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55 結盟

椅子 | 2021-12-15 12:00:02 | 巴幣 2 | 人氣 59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55 結盟

晚宴,聖泉盟軍齊聚一堂。

用過餐後,侍者將桌面收淨,桌上只留了酒與茶水,眾人圍著長桌坐下。喬瑟夫是城主,坐在主位,身旁坐著彼得。加百列、辛西亞、艾瑞托、席妮、洛基坐一排,對面則是強納森、李奧、艾琳娜、迦爾、艾瑞克。尚恩、歐文、拉瓦家皆隸屬國軍,未能參與晚宴,丹尼爾則是被席妮洛基藏在城裡。

「你與福爾摩沙人是什麼關係?加百列?」喬瑟夫開門見山的問,「為什麼你一來,他們全跑了?」

「沒有關係。」加百列輕啜了口酒,隨即皺眉,這味道真是‧‧‧一言難盡,他不嗜酒,當時在初遇艾瑞托的小酒館裡也只要了熱茶,「我想他們是因為懼怕卡瑪女巫的龍。」說完將酒杯放下,決定不再拿起。

喬瑟夫心想:又是卡瑪女巫‧‧‧果然,比起這什麼加百列,他們怕的是那個女巫,說不定加百列根本沒什麼厲害的,只是頂著卡瑪女巫的名號在天下招搖撞騙‧‧‧

喬瑟夫沒參與二十七年前的奪冠會,他沒見過加百列,對加百列的了解都是傳聞,向來認為他只是得女巫青睞,被抓去巫師世界修練成巫師的人類,今日一見,更確信自己猜得沒錯。加百列的確有張能使女巫心動的面容,不如他「天下之惡,乘龍現身」的傳聞恐怖,相反的,他是個美麗有禮的少年,這樣的人,真的習得了卡瑪女巫哪怕一點本事嗎?還是學徒只是個幌子,名正言順留在女巫身旁的理由?只有老天知道他待在女巫的身旁都在做什麼。

彼得:「那龍是卡瑪女巫的?」

「是,」加百列眼神意味深長,「就是眾所皆知,二十七年前毀了奪冠會的那隻龍。星落城的大人們應該不陌生?畢竟那龍曾在此處停歇,據說貴地還以此替山命名?龍焰山?」

「是。」彼得答,又問:「那龍聽命於你?」

加百列:「牠是卡瑪女巫的寵物,聽命於卡瑪女巫,我只是為了趕路,暫且借用。」見彼得對龍頗感興趣,出聲提醒:「卡瑪女巫的龍性情暴躁,攻擊性強,最好別輕易接近。」

強納森聽了,心想:這樣你還能將牠當作坐騎?看來加百列也具有高強法力‧‧‧

「那位一身銀白的弓箭手呢?」席妮放下一直沒放下的酒杯,與加百列不同,她挺貪杯,「她是誰?」

加百列:「娜塔莉,她是長駐於黑之森的精靈,我相信各位都曾聽說過她。」

此言一出,眾人俱驚。傳說黑之森被精靈的亡魂縈繞,原來傳說是真的?且不是精靈的亡魂,竟是真的精靈?

「相傳凡踏入黑之森者必死。」喬瑟夫的指腹輕輕摩娑著杯緣,「既然那精靈出現在這裡,是不是代表,現在踏入黑之森不會有事?」

「我不這麼認為。」加百列這時已將酒杯換成茶杯,他盯著杯中蒸騰的熱氣,緩聲說:「卡瑪女巫讓娜塔莉出來,自會對黑之森下另外的詛咒。這裡離黑之森不遠,公爵,為了你的人民著想,勸你仍別讓你的人民往黑之森去。」

李奧:「說到卡瑪女巫‧‧‧」

「各位,」加百列打斷,「我不是來這裡玩你問我答的遊戲,更不是來分享卡瑪女巫的情報。我只能說,為了各位的人身安全著想,別與卡瑪女巫扯上關係。與其討論她,不如討論找聖泉的事吧?」

「你說的對。」強納森贊同,「依你之見,你覺得呢?」

「據說卡瑪女巫將聖泉藏在舊時奪冠會遺址,」加百列回憶法蘭克的話,「卡瑪女巫在會場興建大門,拿到鑰匙就能將門打開,進入會場,取得聖泉。鑰匙一共有三把,分別交由三位巫師鎮守,他們都是卡瑪女巫的昔日同窗,」加百列眼神危險,「也就是最強的巫師。」啜了口熱茶,危險的眼神瞬間瞇成貓眼─星落城的酒味道一言難盡,不得不說茶也是,加百列從來沒喝過這麼好喝的茶,他甚至覺得這比自己煮的還好喝,不自覺瞇起眼睛,海洋瞬間成了細流,舌尖細細回味茶的餘韻。

眾人見加百列說到緊要關頭卻忽然住口,都以為他是覺得情況棘手,正在琢磨措辭,見海洋之眼瞇成條線,都以為他在思量對策,皆不敢出聲打斷,只能齊望向他,等他接著說下去。

眾目睽睽之下,加百列也不好意思自顧自沉浸於品茗,雖然他很想再嘗一口,但天曉得他又要花多久時間回過味來,忍痛放下茶杯,若無其事的輕咳一聲,接著說:「這些巫師都被卡瑪女巫下了詛咒鎮守鑰匙,若要取得鑰匙,得先將他們身上的詛咒破解。這三位巫師分別鎮守大陸東、南、北方,依我之見,我們能兵分三路,分頭找鑰匙,之後回到奪冠會遺址將鑰匙集合,找到聖泉後再平分。各位意下如何?」

「不是卡瑪女巫派你來找聖泉給她續命的?」喬瑟夫邊斟酒邊問:「沒將捷徑告訴你?她捨得這樣折騰你?」

「我找聖泉與她有關,卻非為了給她續命。」加百列的指尖依戀著杯緣,「她什麼都沒跟我說,我知道的,與在座的各位相差不遠。」

「兵分三路,」喬瑟夫思索,望向強納森,「布魯家還會再派人手支援嗎?」

他這麼問,眾人都知道他是想問黎明騎士團,強納森索性直說:「黎明騎士團此刻有別的任務在身,找聖泉這件事,布魯家代表落在本人身上。」

不能看見黎明騎士團,喬瑟夫失望之情溢於言表,艾瑞克見了,笑說:「公爵也不用覺得可惜,想見黎明騎士團,隨時都能上布魯家作客,再說了,也不是沒見過,稍早各位都曾親眼見過克萊德‧巴羅,他不正是黎明騎士團的人嗎?」

克萊德弒君劫主的傳聞早讓他聲名狼籍,這樣的人,不見也罷。且克萊德是么子,居黎明騎士團最末位,名聲遠不如他的兄姐,喬瑟夫甚至想不起來他的外號。

喬瑟夫沒接這話,喝了口酒,岔開話題,「既然對手是巫師,那麼,兵分三路應該是普通人類與特殊能力者參半,不然怎麼有勝算?我的軍隊可都是一般人類。」

「這可不一定,公爵。」李奧開口了,「迦爾來之前,兩軍進行一對一決鬥時,不是出現了一個戰無不勝的勇士嗎?那孩子我看就不是一般人類。」這話才讓喬瑟夫想起歐文,看一眼彼得:好啊,你的兒子具備這樣的能力,卻從未聽你提起‧‧‧

喬瑟夫:「就算是這樣,我軍也才他一個,我希望三方戰力平均一點。」

「這個自然。」加百列率先贊同,「加盟聯軍不就是為此嗎?大家互助合作,減少路上阻礙。」

他以為眾人是因為共識才齊聚一堂,殊不知,這個「共識」只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

眾人均想:要不是忌憚你的名聲與法力,誰要加盟聯軍?

「戰力參半,才能確保哪一方不會中途毀壞聯盟,獨佔鑰匙,獨佔聖泉。」彼得出聲附和,「為了避免一方獨大,不能與原屬的人馬同行。比如,黃金勇者不能跟著中陸王。」

「鏘」一聲,迦爾的酒杯在手中碎裂,杯裡的酒從掌間流出。

喬瑟夫笑:「看來黃金勇者不想離開主人呢!」

「哪有的事!」李奧皮笑肉不笑,「我看是知道終於能脫離我的掌控,欣喜若狂才不小心發力過度。」

迦爾心思紊亂,他們說的話一點也沒聽進去。一想到不能跟著李奧,也就是要與艾琳娜分開,不禁心慌意亂:不能與艾琳娜同行?李奧只在乎聖泉,他不會好好保護艾琳娜的,她怎麼辦?

心煩意亂之下,迦爾就這樣將手裡的杯子捏碎。

忽然,迦爾手裡的碎片重新聚集起來,流出的酒也都重回杯子裡,還原回本來完整的一杯酒。

眾人皆知,這是洛基的能力。他今天在眾人眼前中了精靈一箭,卻仍能自行修復傷口。眾人皆見識到他今天攻擊加百列的模樣,沒人敢小覷他。

「這位勇士,」喬瑟夫問洛基:「還沒請教你的大名。」

洛基:「洛基。」

喬瑟夫看一眼坐在洛基身旁的席妮,「你是海盜?」

洛基點頭。

喬瑟夫心想:稍早他們在城外才說海盜一族死於卡瑪女巫的海妖‧‧‧看來,想找聖泉的海盜只剩他們兩個倖存者‧‧‧他們兩個敢孤身跳入這戰局,背後沒有人支撐‧‧‧畢竟是孩子,血氣方剛,也可能是因為他具有這神奇力量,才得以有恃無恐。我見這海盜女孩的刀法也不錯‧‧‧

喬瑟夫繼續問:「你能修復任何東西?洛基?」

洛基點頭。

喬瑟夫:「不包括死人吧?」

洛基不解。

喬瑟夫:「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讓人起死回生吧?」

洛基搖頭。

「當然不行,」席妮皺眉,「洛基雖然神奇,終究不是神,豈能起死回生?」

「我想也是,」喬瑟夫點頭,「我就只是隨便問問。」

席妮啜著酒,小聲嘀咕:「還真是隨便啊。」

「好了,別扯遠了。」彼得試圖拉回話題,「剛才說到,要將各方人力打散‧‧‧既然要平均戰力,我想,要將在場擁有神奇力量者分開。分別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黃金勇者迦爾、海盜一族的不死戰士洛基。這三人得各自待在不同隊伍。」

眾人皆無異議,的確,這三位是在場擁有最強力量者。

李奧:「我想,這三位雖然強,但應只擅長單打獨鬥,不擅率軍。各隊伍最好需要一位帶兵者,動員兵力,指揮隊伍,各位覺得呢?」

眾人皆同意,李奧接著說:「那麼就讓我、強納森、喬瑟夫公爵來勝任吧!我看喬瑟夫公爵對洛基很感興趣,不如,你就和洛基一個隊伍吧!而剛才說了,我得和迦爾分開,迦爾便和強納森,我則和加百列吧!」

李奧這番言論講得再自然不過,看似是不經意的提議,但迦爾清楚這是他精打細算的結果。李奧見加百列似乎擁有高強法力,又是卡瑪女巫的人,看起來勝算最大,跟著他最安全,才想辦法說服大家讓自己與加百列同隊。但這也表示艾琳娜能在加百列的羽翼下,想到此,迦爾稍感放心。

眾人同意,李奧:「分散人力,也就指各位要與自己的愛將分開了,就像我與迦爾一樣。」指尖有一下沒一下輕點著桌面,「我看不如這樣,強納森的家臣艾瑞克,與喬瑟夫公爵的部下彼得侯爵彼此交換,讓艾瑞克跟著公爵,侯爵來輔佐強納森,怎麼樣?」

艾瑞克最爽快,率先答應。

彼得問李奧:「那誰跟著你們隊伍呢?」

李奧:「實不相瞞,今日對戰時,我見侯爵的兩個兒子都在軍隊裡?貴公子看起來皆神勇,希望他們能率領國軍,助我一臂之力。」

彼得:「你希望我兩個兒子跟著你?」

李奧:「我的愛將也在你隊裡啊,侯爵。」

彼得轉頭看著喬瑟夫,等他示下。

「我想,用部份國軍換黃金勇者是很划算的交易,」喬瑟夫酒杯輕碰彼得的酒杯,「你說是嗎?彼得?」

彼得:「我知道了。」反正尚恩想走隨時能走,而一般人無法傷害歐文‧‧‧

「好,」李奧笑:「現在剩海盜之子席妮與加百列的同夥了。加百列的同夥不能跟他,席妮,看來妳只好加入我方了。」

席妮笑笑:「我無所謂。」既然不能跟洛基同行,分到哪一隊都無所謂。

看一眼洛基,只見他也正凝視著自己,擔憂關切快要溢出眼眶。席妮伸手輕握住他的手,另一隻手指著自己頸上墨綠色的項鍊,示意他,她有項鍊,有什麼事他能找到她。他對她點點頭,報以一笑,卻在心中埋怨陸上人無聊的分隊遊戲。

「爽快,」李奧舉杯致意,「歡迎加入,」轉頭看向辛西亞與艾瑞托,「兩位呢?決定如何?」

強納森忽問辛西亞:「妳是刺客一族的吧?」

辛西亞一頓,仍是點頭。

「果然,」強納森饒富興致,「妳能加入我方嗎?我有些事想詢問。」

辛西亞不知所措,不知道眼前這人有什麼問題問自己?難道是有關刺客一族的事?

「布魯大人要問什麼現在就能問了,」加百列出聲提醒,「辛西亞已脫離刺客一族。」

加百列聽強納森這樣問,怕刺客一族曾與布魯家結怨,為了避免強納森欲藉機靠近辛西亞向她復仇,才當著眾人的面宣布辛西亞已脫離族人,為的就是將話說清楚,與刺客一族有任何恩怨也別找上辛西亞。

刺客一族並未與布魯家結怨,反而具有合作關係。愛德華‧二世曾僱用刺客一族暗殺丹尼爾,中途卻被克萊德與洛基席妮打岔。強納森是想與身為刺客一族的辛西亞確認,是否曾與愛德華‧二世有過這筆交易。一聽辛西亞已脫離刺客一族,見加百列的態度,猜到她已跟著加百列多時,或許與此事無關,就算有關,現在也不必為了這件事得罪加百列,只說:「這樣啊‧‧‧那就沒什麼事了。」說完喝了一口酒。

「你們想好要去哪了嗎?」加百列問辛西亞和艾瑞托,面對昔日同伴,他的語調與神色柔和許多。

「我去哪都無所謂,」艾瑞托聳肩,在這些人眼前,自己實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還是辛西亞先選吧。」

辛西亞看著對面陣容,「我去迦爾那吧。」

「迦爾?」加百列將茶杯輕拿輕放,就是捨不得撒手,「妳確定?迦爾與強納森‧布魯同隊,妳不用在意他剛才說的話‧‧‧」

「與強納森‧布魯無關,」辛西亞搖頭,「而是因為迦爾。這些人我只見過迦爾,我想,跟熟悉的面孔共事起來較容易。」

迦爾聽了,不禁失笑:什麼「熟悉的面孔」啊?我連妳的真面目都沒見過‧‧‧

「我知道了。」加百列微笑,「那麼艾瑞托,你就跟著喬瑟夫公爵。」兩人的歸屬決定好,加百列終於能放心品茗,才發現茶早已涼透。

席妮熟悉沿海,能領軍東岸。強納森則是知道愛德華‧二世近來悄聲將手伸向北境,自告奮勇北上,而西南山谷一帶自然是交給當地一霸的山城虎喬瑟夫。

經過一番協商,三方人馬定下:

卡瑪女巫的加百列‧葛蘭、海盜之子席妮、睡獅中陸王李奧‧里昂另率國軍隸屬東邊隊,向東邊沿海一帶前進。

黃金勇者迦爾、前刺客一族辛西亞、布魯家三王子強納森‧布魯、國軍統帥彼得‧拉維尼侯爵隸屬北邊隊去往北境。

不死戰士洛基與艾瑞托和布魯家家臣「布魯長槍」艾瑞克‧加里坡底、星落城城主喬瑟夫‧曼德斯公爵隸屬西邊隊,向西南山谷出發。

***

隊伍定下後,喬瑟夫請了樂師、舞者來為眾人表演,作為餞行。大家喝酒、聊天,由於都與原來人馬拆夥,各自叮囑各自夥伴應注意的事、交流作戰習慣,席間一片人聲鼎沸。

「裡面好熱鬧‧‧‧在辦什麼慶典嗎?」艾葛莎一隻眼睛湊在門縫看。未能參與議事,但她卻被宴席的喧鬧聲吸引,「這種場合一定有很多好吃的‧‧‧」說完換另一隻眼睛瞄門縫,卻什麼也看不見。

「妳在幹嘛?」

艾葛莎抬頭,只見一張冷若冰霜的臉孔正對著自己。男子臉色異常慘白,一身軍裝,是國軍的人。

男子質問:「為什麼在這裡偷窺?」

艾葛莎現在已隸屬國軍,她這麼做可是大大違規了,便隨口答道:「‧‧‧我迷路了‧‧‧」

男子盯著她,正要出聲。

「尚恩!」

歐文氣喘吁吁的趕來,身後跟著安德莉亞。

尚恩:「你去哪了?」

「我迷路了‧‧‧」歐文喘著氣,「離家太久,廳房的位置都不記得了!還害安德莉亞陪我多轉了大半圈‧‧‧」

尚恩挑眉,「這麼點路也找不到?」

歐文:「最沒資格說這句話的就是你!你需要找路嗎?」

安德莉亞:「艾葛莎?妳怎麼在這裡?」

「偷窺。」不等艾葛莎回答,伯爵先答了。

安德莉亞頓時猜到怎麼一回事,若無其事的說:「想必伯爵先見過我妹妹艾葛莎‧拉瓦了,」對艾葛莎說:「我向妳介紹,這位是尚恩‧拉維尼伯爵,這位是他弟弟歐文‧拉維尼。」

尚恩認得艾葛莎,艾葛莎卻不認得尚恩。畢竟尚恩上次從國軍手中救下艾葛莎與亞力士時,為了不讓國軍發現身份,用大衣將全身裹的嚴實,是以安德莉亞與艾葛莎皆以為這是兩人第一次見面。

歐文率先伸出手,「妳好啊,艾葛莎。」

艾葛莎已從安德莉亞那裡知道國軍與秘密組織的事,與歐文握手,「你好,歐文。」

歐文:「妳也是被父親請來的嗎?」

艾葛莎:「父親?」

歐文點頭,「我父親,彼得‧拉維尼。」

艾葛莎正要回答,卻聽尚恩說:「她是被派對與食物請來的。」

顯然在門外偷窺的行徑惹怒了伯爵。

尚恩兩次都搶在艾葛莎之前回答,又都是挑釁十足的答案,艾葛莎難免不滿,瞪了尚恩一眼,才回答歐文:「不是。你父親幹嘛要請我來?」

安德莉亞適時插話:「彼得侯爵要與我們談論國軍和找聖泉的事。」

「直接進去問吧,」尚恩看著艾葛莎的眼神意味深長,「總比在門口偷聽清楚。」推門入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