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知者守則 1-3 啟明星

亞龍蝦 | 2021-12-12 20:00:02 | 巴幣 116 | 人氣 64

連載中不知者守則
資料夾簡介
深淵中的微光,那是規則的光;深淵中的明光,那是人性的光。

第一談 黑心賣場
第三節 啟明星


  趙啟明感覺一道暖流奔淌過全身,體內沉寂2、30年的熱血重新沸騰了起來。

  那席撲面而來的玄談,儘管陰森詭譎,卻讓他內心那朵被生活打擊摧殘得萎靡衰微的火苗於殘渣中死灰復燃。

  雖然並沒有完全搞懂他們在做什麼,但從聽到的隻言片語判斷,這一定是某種非常重要的大事!

  什麼「平靜的日常」、「異端的威脅」、「無所不用其極活下去」、「不須遵守任何道德規範」,聽聽這些話,會是正常人能說出來的嗎?

  就算他們其實是從某間精神病院出來集體旅遊,那也不過是真相大白之後笑話自己像個傻瓜罷了,但萬一他們說的是真的呢?

  那麼今天必定會成為自己生命中最為重要的轉捩點。

  誰說成人就不能如孩童般擁有些不切實際的妄想?

  而在今日,孩提時曾做過的夢,或許就要成真了。

  趙啟明沉迷在自己的想像中無法自拔,那不能自控,偶爾傻笑的模樣,讓其他顧客紛紛露出嫌棄的表情遠離這個怪怪的大叔:「噓,離那個怪叔叔遠一點,不要看他!」

  這塊顯而易見的空地,理所當然吸引了兩名黑西裝人士的注意。

  「先生。」趙啟明恍然回神,赫然看見引發他遐想的兩人不知何時站到了自己正前方,嚇得倒退數步。

  情急之下,他想融入人群逃跑,卻發現自己周圍卻莫名成了真空地帶,這下真是避無可避。

  「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我注意到你似乎對我們很感興趣。」那麼女性冰冷地瞥了他一眼,隨後也不管他有沒有跟上,逕自走向停車的地方。

  果然,他偷聽的小動作早就被發現了,只是礙於當時情況沒有直接抓出來而已。

  趙啟明認命地跟著他們走,卻不怎麼擔心,從聽來的內容判斷,他們應該不會隨便害人。大概吧。


  「我們有些問題想請教你。」

  趙啟明坐上停車場兩輛併列黑色休旅車靠近出口那輛,他自覺地爬上後座,將前排讓給另外兩人。

  一上車,那名男性馬上表明他的意圖,但他的同伴卻悠閒地倒了杯熱茶:「不急,先喝點熱的暖暖身子吧。異端存在的地方溫度通常都會異常偏低,記得顧好自己身體。」

  看出趙啟明的猶豫,西裝男子率先爽快飲下:「裡面沒有加料,放心喝吧。我們不會對正常人類出手。」

  這句話對心癢難耐的趙啟明來說簡直是絕佳的開場,他茶都不喝了,傾身向前,迫不及待發問:「異端到底是什麼?」

  前座兩人對視一眼,爾後,坐在駕駛座的F3抿了一口熱水,反問道:「你是當地人,想必常來光顧。你認為這間賣場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

  「呃......」

  「別緊張,就當作在聊天。」B148說道,想讓他放鬆。

  「不是這樣的,」趙啟明搔搔頭「只是因為太多了,一時不知該從何說起。」

  「喔?」「喔?」兩人異口同聲,從後照鏡看向趙啟明的目光銳利了許多。

  「我想,最特別的就是它的名字了吧。」趙啟明從前擋風玻璃望出去,直直盯著賣場大得顯眼的招牌。

  「怎麼會有人把店名取做『黑心賣場』呢?搞噱頭也不是用這個......嗯......該說是老實還是愚笨的方法?」

  「只是這樣嗎?說不定老闆就是腦迴路特別異於常人呢。」B148注視著鏡中的趙啟明問道。

  「如果只是名字就算了,真正讓它能獨霸這地區的原因,在於顧客消費的主因,商品售價。」趙啟明沉浸在思緒中,目光有些迷離,語氣些微恍惚。

  「這裡雖然從沒有打折或是促銷之類的活動,但客潮依然每天爆滿,全是由於東西賣得低到讓人瞠目結舌,好像每天都是跳樓大拍賣,甚至不光是老闆,整間店的員工都一起跳下去的程度。」

  他的視線掠過這塊塞滿汽車的寬廣停車場,用懷念的口吻說道:「這裡以前不是這樣的,想不到短短幾年,這間賣場的規模竟然不知不覺間擴展到這麼驚人的地步。」

  「最先倒閉的是性質類似的商場,再來是其他銷售範圍大幅重疊的店家,然後是任何商店,無論是賣零食雜貨、蔬果魚肉、家具廚具、服飾家電,只要不是料理完畢可以馬上吃的食物,這裡都能找到。」

  「不是沒有人想過削價競爭,但那些店卻關得更快。」

  「沒有任何正常經營的商店能夠負擔得起如此誇張的賠本生意。這家店為何不僅沒有關門,還越做越大,是個解不開的謎。」

  「如今,這間賣場已經成為這裡居民生活不能失去的一部分了。」

  趙啟明語畢,車內陷入一陣沉默。

  「看來你很清楚什麼是異端嘛。」F3咀嚼他的答案,轉過頭注視著趙啟明,憤慨的火光在瞳中搖曳以常人無法理解的形式存在,摸透人類心理、引起人類好感、誘導人類接近,最後張開大口吞下,這就是異端。」

  「人類不過是它們食譜上的一個種類罷了。」B148的口氣聽起來有著滿滿的悲哀。

  趙啟明打了個冷顫,他們的說法就好像異端是「活的」一樣。

  「異端存在的地方往往會發生詭異的事件,這半個世紀來,人類集體且原因不明的失蹤與死亡案件大量增加,遠超過去五百年來的增長幅度,簡直要竄到天上去了。」

  「我們無法確定異端究竟是何時出現,但綜觀人類歷史,除了戰爭外,從沒有發生過像現在這麼誇張的人口數量減少。」

  「更加離奇的是,儘管消失跟死了這麼多人,全球人口數竟然還像是火箭一樣往上飆升。」F3嘲弄地笑著,笑得令人毛骨悚然「那些仍然存在,以及剛出現不久的數字,真的是人嗎?」

  「這個世界上到底還剩下多少是真正的人?」


  F3那句引人心慌的問題在場沒有人能接得下話,良久,趙啟明忽然想起自己手中捧著的早已涼透的茶,明明車窗緊閉,開著暖氣,水溫卻降得莫名快速。

  「這也是『異端』造成的嗎?」他懷疑。

  但沒來得及多想,F3從口袋中摸出一張紙條:「拿去。」

  那是和先前那群人從她手裡接過的一模一樣的紙片。

  「試試吧,看你有沒有足夠活著逃離異端的運氣。」

  「啊......」B148似乎想插話,但F3塞給他又一杯熱茶堵住他的嘴。

  「沒有強迫性,接或者不接,選擇權在你。」


  「他會接受嗎?他有家庭、有牽掛的人吧?真的會願意投身這條有去無回的絕路?」

  副駕駛座的男人一直盯著那位下車乘客的背影,直到他走入那道透明玻璃自動門,消失於人海中。

  「正是如此,正因為他有不能放下的對象,我才給他那張紙條。」

  「......妳知道他不會有第二個選擇。」

  「或許我卑鄙吧,但他沒有第二個選擇,我也沒有。」F3直接抓起保溫瓶大口飲下,過量的水從嘴角滑落「感知到異端存在,並且精神沒遭到污染,這種人的起點已經戰勝絕大多數人了。」

  「起碼比那幾個早就陷入半瘋癲狀態的新人好得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他會留下嗎?一夜之間從正常的生活跨足到異端的世界,妳怎麼確定他的精神還會保持正常?」

  「他會的,他會跟我們站在一起的。」女人過份篤定的語氣,讓同伴想到某件事。

  「這麼有把握?該不會是妳『看到』了?」

  女人搖頭,濃烈的茶香瀰滿轎車、盛滿鼻腔,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我這雙眼,如今只剩下看見最令我厭惡的異端這項功能了。」

  但對她而言,這味道卻寡淡得與水無異。

  她仰頭望向被高聳建築遮擋了視野的天際。

  「你沒注意到他偷看我們時的表情嗎?」她回憶著當時看見的幻景。

  「那雙眼睛啊,閃耀得宛如亙古長夜中,那顆逐開層層雲霾,為迷途旅人指引前路的啟明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