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我所誕生的世界]第四章

Giovanna | 2021-12-16 12:41:12 | 巴幣 1108 | 人氣 236

連載中Mabinogi → Side G
資料夾簡介
這本《書籍》所記錄的,是以諾蘭約亞為主角的時間線裏,她和托爾維斯之間發生的物語。

歸來的米列希安


落雷轟轟烈烈地從漆黑的上方擊落,安諾瑪爾輕輕揮手,雷鳴開始擊碎那一條連接兩個世界的通道,好讓祂重奪了巫女的靈魂以後,再無後顧之憂。

祂身下的螺旋發出了清脆俐落的斷裂聲,隨後通往異世界之路破開,碎片彷彿星塵四散,逐漸黯淡無光。這一切彷彿如祂過去所視,祂以為只需伸出手,就可以把殞落的黎明之星接在掌心之中,讓所有事物重新回到祂所認知的軌道上。

祂又失算了。

沒過多久,這個空間就在祂的眼皮底下停止了崩塌,所有事物彷彿說好了一般,同時定格在原處,紋絲不動。隨後坍塌的聲音停止了,落雷的聲音也停止了,就連呼呼的風聲也停止了。

萬籟俱寂,時間的流動突然停住,就像被遺棄在時空的夾縫一般。原先起碼仍散射著五彩斑斕光芒的樞紐,以及從祂身後蜿蜒的褚紅色千鳥居,都喪失了色彩。祂眼睛所及之處,成了無聲無色的世界。

星星是墜落了,但沒有如願落入祂的手中。祂湊身快速地滑向前方,越過那一道幾近壞掉的通往異世界的路。然而祂沒有趕上,祂向湮滅的星光伸出了手,眼睜睜地看著巫女的靈魂落在了天秤的另一側,消失那一道刻滿了盧恩符文和凱爾特繩結花紋的巨門前。

諾蘭約亞,終究回到了愛爾琳這一側。

「巫女!」

臨門一腳,諾蘭約亞還是從祂的掌心中脫困了。安諾瑪爾計算了許多,唯獨沒算到有人會為了一個米列希安,願意付出一切代價扭轉所有因果。

挫敗、惶恐、不甘,思緒扭成了亂糟糟的一團,祂忍不住咆哮起來,揮手驅使身後七個蛇頭奮力向門前撞去,試圖打破這一個困局。但祂的怒氣和猛擊彷彿都被悄無聲息地吸進了海綿一般,對這裡絲毫沒有影響。

不久之後,祂終於聽見了些許噪音,看見了大把大把雪花從祂的頭頂洋洋灑灑地飄落,世界恢復了色彩,大地也隨著時間開始運轉而搖晃著,然後將那搖搖欲墜、連結兩個世界的樞紐斷得一乾二淨。

那些落在臉上的雪花沒有涼意,安諾瑪爾後知後覺,祂以為是雪花的東西,是大把大把的羽毛。

「...... !」

祂後退了幾尺,龐大的身軀在虛空的邊緣停下了,祂抬頭,看見了漂浮在空中的神艾托恩的第一把劍。

托爾維斯的翅膀微微擺動著,煽起了微風,流蘇和衣襬隨著風而輕微擺動著,懸浮在他身旁,兩尊血紅色的骷髏,握住的鐮刀正閃爍著幽光,彷彿只要主神下達了審判的意志,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落下。

安諾瑪爾的目光與神劍對上了,神劍也在看著祂,冷漠地看著祂。

明明身軀比身為異神的諾蘭約亞還要在小上一些,但安諾瑪爾明顯感受到了強烈的壓迫感,彷彿千噸的重物壓住祂的全身,名為恐懼的情緒從祂的尾巴爬上了祂的背脊,那是祂從未體驗過的情感。

「為甚麼?」祂睜大雙眼思考著。祂以為論力量而言,祂應該更勝一籌才對。

那道刺眼的,彷彿陽光一樣的光芒給了祂答案。

托爾維斯仍然不發一語,只是緩緩的舉起了手。那個代表著主神祝福的,形似帕拉魯的圖騰熠熠生輝,萬丈光芒比身為異神的米列希安更為強烈和刺目,那是能貫穿一切汙穢的主神之光。托爾維斯張開了雙翼,隨後散發著藍色的光芒在他的身後凝聚成了彷彿光矛一般形狀,矛頭整齊劃一,對準了在低吼的八岐大蛇。

—— 轟!

地面被砸出了裂縫,密集的聖光之錐刺穿了來自異世界山林的八岐大蛇。恐懼彷彿藤蔓纏上了祂,祂在門前跪了下去。安諾瑪爾雙手撐著地面,好讓自己不要狼狽地趴下去,而祂身後的七個蛇頭發出了慘烈的悲鳴,光矛將牠們死死地壓制在地面,使牠們只能勉力地扭動著細長的身軀掙扎。

是憤怒。

是憤怒造成的壓迫感使大蛇不能抬頭,無形的重力將祂的四肢和身軀牢牢地鉗制,就如祂碾壓身為異神的米列希安時一樣,那道力量或許者更甚。安諾瑪爾意識到了,此刻在凌駕於祂頭頂上方的,是直屬這個世界的造物主之下的存在。

「哈啊—— !」蛇的喉嚨發出乾澀而且沙啞的低吼,安諾瑪爾失去了面對諾蘭約亞時的從容,凌亂的金髮上沾上血末,祂揮舞著雙手,招風喚雨,將祂的掙扎化為滾滾雷鳴,盡數砸向了托爾維斯。

兩道紅色的鋒芒輕而易舉地破開了落雷,從祂的臉頰兩旁掠過,隨後彷彿被千刀萬剮的劇痛沿著祂的脊椎順勢湧上了祂的腦袋。「啊啊啊啊啊——!」巨蛇的分身被守護者的雙鐮刀割開,隨後更多的聖光之錐從安諾瑪爾的眼中呼嘯而過,祂的蛇尾在淨化的聖光下灰飛煙滅。

祂從地上爬起來,呼吸粗重,遍體鱗傷。血從那些被聖光之錐劃出的傷口汩汩流著,祂卻無法使之癒合起來。安諾瑪爾感受到了,斬斷祂的蛇尾的懲戒,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來自於上位神的憤怒有如浪濤一般席捲爾來,安諾瑪爾剛從地面爬起來,那些閃爍著藍色光芒的聖光之錐便源源不絕地傾洩而下。祂一次都沒能躲過,撕心裂肺的劇痛如一波一波浪潮,掩埋祂的神經。祂一次又一次爬起來,一次又一次地跪倒在了守護者的腳下。

跪地,那是懺悔的姿勢,托爾維斯在逼祂向諾蘭約亞懺悔。

安諾瑪爾擠出了最後一絲力氣,才能抬起頭,望向了托爾維斯。祂的視線已經模糊得無法看輕主神之劍的身影了,祂只能勉強地看到羽毛散發著幽光飄落,八把巨劍從左至右,凝聚在托爾維斯的身後,只待那停在半空的手揮下的一刻。

蛇知道,審判的時刻到來了。

主神的劍刃落下,鋒芒奪去了蛇的耳朵,祂的世界一片寂靜;奪去了蛇的眼睛,祂的世界歸於一片濃稠的黑暗;奪去了祂的身軀,從異地來,回異地去。

當一切復歸平靜,活了千年的歲月,曾以神的名義吞下了無數女孩靈魂的蛇,祂那雙紅得似血的蛇眼,暗啞了。

托爾維斯沉默著於胸前劃上了祈禱的聖號,目送那些被蛇禁錮已久的靈魂重回了星河之中後,才轉身踏入了通往愛爾琳的大門。

那裡只剩下蜷縮的10歲米列希安的身體。

托爾維斯離開不久之後,又有神明趁著薩溫節的餘韻,降臨在這瀕臨崩塌的星之道路。修長的眼睫半垂,掩住了從那亮金色的眼眸透出的犀利。祂伸出了手,符文從祂的手心散落,自由之翼的光裹住了女孩的身體。

「蛇,那不是你應得的東西,歸還吧。」

三柱神之一的祂開了口,聲音如此平淡。祂揮了揮手,靈魂的光點如同流星一般,脫離了破爛不堪的身體。

那些純潔的靈魂,總是能回歸到愛爾琳的夜空之中的。



托爾維斯回到了阿瓦隆,回到了那個高處不勝寒的水源地。他揮了揮手,將聖所唯一的入口關閉了,讓所有人都不得進入。

他的漂浮著的身軀顯得有點沈重,雙手垂立在身側,劍眉深鎖,步伐緩慢。活了如此漫長的歲月,他從未試過像這一刻一樣,覺得走在通往水源地的路,可以如此煎熬。

「主神啊,我真的趕上了嗎?」他抬頭看向了天空,創造主靜默不語。

聖所的水源地前隱約現出幾個人影。

那個自稱是愛爾琳最偉大的德魯伊梅林,難得沒有聒噪的閒心。他閉著雙眼,嘴裡唸著旁人難以理解的咒文,從神劍處借來的神聖力量,正在透過那一條托爾維斯親手織的手繩,送到了沈睡的米列希安身上。

梅林的身後,與梅林一同前來的寶藏獵人,滿臉疲態。他靠著梅林盤腿而坐,粉紅站在他的肩膀,伸出手幫他揉著太陽穴。

而諾蘭梅拉,那個與精靈血脈相連的人類少年,正在輕輕地撫著精靈略顯微涼的手,他那深紅的眼瞳正映著一汪水,咬緊了唇。

他們忙了一整個薩溫夜,徹夜未眠。

神劍靠近的氣息讓梅林停下了儀式,魔法師抬起頭,長舒了一口氣。放鬆之後,暈眩感隨即湧上了他的腦袋,他差點就因為站不穩而倒頭摔下了聖水池。寶藏獵人和梅拉見狀,眼明手快地扶起了他,好讓他不要落得變成落湯雞的下場。

「多虧騙子的東西,這個空間算是穩定下來了……你們總算可以好好在這裏休息一下了吧?」梅林喘著氣,緩慢地說道:「不過諾蘭約亞要恢復如初,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梅林一邊解釋著這個足以把時間流轉的速度扭轉的術式,一邊把手繩的一端歸還到托爾維斯的手中。他看了一眼愁眉不展的托爾維斯,也不知道神劍到底有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

梅林張了張嘴,本來還打算說些什麼來活躍氣氛,卻被寶藏獵人重重地拍了一下肩膀。寶藏獵人向梅林使了一個眼色,然後不顧他的反抗,硬生生地將大魔法師拖走了。

梅拉拍了拍衣服,慢慢將手從諾蘭約亞的手背抽開,跟著梅林和寶藏獵人的身後動了身。

三人都知道此時不是該久留的時候,畢竟他們還有一堆爛攤子需要收拾。臨走前,梅拉輕輕地拍了拍托爾維斯的手背:「姐姐就交給你了,托爾維斯。」

「嗯,謝謝。」神劍言簡意賅地表達了感謝,聲音似乎恢復了堅定。

托爾維斯目送他們出了聖所,直至聖所只餘下他和諾蘭約亞的氣息,他才緩緩落到地面上,俯身湊近了沈睡中的米列希安。

諾蘭約亞枕著鯨魚的尾巴睡著了,胸膛因平緩的呼吸而微微起伏著,就像沈浸在一個安祥的夢境一般。若不是那身繡著勿忘我的輕盔甲被大蛇的落雷打得破破爛爛,旁人或許以為米列希安單純只是打了盹而已吧。

托爾維斯伸出手,替諾蘭約亞梳順了那頭略顯凌亂的黑髮。散落的長髮的末端,隱隱約約透著一抹銀,而那雙小小的精靈耳朵,藏進了青絲之間,若隱若現。托爾維斯輕撫著精靈睡得沈穩的臉,鎖起的眉頭總算鬆動了一點。

托爾維斯知道他還有很多事情必須去做。

梅拉在臨走前給他留下了信紙和筆墨,於是久久未曾拿起過羽毛筆的守護者,便安靜地伴在諾蘭約亞的身邊,試著模仿精靈的筆跡,沙沙的聲音在空蕩蕩的聖所久久不絕。隨後他才伸出手,招來了娜歐的貓頭鷹。將一封又一封信件綁在了貓頭鷹的腳上,放他們隨風飛去。

凡俗的瑣事處理完畢後,他這才又屈身蹲下來,湊近了諾蘭約亞睡得安穩的臉。

「可不能一直讓妳穿著這一身呢。」

托爾維斯沉思了一會,最後還是決定幫精靈換上了一襲素雅的長裙。那身裙子是精靈仿照他身上的衣服所做出來的,說是要和他穿得一樣才肯罷休。那身藍白相間的長裙,裙擺隨著風微微擺動,讓托爾維斯不由得想起了精靈獲得了裙子的那一天,像是要炫耀一般在他的面前轉圈的身影。

「醒來之後,再穿一次給我看吧。」他在精靈的耳邊輕聲說道,伸手攏好那些纏在手臂上的流蘇。

「嗯......」像是在回應他一般,精靈的睫毛顫了顫。

他側耳細聽精靈細微的夢囈,染上了陰霾的眼睛終於亮起了些許光。托爾維斯牽起精靈的手,沉穩的聲線念起了禱文。隨後,聖靈同步的光彷彿絲線一般,溫柔地纏上了他和諾蘭約亞的手腕。

守護者閉上眼睛,投身進入了諾蘭約亞的夢境深處,陪著精靈一起,讓時間循序漸進地幫他們尋找回家的路。



貓頭鷹將烈焰見習騎士團團長的請假信送到了阿瓦隆門。

儘管接到信的當下,亞特的腦海裏閃過了無數疑問,但還是在洛維林的提醒下,先讓修安去通知見習騎士們替換團長的事情,隨後才開始研究起隨著信函一起寄過來的,新約組未來三個月的訓練計劃書。

把一切都看在眼裏的洛維林張了張嘴,還沒來得及將那句「團長,你真的沒看出來信上的字跡是托爾維斯的嗎?」講出口,團長室的門就已經被吵鬧的見習騎士敲開了。

「亞特團長!約亞團長要暫時離開是甚麼意思?」

「諾蘭約亞這麼大一個人,怎麼可能說走就走?我不信!」

「洛根、艾樂莉絲!我知道你們很擔心諾蘭約亞,但這不符合規矩!」

「修安,讓開。」

「連寇爾你也……!」

門外頃刻便鬧哄哄的,艾樂莉絲和寇爾凌亂的腳步聲,隨著洛根的呼喊接近了團長室,新約組的三人一同推開了門,身後還跟著氣喘吁吁,一臉氣急敗壞跑過來的修安。

「亞特團長……!」

「欸,你們冷靜點。」

「咳!」洛維林清了清喉嚨,吵雜的房間安靜了。見習騎士們意識到自己已經失態了,還是收起了那些浮躁的態度,在亞特的面前列隊站得整整齊齊的。

在亞特的點頭示意之下,洛維林識趣地將修安拉出了辦公室。隨後這位艾爾班騎士團團長便讓見習騎士們在他身邊坐下來,遞出了熱茶和餅乾。待見習們都恢復冷靜以後,才清了清喉嚨,緩緩開口說道。

「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約亞小姐,但她只不過是請假而已。」亞特騷了騷臉,揚了揚手中的請假信:「等她忙完自己的事情,想必很快就會回來見面的。」

看向仍然將信將疑的見習騎士們,亞特又清了清喉嚨,一邊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比較沉穩,一邊在腦海搜刮能讓人信服的說辭:「約亞小姐也留下了訓練和任務的計劃書,我想她是有萬全準備的。」

「那團長她……大概請了多長時間的假?」

「時間也不會太長,她說是三個月左右。」

似乎因為得到了確切的答案,見習騎士們的表情放鬆下來了。隨後團長室又響起了敲門聲,洛維林與修安帶頭,身後跟著一臉凝重的三鬼、哭紅了眼睛的夏諾,以及一臉迷茫頭上長著狐狸耳朵的米列希安進來了。

「團長,暫時接管新約組的團長到了。」洛維林說道:「是諾蘭約亞公會裏的米列希安。」

「我明白了。」亞特本想說點什麼,在洛維林的目光下還是選擇整理了一下儀容,轉身從書櫃中找出出了交接文書。

他們沒有空間閑話家常,那些繁瑣的交接工作一直持續到日落西山之時。終於能送走見習騎士和米列希安們之後,亞特攤在椅子上,一臉疲憊。他轉頭看向凌亂的桌面上堆放的文件,不由自主地又拿起了擱在最上方的那一封請假信。

「三個月啊……」

「團長,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有點在意三叔和夏諾的表情……」亞特眯起了眼:「竟然要請這麼長時間的的假,約亞小姐真的沒事嗎?」

洛維林眨了眨眼,從亞特手中抽走了那封信。

「誰知道呢……不過諾蘭約亞會沒事的吧。」

「說得也是呢。」

貓頭鷹將屋根裏薔薇公會會長的請假信送到了杜巴頓。

精靈在信裏面用十分輕鬆的語氣,說想要放下所有擔子,在愛爾琳休閑地雲遊一下。三個月,玩夠了就會回來。末了,那個小小的會長的印鑒與公會證明就這樣轉交到了巨人的手中。

「吼!這怎麼可以!」

「初代這樣就算了,怎麼連小約都這樣!」

夏諾在杜巴頓的學校門前,發了好大一頓脾氣,引得城鎮裏的居民都好奇地圍著杜巴頓的學校議論紛紛,生怕錯過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還是黑山羊和三鬼兩個巨人堵住了學校兩邊的大門,跺了好幾次腳把人群驅散了,暫時平息了杜巴頓的熙攘。但是巨人的跺地卻不能平息氣到頭上的夏諾,她雙手叉著腰,喚出了巨形的柯基,說要到聖所一趟。

「妳去聖所幹嘛呀?」三叔揉了揉太陽穴。

「去找托爾維斯問呀!他肯定知道小約在哪裏!」

「哎……等一下,我和妳一起去。」

巨人說著,將還在掙扎的少女扛上了餐車,尋思著自己在的話,至少還能及時拉住失控的夏諾這類亂七八糟的事情。畢竟三鬼並不想在之後收到來自托爾維斯的罰單,理由是破壞阿瓦隆的歷史文物。

但他們沒有見到托爾維斯。

他們在祈禱懸崖就被梅林和寶藏獵人擋在了聖所的門前,少女一邊嘟嚷著讓Zero的英雄讓開話,一邊拿著雙劍威脅著要硬闖聖所。纏上了極光的雙劍,讓梅林急的直撓後腦勺,想盡了一切辦法要把米列希安擋下來,又確保少女能夠毫髮無傷。

「梅林讓開!這本來就不關你的事吧?」

「哎!怎麽可能不關我的事,那家伙都拜托我守門了……總之我不能讓妳進去啊,妳能不能三個月之後再h過來啊……」

「你讓開!」

「哎呀,就說不行了!」

大魔法師利落地往後翻了一個後空翻,直截了當地擋在了聖所的屏障前方。或許是與梅林纏鬥到失去了耐性,夏h諾再也顧不上會不會讓人受傷這種事情,直接提起劍欺身上了前。

怎講都講不聽,大魔法師也急了,脫口而出。

「妳進去擾亂了托爾維斯的術式的話,諾蘭約亞就真的回不來了啊!」

雙劍的劍尖差點就刺進了大魔法師的眼睛裏。

祈禱懸崖的空氣凝固了,梅林抬起頭,少女顫抖不已的手和巨人愕然地表情映入了他的眼中。

「梅林……你剛剛說什麼……?」

意識到自己失言了,魔法師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刮遍了腦海裏所有字典,也擠不出任何一個字。連三鬼都沒能阻止丟下了雙劍的少女,攥起梅林的衣領,哭著質問魔法師:「你剛剛在說什麼!」

梅林垂下了頭,思索了許久,沒能忍心將話說出口。是寶藏獵人抓住了少女的手,將她從梅林的身邊拉開了。他招來了三鬼,拉著他們在聖所前的空地,他堆起的營火旁邊坐下。「坐下吧,我給你們講個故事。」寶藏獵人說著,給少女遞出了手帕。

天空毫無預兆地下起了微微細雨。

貓頭鷹發出了悠長的嗚叫,又捎來了一封署名是諾蘭約亞的信,啪地一聲,落在了巨人的大腿上,是見習騎士代理團長的委托函。

三鬼還沒來得及拆信,洛維林來接應的身影已然隱隱約約出現在星月門的一側。

貓頭鷹將信送到了王城,送到了泰赫圖殷,送到了法皇廳……

最後,貓頭鷹將精靈的信送到了繆斯們的邊境之處。

「這樣啊……」

七味綠茶聽著飛月冥說起了關於精靈的故事,落在琴鍵上的指尖遲緩了一下。隨後,鋼琴敲響了一首緩慢且寧靜的曲子。

不久之後,綠茶將琴譜收進信封裏,交給了飛月冥。

「那就請你去跑一下腿吧。」

火焰薔薇之子和繆斯們,在秋末的時分,跑進了精靈的農場,種下了來自她家鄉的花。

後來楓葉落了,鵝毛般的大雪飛滿了整個愛爾琳。不知道是出於幸運,還是神艾托恩真的又在眷顧著他們,那些在浪漫農場中的櫻花樹,於寒冬中抽出了新芽,竟然被這一群園藝新手養活了。

他們尋訪了許多米列希安,有樣學樣地在諾蘭約亞的農場上蓋起了神社,將那一株長得最大的櫻花樹,安置在了農場的中央。手工織的麻繩上,用紅繩綁上了切成五邊形的模板,偶爾微風拂過,木板就會嘩啦啦地作響。

後來,他們又做了一個掛曆,無視史帝華的反對,將它掛在了學校內的書架上。那些一天一張撕下來的日曆紙,他們都摺成了紙鶴,盡數用魔法放到了祈禱懸崖的上空,直到紙鶴飛滿了整個聖所的門前。

當梅拉把最後一隻紙鶴摺成了型,三鬼幾乎是立刻就扛著他上了餐車。狐狸攥著車頂,少女抱著想啃花的黑山羊,那輛餐車轟轟烈烈地砸在了祈禱懸崖的邊上。

紙鶴從梅拉的手心,啪嗒啪嗒地飛向了祈禱懸崖的上空,飛月冥微笑著說是時候了,拉開了那份綠茶給的樂譜。

來的人意料之外地有點多,偷跑的見習騎士,偷跑的神聖騎士,理所當然地,還有偷跑的法皇和偷跑的遠征隊。艾薇琳一臉驚訝地看著阿瓦隆的防衛竟然失效到這種程度,卻被哈哈大笑的總舖師拍了拍肩膀,說特殊日子也就無所謂了。

飛月冥讓悠揚的笛聲,敲起了聖所的的門。

於是世界樹的落英終於能飛進了聖所的大門了,它們徐徐落在了水源地,驚擾了平靜了許久的水面。

那個枕著鯨魚睡去的米列希安睜開了眼睛。

仿佛拉狄卡一般的右眼,與仿若霧玫瑰一般的左眼眨了眨。抬起頭,守護者的身影一如既往地伴在她的身邊。

「早安,約亞。」

守護者在精靈的額頭落下一吻。

「早安,托爾維斯。」

蘇醒的精靈,笑顏如花。

從外界而來的喧鬧夾雜這柔和的笛聲,被風精靈帶進了聖所裏,仿佛在催促著拖拖拉拉的兩人,讓托爾維斯與諾蘭約亞都忍不住相視一笑。

隨後守護者便牽起了精靈的手,帶著她回到那個,她作為米列希安而誕生的世界中。

=END=




    =店主的話=
    歷時一年多,這個原本打算作為去年萬聖節賀文的作品,正篇終於完結了!
    《我所誕生的世界》這一個中篇,與《月色真美》一樣,都是作為主線劇情的Side Stroy來寫的作品。它並不會影響到瑪奇主線的劇情,確是補完「諾蘭約亞」這一個米列希安的故事的篇章。

    原本是在去年,做了一個夢,記下來之後打算寫成短篇的故事,後來在整理筆記的過程中,就整理了一系列「諾蘭約亞」在成為米列希安之前,她是什麼人,這樣的設定了。以後在後日談,也會寫寫約亞在來愛爾琳之前的故事,以及她和公會的小故事的

    許許多多的設定,在寫作的過程中,遭到了廢棄,也有許許多多的橋段被加進來。最後就變成了這樣一部作品。
    各位客人在看的過程中,也不妨打開瑪奇的BGM來看吧。

    第四章的前半段可以用托爾維斯的「若能循序漸進」/「主神的第一把劍」

    轉入聖所的段落時,可以換成聖所的BGM:被時間掩蓋的神的意志

    隨後可以切入月夢地圖的BGM:Field_Dream_Of_Moonlight(這是遊戲MP3檔案的名稱)

    最後以布麗爾的BGM作結。

    最一開始是作為托爾米希的作品來寫,但最後寫到最後,這已經不是只有托爾維斯和約亞的故事了,而是約亞和她身邊的人的故事,能寫出這樣的作品,真的很開心。

    有機會的話,會在噗浪和Blog公開一些遭到廢棄的設定和靈感筆記。

    最後感謝一路看到這裏的客人們,我們下一個篇章——《越過時間長河的渡鴉》再見。Adios。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12-17 12:17:23
喜歡晴空的埃利耶爾
文筆好棒!
作品真的有給人好用心的感覺!
2021-12-20 19:31:14
Giovanna
謝謝,你能喜歡這種作品讓我與有榮焉⁄(⁄ ⁄ ⁄ω⁄ ⁄ ⁄)⁄
2021-12-20 19:34:43
喜歡晴空的埃利耶爾
嗯嗯,後續有新作品我也會繼續關注的!
2021-12-20 19:41: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