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路邊撿來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第五章04

熟魚片 | 2021-12-14 13:19:00 | 巴幣 3368 | 人氣 297

連載中路邊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
資料夾簡介
「愛情不分性別和年齡,也不分死去還活著哦~♪」 「等等,紫泱小姐,談戀愛之前,可以先請妳把架在我脖子上的美工刀收起來嗎?」

第五章
我的青梅竹馬哪有那麼可怕04


不知過了多久,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那之後,我又在公園坐了一陣子。等到意識過來時,周圍的路燈已經全被點亮,於昏暗之中發出像要融化夜晚的光輝。

我看著難以分辨出顏色的地墊,再仰頭看向夜空。

恰好飄過的雲層遮住了視野,讓我找不到不知位於何方的月亮。雲朵緩緩飄移,但始終不見光,感覺月亮其實就躲在後面,玩著調皮的捉迷藏不讓人發現。

方才嬉鬧的公園,此刻只剩下班和放學行經公園的稀落行人。

裸露在外的手指冰冷冷的,我對著掌心吹氣。忽然間,一台穿梭於樹叢間的計程車飛嘯而過,於眼裡留下暗黃色的殘影,我停止了動作。

…………

我好像忘了什麼事。

我輕皺眉頭,感覺有什麼事似乎被自己遺忘了。

此時微弱的月光終於透出灰白色的雲層,打亮昏暗的牆壁,使我赫然意會到……

「……啊。」

此時已是「日落後」的晚上。

想起自己遺漏的事之後,我趕緊從鞦韆上彈起,踏往回家的路。

我三步併作兩步迅速移動,穿過巷口,踏過轉角,以比平常快兩分鐘的路程來到自家大門。

爬上三樓階梯,取出鑰匙插進鑰匙孔,轉了一圈────咦?


「歡迎回來~」


疑惑之際,一道意料之外的問候聲緊接響起。

搖曳著柔順紫髮的少女從門後跳到我面前,像是為了嚇我一跳,離得我有些近。她彎著纖細的腰肢,歪著頭說:

「請問你是要先洗澡呢,要先吃飯呢,還是要先.吃.我.呢?」

「………………」

「嗯?怎麼,被美少女這樣對待感動到說不出話來了嗎?還是說……你其實三個都想要?呀!死相♪」

「……妳還真有精神啊。」

面對一如往常的紫泱,我冷眼以待,不過隨即快速搖了搖頭。

「不對!紫泱,妳是怎麼進來的──!?」望著眼前的少女,我如此問道。

剛剛在公園之所以走得匆匆忙忙,是因為我赫然發覺,雖然我在離開學校時為了確保紫泱能順利回到家中而將計程車錢給了她,卻下意識忽略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我忘了給她家裡的鑰匙。

所以照理講,她是不可能進到我家裡的。

面對我疑惑的態度和眼神,紫泱只是淺淺一笑,從口袋裡掏出了和我手上一模一樣的單支鑰匙,捏在我的面前。

「真是冒失,要不是我在你家鞋櫃裡找到備用鑰匙,人家就要被擋在門外孤苦伶仃地待上兩小時了~」

「啊……」

被她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為了防止自己弄丟鑰匙,我在家門口的鞋櫃深處了一把備用鑰匙,只是幾乎沒用過所以遺忘了。

沒想到會被紫泱給找到。

「…………這次就算了,是我的錯,下次可不要亂翻別人的東西啊。」

「你是指你房間的小黃書嗎?」

「就說了沒那種東西!」

「呵呵,此地無銀三百兩。」

「……話不是這樣說的吧。」

及此,我忽然憶起前天早晨也發生過一樣的事。明明我都將房間上了鎖,為什麼紫泱還是能闖進來呢?

我眉頭一皺,決定問個明白。

「順道一提,前天妳又是怎麼進到我房間的?我的房門可沒有備用鑰匙。」

「啊,那次啊,我是用鐵絲撬開的。」

「鐵絲……?」

「嗯,我想說學學看電視,結果轉了幾圈後真的就開了,真神奇。」

「妳是小偷嗎!」

我用手扶住額頭,沒想到入侵我家居然是這麼輕而易舉的事。

「話說,你還沒回答耶。剛剛的問題,你想先吃哪個~?」

「……我選吃飯。」

「咦~不選人家嗎?」

她刻意將水潤的琉璃色眼眸向上抬,微收下巴、抵住嘴唇,輕聲細語地道。

「不選。我肚子餓了。」

就算選了只會被美工刀碎屍萬段吧,我可不會輕易踏進死亡陷阱。

「妳還沒吃晚餐吧?想吃什麼,我去買回來吧。」

正當我準備放下書包,拿出錢包打算出門時,紫泱忽然開口:

「晚餐的話,我已經買好嘍。」

「咦?」我順著紫泱的手指方向往餐桌一望。確實,上頭不知何時擺了兩份塑膠袋包起的餐盒。

我露出有些詫異的神情。

「……妳買好了?」

「嗯,用剩下的計程車錢買的。」

「剩下……?妳在說什麼?就算不繞遠路,從學校到我家車錢至少要一百二十元耶,妳哪來剩餘的錢買兩份晚餐?」不是我在吹噓,雙葉市的物價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跟司機大哥殺價,所以剛好夠買♪」

「…………」

妳把計程車當成菜市場嗎?


那之後,我們一起吃著紫泱買來的培根奶油義大利麵。她恰好選了附近評價不錯的一間餐車,專賣平價的義式料理,由於價格親民且份量多,我放學後很常購買他們家的餐點作為晚餐。

由於回家晚了,我的肚子已經餓得咕嚕咕嚕叫,於是我專注地吃起義大利麵,沒注意到餐桌對面的紫泱正盯著我看。

「看起來餓壞了呢。」

「嗯……?啊,因為已經過了平常的晚餐時間嘛。」而且今天的精神耗損量也很高,連帶影響到血糖的消耗。

「一切都還好嗎?」

「……妳指什麼?」

「讓你晚回家的原因。」

「…………」

我停頓一晌,吞下口中的麵條,接著抬眼望向餐桌對面的少女,才發現她一口都還沒吃。

我低頭望向自己少了一半的麵碗。

「……應該沒事吧。」

回想起剛剛公園的情景,現在的我只能得出這種結論。

「是嗎。」紫泱拿起叉子,隨意地挑弄著麵條。

「嗯。我後來找到萱了,她沒事。」

「這樣啊。」

她的語氣很平淡,卻有種說不上來的不自然感。像是在意什麼,卻又欲言又止。

「可是你看起來不像沒事的樣子。」

直到她拋出心中的疑問。

「咦……我?」

「嗯。」

「怎麼會扯到我,不是在講萱的事嗎?」

「哈?你是笨蛋嗎?」她瞥了我一下,眼睛微瞇,叉子抬在空中。

雖然是問句,但總覺得她的口氣篤定得我就是笨蛋一樣。

「小萱萱之所以會有那種反應,肯定和你有關吧。」

「……這我不否認,但妳在意的是她吧,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果然是笨蛋。」

紫泱嘆了一口氣,露出像是看待無救之人的眼神。

「……什麼啊。」

「解鈴還須繫鈴人。既然小萱萱是因為你心情不好,那就必須從你這個問題根源著手。如果問題沒有被消滅,難保小萱萱之後還會受影響。」

「講得好像我是什麼病毒一樣……」

「是呀,就是病毒。不只小萱萱,你這個病毒可是已經擴散到班上去嘍。」

「…………」

想起今天班級的情況,我一時啞然,無從反駁。

不過,即便如此,那也與他人無關。就算會牽扯到柳夏萱,那也是我們兩個之間的事,因為旁人無法解決。

就算是我也聽得出來,今天她在公園那看似豪爽的結論,只是在故作逞強。以她的個性,八成一直在壓抑自己的心情。

只是,既然本人都表示出那樣的決意,我也沒有立場再多說些什麼。

因為我一個人的緣故,拖著柳夏萱顧慮我、為我設想,結果本人卻渾然不覺,要是事到如今再讓事情變得更複雜,對我們兩個都不好,也對不起她。

柳夏萱表示了她的立場,沒必要再把她給拖下水,之後只要和以前一樣就行了,剩下就都交給時間處理。

「……我自己的事情會自己解決。」

於是我淡淡吐出這一句話。

視線不及之處,似乎又傳來一聲輕嘆。

「沒必要一個人苦撐吧?」

「……欸?」

聞言,我抬起頭,只見一對漂亮的琉璃色眼瞳正直勾勾地凝視著我,裡頭蘊含的情感貌似有種純粹的光輝。

紫泱淺淺一笑。

「看你這樣子,肯定平常都不跟誰說吧。」

輕微的弧度,像是要勾破薄膜。

「這樣難道不會難受嗎?」

「……妳在說什麼?」

「事到如今,就別裝傻了吧。」

「什麼……?」

我蹙起眉頭,無法理解眼前女子的意思。

「我都看到了喔。」

她卻露出像是一切都了然於心的表情,靜靜對我說道。

「雖然你什麼都刻意不說,但我都看到了。」

「……妳到底在……」

沒等到我說完,紫泱徑直說了下去。

「今天班會的事,小萱萱突然暴走的行為。上禮拜的美術課,阿A說的話,你畫的那張圖。以及我們剛見面的隔天,你提及你曾待過插畫社。」

像是覆誦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課文,紫泱將過往至今發生的事都說了出來。

她微微偏了偏頭,以理所當然的語氣笑道:

「光這些線索,就足以拼湊出來了吧?左同學。」

「…………」

我沒有回應,不如說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是默默坐在原地。

紫泱也沒有繼續追問,貌似等得無聊,她開始轉動起塑膠叉,纏起一團沾滿白色奶油的麵團,接著將其送口中,吃起了自己的晚餐。

說來也奇怪,明明只是一般的進食,她的動作卻像是表演魔術一般優雅,纖細的手指舞動叉子,纏起凌亂的麵條,將其一根根滑入唇瓣之間。原先盛滿的紙碗,正一點一滴消瘦下去。

不曉得過去多久,一分鐘,還是五分鐘。不知為何,我就這樣靜靜看著她碗裡的重量漸少。反觀自己,剛才還吃得津津有味的義大利麵,上面的那層奶油已經有點凝固。

「……很明顯嗎?」

輕輕戳著有點乾掉的培根,我低聲問道。

她微微抬頭,瞥了我一眼,像是終於等到我接話,慢條斯理地將嘴裡的食物嚥下之後,才緩緩開口。

「我倒想問你,你哪邊覺得不明顯。」

「問我……我怎麼會知道。」

「哼……?」她托腮著望向我,再次輕輕笑起,「也是,你是笨蛋嘛。」

「喂……幹嘛一直說我是笨蛋。」

「因為你什麼都沒察覺啊。」

她拿衛生紙擦了擦嘴唇的奶油。

「記得我上次提到你的房間時,我說了什麼嗎?」

經她這麼一提,我想起上個週末,我們在客廳閒聊時的記憶片段。

「妳說『乾淨過頭』嗎……?」

她點頭,嗯了一聲。

「我指的乾淨,不是你的房間真的一塵不染或毫無擺設的簡潔,如果只是那樣,我不會有那種感想。」

「……這是什麼意思?」

「我剛剛說了,我都看到了喔。」

她再次強調出這句話,瞄向我房間的方向。

「你的房間──處處都是痕跡。」

「……!」

沒有察覺我心中的動搖,紫泱繼續說了下去。

「牆上有輕微的擦痕,有打過釘子的孔洞,有乾掉的殘膠。四周的牆面雖然乾淨,但卻是把某些東西給抹消後的不自然的乾淨。」

她用那驚人的觀察力,將我房間裡的秘密給攤開。

「當然,那也可能是很早之前就有的,或許是前一個屋主留下的……可是偏偏你的房間裡有很多箱子,包含你的書櫃上方,還有床底下,而且都不小,不是裝書或雜物的尺寸。」

她露出一抹媚笑,手指敲著桌面。

「一開始我還想那些到底是什麼呢?如果是小黃書,那數量也太多了,害我半夜時很擔心被精力旺盛的男高中生襲擊呢!」

「……妳想多了。」真要說的話也是我擔心被襲擊。

紫泱嘻嘻笑道,將話題再度導回來。

「不過,發生今天的事情後,還有回想起之前的記憶,全都串在一起了。」

她將視線轉了回來。

「那些都是你以前的畫,對吧?」

「……」

事到如今,再掩飾也沒用了。柳夏萱在班上的反應,還有她自己的觀察已經足以說明一切。

將我的沉默當作默認,紫泱靜靜說道:

「小萱萱會有那種反應,八成也跟這件事有關聯,對吧?」

「唉……」我無意識地嘆了一口氣,腦中亂成一團。自己也好,柳夏萱也好,還有被紫泱發現也好,都已經讓我無暇應付。

我兩手抓著亞麻色的短髮,冷掉的奶油培根味原來是這個味道。剛才還覺得很美味的食物,為什麼現在看起來這麼難吃?

「那是因為你沒有攪拌。來,啊~」

聞著聲音的方向抬頭,紫泱將自己手裡捲起的麵團遞了過來,我愣愣地張口咬下,有些愕然地嚼著麵條。

「好吃嗎?」

她雙手托腮,歪著頭微笑道,讓我的胸口湧起一陣奇怪的暖意。

她低垂著眼,拌著自己的碗裡。

「我不會逼你說的,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想說出口的事情,只不過……」

她抬起頭,與我四目相接,露出一抹平和的微笑。

「有些時候,說出來會比較輕鬆喔?」

我將充斥著香甜奶油味的麵條嚥下,感受糊狀物通過喉嚨,重量落在自己上腹的觸感。

一直懸浮在空中的飄浮感,似乎有那麼一點點被抓住了的感覺,讓我不自覺想要上前倚靠。

望著眼前的少女,理應再多花些時間思考,話語卻逕自脫口而出。

「……不是什麼有趣的故事喔?」

紫泱微瞇起眼,輕聲笑道:

「那你就盡量講得有趣一點吧。」

創作回應

那隻哈士奇 ≧ω≦
原來是笨蛋與名偵探
2021-12-14 21:04:02
熟魚片
哈士奇與熟魚片
2021-12-15 12:24:46
ソケノ‧諾
哈士奇與熟魚片www
能在鞋櫃翻出別人家備用鑰匙的紫泱有點厲害的恐怖(?) 而且竟然是用鐵絲開..
紫泱很敏銳呀,這種時候顯得特別成熟,比起前面的捉弄
2021-12-15 13:20:12
熟魚片
拿刀捅人對她都小事一樁了,翻箱倒櫃和鐵絲開鎖肯定也沒什麼,下次大概會破窗而入
她一直都很敏銳~
2021-12-16 12:53:3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看來她的真正目的不是組成百合,而是湊合他們(我不要吃紫泱,我要吃魚片(?
2021-12-30 09:52:42
熟魚片
小精靈的嗅覺這麼敏銳嗎?不可以吃我,我是國寶級的
2021-12-30 10:53:2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