婆 】第十六章

鬼才 | 2021-12-16 19:34:10 | 巴幣 142 | 人氣 238



  第一次攤開原文書,沒一個我識得的符號,卻是人類文明的起點。

  16.

  兩輛警車停在旅館樓下,藍紅色的警示燈持續閃爍著。幾位房客站在一樓大廳,憂心地跟員警交談。櫃台人員在電腦前手忙腳亂,試著調出攝影機畫面。

  一名便衣和兩名制服搭電梯到四樓,為首的便衣指示他們先去拜訪這層樓的房客,進行初步的口頭詢問。案發房間才剛拉上黃色布條,兩名鑑識採集人員在裡頭拍照和蒐集證物。

  「益凱學長。」負責拉布條的員警朝便衣喊了聲。

  陳益凱走過去,面色凝重地看向屋內,少了一扇窗的牆面非常顯眼,千元鈔票四處散落,地板有女性用品和貼身衣物。

  「已經知道房客是誰,但找不到人。」員警說道。

  陳益凱跨進房間內,發現地上有血跡,滴狀讓人第一直覺是鼻血。椅子上的背包裡有手提包、衣物、皮夾、化妝品等雜物。

  他戴上手套拿起皮夾,一翻開就看到身分證。從性別、年紀、衣物樣式這些線索來看,陳益凱對此人的身分有了一些猜測。

  他將皮夾放回去,繼續巡視,接著在地上看到嚴重變形的扣鎖,一時間他還沒意會過來,抬頭一看才發現是兩扇窗戶之間的固定鎖。

  一名鑑識人員從垃圾桶夾出衛生紙,小心翼翼放入證物袋裡,還有血液樣本、內褲、手提電話都準備打包回警局。

  「圓仔,你帶人到旅館周邊找找看,注意有沒有二十歲左右的女性。」陳益凱拿起對講機發話,「添仔,你帶強光到頂樓,看附近的樓頂有沒有人影。」

  鑑識人員拿起相機朝扭曲的窗框拍照,「學長,你不覺得毛毛的嗎?」他邊按快門邊問。

  陳益凱搔了搔頭,沒有正面回應,只是嗯了一聲。這房間內有太多疑點需要釐清,乍看之下沒有他殺的凶器,也不像自殺,還有難以解釋的變形窗戶和失蹤房客,他當警察第一次遇到這種怪事。

  □

  李婉清被門外急促的敲門聲吵醒。她躺在床上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睜開眼睛。正午的陽光透過窗簾縫隙直射進來,光線在空中搖曳。

  「太太。」莎莎在外頭喊著,「妳的公公跟婆婆來家裡了。」

  「幾點?」李婉清伸了一個懶腰,踢開棉被。

  「他們在樓下了!」莎莎的聲音有些緊張,「我先帶他們到客廳,客廳呀!」

  李婉清幾乎是從床上彈起來,一把扯開窗簾讓屋內透光,先照鏡子審視自己的容貌,將雜亂的頭髮通通往後收, 俐落地給自己綁了一個馬尾。

  接著到主臥旁的小廁所洗了把臉,在梳妝台前坐定位,用手指沾粉底液迅速在雙頰和額頭塗開,打上一層底妝,眼角用粉筆修飾,再選一支粉色口紅稍微塗抹。

  原本還打算換一套衣服,但外頭已經傳來聲音,李婉清稍微整理一下儀容便開門出去,迎接兩老。

  「爸!媽!」李婉清笑微笑上前,輕輕鞠躬。兩人穿著知名運動品牌的POLO衫,公公還圍著汗巾,將登山杖放在門旁邊,跟在公司的模樣完全不同。

  「婉清呀,吃飯了嗎?」婆婆也報以微笑,語句間沒有讓對方回答的空隙,「我們剛爬完山,回來時剛好在你們家附近,順便上來看一看哈。」

  「歡迎你們來。」李婉清請他們移駕到客廳入座。莎莎轉身到茶水間清洗杯子,取出茶壺跟茶包。

  「文婷還在學校,四點才會放學。」李婉清希望自己的態度像告知而非解釋,但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知道,我們也是來看妳的呀。」王復華母親身材嬌小,臉蛋也小,雖然上了年紀但膚況跟氣色都維持得不錯。

  李婉清盡量流露出開心的模樣讓對方歡心,同時觀察婆婆的反應來確認自己的表現,每一次的碰面都是練習跟考驗。

  「身體最近安好吧?」婆婆繼續接話,「上次叔公的大壽妳沒來,復華帶著文婷跑來跑去,說妳生病了,現在好點了嗎?」

  「好很多,看了醫生也吃藥一段時間了。」李婉清不曉得王復華對外的解釋是這個,只好順著這個版本。

  婆婆捏了捏李婉清的手臂,唉唷了聲,「看看妳都瘦了,比上次見面還瘦一些。」

  王復華父親身形普通,與年輕時相比消瘦了點,頭上大半都是白髮,皺紋橫生,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老個幾歲,進門到現在都沒有說話,只是端詳桌上的圖畫跟書籍,偶爾拿起幾張看看,表情沒有變化,但態度跟剛進門相比和緩許多。李婉清看得出來。

  「那是文婷昨天畫的,看得出來畫什麼嗎?」這是一個不錯的提問,李婉清想著。

  公公沒有回話,靜靜將圖紙放回桌上,「桌子還是要整理一下,都亂了。」

  她只能趕緊歉笑,坐姿依然端正。她很久之前也被念過一樣的事情,當時急忙想整理反倒被婆婆多念兩句,那時她才開始意會到上流社會是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這桌子就這麼小一張,多督促莎莎就是了。」婆婆笑盈盈說道,「比起這個,我們家復華還更需要妳照顧,是不是?」

  「他......當然。」李婉清知道兩老的立場和想法,會說這些都在預料之中。

  「復華在外面工作多,最近常常加班不能回家,妳要多擔待一些。」婆婆的語氣有些不好意思,旁邊的公公突然說起了生意經:「有些事情還是要給她知道,我們新竹的廠區下個月要開工,美國的機台也要驗收,英國那邊的上游也有會議......」

  婆婆見他越說越多,趕緊打斷他,「好了哈,這裡不是公司,我們婉清也不是員工,你也快退休的人了,去給別人操心行不?」

  「復華有時會跟我說公司的事情,我知道他忙。」李婉清大概猜到了。幾場的家族聚會沒出席、幾次的社交場合沒好好表現,各式各樣暗地裡的責備便接踵而來。

  「復華需要妳,文婷也需要妳,這個家需要妳,知道不?」王復華母親笑得親切,語氣沒有責怪的意思。

  這時莎莎端著茶水出現,李婉清彷彿在汪洋中抓到一面浮木,趕緊給兩老倒茶,順勢結束剛才讓人不舒服的話題。

  「這是上好的凍頂烏龍,上個月才買回來,請品嘗看看。」

  公公喝了兩口,點點頭露出滿意的表情。李婉清不懂品茶,也不曉得這些上萬塊的茶葉到底貴在哪,但多屯一些不是壞事,反正放不下就四處送人,也給自己做點人情。

  「真好,妳也懂喝茶了。」婆婆放下茶杯,抿了抿嘴唇,「茶酒咖啡都懂點,以後跟復華出門也好幫他做面子。」

  李婉清下意識地陪笑,接著念頭一轉,陪笑絕對不夠,「當然,能幫到復華是最好的。」她立刻補上堅定的立場。

  王復華父親突然問道:「婉清啊,妳老實說,是不是還為了開店的事情失意?」

  「你扯這些幹什麼,人家也沒提這件事。」婆婆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滿臉不耐。

  「既然都來了,說清楚。」公公假意咳嗽兩聲,「不是怪妳,創業什麼的都無所謂,妳想多嘗試幾次都沒關係,不過事情總有個輕重緩急。」

  李婉清開始感覺到些微的疲倦,剛才儲蓄的體力似乎已經消耗殆盡了。

  「別提了別提了,又不是什麼大事哈,上回你訓也訓過了,該罵也罵了哈。」婆婆按住李婉清的手背,深怕她傷心,「將來有得是機會,我們家復華再怎麼說也是個企業家,幫妳隨便做點什麼都妥妥的,現階段接班最要緊哈。」

  「當然,創業什麼的等文婷長大再說,長大再說。」李婉清還是第一次看到公公用委婉的方式講話,也許是看在文婷的份上才收斂了些。

  王復華母親又講了一些王家親戚的事情,什麼舅舅的堂弟買車了,誰家的小孩考試如何,姨婆的大女兒要去加拿大,叔公的兒子也準備創業等等。婆婆每提一個人,李婉清就得繃緊神經在腦海裡找出這些人,就算只有一面之緣,或根本忘記了,她也盡量表現出好奇的樣子。

  「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哈。」婆婆說到口乾舌燥,一連喝了兩杯茶,又看了看時間,「最近大伯寄了幾隻大閘蟹,我晚點請管家送過來。」

  「謝謝婆婆。」李婉清彷彿回到學生時代,在最疲憊的時刻聽到下課鐘聲。

  兩老先後起身,她亦步亦趨跟在後頭送他們到玄關。

  「中午不要睡太多,都累了哈。」離別前婆婆轉身說道,滿臉慈祥。

  李婉清愣住,用盡力氣再次微笑。她現在只想把門永遠鎖上,將自己關在房間裡永遠不出來。


創作回應

喵君
[e12]
2021-12-16 19:46:41
鬼才
[e30]
2021-12-16 19:48:10
露諾弭
大家族風氣的確如此 光是互相串門子聯絡感情 就要耗費鉅額時間
2021-12-16 20:34:56
鬼才
豪門光鮮亮麗背後的壓力,我們一般人難以想像XD
2021-12-16 21:53:2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