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54 進城

椅子 | 2021-12-14 12:00:14 | 巴幣 2 | 人氣 81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47 籌碼

54 進城

加百列、辛西亞、艾瑞托一從龍身上下來,龍便展翅消失空中。眾人就算不認得加百列也認得海洋之眼,深邃迷濛,既似海洋又像天空,給人遼闊寬廣之感,那是世上最美的一雙眼睛,世無其二。

一見到加百列與龍,福爾摩沙人彼此呼叫,一溜煙的全跑了,好像他們怕極了加百列。

加百列見了這一幕,不禁一愣:又是福爾摩沙人‧‧‧怎麼走到哪都能遇上他們‧‧‧或許會一路跟著我們去找聖泉‧‧‧

「加百列!」迦爾策馬上前,「你怎麼會在這裡?」

李奧一愣,迦爾什麼時候認識這個加百列?

「迦爾?你也在?」加百列這時才看見迦爾,「還記得法蘭克說過,要得到聖泉鑰匙得跑遍整個大陸嗎?要從分別鎮守東、南、北方的巫師手裡得到鑰匙,才能至奪冠會遺址,卡瑪女巫將聖泉藏在裡面。我們從黑之森來,打算先至離這裡最近的南方,據說西南一帶都受這座城池管轄,但這裡一片混亂,我們可不行直接經過,要是事後追究起來,又將罪名安在我身上怎麼辦?」加百列苦笑:「我肩上再也背不動更多冤名了,打算先跟城主打聲招呼,證明如今的混亂與我無關‧‧‧」轉頭對著眾人朗聲問:「誰是城主?」

「這裡我負責。」喬瑟夫站出來,「你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

「我是我自己的加百列。」加百列笑得桀驁不馴。

喬瑟夫:「卡瑪女巫派你來的?」難道她相中星落城了?

加百列:「她要我找聖泉,這裡是必經之地,我就來了。」

李奧、強納森、喬瑟夫、彼得均想:原來卡瑪女巫派徒弟出來找聖泉的傳聞是真的‧‧‧這下可棘手了‧‧‧

「問完了嗎?」加百列問喬瑟夫:「既然城主大人就在這裡,便再清楚不過,如今的混亂與我,與卡瑪女巫皆無關,我可以通過了?」

「開什麼玩笑?」喬瑟夫失笑,「我們的城豈是人家要通過就能隨意通過的?把我們當什麼了?」

加百列:「我們只是要經過,絕不傷害你一兵一卒,我保證。」

「你有什麼好考慮的?喬瑟夫公爵?」強納森笑,「無論他們詢問與否,這城不都守不住了嗎?」

喬瑟夫沉聲:「你說什麼?」

「可不是嗎?」強納森調侃,「他真要通過,你攔的住嗎?為了星落城的顏面著想,趁人家還肯禮貌問候時盡早放行吧!」對加百列說:「加百列,城破與你,與卡瑪女巫皆無關,眾所皆知,早在你來之前,這城就被福爾摩沙人攻破了。」

加百列不願被捲入眾人的紛爭,點了下頭,轉身要走。

「鏗鏘」一聲,辛西亞的匕首擋下了正擲向加百列的暗器。

「卡瑪女巫的加百列?」一個清脆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真巧,竟然會在這裡碰上!」攻擊加百列的暗器便是出自這人。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說話的是一位紅髮小女孩,身旁跟著個兩米大漢,正是席妮與洛基。

加百列:「你們是誰?」

「卡瑪女巫作惡多端,很難一一記清仇家的臉吧?」席妮冷笑,「我就直說了,我們是海盜一族的倖存者,其他同胞都死於卡瑪女巫的海妖!」

加百列:「看來我只能說節哀了?」

席妮怒:「你少裝作一副初次聽聞的樣子!」

「我確實是第一次聽見。」加百列神情懶散,「卡瑪女巫神通廣大,我又怎麼會一一知道她在哪裡做了些什麼?」

「不管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作不知道,今日讓我遇上了,」席妮露出虎牙,狠戾一笑,「是復仇的好機會!」說完衝上前,持刀朝加百列砍去,哪知她身手快,辛西亞比她更快,拾起落在地上的軍劍,替加百列擋下席妮的攻擊,與席妮戰成一團。兩人的動作都很快,乍看之下只見兩個人影,一紅一黑,皆身手矯捷,攻勢凌厲。

加百列不願兩人為了自己打成這樣,忙說:「妳剛才說,妳的同胞都死於卡瑪女巫的海妖,既然是海妖幹的,就證明此事與我無關,妳幹嘛又找上我?」

「卡瑪女巫作惡多端,她的手下加百列和她一樣惡名昭彰。」席妮回應,手上動作不停,「你替她幹了不少壞事吧?既然你與海妖同為卡瑪女巫的手下,光是這一點,你便無法撇清關係,說不定,這海妖還是受你驅使,畢竟你剛才不是能馭龍嗎?控制海妖也不在話下吧?」席妮的刀法承襲自艾德,論刀,艾德當時可是和天下第一的威廉親王不相上下,艾德刀法剛猛霸道,勝在力大,席妮沒有父親的力道,卻將刀法使得更為精妙,招式凌厲,辛西亞善於刺殺,這麼硬碰硬,還是對上艾德留下來的刀法,漸漸落於下風。

「卡瑪女巫的惡徒與她一樣作惡多端,」席妮眼中閃過戾色,「死有餘辜。」

席妮話剛說完,從人群中躍出一人朝加百列揮拳。加百列往旁一閃,那人又緊緊跟上。只覺得那人拳頭威力好大,陣陣拳風不斷襲來,速度又快,加百列同樣揮拳朝那人身上打,但他的身體硬的如同石頭,加百列的拳頭在他身上起不了作用,那人仍是一昧猛攻。

那人忽然悶哼一聲,停下動作。

「洛基!」席妮聽到聲音,彎刀往辛西亞脖子抹去,卻在辛西亞舉劍擋時,將刀收回,趕至洛基身旁。

只見洛基背上中了一枝銀色的箭,這箭不是普通的箭,通體銀白,又細又長,在陽光照耀下晶瑩剔透。

席妮扶著洛基,低聲問:「回復能力無效嗎?」

「我在用了,只是‧‧‧」洛基神色痛苦,「這箭不是普通的箭,箭上有法術,需要比尋常更長的復原時間。」只見銀箭四周的傷口漸漸癒合,但箭還插在洛基身上,席妮伸手要拔箭,才剛碰到箭,「好燙!」將手縮回,才剛碰到箭的雙手已燙傷,正冒著煙。

洛基見狀著急,「我看看!」忙替她治傷,「好險妳才碰了這箭一下,傷不嚴重。」

席妮點頭,她的雙手漸漸復原。回頭看箭的來向,只見遠處一個身影,正看向自己這邊,那人不僅渾身是銀白色,連手上的巨弓也是,就是她朝洛基射箭。

那人正是娜塔莉。

「妳為什麼要放箭?」席妮對著娜塔莉喊,「妳也是卡瑪女巫的手下?」

娜塔莉忽然消失,不一會兒卻出現在加百列身前。眾人還未看清她怎麼過來的,她就已出現在面前。移動神速不是她使眾人驚訝的唯一原因,也因為她散發出來的氣場實在與黃金勇者太像,兩人看上去就屬同一類人,只不過,娜塔莉周身的人氣似乎比黃金勇者濃厚,她比黃金勇者更像人類。

彼得狐疑:難道她擁有與尚恩相同的能力?也能瞬間移動?

「果然‧‧‧」席妮往後退一步,仍是擋在洛基身前,與娜塔莉拉開距離,「是加百列的同夥‧‧‧」

「我不是他的同夥,」娜塔莉的聲音冷冽如泉,雖無情緒起伏,卻甚為動聽,眾人只覺得耳朵被她的聲音潤澤一番,「但不能讓妳殺他,能取他性命的是我。」說完洛基身上的銀箭消失。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一驚。原以為娜塔莉是加百列的同夥,才會攻擊正在攻擊加百列的洛基,沒想到,她攻擊洛基不是為了救加百列,而是她自己才想當那個殺了加百列的人。

席妮失笑:「不愧是聲名狼藉的加百列!任何人都想殺!」問娜塔莉,「不如我們合作,聯手解決加百列?」

娜塔莉:「我會解決他,但要等到他找到聖泉之後。」

「我不管在場有多少人想殺我,」加百列毫不在意,「但請等我找到聖泉之後再說。」指尖挑起項鍊上的小瓶子,「我只需要這一點,絕不多拿。希望在場的各位不要妨礙我,我不想再滋生事端。」

他這一番言論,讓眾人皆感驚疑。大多數人今日都是第一次看見加百列,雖然對他的傳言早已耳熟能詳,但他不如想像中是個陰狠可怕的女巫學徒,反而看起來溫和有禮,只想不張揚的完成自己要做的事。他如果真的要強行通過,大可以再召喚惡龍,像當年毀滅奪冠會那樣,毀滅在場要阻礙他的人。他沒有將卡瑪女巫的名號搬出來恐嚇威逼在場眾人,而是有禮的和眾人商量,希望能不被打擾。

這樣的人真的是卡瑪女巫的學徒?會不會是卡瑪女巫的陰謀?看向站在加百列身旁的辛西亞與艾瑞托,女巫學徒的同夥?他們也是卡瑪女巫的手下?他們乘龍降落於此,是在盤算著什麼?眾人半信半疑。

「同意嗎?海盜之子?」加百列問席妮:「一切能等我找到聖泉後再談嗎?」

席妮想了一下,「你也要找聖泉,那正好,你與我們合作,幫助我們找聖泉。」女巫的徒弟本事必定不小,一時之間既然無法將他拿下,不如利用他找聖泉,等東西到手後,藉著聖泉來復仇也不遲。

加百列無暇揣測席妮此時提出交易是在打什麼鬼主意。他既無暇顧及,也無心理會,他只知道,敢與他談交易,他絕對不會吃虧。

加百列心想:反正我只需要這一丁點聖泉,其他的聖泉都給他們也無所謂,讓他們去爭個你死我活,現在重要的是不要再樹立敵人,拖延我找聖泉的時間了,「成交!」

「爽快!」席妮笑:「真不愧是人稱善於交易的加百列!」

「加百列?」

一個爽朗的聲音從眾人身後傳來,眾人聞聲望去。

安德莉亞眼睛一亮,出聲喊:「艾葛莎!亞力士!」奔至他們身前。

出聲喊加百列的人正是艾葛莎。

安德莉亞驚喜,「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樂器互相感應,」艾葛莎指著亞力士腰間號角,「才能找到你們的位置,剛才妳彈豎琴了吧?」

安德莉亞點頭,她本是想用此法找出城裡的艾薇兒與艾倫,沒想到竟意外發現城外的艾葛莎與亞力士,驚喜交加,看向亞力士,不禁一愣。

「亞力士怎麼了?為什麼渾身發亮?」安德莉亞將亞力士的手臂抬起來看,「沾上什麼東西了?」抬頭看亞力士,驚呼:「你的眼睛怎麼回事?」亞力士一直以來漆黑的瞳孔成了亮麗的水藍色,在陽光下閃耀的像藍寶石。

亞力士聳肩,「從黑之森出來就這樣了。」

娜塔莉見亞力士這樣,眉頭不禁一皺。

安德莉亞驚:「你們去了黑之森?」

「待會兒再閒話家常吧,拉瓦,」喬瑟夫打斷,「你們認識卡瑪女巫的加百列?」

艾葛莎:「你是誰?」

「這是喬瑟夫公爵,」安德莉亞在艾葛莎驚訝的注視下繼續說:「我們現在隸屬國軍。」

「我們加入國軍?」艾葛莎驚呼,「我們是指誰?」

安德莉亞:「當然是指我們一家。好了,這些內幕之後再說。我問妳,妳認識加百列?」

艾葛莎點頭,「剛才不是說我們去過黑之森嗎?那時見過。」

「那就是認識了!」喬瑟夫插口,「給你們一個任務,拉瓦。看加百列能不能協助我們找聖泉。」

「「協助我們找聖泉?」」艾葛莎一頭霧水,「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我們要幫你找聖泉?」

彼得上前將安德莉亞叫至一旁,「這城守不住了,今日又出現這麼多人要爭奪聖泉,,且都具備神奇的力量,很難確保我們能從中獲勝‧‧‧既然妳的家人認識加百列,看能不能請他助我們找聖泉。」

安德莉亞:「求助卡瑪女巫的加百列?我不確定與卡瑪女巫牽扯上會是個好主意‧‧‧」

彼得:「聽著,安德莉亞。此刻布魯家只有一個黃金勇者我們便無法戰勝,何況現在忽然多了其他具有神奇力量者?若現在不求助於加百列,我們將會是尋找聖泉路上第一個出局的。我知道與卡瑪女巫牽扯上沒好事,但要能顧好眼前,才能談未來啊!找聖泉是當務之急,對付卡瑪女巫則是以後的事了。」

「迦爾?你也在?」艾葛莎忽然發現迦爾,「你的主人呢?怎麼不在?」

迦爾:「這裡這麼危險,我將她安置在別處。」

安德莉亞驚,艾葛莎什麼時候認識了加百列與黃金勇者這些聞名天下的人物?還能這樣若無其事的與他們交談?

彼得:「妳看,她連黃金勇者都認識‧‧‧」

「彼得!」喬瑟夫催促。

彼得:「現在是個喊中場休息的好時機,安德莉亞,而妳擁有號角。」

安德莉亞走向艾葛莎:「妳認識加百列,能請他助我們找聖泉嗎?」

艾葛莎:「我不懂,我們真的要幫國軍找聖泉?」

安德莉亞:「我之後再說給妳聽。總之,現在不尋求加百列的幫助,我們的家園會被黃金勇者摧毀。現在能與黃金勇者抗衡的只剩卡瑪女巫的手下了。」

艾葛莎雖然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但從安德莉亞的神色也知道事態嚴重,「我知道了,我試試。」

艾葛莎說完走至加百列身前,「還記得當時在黑之森,我曾和你說過我為什麼要找聖泉嗎?」

加百列:「我記得。」隱隱覺得艾葛莎接下來所言與此有關。

果然,只聽艾葛莎說:「你能助我找聖泉嗎?加百列?要是你不幫我,迦爾現在會摧毀我的家園,而我必須守護我的家人,現在唯有你能幫我了。」

加百列看一眼身後的迦爾,向來淡漠的臉上此時充滿不耐,他急著結束戰事這點一目了然,「妳確定這樣就能阻止迦爾進攻?」

艾葛莎:「我確定他們會因為忌憚卡瑪女巫的名,步步為營,不敢輕舉妄動。」

加百列:「我知道了。但我剛才已答應海盜之子,聖泉我只拿這一點,」指著項鍊上的小瓶子,「剩下的你們跟他們分。」

艾葛莎:「沒問題!」

「這樣好嗎?加百列?」艾瑞托在加百列耳邊悄聲說:「我不認為真的打起來你會輸給在場任何人,卻要帶上這些人一起去找聖泉?」

「雖然我只需要一點點,但還是需要。」加百列同樣低聲回答:「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我所需要的那一點聖泉,然後我就會徹底退出,讓剩下想要聖泉的人自行去分。在此之前,我不能再惹事了。天下多少人想殺我?和他們周旋只會浪費我的時間,我趕時間,現在的我不能再樹立敵人了。」

艾瑞托見加百列的神情,既無辜又無可奈何。彷彿那個惡名昭彰的女巫學徒不是他,他正在替另一個做盡壞事的加百列背負惡名。也因為這樣他別無選擇,答應一切要求只為了消除找聖泉的一切阻礙。他到底為什麼要找聖泉?他提及聖泉時,眼神裡從不會發出異樣的光彩,語調也不會因為興奮而提高,情緒不會因此波動激昂。聖泉之於他,似乎毫無魅力。那麼他為什麼還那麼執著於找那一小點聖泉呢?那麼少的聖泉能替他實現的願望,他自己無法實現嗎?他與卡瑪女巫是什麼關係?他正受制於她嗎?

艾瑞托望著加百列,只覺得無數謎團深埋在那片湛藍深邃的海洋裡,人們為之瘋狂,艾瑞托卻聽見它在低聲啜泣。它的主人知道嗎?知道他一雙動人眼眸正在悲鳴嗎?

得到加百列的增援,喬瑟夫與彼得無不歡喜,他的出現簡直是雪中送炭。但強納森與李奧可不這麼想。

「真不敢相信!」強納森怒:「我們就要拿下這城,為什麼半路會殺出卡瑪女巫的學徒?」

李奧:「冷靜點,強納森。」

強納森:「你要我如何冷靜,李奧。我們本來已經贏了!」

「沒人料到卡瑪女巫的手下會忽然出現在這裡,」艾瑞克知道強納森怒極,適時插口,「正如同沒人料到他竟然與敵方陣營的人相識。他們當中有人認識加百列,我們不也一樣?中陸王,黃金勇者不是認識加百列嗎?能請他去交涉嗎?」

李奧聽了,低頭沉思。

強納森:「但加百列已先答應敵方了。我們此刻開口,難保事情會有改變‧‧‧」

李奧忽說:「還有別的辦法。」

強納森:「什麼?」

李奧:「我們能去交涉,但這次對象不會只是卡瑪女巫的學徒,我們需與敵方停戰。」

「停戰?」強納森失笑,「這本該獲勝的一戰,你現在說要放手?他們雖然有卡瑪女巫,但我們有黃金勇者啊!還沒試過你就要放棄了?」

李奧:「我的意思是,暫且跟他們合作找聖泉,那些具神奇力量者一定能為我們在找聖泉的路上帶來幫助。」

強納森:「你的意思是,我們得和這一大群人去分享那存在與數量皆未知的聖泉?」

「這只是現在的緩兵之計,畢竟那裡,」李奧指著敵方陣營,「一個尋寶聯盟正在締結,若我們不趁勢加入,便會被孤立,將會是這場尋寶遊戲中第一個出局的。」

強納森不確定,「這未必不比玩到最後,卻什麼也沒能得到的玩家高尚。」

李奧:「先從表面的和平開始。成為聯軍之後,我們再聯合敵方共同對付卡瑪女巫的人。」

強納森:「什麼意思?」

李奧:「聯合次要敵人攻擊主要敵人。先將那批具有神奇力量者解決了,再來對付敵軍。」

強納森:「他們先與加百列結盟,我們又曾攻打過他們,要也是他們聯合起來打我們,怎麼會和我們聯手打他們?」

李奧:「我們能扭轉方向,就說這是一場人類與巫師的對決。人類得守護聖泉,不能再讓聖泉落入巫師手裡。畢竟,看看二十七年前發生什麼了?」

強納森:「你說的我明白,但能這麼順利嗎?」

李奧:「這就要看勸說的能力。先解決眼前危機吧,怎麼?你覺得呢?」

強納森雖然認為李奧提出的方法太過理想,難以實現,但眼下也別無他法,他向來是個審時度勢的人,順勢而為,不反其道才能生存,只好說:「那就先這樣吧!」

李奧點頭,喊:「迦爾!」

迦爾上前。

李奧:「你認識卡瑪女巫的手下吧?你去跟他說,我們想與他合作,一起找聖泉。」

迦爾一愣,依舊遵循李奧的命令。

「加百列,」迦爾策馬上前,簡短的說:「李奧想與你合作,希望你能助我們找聖泉。」

艾瑞托一愣,「你們和艾葛莎不是敵對關係嗎?我們已答應與艾葛莎合作,你們知道這樣還‧‧‧」

迦爾恍若未聞,只等加百列點頭,「怎麼樣?加百列,你同意嗎?」

「當然。」加百列巴不得少一事是一事,「既然大家目的一致,比起互相廝殺,不如互助合作來的好。你說是嗎?城主大人?」

喬瑟夫還沒開口,彼得率先回答:「這個自然。」

「這是怎麼回事?」喬瑟夫悄聲對彼得說:「本來是要靠加百列替我們除掉布魯家,現在可好,所有人都結盟,我們要怎麼解決他們?還得跟他們分聖泉?」

「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大人。」沒見過世面的少爺公爵就是異想天開,彼得提醒:「別忘了,我們才剛倖免亡城之危,之後還得從長計議。」

喬瑟夫冷哼一聲,卻也沒再反對。

他這個樣子就是同意了,無論是否心甘情願,彼得接著說:「依我之見,今日在城裡舉行晚宴慶祝結盟,互相認識一下彼此如何?」

喬瑟夫:「雙方打成這樣了,還認識不夠?」

彼得:「我是指加百列這些人。尤其是加百列,他一來,所有福爾摩沙人都跑了,這可是件大事。雖說黃金勇者很強悍,但真正攻下城的可是福爾摩沙人。」

喬瑟夫擺擺手,「就照你說的去做吧!」

彼得點頭,轉身對著眾人說:「今日喬瑟夫公爵將在星落城裡舉行晚宴,歡迎各位遠道而來,慶祝聖泉盟軍,還請各位務必賞臉參加。」

眾人聽了,皆無異議,依序進城。

喬瑟夫在前頭領軍進城,彼得在城門邊歡迎眾人。李奧經過彼得身邊,對他點頭微笑,彼得也報以一笑,但彼此都知道,對方是皮笑肉不笑,均想:「他在打什麼鬼主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