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路邊撿來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第五章03

熟魚片 | 2021-12-13 14:39:09 | 巴幣 3060 | 人氣 228

連載中路邊的美少女鬼魂,竟纏上我的青梅竹馬
資料夾簡介
「愛情不分性別和年齡,也不分死去還活著哦~♪」 「等等,紫泱小姐,談戀愛之前,可以先請妳把架在我脖子上的美工刀收起來嗎?」

第五章
我的青梅竹馬哪有那麼可怕03


那天放學,柳夏萱沒有留下來打排球。

我和紫泱來到排球場,問了場上的成員,他們全都表示不知道柳夏萱的去向。

思索一晌後,我向身旁的紫泱說:「今天我就先回去了,晚點妳再搭計程車回來吧,抱歉。」然後將兩百元塞到她手裡。

紫泱看了看手上的鈔票,望了我一眼。

「是要去找小萱萱嗎?」

「……嗯。」我默默點頭。

我回想起今天班會的事情。下課時就算想要找柳夏萱攀談,她卻都不在教室,像是刻意要躲起來,放學後也是一溜煙地跑掉。

以前也曾經發生過這種事。

紫泱見狀,輕輕嘆了口氣。

「真是的,這種時候應該要由我出面安慰小萱萱,趁虛而入,拉高她的好感度才對……」不過──她接著說道:「這次就讓給你吧。」

露出淡淡的淺笑,紫泱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兀自轉身往排球場走去,捧起一顆排球,在冬日的天空下獨自一人練起了低手接球。

我轉身離開球場,搭上往常的回家路線公車。


***


「妳果然在這裡。」

下車之後,步行五分鐘,來到一座公園。

佔地約三座籃球場大小,綠茵環繞,周圍是住宅區,旁邊設有一間活動中心,總是聚集了不少親子和年長者前來。

這座公園距離我家只有不到五分鐘的路程。由於距離很短,小的時候我經常到這裡玩耍。

我與柳夏萱,也是在升小學三年級前的那個暑假,在這座公園裡認識的。

我走向記憶中的那個角落,果然看見了熟悉的背影。

「啊……小左。」

坐在鞦韆上、兩手握著鐵鍊的柳夏萱,抬起頭來,略顯詫異地望著我。

我朝她揮揮手,把從便利商店買來,加熱過的草莓鮮奶茶遞給了她。

「哇,我正好想喝這個!謝謝……」

看到草莓心情就好一半,柳夏萱伸手接過,立刻插上吸管喝了起來,我自己則坐到她旁邊空著的鞦韆上,拉開手上的咖啡易開罐。

啜飲一口溫熱的甜咖啡,踩著富有彈性的橡膠地墊,涼風徐徐吹來。我以腳底板當作支點,輕輕搖晃著鞦韆,感受到一絲異樣感。

「……總覺得好擠啊。」

「就是啊。」身旁的雙馬尾少女呵呵笑著。「以前坐起來還覺得很舒適呢~」

我已經很久沒有盪鞦韆了。自從上國中後,我變得很少來這裡,一來是獨自在充滿孩童的環境下盪鞦韆,其實挺尷尬的;二來是我的回家路線並不會經過這裡,也沒有閒情逸致來這裡吹風。

因此,此刻臀部底下的橡膠坐墊,和記憶中的觸感有點差距。

不過,一見如故的遊樂設施,以及由千歲綠和暗酒紅色拼貼而成的地墊,還有將公園圍繞起來的蓊鬱樹林,仍舊帶回了不少熟悉感。雖然相較起記憶,仍褪色了不少。

「很久沒這樣了呢。」

柳夏萱一邊盪著一邊說,靜靜望向遠方的天空。

我沒有回話。我想她指的不是盪鞦韆這件事。

是啊。

我們兩個已經很久沒像這樣子,在同一個地方悠閒地待著了。

這讓我回想起上次和她一起放學的那一天。

雖然我們認識已久,但似乎自從今年寒假後,我們便很少一起吃午餐、走同一條路回家了,更別說像現在這樣回到兒時共同記憶的場所,眺望同一片天空。

仔細一想才發覺,這陣子我和她相處的機會不知不覺間變多了,我們似乎慢慢回到了以前的樣子,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變化呢?

在我繼續深思之際,傳入耳畔的柔和嗓音轉移掉我的注意力。

「所以呢,小左你怎麼來了?沒有跟小紫一起打排球嗎?」

「我跟她說我先回家了,現在應該在自己打吧。」

「咦!小左好壞,放小紫一個人!」她倏地轉過頭來,像是斥責我一樣說道。

「能怪我嗎?我又不是她褓母。」雖然另一種層面挺像的。

「跟褓母沒有關係!小紫才剛轉來不是很久,跟他們還不熟啦!放她一個人太可憐了!」

「也相處快兩個禮拜了吧……不過,妳要是這麼在意就留下來啊?」

「我以為小左會跟她一起嘛……」柳夏萱小聲嘟噥道,一邊說著:「怎麼辦,明天要不要跟她道歉呀……」

我見狀,苦笑了出來,居然這種時候還在替別人著想,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或許就是這樣的性格,才造就了如今的柳夏萱吧。

也因此,做出那樣舉動的她,無法讓人放著不管。

我吮了一口咖啡,望向前方的遊樂設施。有幾個孩子正開心地在紅、藍、黃的大水管裡來回穿梭,彷彿永遠不會累的腳步啪達啪達奏響,天真嘹亮的嬉鬧在耳邊繚繞,感覺聽著就可以讓人暫時忘記煩惱。

「妳每當心情不好就會跑來這呢。」

我望著眼前的景象,將自己以前的身影,與地上躍動的小小影子重疊。

「嗯。」柳夏萱輕聲答道:「小左每次都會跟過來。」

「講得好像我是跟屁蟲一樣。」

「啊哈哈~就是說啊,就像現在這樣。」

「……意外地令人無法反駁。」

大概就和雙胞胎會心有靈犀一樣,或許身為青梅竹馬,也有類似的雷達存在吧。自認識以來,似乎每隔一段時間,我就能在這裡的鞦韆上找到她的身影。她永遠坐在左手邊的位置。

「不過,只要跑到其他地方,小左就找不到了呢。」

「那是當然啊,如果妳跑到垃圾車裡,我死都不想去找妳。」

「好過份!」

柳夏萱喊道,吸上一大口草莓鮮奶茶,撲哈一聲,瞪了我一眼。我們對視,隨後笑了出來。

「小左每次都這樣,會用這種方式把我的壞心情趕走呢……」

「……我沒特別幹嘛啊?」

「就是因為沒特別幹嘛才好啊!如果是別人的話,就會問一些必須要從頭解釋的問題,很累人的~」

「是這樣嗎?」

我不喜歡把情緒和事件放大,也不擅長安慰人,所以每當這種時候,總是盡可能讓語氣稀鬆平常,讓相處和平時一樣。或許是這樣,才讓她有這種感受吧。

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一邊啜飲著手上的飲料,有時亂無目的地談天說地,有時任飲料的吸吮聲和小孩的嬉鬧充斥耳邊,讓沉默填滿剩餘的時間。

那想必不是尷尬的沉默,這個地方對我們來說,是個可以讓身心放鬆和寄託的場所。我們既不說話,也沒有處在必須說些什麼的情況。

沒有壓力,沒有期盼,就只是靜靜等待,享受時間的流逝,等到有人開口,話題自然會延續。我想,這大概是獨屬於和相處許久,並且擁有一定默契的夥伴才做得到的事。

不過,時間不會永遠停止,這樣舒適的時刻也不會永遠持續。

夕陽漸沉,那些嬌小的影子被拉得更為細長,翠綠染上橙黃,快要到了回家的時間。

下一個話題,應該就是最後了。

嘶嚕嘶嚕──

空掉的鋁箔包,發出了下課鈴聲。柳夏萱將手上的鋁箔包,輕放在白潤的大腿上……

「小左,對不起喔。」

對我道了歉。

「哎……幹嘛對不起?」

我沒想到最後的話題會是這個。真要說起來,也是我道歉吧。

「說不定小左……不,以小左的性格而言,肯定不想引人注目吧。那時班導明明已經出聲制止,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害得焦點全部轉移到小左身上。」

她像是自嘲般地哈哈乾笑了兩聲後,轉過頭來,以略為溼潤的金黃色眼眸望向我。

「其實,我不應該說那些話的。我和那些人一樣,也擅自評判了小左的意志。」

我略感訝異地眨了眨眼。

「……不,妳沒有,因為我確實不想當。」

只見柳夏萱搖了搖頭,低垂著目光說道:「開學的時候,我就做過一樣的事了。」

「開學……?」

「嗯。」她輕輕頷首。「開學選班級幹部的時候,當時我不顧小左的意願,直接提名小左當學藝股長。」

「啊,妳說那件事啊……」

回想當初,我們兩人來到高二的新班級,柳夏萱興沖沖地舉手說自己自願當班長後,接著便提名我上黑板。當時我還反應不及,就遭到全班鼓掌通過,只好順水推舟接下了這個職位。

雖然當下感到有點錯愕,不過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所以我很快就忘了這件事。

我苦笑著回應:「那也沒什麼啊,畢竟我以前就當過嘛,事務也能很快熟悉上手……」

我不是那樣想的。」

「……咦?」

柳夏萱捏緊了手上的鋁箔包,一滴透明的粉色液體從吸管漏了出來。她以若有似無的眼角餘光瞄著我,像是做錯事怕被大人發現的小孩。

她以略為低沉的嗓音說道:

「我那時候想的是,如果小左當上學藝股長,說不定就會重新開始畫畫了……」

「哎……?」

「可是,根本不是那樣。反而到現在,小左還因為學藝股長的身分,被大家強行推上台,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萱。」

「所以說,仔細想想,我根本就沒資格發飆嘛。」

她輕輕抬起頭,仰望粉紫色的天空,偏過頭來,嘴角上掛著一抹淡淡的自嘲。

「大家一定覺得很莫名其妙,『當初要左離鳴當學藝股長的人可是妳喔!』結果現在卻指著全班的面大放厥詞……啊啊!現在想起來真的很丟臉,我那時怎麼會那麼大聲說話啦!嗚啊~」

柳夏萱一下低落,一下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而亂揮手臂,模樣既逗趣又可愛,讓人忍不住會心一笑。

我看著眼前熟悉的側影,心想著:

原來是這樣啊。雖然隱約有這種感覺,不過直到今天才得到本人親口證實。

雖然她自願當班長這件事沒什麼好稀奇的,從國中之後她就一直是這樣,不過在沒有和我知會的前提下擅自提名我,這這件事確實不曾發生過。

如果是因為那樣的理由,那麼我就能理解了。

原來她一直是這麼想的。

以她的性格,肯定會全力顧慮著我,認為是她害得我背負壓力,然後不斷譴責自己吧。

她會感到內疚,認為所有事情都是自己一手造成。今天的班會,要是自己當初沒有那麼做,就不會演變成現在的局面。

她肯定會這麼想,肯定會將所有責任攬在自己身上,因為她是柳夏萱。

真是的,還是跟以前,一樣讓人放不下心。

我將最後一口咖啡飲盡,捏扁手上的空罐。

「沒關係的,當幹部這件事其實沒那麼嚴重,雖說是學藝,大多還是做與畫畫無關的雜項事務。」

像是每節下課把教師日誌拿給該堂授課老師簽名、紀錄上課內容,還要處理各項作業搜查整天跑教務處……講認真的,這些跟學藝有什麼關係啊?

「但是……」柳夏萱擔憂地說道。

「而且,倒不如說這樣反而讓我有更多時間不去胡思亂想,不會沒事就──」

……啊。

「欸……?」柳夏萱一征,倏地與我對上眼,微微張開粉嫩的小口。

「小左你果然還是……」

話說到一半,她忽然像是想起什麼,猛地搖搖頭。

「──不對,我才剛說完,怎麼又犯了!」

她用雙掌拍了下自己的臉頰,握緊拳頭,在胸前震了一下,像是在為自己打氣。

她用力呼出一口氣,站了起身,跨步到我面前,以富滿元氣的嗓音朝我喊道:

「我決定了!以後小左的事情,就由小左自己下判斷,我不會再干涉了!而且,我會無條件支持小左的選擇!」

「啊、喔……」面對她一氣呵成的發言和凜然的氣勢,我一時無法回應。

趁我還沒從呆愣的狀態回過神,柳夏萱率先搶走我手上的空鋁罐。

「今天謝謝小左,下次換我請客吧!垃圾我就幫你一起丟了,我們明天見喔!」

說完,她便晃著與夕暮相映成輝的橘紅色雙馬尾,咚咚咚地遠離我的視線,像陣逃跑的風一樣消失在公園的入口。

待她的背影不在眼眶內,我才愣愣望向空抓著鋁罐的右手掌。

「…………」

我剛剛……怎麼會說出那樣的話?

就像是不經大腦的迴路,擅自撬開我的嘴巴,要把積蓄已久的思念脫口而出。

那種話聽起來……

一片厚重的霧白色吐息,自溫熱的口中呼出。

「不就好像我還有留戀一樣嗎……」

我緩緩握緊拳頭,抓住的卻只有殘留於指縫的飄渺空氣及寒冷。

這些碎裂的隻字片語,如同隨著夜幕降臨而消失於公園的孩童嘻笑聲,在最後,被我收進破洞的口袋。




大家好,我是魚片

其實從以前開始,就很想要寫寫看這種少男少女獨自待在公園或某個地方,沙灘或屋頂,夏夜或是冬景,用對話堆砌出彼此想法和過往的段落,傳達一些惆悵和青春的氣息,留下一些懸念,構築一個畫面,不知道為什麼很嚮往xd這一次終於有機會寫出來,希望有寫好

重要的場景與回憶,左離鳴與柳夏萱各自懷抱著的心意和過往,接下來還會繼續揭露,敬請期待後續的篇章~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看到鞦韆地板的描述,又想起好久不曾踏入的那個地方,以前總是會把所有看得到的設施都玩過一遍XD
2021-12-13 20:44:29
熟魚片
以前反而沒有很喜歡玩設施,都在玩紅綠燈
2021-12-13 20:48:01
千緒
玩過某星跳文學部後看到突然的粗體都會嚇一小跳耶,瞬間會以為是什麼細思極孔的台詞之類的,而心臟緊縮了一下(好

通常出現這種惆悵場景就很有可能一段維持很久的關係要發生變化了耶
停在原地的人無法阻止別人遇到新的羈絆 只希望最後裡面沒有一個人是寂寞的(ᵕ᷄≀ ̠ᵕ᷅)唉~
2021-12-13 21:46:27
熟魚片
喔喔,那一句有這種感覺欸,一想到DOKIDOKI莫妮卡的臉就浮現出來了(◔◡◔)

怎、怎麼突然感傷,但是在原地的人可以遇到新撞上來的夥伴啊,或是走的人繞一圈又撞回來啊ᕕ( ᐛ )ᕗ逮就補得思
2021-12-14 14:16:49
東堂隼人
這純情的感覺一點都不像老宅女認識的魚片呢![e29]
2021-12-18 21:30:14
熟魚片
我只是回歸初心,還望眾人不要再用有色眼光看待純正好青年的魚片了
2021-12-19 12:39:4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可惡,都沒有百合色色(別亂ww
不過兩人都很在意彼此呀,好想看其中一方告白
2021-12-28 13:08:58
熟魚片
小精靈的本性逐漸揭露
讓我們默默守望他們◢▆▅▄▃ 溫╰(〞︶〝) ╯馨 ▃▄▅▆◣
2021-12-28 17:48:2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