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閻王為何不理我-19

玥希縈 | 2021-12-09 20:50:23 | 巴幣 0 | 人氣 59


    這天天氣晴朗風和日麗,天上的雲朵如同棉花糖一樣,潔白又可愛看了讓人心裡都甜甜的,至少杜小花是這樣想的。她畫了淡淡的妝,一雙鬼靈精的大眼,綁了簡單的馬尾看起來多了幾分俏麗,穿著淺色的碎花小洋裝,整體洋溢著青春活力。她從下午三點半,就膽顫心驚的站在電影院門口,心心念念著閻王大人的身影,但是連她都不確定對方會不會來,好像不來也是很正常的。

「閻王大人好慢喔。」杜小花在電影院門口的附近閒晃,時間顯示為下午六點,金黃色的黃昏慢慢照耀大地。

她看著手腕上的手錶若有所思,反正她沒奢求閻王大人會來,但她就是想任性一回衝衝看。

她告訴她自己等到午夜十二點,如果閻王大人都沒來她會果斷放棄。

而此時的閻王廳——

「稟大王,今日的事務微臣都處理差不多了,大王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展判官正收拾著筆電。

「甚好。」閻王繼續批改各式各樣地文件。

「啊、那個杜小花是不是還在等呢?微臣真是好奇。」展判官有意無意地提起杜小花。

閻王只是睇了一眼,並沒有要放下手中毛筆的意思。

「大王若不去赴約豈不是言而無信?」展判官說道。

聞言閻王才放下毛筆,纖細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抵著唇,俊俏的面容陷入了沉思,他也明白展判官說的也不無道理,杜小花的確是完成了任務。

等等,本王怎能遂了那潑婦的意?

本王可是閻王。

「不去。」閻王一副想通了的模樣,淡漠地說道。

「現在的時間在人間是晚上九點,如果還在那邊等大王,一個女孩子在那種地方閒晃很危險啊。」展判官吶吶道,揮手示意一旁的御前侍衛,去把一樣東西抬出來,不一會兒數名侍衛,不知道是從哪裡抬來一面很大的鏡子,但是鏡面透明如水,看著鏡子不會照映出自己的臉龐,中間是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為何拿出照世鏡?」閻王抬頭語氣冰冷詢問。

「回大王,微臣實在好奇,這麼晚了,杜小花是否還在等大王赴約。」展判官饒有興致地說。

展判官的手摸過照世鏡的鏡面之後,鏡面就發生變化有了色彩,隨後慢慢照映出現世的景物,在展判官的操控之下,鏡面的畫面就像是一個攝影機,跟著鏡頭尋找著電影院。

「果然杜小花還在等呢?喔?」展判官看到了杜小花的身影,然後把畫面放大聚焦,發現她正被三位可疑男子包圍———

「小姐,我們是OO系的學生,目前正在募資希望可以去參展,妳能不能發揮愛心,幫助我們一下。」穿著時尚的年輕男子,手裡拿著幾枝明顯是抬腳石,賣的原子筆,正說服杜小花花錢買下它。

「對不起,我正在趕時間。」杜小花只想趕快逃離此地。

「小姐,妳很閒吧?我看妳已經在這邊閒晃很久了,買一下啦。」在一旁金髮男子,不懷好意地說道。
「沒有、沒有,我要走了。」杜小花慌張的試圖從他們的空隙溜走。

但她的眼前又被擋住,一位穿著白色上衣的男子,雙手大開擋著她的去路,開口說道:「小姐,真的很便宜啊, 一枝筆才賣妳三百五而已,買一下啊?」

「不好意思,我真的在趕時間,我朋友在等我了。」杜小花正努力尋找逃跑的時機。

「妳哪裡有朋友啊?我觀察妳好一陣子了,妳已經自己一個人閒晃好久了。」穿著時尚的年輕男子,充滿戲謔的語氣說道。

「我、我沒有錢。」杜小花看著那咄咄逼人的三人,外加自己被放鴿子,眼角都開始泛淚。

「真的假的啊?欸,一枝筆才賣妳三百五而已耶?」白色上衣的男子再次步步緊逼。

「還是妳要跟我們玩玩?」金髮男子則是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眼看三個男的離杜小花越來越貼近,展判官有點看不下去急忙說:「大王,微臣………」不等展判官說完,閻王已化成一道濃烈的黑煙,彷彿是戰場上的硝煙,如風暴般又快又急,快速地沒入照世鏡中。

展判官見狀只是微微一笑,恭敬行禮說道:「大王慢走。」

「啊……怎麼能忘了這個。」展判官拍了拍手,案桌上的電影票也立馬化成一縷清煙,跟著閻王的腳步沒入鏡中。

此時此刻在人間的電影院附近———

「你們要幹嘛?我、我會報警喔。」杜小花拿著手機,一步步後退。

「沒幹嘛啊?小姐,我們只是要你掏出錢來買這些筆而已,絕對沒有惡意。」穿著時尚的年輕男子,直接要求杜小花就是要買。

「對嘛,我也是出於好心,怕妳孤單寂寞覺得冷,才提議大家一起玩嘛。」金髮男子的笑容,從詭異升級成猥瑣。

這讓杜小花看了打從心底感到反胃。

「小姐,就是這樣,二選一妳選一個。」白色上衣的男子,做出了令人討厭的結論。

「我可以都不要嗎?」杜小花膽怯地說道,正要撥打手機報警時。

那三人拉著她,並惡狠狠地看著她說道:「妳覺得我們會讓妳報警嗎?少傻了。」

天色原本沉沉的卻多了幾痕閃光,明亮的月亮被逐漸覆蓋,取而代之的是如墨漆黑的烏雲,空氣中的溫度好像一瞬間降了好幾度。

霎時間,一道光亮的閃光似乎降在那三人的附近,在場的人都被那光亮睜不開眼,隨後從耳邊傳來巨大聲響。

轟隆———

這響徹雲霄的雷聲,讓杜小花摀起了耳朵,等她慢慢睜開眼,好像是閻王大人的身影緩緩走過來。

而那三人簡直是目瞪口呆,這輩子都還沒有這麼近距離,看過一道轟雷降下,只是賣個愛心筆卻差點天打雷劈,而且不曉得是不是他們的錯覺,伴隨電閃雷鳴還有一陣陣黑煙,然後從裡面走出了一名男子。

只見閻王還是那樣俊美的五官,冷澈而深邃,臉上表情有些微的不悅,但不怒而威,身穿最新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全身透著威震天下的王者氣息,猶如轟天驚雷般降下。

他幽暗深邃的眼眸,散發著居高臨下的目光,暼了那三人一眼,用極冷的語氣說道:「讓開。」

那三人被閻王的氣場所震懾,立馬像小弟一樣退的遠遠的。
閻王快步走到杜小花的眼前,一把拉著杜小花,用低沉又迷人的嗓音冷冷說道:「過來。」

「閻王大人是特地跑來救我的嗎?」杜小花非常興奮地詢問,盡是藏不住的嘴角。

她的內心正在勝利的歡呼,同時讚嘆閻王穿西裝實在有夠帥。

「不是,本王是來看電影。」閻王看著杜小花的傻笑,感到腦門一陣疼痛。

早知道他就不應該來。

「閻王大人少裝了啦,我就知道你很在意我,才會跑來救我對吧?」杜小花非常得意地說道。

「哼,少恬不知恥!」閻王放開手,自顧自地快步走進電影院,顯然是想甩開杜小花。

而杜小花則跟著閻王的背後,小跑步跟著進電影院,留下非常錯愕的那三人在原地,但同時錯愕的不只那三人,遠處還有三雙眼神,其實一直都盯著杜小花,她們來到人間幻化成人見人愛的角色。

「完了完了,要趕快告訴娘娘才行。」一隻灰色虎斑貓著急地說道。

「沒想到……大王真的如傳言說的那樣,真的很在意杜小花耶。」一旁的橘色虎斑感到不可置信。

「大王真的好帥喔……」小花貓還在沉浸其中。

「這不是重點!!」灰色虎斑和橘色虎斑同時異口同聲。

「呦,聽這聲音不是歲寒三丫環嗎?」多多定睛一看,隨後用非常驚恐的表情說著:「你們變成貓啊……」

此時多多的狗毛已經快嚇成捲毛。

貓,各大犬族最聞風喪膽的生物,不管是小型犬還是大型犬通通都怕貓。

既生瑜何生亮,大概就是貓狗兩族之間最好的註解。

而歲寒三環們轉頭,紛紛表示道:「什麼啊?原來是柴犬多多啊。」

「妳們在這邊幹嘛?」多多好奇詢問。

三隻貓聚在一起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觀察杜小花啊,看看大王會不會真的來。」灰虎斑回答道。

「不知道……娘娘還有沒有希望。」橘虎斑擔心說道。

「呸呸呸!娘娘怎麼會輸給那種女人,論顏值、論身材都大勝於她。」灰虎斑接著說道。

「真想把大王,穿西裝的樣子給拍下來。」小花貓在一旁說道。

「不可以!!」灰色虎斑和橘色虎斑,又同時異口同聲。

「喂、一張賣妳五百,妳要不要?」多多湊到小花貓的耳邊,小聲地說。

「來一張。」小花貓的眼神都亮了起來。

而此時灰色虎斑和橘色虎斑臉色凝重,看著多多和小花貓中氣十足大聲地喊出:「加一!」

「剛剛不是才說不可以嗎。」多多回道。

「好了,好了,我們趕快回去告訴娘娘這個消息。」灰虎斑則催促大家趕快回去,完成交易的眾貓們就這樣回到地府去。

倒是多多直接現賺了兩千五,正想要去哪裡消費的時候,卻看見了鄭文風往閻王和杜小花的方向瞧,好像一直跟著他們一樣。

「哦?我好像聞到了修羅場的味道。」多多便好奇也跟了過去,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