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從廢死的切割和胡謅看他們對《我們與惡的距離》有多盲從,竟然用瞎扯和拐彎來協助推廣

爆炸哥布林 | 2021-12-15 14:58:52 | 巴幣 1000 | 人氣 106

《我們與惡的距離》很受歡迎,連中國人都愛看,甚至鼓勵我們在文化方面獨立,這有多不尋常不用我來說,然後去年黑人平權運動其實有燒到臺灣來,連統促黨的白狼都在那邊湊熱鬧,音量不小,看到這一段,是該覺得可疑了。

左膠有些小把戲並不重視遮掩,除非他們不受歡迎,那才需要多一點功夫去擦個粉之類的,像下面這篇文章,到2019年評《我們與惡的距離》卻來這種發言。


這是來自巴哈姆特的文章。

強調它不是戲劇而是真實面貌,我很好奇到底最近哪個自稱思覺失調的殺人和重傷害事件有和劇中重疊十分之一的,就像我以前說的,全劇形象最可惡的就是媒體和受害者家屬,而這刻意不刻意你們一定看得出來。

我也得好好強調,那個叫應思聰的角色當然是虛構的,看在熟悉思覺斯調症的人眼中就個上不了檯面的跳樑小丑,他抖抖抖的段落好迷人,又很賺大家眼淚,但那根本不是治療的必然效果。我們甚至很難聽說有誰這樣待一陣子就一定認錯,劇中甚至沒有講說他用什麼東西脅持幼稚園。

再說了,為什麼要給律師安排一個基本上無害的犯人,就是讓那個斯文敗類可以也以受害者家屬自居。沒有錯,他的小孩一根毛都沒傷到,然後去跟家裡有死人的相提並論,再給這種觀眾用來質問如果他有殺人那該不該死?

犯案內容不一樣還用得著你提醒嗎?

你要不要問陳進興若只是偷便利商店的建達繽紛樂要不要死?

鄭捷只是在捷運站露出生殖器要不要死?

這種假設性的問題簡直令人髮指,更別提這類人到最後又再嗆說我們國家給予的醫療資源和關注不夠多,我就告訴各位,健保怎樣棒又如何苦撐根本用不著再複習,醫院內醫生和護士怎樣親切我是體會過的,因為身心科要掛要拿藥真的不困難,我們也很鼓勵大家多關心內在的健康,連警察都願意很多時候人家出點問題就勸勸。

哎呀不瞞各位,我去好好看過,感覺好極了。這些資源算多還是少?

我甚至還沒提到社工呢!

又一個問題,我想跟這些上社會新聞的貼貼嗎?

絕不!

我至今仍然記得,高雄一個打死老人和縱火燒車的也給左膠最常抱怨的社會安全網接過,他是在大家的關愛下成為一個大到壓垮社區的毒瘤。殺店員、傷店員和騷擾店家的今年多少起,去查查不是有證明就是直接嗆說有免死金牌不怕。就算沒有金牌也會有廢死的在那邊給他們支援,非常有水準。

上面那張圖最慘的還不是說劇情的段落,全文首先說什麼要討論,稍微切割一下,甚至說自己沒有那麼支持廢死,我們就相信好了,結果來一句不需要死刑,甚至把這片與廢死扯上關係又因此否定本片的人給說成邪惡,啊不就好好笑咧,臉皮和家教的問題我就不研究了,反正看得出問題來的後面怎樣給大家否定也不用我來關心。出爾反爾耍卑鄙不用錢,格調與誠信都有問題來推這片其實就等同於黑色宣傳。

這部獻給左膠的《我的奮鬥》在藝術的高度上有用很多很屌的編劇手法,但你看那個律師情緒勒索他妻子,丟下一個已經學會講話的小孩,另一個還在媽媽肚子裡,就嚷嚷著要離婚,這有沒有水準,或者算不算好爸爸好丈夫,還麻煩哪個人出來指點一下。

另外是這個對心理醫生不禮貌,暗示人家哪邊就是沒給他看順眼的律師還強調自己窮,意思是他動機單純,心思鐵定不下賤。可是他哭哭的段落也是他坦承年輕時不學好看兩個大哥哥去混道上,打死和關到現在等等讓他好難過。

沒有錯,一個學法律的人夠濫情且盲目到想要替一個殺孩子的開脫,等人家給槍斃了就在那邊造謠說政府這樣不合法不合理,跟我們最常見到的左膠一樣。

什麼樣的人能搞亂臺灣社會,看他們怎樣支持殺警案要無罪就知道了,我們都很清楚,殺一個人情節不算重大離死刑很遠,不過鬧到現在這些人連無罪都敢爭取。

如果你像我一樣研究過這位殺警老兄的偵訊內容,你會發現這人講話經過選擇,避重就輕且常常替前面嚴重的說法進行消毒,這等行為能力可不簡單,差不多都算個小說家了,所以他是左膠眼中的巨星,比鄭捷小一點,但思覺失調殺人對這些堅持廢死到瘋狂的人來說多半個都算賺。

等被現實打臉,就說出這樣的幹話:


討論串在此,點開所有留言,保證讓大家大開眼界。

自稱開啟對話的卻表現出扭曲的價值觀和溝通不健全的問題,實在太可笑了。

下次有人再繼續用這麼爛的招式推《我們與惡的距離》,請大聲告訴他們:「我們與人渣沒有距離!」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