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宴 其之三 6

木有羊 | 2021-12-10 00:20:48 | 巴幣 10 | 人氣 80

連載中阿姨在我身邊(已完結)
資料夾簡介
『我』真的很喜歡阿姨。 人生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最新進度 阿姨在我身邊

  我大口喘氣,終於,我終於爬出了這片殘骸。

  我簡直無法思考,我為什麼還活著?事實上,剛剛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根本理解不了。

  X阿姨?

  她剛剛說的話,我一個字都聽不懂,X阿姨,為什麼要殺我?從剛剛的話裡,完全組織不出前因後果啊!

  X阿姨??

  我的腦子就像這片殘骸一般,殘破不堪,亂成一團糨糊。

  我想要答案。

  X阿姨????

  X阿姨說的是誰?

  誰想要殺我?

  「是我。」

  此時,一道人影遮擋住光線,陰影壟罩,我試圖看清這個人的長相,卻像被蒙上一層砂霧。

  「我是邑羽。」他說。

  邑羽……我在心中反覆默唸,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

  「邑羽,你是誰啊?」

  「其實我是你心中的黑暗面。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現在的你雖然是在與我對話,但同時也是在與自己對話。

  我活在你的心中。

  其實,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人雖然是我殺的,房子雖然是我炸的,但如果不是你內心之所嚮,我怎麼會這麼做呢?

  別移開視線啊!別逃開啊!別把事情通通推給我!別想獨善其身!

  看著我──看看你自己。

  你其實,很恨吧。

  愛的越深,恨得越深。

  你常在想,為什麼是阿姨?

  阿姨有什麼好?

  年紀大、過熟、鬆弛、下垂、勢利、眼光高意見又他媽特多,這種麻煩的生物到底誰會喜歡──可偏偏你就愛這一味。

  這性癖就是個詛咒,你注定無法擁有一般人所謂正常的愛情。

  你其實,很恨吧!

  你愛著阿姨,也恨著阿姨。

  所以你幻想出這套劇情,一個腳踏兩條船,充滿道德瑕疵的女人,顯然是個遷怒的好對象啊。

  欸欸,好玩嗎?

  一人分飾三角,好玩吧?

  以後你就繼續想所有的骯髒事丟給我,自己一個人逍遙快活地活下去吧──」

  ──開玩笑的啦,邑羽如是說。

  「哈!哈!哈!」

  豪邁的笑聲於空氣中震盪出一圈又一圈的聲波,我與邑羽同時轉頭,只見林阿姨從不遠處走來。她毫髮無傷,這樣毀損的房屋,並未在她的衣服留下哪怕一粒灰塵。

  「就讓我名偵探阿姨來說說阿姨我的名推理吧──」

  「其實你們兩個是雙胞胎兄弟,邑羽比你早出生十分鐘,所以是哥哥。但是因為家庭的變故兄弟倆早早就分開。他是你血濃於水的親兄弟啊,卻忘了他,不,我想,是故意的吧?不,說故意也不是,你不是有意的我想,當初你歸爸爸,邑羽卻不是歸媽媽──跟這有關係嗎?

  所以你對邑羽會有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因為他佔了你生命的二分之一。

  不過你無所謂嘛,反正你忘了,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但是對邑羽來說如何呢?

  對於神經沒那麼大條的他來說,又如何呢?

  他看到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你,又如何呢?

  邑羽肯定過的不好,他看到你,到底會有什麼想法呢?

  一夜白髮,徹底否認自己,拿起利刃在自己的頭顱上刻下一個大大的X。

  他大概想殺了你吧。

  縱使利用你身邊的人,縱使毀天滅地──」

  ──大概吧,林阿姨吐吐舌頭。

  「喂。」我的額頭撞到石塊,撞出血來。即使我趴著,依然用腦袋做出了一個出色的綜藝摔。

  「別開玩笑。」邑羽面無表情的說。

  「開玩笑!?」林阿姨哈哈大笑,衝上前去抓住邑羽的頭髮,像剝栗子般慢慢掀開,他並沒有反抗。只見長滿銀絲的頭皮下方,赫然是一個X的傷疤,筋疤蓬起,看起來觸目驚心。

  林阿姨表情愈發的玩味,嘴巴張得很開無聲的大笑。
 
  「這只不過不小心摔倒弄得,沒什麼大不了的。」邑羽說。

  「喔是喔。」

  「本來就是這樣。不開玩笑了──

  其實我真的不是你兄弟,因為我就是他──嚴格來說,我是你跟你哥的孩子啊。

  你們兄弟倆,最終成功出生的只有你,而你因為受到太大的刺激,這才催生出了我。

  我既是你哥,也是你,也是你們的孩子。

  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都是你自己所寄望的……沒錯你沒有聽錯,這是你自己希望的,你自己早就想死了吧,我只是達成你的願望而已。

  我不是你的黑暗面,我是你的另一面。我還記得,我出現的那一瞬間,我相信你已經忘記了,但我忘不掉。

  媽媽,媽媽她,她是個苛薄的人,對身邊的人都苛薄的她,對自己比任何人都苛薄,但是這樣的她,卻在某一個時刻露出了你從未見過的溫柔微笑。

  那一天,你跟在她的身後,因為她拒絕了你那天的樂隊比賽,你練習了許久,為此犧牲了許多的遊樂時間,對一個小孩來說是多麼生不如死的事情,但你為了得到媽媽的稱讚,還是努力不懈。然而,她拒絕了。

  翹掉了比賽,你跟在媽媽的身後,她騎電動車你騎自行車,小心翼翼,最後到了一處地方,你不知道那是哪裡,只知道有著許多櫥窗裡頭放著照片,媽媽在其中一間前待了許久許久,講了好久好久的話,一會兒哭,一會兒笑,但更多的只是沉默,然後你趁著媽媽離開的空檔上前去看,在櫥窗內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不是,是邑羽。後來你才知道,那是你哥的名字。

  你知道後,便忘記了。

  然後。

  瞬間。

  我出現了──」

  也許是這樣吧,邑羽,語氣不太確定的說。

  「也許是這樣?也許真是這樣!」林阿姨哈哈哈哈哈大笑:「也許出現的不只有你!也許這顆地球就這樣登登蹦出來。

  仔細想想,這世界根本就很不現實,這麼多妖嬈的美魔女,卻都與你保持著親密的關係。有腿很漂亮的阿姨、有胸部很大的阿姨、有喜愛旅遊的阿姨、有肌肉發達的健身房姊妹花、還有奇怪的愛吃別人手中的鹹酥雞的電影院阿姨、開早餐店獨力拉拔孩子的未亡人阿姨、有像陳阿姨和瞇瞇眼阿姨這種愛玩紙娃娃遊戲的情侶、還有熱愛藝術,奉獻自己為拍美照的森林系阿姨、無法對流浪的小正太坐視不管,心地善良的阿姨、更別說還有我,阿姨中的阿姨,阿姨中的戰鬥機,名偵探阿姨。

  這麼多這麼多各種各樣的魔女,也許正如灰姑娘的魔法,虛幻且飄渺──」

  邑羽說:「那你是虛幻的嗎?」

  林阿姨大笑:「我真到不能再真!」

  所以我林阿姨再度神推理──

  「其實你是植物人吧,所以這一切都是你自己幻想出來的。

  某一天,你在放學回家的路上被車撞了,從此變成植物人。那年,你十四歲,正值多愁善感的年紀,這樣的你,當然無法忍受自己的下半輩子都得在床上度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畢竟你雖然是植物人,但腦袋可沒有停止思考。

  還好你平常的興趣是看動畫和小說,於是你幻想出了一個破碎的世界觀,在裡頭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個世界,可以說是三流創作者所構思出的一個不成熟的作品,所以所有人都圍繞著你打轉,所有的美女都會愛上你,所有壞人都會有報應,所有伏筆都會被回收,所有事件都會被解決,就算敘述不完整也不會被苛責,幾千字全都是對話也不會怎麼樣,所以建築物會輕鬆被爆破,短短時間內就可以布置好別人要花好幾天才能布置好的陷阱,智商下降也可以被原諒,到最後關頭只有重要人物才會出現──

  這樣的世界,是你的世界。

  如今,魔法已然解除,世界即將崩毀。
 
  故事會如何發展呢──」

  這樣講是不是有點那種感覺,林阿姨笑道。

  「有點。」邑羽說:「不過我不贊同你的想法,這個世界並不三流。」

  「呵呵,那是因為你是二次元的角色。」

  「不,和那沒關係。」邑羽深吸一口氣說:「理想與現實只有一線之隔?不,理想與現實沒有區隔。正因為這個世界破綻百出──所以可塑性才高。這個世界正等著這個人來延展它的生命──

  所以,這是個遊戲世界。

  而且不是普通的遊戲,而是美少女遊戲。

  在這個世界,你必須攻略各種不同美少女,和她們進行互動,增加她們的好感度,最終達成各種不同的結局。

  雖然不知道你是在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穿越到這個遊戲的,但顯然易見的,你必須要破關才能回到現實世界。

  沒有這麼容易,因為這個遊戲隱藏著陷阱,你可能會想,那我就隨便找個女生在一起就好啦這樣,但這簡單的破關條件也就是所謂的盲點,也就是只要找不到女生跟你在一起,你就無法破關了。你的表情像在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是不是在想,你的那些親密友人,隨便一個都可以讓你離開這個世界呢?

  但這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我會阻止你。

  我會拼命的阻止你談戀愛,惡搞你的人際關係,讓你光棍一輩子,因為,我就是這道關卡的最終BOSS。

  或者說,不用那麼麻煩,就像今天一樣,我已經除掉一個女的了,接下來我只要重複一樣的過程,不斷把你身邊的女人一個接著一個幹掉,你就永遠得留在這裡了。

  談戀愛很快樂嗎?

  玩遊戲很有趣嗎?

  這雖然是遊戲,但可不是鬧著玩的──」

  「喂。」林阿姨沒好氣的說:「剛剛那句話太超過了啦,會被告啦!」

  「恩,我知道。但我早就想講一次這句看看了。」邑羽靜靜地說。

  「哈!二次元角色的思考方式就是這麼單調。」

  「……?你在說誰?你在說我嗎?我沒承認吧?我就說我不是二次元角色了。」

  「說的不錯,你是名為邑羽的男人。」林阿姨笑著說:「我早就知道,你就是你,邑羽就是邑羽,不是什麼哥哥也不是甚麼黑暗面也不是甚麼另一面,而是獨立存在的一個人格,除此之外,目前出現的所有人物也都擁有自己的靈魂。你們就像是九頭蛇,各自有各自的人生歷程與生命體驗,只是共用同一個身體而已。

  上天的惡作劇?

  天選之人?

  邪惡的巧合?

  陰謀?

  為什麼會這樣呢──有跡可循吧。

  少子化的議題都多久了,影響的不只是一個國家的經濟而已。

  要投胎的人太多了,新生兒不夠用,最後只好把一拖拉庫的靈魂全塞進同一個身體裡。最後才生出了你這個多重人格的海德先生。

  邑羽,你在其中到底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連主人格都沒有發現這件事情,你一個多重人格中的一個小人物,發現了。邑羽,你不再滿足活在這個小小的天地,你想要在現實生活中活出自我吧。

  所以你組織了一切,串聯、或者引導、或是催眠其它人格,打算逐漸摧毀主人格的心智,篡奪這個身體,對吧?

  攻擊,其實從健身房姊妹花那時就開始了,雖然最後主人格成功逃走,但他終究是承受不住健身房姊妹花的攻擊。力量,或者說他的意志力,確實的被減弱。第一回合,算是你的勝利。

  第二回合你費了很大的勁,大手筆的使用了無數的靈魂,甚至連你本尊也親自出馬了,就為了一舉攻破主人格的心理防線,沒想到卻被瞇瞇眼和小陳兩位所暗算,不愛吃辣的不得不敗下陣來。可憐,可悲,算計一切卻敗給一朵你當初所看不起的百合花,虧你還想打擊人家讓人家消失掉,愛的力量果然偉大,哈哈,可憐,可悲。第二回合你輸了。

  如今這是第三回合了,以三戰兩勝來說也該分出勝負,但你消耗掉兩道靈魂,毀掉一棟樓,最後還是得在這邊跟我打嘴砲,我看你直接投降好了,投降輸一半如何?

  我這個心理醫師兼大靈媒暨名偵探可以考慮不讓你灰飛煙滅──」

  邑羽沒好氣的說:「說的跟真的一樣。」

  林阿姨笑咧咧的說:「就是要說的跟真的一樣!」

  「說的跟真的一樣,所以還是假的。確實我前面說的有誤導人的部分,就是我的身分,我不是黑暗面也不是雙重人格,我就是他的哥哥,我死了之後就附身到弟弟身上。」「真的假的不是你說了算。我的任務就是治好這傢伙,管你們真的假的,等我幹掉你們通通都會變成假的,不過就是一團空氣而已還在跟我叫囂啊!」「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就是個瘋子。」「哈!瘋子!瘋子哪有辦法當名偵探!俗話說的好,越不可能事情越有可能發生,我看你就是這款遊戲的開發者吧,你把這個人弄進你的遊戲是要做什麼實驗啊?還是說怎麼?一些變態的有錢人付出鉅款要把別人的人生玩弄在股掌之間嗎?」「不是,你到底在說什麼?一點都不符合邏輯!前面也說了,我就是這個虛擬世界最終boss,但我其實是要阻止這個男人毀滅世界,因為他就是病毒,他有一天闖入了這個世界,還一直勾引這個世界的女人,在這樣下去會失去平衡,世界會毀滅的!所以我必須趕他出去!」「我名偵探聞到了!聞到了陰謀的味道!你才不是自己講的那種好人!所以我神推理──你騙人!」「你不是靈媒嗎?」「需要我是靈媒時我就是靈媒,需要我是心理醫師我就是心理醫師,需要我是名偵探時我就是名偵探!」「你這傢伙,身分什麼的根本不重要!?終於把你吊出來了吧!你這個異物,你這個格格不入的異物!好不容易才要把這個男人支離破碎的心靈拼湊回去,別來搗亂!」「做賊的喊抓賊啊,我看你明明就是要給予最後一擊。」「並不是,我是在拯救我的弟弟,母親過世的打擊過大,導致他的內心破碎成好幾十塊,甚至出現熱愛大齡熟女的病症,我身為他的第二人格兼哥哥暨黑暗面,是必須矯正這一切的。」「熱愛大齡熟女有什麼不對嗎?我也是大齡熟女啊。大齡熟女很好啊。」「你……你這混蛋,這時候就不瘋……」「胡說八道些什麼呢,這年頭瘋子都把自己當成正常人了,唉,在這間精神病院陪你們這群神經病玩遊戲真是累人啊!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效果,也不能放出去害人,唉~」「哼,如果你想幫忙的話,就幫我一起把其他的惡靈給趕出這個身體,再這樣下去這個身體要爆炸啦。」「每一個阿姨都代表著一個冤死的亡靈,她們鬱鬱而終,要超渡她們,得要讓她們放下生前的執著,恩,通常都是遇到爛男人啊、交不到男朋友啊、之類的,所以要給她們大量的愛,這才有升天的可能。」「可是……」「但是……」「別但是……可是……」「然後……」「再來……」「如此……這般……」「這沒道理啊,我跟你說……」「在這裡,沒道理的……我在神推理一次,你仔細聽好……」


  「閉嘴啊啊啊啊啊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答案???誰來告訴我啊啊啊啊啊????」我要瘋了我要瘋了我要瘋了──

  「吵死了!」「吵死啦!」


  邑羽和林阿姨同時喊道,林阿姨一巴掌將「我」掀飛,「我」愈飛愈遠愈飛愈遠,碰一聲在遙遠的天空中撞出一個洞,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

  「這傢伙就沒想過,被趕出去的可能是自己嗎。」林阿姨嗤笑道。

  「沒吧,這種養尊處優,無病呻吟,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肯定是沉溺在自以為是的悲劇中,無可救藥。」

  「呵呵……」林阿姨深深看了邑羽一眼,彷彿要將這個人的身影牢牢記在心裡一般:「你對他的評價倒是一針見血。」

  「我對他的了解比任何人都深。」邑羽說:「你想說什麼?我知道你故意要跟我單獨談話。」

  「沒有啊~」

  「哼。」

  「我說真的,真的沒有。」林阿姨笑說:「我就是看看而已,沒有什麼要說的。」

  「哼,你到底是誰?」

  「需要我是誰就是誰啊。」

  答案是無限多的。林阿姨輕聲說。




    
    《宴 其之三》──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