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52 攻城(下)

椅子 | 2021-12-10 12:00:03 | 巴幣 2 | 人氣 81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46 泉水

52 攻城(下)

尚恩中箭後便昏迷不醒,眾人都以為他死了,醫護兵卻仍能聽見他微弱的心跳,將他抬去治療。安德莉亞見尚恩中箭後的情景,擔心那箭上有毒,也跟了進來。

醫護兵撕開尚恩胸前衣服,卻發現他心臟的位置緊貼著一個用布包著的東西,所幸有那包東西,箭射在那包東西上,沒直擊心臟。將布打開一看,裡面藏著一把匕首,那是尚恩小時候從保護區得來的。

安德莉亞見到那匕首,眼睛一亮,不敢置信的盯著尚恩。

這匕首是艾葛莎的,卻是被她弄丟的。

安德莉亞不會認錯,那特有的刀身與刀柄,正是出自父親馬修‧拉瓦之手。伊利亞人有一個傳統,男子會自製手工藝品送給女子,讓女子判斷此男子的生活能力,再決定要不要與之結緣。馬修替安德莉亞、艾葛莎、艾薇兒分別都做了一把匕首,各自的樣式皆不同,安德莉亞一眼就能認出,尚恩身上這把是父親做給艾葛莎的。

十二年前,安德莉亞初遇拉維尼兩兄弟,那時她身上正帶著稍早前跟艾葛莎借來的匕首。她從熊的手上救下兄弟倆,又用這匕首替其中一人斬斷毒蛇。那人是什麼來歷她至今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救了他,他卻一言不發的離開,他臨走前,她朝他扔匕首。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只知道自己很生氣,是氣他不告而別,還是氣他是城裡來的巴爾人自己不知道。但她知道要是自己想,那扔出去的匕首會插在那人頭上而不是他頭上的樹木。事後安德莉亞回去找那棵樹,想將匕首尋回,東西卻不見了。

回去後,安德莉亞將刀鞘還給艾葛莎,說將匕首弄丟了,要將自己的賠給她,艾葛莎說不用,說父親製給自己的匕首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父親也笑說,艾葛莎下一支匕首,應該要由心上人來贈。至今,艾葛莎仍是珍藏著父親贈的刀鞘。

竟是被他拿走的?看樣子,還貼身帶著?安德莉亞不敢置信的盯著昏迷的尚恩。她不能理解他的行為,就像她不能理解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情。

醫護兵發現尚恩胸口沒事,都鬆了一口氣,看他腹部,只見尚恩腹部不斷滲出血來,醫護兵手忙腳亂替他止血,奇怪的是,那血說什麼也止不住,仍是源源不絕的流出來,只見尚恩的臉色越來越慘白。

醫護兵見狀,皆驚慌:

「怎麼回事?」

「這血怎麼止不住?」

「莫非這箭上有毒?」

「但這毒‧‧‧無色無味‧‧‧查不出是何種毒?要怎麼醫治?」

「去通報彼得侯爵來!」

混在醫護兵裡的丹尼爾湊近一看,心想:既然是中陸王射的毒箭,那很有可能是‧‧‧

趁其他醫護兵不注意,丹尼爾悄悄在尚恩的傷口上撒現形粉。尚恩吃痛掙扎,只見他的傷口開始冒煙,煙下漸漸現出幾隻小蟲獸,正用利牙緊緊咬著尚恩的傷口,使其傷口不斷滲出血來。

果然‧‧‧丹尼爾心想。這是布魯家特有的小蟲獸,會隱形,用利牙咬住人體,使其不斷流血,雖然體積小數量卻多,總是群體行動,造成的傷害不可小覷。常出現在布魯家野外,但只要撒上布魯家特有的現形粉,就能使其露出原形,輕易解決。這些小蟲獸勝在能隱形,露出原形後,與尋常蟲子一樣容易對付。

丹尼爾見尚恩血流不止,而那箭又是來自自家軍隊,很有可能箭上在不注意時被蟲獸沾染上了,不知情的李奧還以為尚恩倒下是因為胸口那一箭。

丹尼爾拿起剛才尚恩包裹在胸前的匕首,將尚恩傷口上的小蟲挑去,隨即替尚恩止血包紮。

「止住了!」丹尼爾喊。

其他醫護兵湊前看,「真的!真厲害!剛才怎麼會止不住?」

丹尼爾含糊,「多試幾次總會見效的‧‧‧」

「處理好了?」彼得上前。

「好了!這位替伯爵止住傷口的!」醫護兵指著丹尼爾。

「做得好!多謝!」彼得握了下丹尼爾的手,這時才看見丹尼爾藏在軍帽下深藍色的捲髮與精緻的五官。

彼得微微一愣,不及細想,便湊近看昏睡的兒子。

只見尚恩臉色痛苦,本來就蒼白的臉此時更是全無血色,幸好沒傷到要害,轉身說:「我去看看歐文。」隨著其他醫護兵至隔壁房間看歐文。歐文雖然沒傷到要害,但吃了迦爾一槍已讓他苦不堪言,傷口包紮好後便沉沉睡去。

彼得看著兒子的睡顏,腦中浮現剛才尚恩痛苦的神色,對布魯家與黃金勇者的怒火更盛,握緊拳頭的指節泛白。

***

克萊德見身後無人追來才停下馬,與邦妮下馬。邦妮下馬時,手中的頭盔落在地下。

克萊德忙察看邦妮,怕她剛才被迦爾的槍傷到,只聽她說:「沒事!我剛才只是從馬上摔下來而已,沒受傷!」

克萊德鬆一口氣,才說:「妳不是應該和丹尼爾待在保護區嗎?怎麼會在這裡?」

邦妮:「你是第一天認識丹尼爾嗎?那小子怎麼會甘於安靜的待在保護區,麻煩越多的地方他越是要去!這裡靠近中陸王與強納森大人,他要找出傳出謠言的真相。」

克萊德:「就算是這樣也不該加入敵人的軍隊啊!多危險啊!」

「在這東西落下之前,我都是安全的。」邦妮踢一腳地上頭盔,「就算現在身份曝光,但強納森大人就在這裡,我能向他解釋我不是叛徒,我沒有殺愛德華王!」

邦妮此刻並不知道派克家已全被斬首,強納森與愛德華‧二世當然知道謠言非屬實,是存心要消滅他們一家,她仍以為現在是個將誤會解釋清楚的好機會。

克萊德知道強納森現在亟欲殺邦妮與丹尼爾,著急:「丹尼爾呢?也在敵軍裡?」

邦妮點頭,「他是醫護兵。」

克萊德哭笑不得,這對主僕不好好躲起來反而加入敵軍,王子竟然還去當了敵軍的醫護兵,替敵人療傷,這種事想必只有邦妮與丹尼爾才做的出來。

克萊德:「聽著,邦妮,妳現在不能回布魯家軍隊,強納森大人要殺妳!」

邦妮不以為意,「誤會解開就不會這樣了。」

「妳不了解,」克萊德抓緊邦妮肩頭,「這謠言是二世大人與強納森大人一起捏造的!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將妳我抓回布魯家。我回去就算了,但妳不一樣,他們要剷除丹尼爾,會將妳也連同解決!」

「我家裡人呢?」邦妮著急,「選邊站了嗎?二世大人有刁難他們嗎?」

克萊德正要回答,忽然看見一人騎著馬又牽著另一匹馬一路馳來,是艾瑞克。

艾瑞克上前,一臉緊張,「邦妮!克萊德!快逃!兩邊軍隊都要抓你們!」

兩人大驚,「什麼?!」

「先不管為什麼邦妮會在敵軍陣營裡,」艾瑞克邊說邊下馬,「兩邊軍隊現在正吵得不可開交。克萊德就這樣把邦妮帶走,布魯家對星落城不好交代,城裡開始指稱邦妮是布魯家安插的奸細,與布魯家軍隊裡應外合,當時才能這麼輕易挖地道攻城。布魯家否認邦妮是派去的奸細,說你們兩個是叛徒,總之,兩軍現在都要抓你們!趕快逃吧!」

克萊德知道強納森是想將自己抓回去交給愛德華‧二世,但抓邦妮卻是打算殺了她,派克家已全家遭處斬,再來只要將邦妮解決,丹尼爾就真的毫無依靠了。

克萊德忙催促邦妮上馬,邦妮卻不動,只說:「丹尼爾還在城裡,我得去找他。」

「妳還有餘力擔心他?擔心自己吧?」艾瑞克啼笑皆非,「現在不只布魯家軍隊,連星落城裡的國軍都要抓你們,快逃吧!逃得越遠越好!」

邦妮:「接下來他們就會去找丹尼爾,或許會將他挾持做人質以對抗布魯家軍隊‧‧‧」

克萊德:「當人質一時之間是安全的,他們不敢輕易殺害布魯家的小王子,但妳我就不一樣了,邦妮。我們是布魯家的叛徒,且是由強納森大人親自下令追殺,又害他們的城差點被攻破,現在任何人都想殺我們。」

艾瑞克:「聽見了嗎?與其擔心別人,不如擔心妳自己。再說,有我在,我會照顧好丹尼爾的,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

邦妮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無法保護丹尼爾,反而還會給他添麻煩,便決定不回去。但背著一堆冤枉的罪名還是覺得委屈,只覺得一切莫名其妙,又氣又腦。

克萊德明白她心思,安慰:「忍一時別急,妳可是邦妮‧派克啊!能屈能伸的邦妮‧派克!留著一條命回去,再將一切都解釋清楚也不遲。」

邦妮咬牙,「等我回去要將一切都討回來!」翻身上馬,克萊德在一旁苦笑,跟著上了另一匹艾瑞克帶來的馬。

艾瑞克:「盡可能的逃吧!我不認為強納森會輕易放過你們‧‧‧」

克萊德:「我知道,多謝!艾瑞克!」

邦妮:「保重啊,艾瑞克!看見丹尼爾叫他小心點!」

艾瑞克:「我會的。」

兩人策馬急馳而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