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無題 - 第2章

日延水逆中 | 2021-12-11 22:30:02 | 巴幣 2 | 人氣 129

連載中無題
資料夾簡介
邵余 x 梁凱 喜歡上同個女孩(余:並沒有好嗎)的死對頭愛上對方的無腦全糖故事。 凱:我對你的愛就像化學式,曖昧而模糊不清。 余:你供三小?
最新進度 無題 - 第2章


2

-

周易只覺得問號。

怎麼老大上來一句就是罵人家聽障,這麼不講禮德的?

邵余聽到這罵人一詞,便把注意力從一臉扭曲的周易身上移開,晃了眼過去就看見對面扎著小馬尾、眼睛瞪了挺大的同學正直愣愣的盯著他——

正是前一回直接給他撲了個滿懷的傻逼。

邵余沒打算理會傻逼,便了骨頭般重新趴回桌上打算再睡過去。

梁凱見對方連要搭理自己的意思都沒有,甚至給了個冷眼就又埋頭睡去,惱怒之下在心裡又是罵了一聲。

他不爽。

正當準備開口懟人時,剛發出的聲音卡在咽喉,嗚咽了一聲硬是被來自後門的聲響給打斷:「邵余、梁凱,導辦楊老師和莊主任找。」

喊話的是一名戴著黑色方框眼鏡的男生。

梁凱感覺到那男生的視線向了這看,而後者大概是見邵余還趴在桌上悶頭睡覺,絲毫沒有要爬起來的跡象,他便嘆了聲氣得走向這邊:「邵邵,起來了楊老找你。」

邵余被他晃了起來,不耐煩地應了一聲後便起身走出教室。

梁凱:「喂,你等等⋯⋯」

梁凱也站起了身子跟著他離開。

上課鐘一響,原先在走廊上的學生們只用一眨眼的功夫就全都迅速的回到教室裡準備上第一節班會課。

附中的班會課基本上都是給人自習,只有幾位手頭上沒什麼要事的老師才會來探班。

在這靜溢的走廊裡,只留下窗外鳥兒吱喳和兩人鞋跟與地板間的輕輕敲擊,彷彿剛才的喧囂全是一場被噬去的夢境。

不愧是附中的學生,秩序到令人毛骨悚然,把自己這種老師們口中的“壞”學生放在這總覺得挺是格格不入⋯⋯

梁凱有時會如此想著。

走上小段路,兩人無對話的一前一後跟進導師辦公室:「報告。」

梁凱前腳剛踏入導辦,入目便是位置最靠裡邊的公用桌旁,兩位年過三十的大叔抵掌而談,正不知道為了什麼而聊的歡快。

可能是聽見邊上個頭比他高幾公分的後桌那冷冷一聲報告,他倆注意力都飄來了門口。

楊老看到邵余,笑的更開懷了。

禿頂看到梁凱,嘴角從天邊直掉到十八層地獄。

那位嘴巴造了個喜鵲橋的主任看著制服有穿跟沒穿一樣的問題生緩緩走過來,還乖乖的跟他道了聲早。

對著面前這位自認端正90度標準式鞠躬的梁凱,聽著聲音乖巧,看著舉止禮貌,但在他身上這些行為卻是亂了個調⋯⋯

這壓根就是在無聲的叫囂!

梁凱原以為他這麼做能讓禿頂稍微降下些火氣,但不做反倒好,現在禿頂簡直就要氣到升天了,連媽祖都壓不回去的那種。

楊政韋看著漲紅了臉就要開口大罵的莊主任,便趕緊帶著邵余到一旁講正事。

「哎,邵余呀,你在上學期的科學競賽成績出來了,」楊老師笑著說道:「猜猜成績名次表現的如何?」

邵余聽著楊老拋出的互動式問句,雖然不怎麼想跟他互動,但基於對方作為自己的師長,還是回了句話給他點面子:

「大概還行。」

他對自己的成績很有自信,但做人要謙虛。

「豈能是還行!」楊政韋開始誇了:「你這次的競賽成績破天荒的高!歷年高分都被你這一手給狠狠甩出八百條街,能拿的分都拿下了,尤其是在報告方面做得尤其傑出,審核老師都給加了分,還有那個⋯⋯」

見楊老還意猶未盡的想繼續誇他這位得意門生,可邵余只想趕緊回教室補眠不想跟他廢話,便忍心把他的興致給打斷。

邵余豪不客氣的問:「老師,那依這次的成績⋯⋯能拿到多少獎學金?」

楊老暸解這學生的性格和家庭狀況。

乾咳了幾聲,控制住自己激動的心情說道:「第一名一萬五是不會錯,你破了歷年紀錄這會兒應該能再加個八千上去。」

他聽完便是點了下頭表示明白。

「表現的很好,繼續保持,這次叫你來也只是為了跟你通知一下成績,沒事就趕緊回班上自習吧!」楊老師停頓了一下後降了音量繼續說道:「哎對了,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老師們都會盡力協助的。」

邵余皺了皺眉,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後,便轉身準備回班級教室。

他經過禿頂身邊時,因為聲音真是響徹雲霄的大,注意力硬是被拉了過去。

「你作為學生該有的樣子呢?才開學第一天早自習就給我鬧失蹤,你倒說說又去哪混了!

旁邊那位衣衫不整的厚臉皮道:「不是啊莊主任,我這是因為昨晚正為了明天的複習考而發憤圖強用功唸書,太專注了結果一個不注意就到了早上。」
梁凱比畫了個動作:「唉我真是驚了,急急忙忙連制服都來不及穿好的趕到學校,為了不失去這寶貴的學習時間,我真是拼了命地衝,只可惜終究還是沒法來得及趕上早自習,真是太遺憾了。」

挺刺激的一大段。

邵余:「⋯⋯」

禿頂:「掰!你繼續掰!」

莊主任又是一個被氣到無法組織語言。

他閉著眼閉了一段時間,腦海裏便是想到他今早去警衛室翻登記簿要抓人的時候,上面更是沒看見梁凱的簽字。

禿頂緩了一下,說:「好,用功讀書是件好事。」

梁凱還真以為他是信了,便放下了直吊著的小心臟。

禿頂:「那請問這位熱於學習的同學,我怎麼沒看見遲到記錄簿上有你的名字呢?」

梁凱:「⋯⋯」

小心臟不會動了。

梁凱被莊主任這一招精明給逼的啞口無言。

正當他想著再掰出點什麼來糊弄過去,便聽見有個聲音從一旁插了進來。

雖然聲音像是跟碎玻璃一樣冰冷而尖銳,但這句話的口調明顯比剛剛那聲「報告。」還來的有些溫度:

「熱於學習的學生翻牆來的。」

邵余看著梁凱那張被搞成呆滯的臉,覺得有趣的輕笑了聲,便說出了方才那番話。

可這段話才剛放完,邵余愣是被自己給著了。

平時誰怎樣他都無所謂的,不去參與不去干涉,但怎麼現在他就一時腦抽跟著打小報告了?

邵余這還是沒什麼頭緒,只好硬塞了個理由給自己洗腦,大概是因為今早被那一個天降傻逼和莫名其妙掛上了聽障這個稱號而搞的心裡不爽,才在現在給對方懟了幾句表示爽快。

想想還挺幼稚的。

可此時在一怔著的梁凱並不知道這位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先生內心戲那麼多,忍也忍不住管他在禿頂面前還是小聲的罵了個字。

莊主任被邵余這發言給點了開思路:「還翻牆啊?」

梁凱很急,想著要是被抓到翻牆這事怕不是禿頂要每天守牆了,恨不得趕緊撇清他和翻牆這一點關係。

可他真是慌得狠,還沒來得及組織語言,嘴巴動的比腦子快,該講不該講的全都糊成了一團:「不不不莊主任信我,他不知道哪根經給抽了突然想說一下謊,我絕對沒有翻牆翻失敗還去壓到這聽障⋯⋯啊,他大概是被我壓壞的?」

禿頂愣是聽不太懂這番從傻逼嘴中蹦出的怪文法句子,只截取了幾個重點字⋯⋯

咦?

禿頂:「邵余,你沒事後圍牆那幹嘛?」

邵余:「⋯⋯」

去放個煙癮,這話是說不出來。

他沒想過這坑還要自己一起跳,現在只有後悔自己沒直接離開、自己多了那一句話。

梁凱:「噗。」

原本胡言亂語說著零零散散的記憶,看到邵余這一手被自己餵了個鱉,不禁笑了出來。

禿頂見這位“附中的典範說不出一句話,便疑惑的在邵余身上掃了幾眼。

聞不出什麼味道,大概是進教學樓前把身上的煙味給壓下去過,但隱隱約約還是有些燻味。

梁凱正打算抓準這破口把邵余給懟回去,但還沒來的及說出口就見禿頂忽然像是發現什麼一樣叫了一聲。

「邵余!你腳怎麼腫成這樣!?」

「?」

他給了個視線放在邵余腳上。

看著那腫的像什麼一樣,梁凱很想笑,但又想到那傷是被自己給壓出來的,比起看樂子的心情,愧疚和擔心佔的更是多。

禿頂急的蹲下身,將校服褲管往上提。

邵余本打算迴避的把腳挪開,可惜他反應慢了一節,腳踝先是被禿頂給抓了住。

「痛嗎?怎麼不說啊都傷的那麼嚴重了,」莊主任看著擔心,伸手從一旁的抽屜取出一罐藥膏,一邊在他腳上抹著一邊說:「走路小心點別走太急,怎麼頗的才能搞出這傷⋯⋯。」

邵余沈默,總不能說是被傻逼搞的。

但那傻逼倒沒想那麼多,張口就道:「我害他受的傷,扶你去保健室?」

見梁凱從實招出,他對這傻逼也有了點改觀。

嗯,人性還是有的。

莊主任看這傷的事態在先,也懶得再跟梁凱對杠,便先讓他帶著邵余去保健室:「去吧,梁凱你扶著他走慢一點。」

見禿頂不再跟自己深究翻牆這事,他雖然沒表現出來,但心裡的小精靈正在蹦迪。

趁邵余一個不注意,抓著他的手就要離開。

梁凱轉過頭喊道:「莊主任您別擔心,我會好好照顧優等生的!」

拖著優等生走到了門口,他心中還默默的感謝著邵余受了傷讓他好躲過這一截,帶著偷巧愉快的心情離開。

禿頂隨後道到:「兩千檢討明天交,然後放學到回收廠後那面牆來,我看著你來回翻個100次才準走啊!」

操。

-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