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四十回. 「逆轉的W,次聲波鋪展的血路!」

飛空動煙雪 | 2021-12-09 23:11:19 | 巴幣 2342 | 人氣 352

連載中《二手索米要與垃圾指揮官成為第一!》
資料夾簡介
「指揮官您好!」 兔耳(?)少女向我敬禮:「索米KP/-31,報到。指揮官...請讓我在您的部隊中,繼續履行使命吧!」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四十回. 「逆轉的W,次聲波鋪展的血路!」



格里芬窮途末路的三分鐘前,勝利原本近在咫尺。

安全屋中光束迴旋飛轉,W猛然睜眼起身,手指彈射的銀色潮汐較FAL的雷射更強,戰況仍是凶險萬分,四人知道成敗在此一舉,誰也不敢分心、無不凝神應敵。

「神需要繼續去試探--」W深吸一口氣,用算計的目光盯住頭足女后,精神一振,劍光守得緊密。

時間暫停是最可怕的威脅,即使陷入被動,也能一口氣扭轉戰局的存在。

說是遲那時快,暴君停住了內蓋夫、頭足女后的行動。

「得再替她們拖延三十秒!」FAL一直在提防時間暴君,雙手食指同時點出,雷射光破空急響,為了保護動彈不得的內蓋夫和頭足女后,她腳步連踏、宛如御風而行。

「...我們都在陷阱之中,妳還敢隨便丟隕石嗎?」W身上黑袍和宇航服被劃出數道傷口,FAL同樣力氣漸失。

「妳的身體快撐不住了。」W以黑色方尖碑格檔、發出傲慢的冷笑,衣袖彷彿也被激起的怒意而在氣流中鼓盪。

「這點痛楚和我一個人被丟到未來世界的孤獨比起來,又算什麼?!」

時間再次流轉,W凝聚銀色潮汐追擊而去,但見被三人避開的銀色光束命中後方牆體,FAL啟動了安全屋的第二道機關,將光線反彈而回,一折二、二折四,四化千千萬萬在幽閉的空間內不斷來回折射。

頭足女后、內蓋夫早有準備、朝特定位置避開,千萬道交閃而回的雷射光最後盡瞄準W一人!

「很好...和格里芬的戰鬥一向很有意思。」W天判迴身,不斷旋轉的劍光舞成一道屏障、嗡嗡大響,光束來回交錯、傷口不停增加。

「W居然還有不少力氣...雖然反射鏡壁讓牠避開,但...」FAL的心智雲圖有了答案,「不用「時間暴君」閃躲,間接證明了我和W發射的雷射都無法被「暫停時間」。」

W仍疲於應對三人圍勢,從地面不斷製造黑色方尖碑抵禦,內蓋夫揮動覺禪鈔砍去,向來堅固難撼的黑色碑文才一升起就被明王破壞。

W無法透過蓄力發出銀色潮汐,格里芬三人攻守互換,刀劍、精神波連綿無盡,呼呼呼的猛擊過去,形成弒神的天羅地網,逼得帕拉蒂斯的父親大人連連退後。

「內蓋夫的武器,不愧是浮屠佛國的作品,那些吃菜念佛的發明多少有些意思--」W雖然皮開肉綻,少了兩片性命攸關的鱗片,仍是莊嚴難犯,充滿王者風度,天判劍聲波震動,即使FAL、內蓋夫閉鎖聽覺系統,聲波武器也能繞開障礙物對目標的內臟發射。

振動時間越久、效果就越是明顯,這場戰鬥看似持續了七分鐘,卻得到時間暴君的無形延長。

「瞄準第三片!」FAL身法極快,手上尼泊爾彎刀急速迴旋,彗星蛾化出重重蝶影迷蹤、變化多端。

內蓋夫覺禪鈔橫豎直劈,氣力充沛的十字斬橫掃而出,最後由兩者兼具的女后主攻,龐大精神力形成深海海壓。

W與內蓋夫透過擊劍較量蠻力、首尾難顧,左胸第三片護心鱗被女后洶湧的力量擊中,裂出痕跡,內蓋夫架起佛懺機槍,六字大明咒旋轉如意,每一顆子彈都打在蜥蜴人最脆弱的部位上。

「下地獄去吧。」FAL掏出突擊步槍、高跟鞋蹬地一跳,在空中發射三枚「榴彈踐踏LV.9」往鱗片一擊,轟隆一響,失去三片護心鱗的恐龍頭外星人高高飛起、重重摔落,好似被徹底擊倒。

內蓋夫與頭足女后一步步接近躺在血池中的W。

咚、咚咚咚--

聽不見的內臟震動,三人察覺已遲。

「妳們知道嗎?世界上所有的物體都能透過音頻進行破壞,它可以輕鬆駕馭、不需要補充能量、彈藥,隱蔽性極強,可大可小,簡直就是神最完美的作品--」

「難道是...次聲波攻擊?」內蓋夫摀住耳朵,這時發現已然太遲,肚子裡的仿生器官好像洗衣機在開派對似的瘋狂翻滾、攪拌,「16赫茲左右的次聲波就能置人於死。」

嘔,威武莊嚴的明王吐出一口又一口的鮮血,五臟六腑猶如旋轉木馬一般,天旋地轉的拉扯身體。

可怕的疼痛,簡直比任何時候都要命。

「無形的...致命之聲。」頭足女后體內器官正在扭曲變形,也忍不住嘔出鮮血,觸鬚同時出現紅橙黃綠等各種顏色,情緒不穩定的她手忙腳亂,一旁FAL彷彿看到兩個人影重疊。

「聖女...!」

露西亞還在那裏、被偉大之主龐大的邪惡意念控制住了,女后精神無法集中,自然也難以發揮動念動力,整座安全屋都在聽不見的聲波中上下起伏。

FAL同樣感到噁心、頭暈目眩,甚至是呼吸困難、內臟以螺旋的方式位移。

三人居然在生命中最可怕的痛苦與震撼中喪失了作戰能力!

繼續待在這裡可能會當場昏迷...更甚者,在幾秒鐘後死亡。

「為了預防這點,我們還準備了吸音牆,讓天判劍的影響降到最低了,這個大好機會...我、我們不能放過...不能放過!!」

FAL拼命使喚機體,卻再也抱不住箝制翼龍,W的寵物脫離了掌控,而翼龍也有吸收聲音的能力,竟然絲毫沒有痛楚的模樣。

「蜥蜴人連武器都沒握在手上...」頭足女后趴在地上、虛弱異常、卻不能理解的問,「余不是把牠擊倒了?為什麼會有你們口中的「次聲波」出現?」

「女后,妳似乎缺乏對這個世界的知識,當年冷戰時期,法國人就發現了聲波武器的存在...為什麼有的人可以用聲音震碎玻璃杯?為什麼愚蠢的人類會在登山過程中禁止大聲喧嘩來防止雪崩?」W冷笑著從地上爬起,擦去了嘴角血跡。

「聲波的頻率如果正好與積雪的自然頻率吻合...就會發生...共振。」FAL喃喃道,四肢接近無力。

「沒錯...天判劍與聲振劍都是藉由震動來傳遞能量的武器,可以長時間發射不同頻率的聲波。只要其中三種頻率與妳們體內器官產生共振,神就能一舉反敗為勝。神對戰術人形和內蓋夫的器官結構太了解了,只有露西亞...妳器官的自然頻率是透過許多次嘗試才演算成功。」W氣喘吁吁地說。

「但安全屋牆上的塗層...」

「即使妳們有吸音牆,但地上被擊碎的「黑色方尖碑」是妳們無法理解的特殊材質,作為「揚聲器」的一種,它能將次聲波的直徑勉強擴大到這座陷阱安全屋的大小,雖然原本在開闊的空間無法發揮太大的效用,但被關在狹小空間的結果...只能說是神的旨意。」

「余還有一個問題...你怎麼能不受傷?」

「神早就站在一個「絕對安全」的位置。」W笑著反問,「讓妳猜猜看,這是父親大人難得的物理教室。」

「蜥蜴人內臟的自然頻率與我們不相同。」FAL啐了一口。

「余明白了,就像是把海螺放在耳邊一樣。」頭足女后恍然大悟、嘴邊滲血,「你怎麼會忍到現在才發動這個...恐怖的技能?」

「聲波在熱空氣的傳播速度比在冷空氣中快,等到女后「死海迷航」附帶的降溫效果結束後,次聲波才共振至足夠傷害妳們的程度,當然神也被妳們擊碎了三片護心鱗...這幾道傷痕確實是在神的意料之外。」

「怎、怎麼辦?不只是器官,每塊皮膚都在與次聲波產生共振。」內蓋夫痛苦萬分的看向FAL,「不打開陷阱求救,我們只有死路一條。」

「余和妳們全部死在這裡也於事無補,只有W老神在在的欣賞我們掙扎的樣子。」頭足女后觸鬚已經變成毫無血色的蒼白,「逃走...還有機會翻盤。」

「呵呵呵...供妳們思考的時間沒剩下多少了,三位格里芬最強的存在...親手打開妳們佈置的陷阱吧?否則只能用死前的哀吟奏曲,對神來說...也是完美的收尾終章。」

W用盡力氣咬了一口事先準備的曬乾蛻皮,在重創的狀態下恢復狀態。

「FAL...還不動手,是要余陪妳死在這裡嗎?」

頭足女后和內蓋夫已沒有力氣給W致命一擊,FAL深深明白這次距離成功遠比大雪山戰役那次更加接近,卻只能咬緊牙關,悔恨的放聲大叫,「可惡...可惡...可惡!!!」

FAL按下開關,困住W的安全屋開始解體。

「這座牢籠,倒是和神設計的防彈斗篷如出一轍。」

W知道自己賭贏了,牠從潰敗的戰果中翻盤,白色勢力的大軍就在外頭嚴陣以待,天判劍轉回正常型態,箝制翼龍張開鋼翼用力往牆上橫掃,劃出一條條裂痕。

「這口劍,從今以後就是號令與奴役的象徵,結束了--」W一聲令下,「格里芬已經做得夠好了,這是值得誇耀的一戰!」

「我要慢慢品嚐妳的鮮血,用人家的「生命萃取」。」MDR使勁掐住Five-seveN,卻發現少女的身體早被自己徒手挖出一塊,血淋淋的右手無力垂落。

「妳...竟然把武器芯片挖出來了?」MDR一個回頭,只見FAL食指與中指夾住「預言子彈」的武器芯片,用恨不得將她親手擊斃的寒冽眼神盯著破曉者。

「可惡...為什麼會不由自主的感到畏懼?」MDR心頭一凜。

「眾人向隔離牆殺出一條血路!」薩雪蘭發出指令,失血過多的身體卻在之後昏了過去,眾人九死一生,半空超弦號震動蝴蝶星雲般的翅膀迫降、從胸口晶體射出一道燃燒著蒼藍色火焰的圓圈,圍住了岌岌可危的格里芬全體。

「這架機甲連設計師都不曾見過...似乎有特殊的能力?」D拿出筆記本電腦記錄著超弦號的外觀與火力數據。

背後天越之矛直逼而來,超弦號一個緊急轉身,左手臂被光束貫穿,冒煙的機體就這麼跪落在圈圈之內,沾滿塵埃。

「光靠一架機甲也無法改變神的優勢,咳咳。」W強撐受傷的軀體,「殺了他們...」

嗡,燃燒光圈內的格里芬殘員卻在下一秒憑空消失,只剩下被燒得通紅的幽暗沼澤。

「轉移空間?!一定是遺跡科技的力量。」W咬牙切齒的啐了一口,「全體追殺格里芬殘黨,把神代一弦和那架機體摧毀,時到如今不再浪費時間!」

「是,父親大人!!」





超弦號擁有三種能力,第一項的空間轉移,讓我得以將格里芬全體轉移至事先在後方佈置的圓圈,兩者之間相隔越遠,機甲耗損的能源就越多,一旦耗盡,隨時都得返回結緣神社的底座充能。

NO.5、6作為分身,也在死後回歸索米、成為她心智雲圖一部分,分割出來的存在依舊消失了。

只有這一段距離,帕拉蒂斯很快就會追上來,我一面組織戰術人形撤離、一面計畫逃生路線,眾人收拾槍具彈藥、在荒山野道間匆匆後撤。

「神代...」薩雪蘭從重傷中醒轉,「我們...是不是大勢已去了?」

「你只管休息。」我搖頭。

「在我能像正常人一樣感受到幸福後,好像變得比以前更弱了。」少年嘲諷般地說。

「但也有其他地方變強大了,你的信念非常出彩。」

「光有信念,也無法實現任何夢想。神代...我真的...想放棄了、想逃走,我知道自己沒有可能性,即使離勝利這麼接近...還是失敗了。」

「你...」

薩雪蘭用顫抖的手握緊母親的霜之華,包含感情的淚水不停從眼眶滲出,「接受慘敗的結果,竟然這麼痛苦。」

曾幾何時,我總是在鏡子中看著這樣的自己。

一路犯錯、掙扎。

更在有序紊流戰役中,痛失妻子的自己。

壓抑了長久的黑暗與悲傷,從傷口源源流洩而出的感情。

「嗚嗚--嗚嗚,神代...我是不是很沒用?」

薩雪蘭低聲抽泣著。

「你做得夠好了,是我的計畫沒有成功,但我會學習教訓,只有學會改變才能扭轉現實。」

我們都失去了太多,也不可能忘掉思念的人。

世界上就是存在各式各樣的不幸。

但我哭得夠多了,這次也忍耐得住,為了從失敗中盡可能學習更多。

「請忘記剛剛的事情,對了...我想叫你把我送到一個遠離戰場的安全地方去。」薩雪蘭看著緊急處理後的傷口,彆扭的擦著眼淚,「我受夠指揮官這份工作了,想簽離職協議。」

薩雪蘭也很聰明,已經在開始反省、思考。

「這張嘴就算受傷也不知道收斂嗎?」我食指彈了一下他的腦門。

「我不過是向名聞遐邇的垃圾跛腳指揮官前輩學習。」

「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乖乖待在這裡。」我把薩雪蘭安置在超弦號內部,「你的指紋與我相同,又是複製的軀體,理應可以駕駛超弦號。索米,從現在開始妳是兔子醫生了...病患就麻煩妳照顧。」

「等等...神代,你要到哪裡去。」薩雪蘭著急地說,「現在亂跑很危險的!」

「請不要亂動,克魯格先生。神代指揮官...你要去哪裡呢?」

「我得去找她,她一定會選擇留下斷後。」我翻出駕駛艙,「過去我讓她失望太多次,這一回我不論說什麼、赴湯蹈火也要一起面對。」

「我明白了,請不要再讓她傷心了。」索米一雙純淨的眸子目送著我,「以前我想像過無數次關於她的模樣,結果在真正見到本人才發現...是一名心口不一、有些傲氣、內心卻十分可愛的女孩子,這樣的她和聖女一樣,都值得你好好珍惜...」

「神代...還有徐舒穎,至少能讓她們姊妹倆有一個人活下來,如果是你...肯定能明白我的心情。」薩雪蘭黯然地說著,「還有劉易斯...她在手上寫下了這幾個單詞。」

「我會弄明白的,放心,我們一定在指揮部碰面。」我專心聽著索米和薩雪蘭的話,認真地回應。

多久我都等。索米明澈的微笑。

我一跳下超弦號,Mk23和M99搶先一步湊上來,她們比任何人都緊張薩雪蘭的狀況,看到喵23悲傷婉惜的神色,甚至都忘了替自己包紮,我知道薩雪蘭已經不孤獨了。

「克魯格...Da...Darling怎麼樣了?!」

幾乎語無倫次的異色瞳少女是打從心底愛著薩雪蘭。

「目前沒有生命危險,但他需要暫時休養一段時間。」我拿出戰地凝膠交給Mk23,「我們在這邊分道而行吧,我會盡可能誘導敵軍遠離這條路線,妳們好好保護薩雪蘭,他...才是格里芬未來的希望。」

「這是當然的喵!」Mk23說完用嘴巴咬緊繃帶,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

「幸虧和弦、清盞和兩名頭足魔脫離得早,薩雪蘭又斷臂,就算我恢復身份來吸引敵軍,她們只會認定我是「假」的...」

我戴好真核面具、扮成頭足魔的其中一員,背起XM3步槍,讓索米、薩雪蘭帶著霰彈槍、步槍、機槍人形先走,至於AK-alfa等突擊步槍、手槍則是最後才尾隨他們撤離。

分開之後,我率領的這支部隊因重創繼續蹣跚而行。

雖然拋棄笨重的同伴,帶著移動速度較快的部隊撤離是上策,我不會拋棄麾下。

更何況--

頭足女后、內蓋夫腳步異常緩慢,顯然內臟受到嚴重破壞。

「神代,我有話跟你說,先聽我說一下。」FAL來到我身畔,但同樣面無血色。

「我正好想找妳。」我看她還有力氣說話,內心稍寬,「FAL,妳們是受到天判劍的次聲波攻擊?」

「我沒空和你講這些...把我和內蓋夫留下吧,聖女是絕對的王牌,你應該優先保住她。」

逞強的少女在我心中留下陰影,她並沒有說實話。

我太了解自己的老婆。

「那我和妳們一起留下來。」

答案早就決定好了。

「什...你在說什麼啊,一句話都不和我商量就冒險?!」

我的公主大人一臉生氣,她對不感興趣的事物一向興致缺缺、冷漠毒舌,當她會因為指揮官的一舉一動而發飆時,那肯定是因為她非常、非常、非常重視這段感情。

「妳又和我商量過嗎?」我靜靜反問,「過去的時空少了妳該怎麼辦?」

「但我...也不過是回去等死而已!」FAL拉住我的衣領,眼眶紅紅的說,「但你還能活著回去,只要你還活著...一切都會好起來!」

「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回家嗎?」我拍拍她的肩膀。

滴答、滴答,戰術人形傷口滲出的血跡沿著蒼茫小徑蔓延,備顯蒼涼。

「你有眼睛看到現在的慘狀吧?這句話早就沒有一點說服力了...只要我們有一個人成功回家就好。」

「這件事我們已經討論過很多次了。」

「神呆別岔嘴...你肯定知道以後該怎麼辦,我要做的是替你吸引敵人的注意力--光是那三名破曉者就讓我們損失了很多同伴!再被追上,你要格里芬為了一時的仁慈陪葬?」

「......」

「我喜歡你...但無論如何都無法原諒你的個性,明明站在改變未來的立場、有輕易改寫結局的選項,卻做出這麼蠢笨的行動。」FAL不情願地甩開我的手,故意露出傲慢的微笑,
「再說...我為什麼要自取其辱的和索米、RFB和K2一起生活?我是獨一無二,沒有人可以匹配的存在,不可能和和氣氣的生活在你的大家庭裡。」

「妳真的這麼想?」我苦笑。

「所以呢?你有更好的辦法嗎?選擇索米的你,事到如今還擺出一副想拯救每個人、好好先生的聖母樣子?都是因為你沒有早點搭上航天器才會變成這樣!我們已經不可能贏了...就算現在想逃,W的那顆球還掛在天上...我逃不掉的...與你分手是注定好的結局。」

FAL無助的垂著眼眸,把內心所有的不安釋放了出來,彷彿渺茫又遙不可及的未來被絕望的白光吞噬殆盡。

「如果我們早早跑掉,就能保證在未來阻止所有的遺憾發生嗎?」我內心不這麼認為,「為了用最少的損失擊敗W,我得了解牠的底牌以及一切的手段,為此...我們得割捨掉很多東西。」

我選擇在這個世界拼命戰鬥、接受慘烈的結局,都是為了這個終極目標。

「反正我怎麼說你也不打算聽吧,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思考了,這應該是指揮官的工作,我們人形...只負責全力戰鬥。」FAL一陣噁心,往光禿禿的草皮上吐了一口血。

「妳的傷...!」

「如果你打算在最壞的局面中獲勝,那就拿出自信...連我一起騙吧,我們不是一直支持彼此的嗎?我未來的丈夫...那個會拼命追求我、承諾我一輩子幸福的神代...一弦。」

將希望託付給我的少女內臟嚴重受創,即使被背叛過,至死也相信著我。

即使...身心都迎來了界限。

砰砰幾聲急促槍響,白色勢力的部隊有如警犬般撲咬上來。

創作回應

香蕉王
最後大魔王是真的屌欸
2021-12-10 16:41:14
飛空動煙雪
W和格里芬的衝突即將燃燒至最高點了,請香蕉大拭目以待喔
2021-12-12 14:13:53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12-10 18:22:11
飛空動煙雪
謝謝請喝午後紅茶~
2021-12-12 14:14:06
聖★
雖然是這麼絕望的情況,但是FAL的告白真的太甜了w
2021-12-11 20:16:28
飛空動煙雪
FAL股要趁現在滿艙!
2021-12-12 14:14:28
東堂隼人
FAL的告白真是令人動容![e3]
2021-12-12 10:09:39
飛空動煙雪
向未來追求自己的男人搶先告白(淚目)
2021-12-12 14:14:52
deadking
笑著送自己老公去找別的女人,這樣的索米實在是居家開後宮必備好妹子啊!
2021-12-12 19:32:21
飛空動煙雪
索米: 其實我...只是默默捏著北極圈特快不開口而已
2021-12-14 19:33: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