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四十一回. 「被追上了?」

飛空動煙雪 | 2021-12-12 14:00:09 | 巴幣 1322 | 人氣 328

連載中《二手索米要與垃圾指揮官成為第一!》
資料夾簡介
「指揮官您好!」 兔耳(?)少女向我敬禮:「索米KP/-31,報到。指揮官...請讓我在您的部隊中,繼續履行使命吧!」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四十一回. 「被追上了?」




我暗自慶幸薩雪蘭、Mk23、WA2000、閃電與大多數的人形已朝另一個方向撤離,有索米保護她們安全無虞。

「總算撐到這裡了...」我與FAL留下殿後、望向地面陸續升起的機槍座,這也是事先透過空投安置在地底下的陷阱,「二十八星宿陣啟動--」

為了便利空投與埋伏設置,機槍座索敵時不分敵我,如果我們身在其中、同樣會遭殃,只能將陣局佈置在後方,作為後撤的預備方案。

二十八星宿在古代意指日月星辰的住所,自古用來計量天體運行,同理也能捕捉陣中活體、加以殲滅。

狂風呼嘯、電光石火,白色勢力的士兵、機甲受到星群圍攻,紛紛爆裂墜毀。

格里芬的主力部隊分三路撤退,每一條路徑上都設有阻擋敵軍的二十八星宿陣。

儘管火力強大,卻也有彈藥限制,最多拖延一段時間--

天空悶雷響徹,W自豪的宇宙母艦再度空襲而來,恐怕會在幾秒內摧毀星宿陣。

「走吧。」我把手伸向萎頓在地的FAL,「我陪妳。」

「呼...我...可以照顧自己...Five-seveN被MDR抓走了,我怎麼說也得把她救回來。」FAL逞強站起。

「我負責引開死兆星。」內蓋夫將覺禪鈔切換回紅色彗星,這一生彷彿習慣了痛楚相隨,她和FAL逃出次聲波共振的絕境後,好不容易恢復了點狀態。

「怎麼可能做得到...」FAL滿臉不解。

「我有獨特的溝通技巧。」內蓋夫難得說了一次冷笑話,我們啞然以對,卻見佛懺機槍仰天發射穿甲彈,數十道金光直衝無敵的「惑星群」,母艦輕微搖晃。

「想解脫的話就跟我來!」內蓋夫發出嘹亮的吶喊,她收起機槍、向另一個不同的方位奔跑。

死兆星竟尾隨內蓋夫遠去。

「好奇怪...」FAL驚訝的張開嘴。

「內蓋夫也許接觸過死兆星的核心位置,可能與天災有了某種程度的聯繫。」我沒有多餘的時間猜測,又說,「趁現在且戰且退,朝隔離牆的方向走!」

「余不要再讓任何人受傷了。」頭足女后摀住頭,口氣卻漸漸變回露西亞的樣子,「神代...余的拉比...余雖然服從偉大之主的命令、不斷增加信徒,卻也不想...看到有人喪命,余要回大雪山,取得更多偉大之主的力量來收服帕拉蒂斯。」

「露西亞,妳確實還在...屬下一定會助女后逃離這裡。」我內心一暖,不顧滿身黏液和腐敗的氣味,用肩膀撐起頭足女后的身體。

「拉比...余...想和你一起抵達,一個更加美好的新世界。」

如今女后無法發出精神力、走起路來比任何人還要慢,NO.1等四名索米妹妹也不離不棄的相隨。

「沒關係,爺爺與妳們慢慢欣賞沿途的風景。」M99、Saiga-12都義無反顧地留下來。

我鼓舞大家,「安排的船艦已在港口等候,再走一小段路就到了!」

我們竭力逃命,星宿大陣為我們爭取到緩頰的喘息之機,港口船隻停泊的景象已成了過去式,荒廢後飽受風吹雨淋而成了廢墟。

只剩下曾經載滿貨的鋼板貨櫃見證人類文明走向末路,而我事先安置的逃生艦就藏匿在此。

「我上去檢查引擎。」就在NO.4一腳登上船艦,變故突生!

MDR從屋頂飛竄而下、獠牙用力貫穿妹妹脖子,將她活活用「生命萃取」吸成乾屍,與此同時MDR的肌膚也變得更加光滑緊緻、年紀更小了。

「4...!!」NO.1、2、3握緊衝鋒槍朝MDR掃射,但腳底有渦輪噴射鞋的破曉者披了防彈斗篷,對這種程度的攻擊完全不放在眼底。

「我喜歡摧毀你們的希望。」M2HB右拳瞄準船艦、猛勁一擊,甲板登時碎裂、船體重創而浸水下沉。

「笨蛋,我們特地繞過陷阱從另一頭追捕,妳們想從水路逃走的計畫失敗了呢...還有誰想替同伴報仇?歡迎來送死!!」

MDR伸手撕裂乾屍身上的海軍帽與水手服,把遺體赤裸裸的扔在地上讓日光曝曬,蔑視生命的殘酷讓NO.1、2、3三人眼眶發紅。

無視人權、不人道的處刑手法,蠻不講理的暴力沒有絲毫憐憫、毫不留情貫徹內心瘋狂的殺念。

這是破曉者強大最根本的原因。

但危機遠不止如此,白色士兵、白色泰坦、女妖也團團將港口圍住,一瞬間,我好像看見某種巨大的怪物在嚴重汙染的水底游動--

「大家離開水邊!」FAL大喊。

一股毛骨悚然的惡寒襲向全身。

海面瞬間翻騰,一頭醜陋無比的合成生物踩碎船艦、溼答答的上岸。

牠有澤巨蜥般的修長外型、全身散發濃烈的焦油味,這些黑色黏稠液體有防腐劑的作用,讓腐敗中的肉片勉強黏在身上不致掉落,下垂的兩隻耳朵形成類似鰓蓋的構造。

最慘不忍睹的是...我依稀可見P22、微型烏茲等兩名鬥鱗因痛苦而扭曲的臉如貼紙般黏在怪物胸上,儘管她們一息尚存,卻活得比牲畜更加生不如死。

「嗚嗚,我不想變成這樣...」P22的臉皮悲傷哭泣。

微型烏茲的臉皮發出沙啞的聲音,「Saiga...是Saiga-12嗎?千千千萬萬萬得小心,牠想吃掉其他鬥鱗,一旦被吃了就會變成怪物的一部分...」

「鬥鱗的...融合體?!」我差點沒有當場嘔吐出來。

「操她爺爺的,W居然玩這種變態東西!」M99小腿用力踩踏,氣得用髒話飆罵。

「烏...烏茲?別開...別開...別開玩笑了!!」

Saiga-12震驚又混亂的雙眼因滿腹怒火而取回自我,悲鳴脫口而出,更在無法接受的結果中抬起霰彈槍,「你們竟然對烏茲做了這麼惡毒的實驗!」

「牠的名字是...焦油巨獸,可惜我們不是在全盛時期對戰,否則妳們的拳頭多少有點為同伴復仇的滋味吧?」M2HB雙拳騰挪而出。

無法反擊。

就算依靠怒火取回行動力,M99和Saiga-12也沒有冷酷到能擺脫心理陰影。

顫抖的手握不住配槍--

M2HB的鐵拳砸得M99、Saiga-12齊飛出去,兩人內心早就被無形的壓力擊潰,砰的一聲撞上貨櫃,脊椎斷裂、身體凹陷進去,各自損失了一片護心鱗。

「剝皮之後再好好汲取果肉果汁。」MDR殘忍的看了我一眼,「又有一隻醜醜的海鮮,那個小卷可愛去哪裡啦?」

「W、思念體、HP-35、404、涅托甚至白色死神殲滅型都不在這一路,難道去追擊索米和薩雪蘭了?」

我內心一急,MDR朝我亮亮牙齒,「在想另一路的戰友嗎?只要一起榨成鮮美的番茄汁,妳們就不用擔心彼此。」

MDR、M2HB、加上海底那尾焦油巨獸,身邊USP-C、FNP-9、MG34、P38等二星魁儡人形所剩無幾,一一遭到破曉者與白色士兵血肉橫飛的屠戮。

緊接著,MDR的爪牙伸向了我。

就算是外骨骼強化的人體,面對進化後的破曉者沒有一點勝算...!

「帶聖女走吧。」FAL跳到我身前、氣喘不已的朝MDR開槍。

「無聊的堅持,穩贏的賭局略嫌沒意思呢。」

MDR用斗篷罩住身軀,FAL反握尼泊爾彎刀一掃而過,彗星蛾在虹影中高飛。

「確實...沒有意思,妳輸定了。」FAL淡淡地諷刺。

「好刀法,人家反而喝到自己生產的番茄汁了...嘻嘻。」MDR食指掃過臉頰上的弧形傷口,橫起右腳踢飛FAL,後方白色士兵舉起電擊步槍要將她電成焦炭。

「到此為止了...我...我沒有為你爭取未來的力量。」FAL用盡力氣,閉上眼的她靜靜等待命運終結。

但聲音充滿遺憾與悲傷,她的「心」已經支離破碎了嗎?

為什麼?

在這裡止步不就無法與將來的我相遇?

當年,我的手抓住過下墜的她,少女的指尖陷進皮肉,痛得讓我知道...她想活下去。

「已經...可以了喔?」

唇語?

但為了讓我活著,她催促下意識求生的手腕鬆開。

不要。

到頭來,唯獨在我心裡殘留數不清的傷疤。

不...

不能這樣--

過去,我無法救妳。

但這次...這一次!

「妳不是孤身一人,我不會再丟下妳一個人了,絕對不會!!」

究竟是從身體哪裡源源不絕的湧出力量?

我不知道...

但我義無反顧的衝了上去、緊緊抱住她、隨後揹起虛弱到極限的FAL,手上等離子切割器揮灑劈砍、連連劃圈,風雨不透的劍光一環扣一環,竟從白色士兵的圍剿中殺了出來。

「噁心的海鮮還有兩下子。」MDR從陣亡的士兵腰間抽出等離子光槍,

我與破曉者在一瞬間過了三招,我的眼睛盯住光槍燃燒的槍尖、手臂自然而然的生出力量。

「不可能!」MDR眼睛睜得好大。

「我們會一起回去,一定會的...三隻兔子!!!」

我雙手已然脫力、知道不能再等,掀開了最後的底牌。

「是!!!」NO.1、2、3會意,繼承的武器芯片賦予了五顏六色、如煙花般燦爛的「至高槍彈」、凝住黑白畫面的「閃避專注」、交熾紫焰而生的「熱力過載」。

雖然只能發揮至LV.5,合併的「至高專注.過載」也依然隨著索米妹妹們的憤怒而釋放出龐然威能。

「余也...不能再讓這些小頭足魔保護了。」頭足女后鼓足積蓄一路的殘力,賦予索米妹妹們今生最強悍的力量。

轟轟轟轟轟轟轟--

在女后念動力加持下,遠超重裝部隊飛彈的共鳴技在紫火蔓延中形成席捲天地的龍捲雲、遇神殺神的滔天風浪、瞬間擊潰在場敵軍,就在一連串爆炸聲過後,只見肉塊與殘缺的肢體不停從空中落下。

「嘖,想不到我們還得面對三名假索米的共鳴...還真是一場血雨般的煉獄。」

就算是MDR、M2HB也不由向後退避,看著被炸出的深坑與遍地遺骸而驚嘆不已。

但超越極限的代價,三名S-sisters的武器芯片卡槽也徹底燒毀、往後再也不能使用技能...

我帶著FAL、頭足女后、索米妹妹們、M99、Saiga-12跳入海中。

「水遁只有死路一條。」

兩名破曉者相視而笑,在水中作戰並非兩人擅長的領域。

在汙濁的海水中,焦油巨獸有如找到獵物的頂級掠食者,咬向下潛中的人影。

Saiga-12、M99卻在水中找回優勢,兩人傷勢高速復原,更以等離子光槍用力戳入焦油巨獸的頭顱,傷口雖然不深,卻讓巨獸陷入幾秒鐘的慌亂,她們左手抄起裝有船錨的鎖鏈、用尾巴靈巧游泳繞圈,並緊緊捆住掙扎的怪物軀體。

接下來只要鬆手,焦油巨獸就會被船錨拖入海底。

本應該是這樣計畫的...

巨獸飢餓的扭過頭、張開駭人的血盆大口,咬住了逃脫中的Saiga-12下半身,牙齒更貫穿了右腿內側最後一片護心鱗。

烏茲的臉皮一臉滄桑,看不出是悲是喜。

看來妳非得我加入...乖乖乖、好好好,誰叫我們以前就一對互相說相聲的同伴?

焦油巨獸渴望持續獵捕鬥鱗來增大體型,這似乎是牠被賦予的「天性」。

(爺爺,和妳並肩作戰很愉快,可惜我們要say-goodbye了,烏茲的臉告訴我她很寂寞、要我陪她,所以妳別過來了,很危險...)

Saiga-12動了動嘴巴,告訴游來救她的兔爺爺回頭是岸。

(爺爺不准妳死!)

M99分不清楚自己有沒有在流淚。

﹙鬥鱗一族就剩下妳和老大HP-35了,妳們要好好保重、繁衍後代啊)!

黑肉少女沒有被變成焦油巨獸一部分的恐懼,只是握緊船錨、鎖鏈和掙扎中的怪物不斷深入海底,直至沒入黑暗--




索米是盡了全力駕駛超弦號、才得以護送大家回到隔離牆,心智雲圖過度運算後的她之後幾乎是呈現面癱的狀態,坐在損壞的機甲裡出不來。

全體雖然大破,但至此終於可以喘一口氣了。

Mk23同生共死需要時間給技師修復,受傷的和弦急需治療,清盞在聽到乙姬亡逝的消息後,從早到晚都坐在電腦前面打字。

小卷魷和血腕賊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一片愁雲慘霧壟罩戰敗的格里芬,WA2000、閃電接受技師最好的照料,卻一臉苦澀、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Mk23一路上不斷陪薩雪蘭說話、用陽光正面的想法引導指揮官保持樂觀,但接受軍醫院包紮後的薩雪蘭選擇來到祭奠犧牲者的紀念花園前,包括SAT8,克魯格的肉身也在此長眠。

今晚天氣晴朗,星星在夜空中閃爍不停,一閃一閃的在最深邃的夜裡綻放光芒。Mk23攙扶走路遲鈍的指揮官,打起精神吧Darling,至少你們這些最重要的幹部還活著不是嗎?

「雖然活著的人都痛苦得想死。」薩雪蘭清點戰力後,陷入了進退兩難的絕望。

兵力、彈藥均不足,戰敗後的眾人眼中全失去了光亮。

「我有點渴了,妳能替我倒杯咖啡嗎?」

「嗯,我現在就去拿,但你不要一直站在這裡喔...很冷的。」

k23把軍服大衣披在薩雪蘭純白的病服上,柔聲安慰起不了作用,也許熱熱的咖啡能讓疲倦的精神得到些許慰藉吧。

薩雪蘭看著陷入冬季的花園,喃喃自語,「就算雙腳還能走路--接下來,該怎麼辦?我好累...」

以為承受得了成為神代一弦的代價。

為了償還罪孽。

像我這種恩將仇報的劣等人,怎麼可能是背負眾望的新人類?

格里芬...公司裡面盡是討厭的回憶,雖然多少能回想起裏切者小隊共同創造的快樂記憶,卻無法從犧牲的人命中逃脫出來。

「反覆犯錯、傷害重要的人...我都努力振作起來了。」

這具傷痕累累的軀體沒有任何自豪的地方。

但他不是神代,心中想要活下去的本能正讓薩雪蘭想辦法躲到防空洞裡延續生命。

「遭遇慘敗就想躲開,到頭來...我依舊是個自私的人。」

「你是不是打從心底厭惡著自己,無法再向前看了?」頭戴黑色帽T的少女出現在身後。

「AK-alfa?」

「準備好迎接結局吧。」AK-alfa嘴角露出了惡毒的笑容,作為一個目睹格里芬窮途末路慘狀、卻依然笑得出來的元凶。

什麼...意思?薩雪蘭感到一股熟悉的恐懼,耳邊更傳來了最不想聽見的聲音。

嘎嘎嘎嘎嘎。

隔離牆,守護人類文明的壁壘被叛徒打開了--

索米、Mk23、WA2000和閃電倉皇抄起配槍。

AK-alfa把手放進黑色風衣的口袋,嘴裡咀嚼著口香糖,「還用說?當然是為了找你報仇,隨意操控別人的記憶、換取有價值的情報,這就是格里芬自以為是的正義嗎?」

「妳想起來了?」

「在死兆星與你們暫時分開時,我就已經接受了父親大人修復腦部的奈米機器人注射...人腦這種東西雖然比不上心智雲圖,但落後的產物也有好修理的特性呢。」

「我不想死,還有很多想完成的事!要贖的罪!!」薩雪蘭用剩下的一隻手振臂高呼,「我還想活下去!!!

「好可悲...這就是大家最敬仰的指揮官嗎?哼...我才懶得殺你、我來是要摧毀你的自尊,作為一個人最後的尊嚴。」AK-alfa眨眼冰冷的視線,將一大桶油潑向惦記無數英魂的紀念花園。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

嘴唇在顫抖、獨臂無法從戰術人形身上挽回什麼。

AK-alfa點燃了火苗、信手一拋,整座花園瞬間焚燒起來,她踢開嘗試阻擋的薩雪蘭、一步步走向克魯格的雕像。

「我向你磕頭...手下留情...不要再摧毀我珍惜的東西了。」薩雪蘭在地上爬行,苦苦哀求。

「啊...對不起,我太早笑出來了,很傷你的心吧?別怪我手段太卑鄙,你也只是一名摧毀無數人形生命的失敗者,沒有資格指責別人,是生是死也不是由你決定。」

AK-alfa砸碎了克魯格的雕像。

「妳這個人渣...!最讓我不爽的是...竟然有一度對被洗腦的妳感到悲憫!!」薩雪蘭手裡緊緊抓住父親雕像的碎片,憤然站起。

「現在的你一無所有,至今所有的努力都化為泡影,隨便一名白色士兵都能奪走你的生命。安心吧...我會在刑房用最快樂的表情折磨、虐待小橘貓,讓她的心和你一樣受盡煎熬。這個世界上...本就不存在正義。」

AK-alfa把吐出的口香糖黏在薩雪蘭臉上,轉身消失在火海中。

糟糕透頂。

「...連最後一絲希望都被奪走了。」

少年無助的癱坐在地,而在牆外好整以暇等待的是,由W、HP-35、思念體、404、涅托等人組成的帕拉蒂斯主戰力。

白色勢力一口氣殺入隔離牆,慘叫聲此起彼落--

「W特地安排妳來...終結我的嗎?」

徐舒穎披著生化戰甲的身姿出現在月光下,她揚起凜冽刀光,眼眸時而清醒、時而混濁,也許失散的記憶正在亂成一團的腦海中拼湊出零散的痕跡。

「到最後你連一點可能性都沒有,只是自以為在拯救大家,一無所獲的可悲之人,一切都結束了。」

少女淺淺低吟。


---



預知後續,敬請期待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高潮第四十二回.無雪的那一夜!

創作回應

香蕉你個芭樂
這基改越來越多 一切都將結束吧
2021-12-12 19:31:33
飛空動煙雪
(W批准了全國基改鬥鱗肉進口)
2021-12-22 01:43:15
deadking
內內的小小死兆星調教大作戰,開始!
2021-12-12 20:01:43
飛空動煙雪
這段還是有寫,就是怕分散劇情張力所以可能要一兩回後?
2021-12-22 01:42:51
白煌羽
辛苦啦
2021-12-12 21:08:37
飛空動煙雪
謝謝白白 42回寫完仍然驚心動魄
2021-12-22 01:43:56
翔君
本來前面FAL那邊看見了希望,結果換到薩雪蘭這邊......至少讓他走得安祥點吧(合掌
2021-12-13 11:48:27
飛空動煙雪
薩總這邊寫了快一年多終於到預言畫這邊了,卻希望最後一程會走得轟轟烈烈
2021-12-22 01:44:42
法林
。。。 可能剛剛太累 剛剛把下一回看成了「無恥的那一夜」還以為有什麼掛 [e5]
2021-12-13 22:15:59
飛空動煙雪
當年薩總被莫奈莉亞咬咬的時候就可以叫"無恥的那一夜了"XD
2021-12-14 19:34:2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