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邪廟:濕婆 】第十五章

鬼才 | 2021-12-09 20:32:49 | 巴幣 26 | 人氣 689



  第一次進城,竟被充滿異國風情的商店標誌和巨大招牌嚇地說不出話來。

  15.

  王復華奮力擺動臀部,進行最後的衝刺,低鳴聲從牙縫裡傾瀉而出。春春毫不羞赧地浪叫,大腿出力撐住臀部的高度,以越來越狼狽的姿勢承受後方的橫衝直撞,肌膚強碰的聲響幾乎壓過冷氣機的噪音。

  直到一陣鬆軟的抖動,王復華打了好幾個哆嗦才停下動作,滿頭大汗地坐躺下來,一邊喘氣一邊盯著剛才的傑作。

  春春伸直雙指將兩側掰開讓他看了一會,接著抽出衛生紙擦拭兩人的下體,順便低頭幫王復華服務,舌頭各種翻轉讓他忍不住咬牙皺眉。她照慣例含著分泌物到廁所處理。

  他拿起毛巾擦拭汗水,轉開礦泉水喝了好幾口。浴室的門沒有關,半顆屁股蛋落在他的視線裡,漱口刷牙的聲音傳來。

  「妳這次會在台北待多久?」王復華撿起腳邊的襯衫穿起,一顆一顆扣上鈕扣。

  「兩三天吧,我不能再翹課了。」春春裸著身子走出浴室,從包包裡拿出新的內衣和內褲穿上,接著坐在椅子上打開電視。

  王復華從公事包拿出一疊紅包放在床頭櫃,「最後一天讓我載妳去車站吧。」

  春春聳聳肩,表示沒有意見。

  「事後藥記得吃。」王復華穿戴整齊,看了看手錶發現時間很晚了,匆匆道別離去。

  春春偷偷摸摸走到門旁邊,耳朵緊貼門面等待電梯聲響起,再透過貓眼確認他已經離開,心情頓時放鬆下來。她熟練地扯下骯髒的床單,往前一跳,任由自己摔在床上。

  她將紅包裡的鈔票全部倒出來數,千元大鈔攤成一片藍色湖泊,她花不到三十秒就清點完畢—不多不少剛好二十張—這筆錢對春春而言不算大數目,但也不是天天能賺到的收入。

  她不急著把錢收起來,任由雙腿和屁股壓住這些錢,身子靠著立起的枕頭看綜藝節目。

  過沒多久包包裡的手提電話突然響了。她不耐煩地拿起電話,一看號碼就知道是誰,猶豫了會還是接起。這是今晚的第五通了。

  「妳人到底去哪裡了?怎麼電話都打不通?」宋晁廷的聲音很急躁,連招呼都省略了。

  「你一直打一直打到底想幹嘛?」黃品瑜早在第一通打來的時候就想把電話給關了,是王復華要他別關機,以為這樣能帶來刺激跟情趣。

  「我才想問妳,為什麼一上台北就人間蒸發?妳媽打給妳都沒接,想說是不是電話放在家,我還請她去翻翻看......」

  「宋晁廷!」黃品瑜突然一陣爆氣,音量飆高,「我已經告訴你幾百次了,不要打電話去我家!你聽不懂嗎?」

  「難道妳要讓妳媽擔心一整晚?」 宋晁廷也不甘示弱,語氣強硬,「我也不想雞婆,更不想自作主張,如果妳能讓我放心,讓妳媽安心,真的都不會有這些事情。」

  「我一個成年人,還要給你像小孩子管來管去?」黃品瑜將電視音量轉小,「我跟我媽怎麼相處不用你雞婆。」

  「那妳現在到底在哪?妳起碼告訴我一個地方,也告訴妳媽,讓大家放心可以嗎?至少替我們這些關心妳的人想一下。」

  「我在朋友家。」黃品瑜聽完他的話翻了一下白眼,將一部分的鈔票撥到地上,改成盤腿坐姿。

  「妳確定?妳真的在朋友家?」宋晁廷的聲音遲疑,聽起來欲言又止,「我真的不想再懷疑東懷疑西了,妳既然這樣說,我......」

  「隨便你。」黃品瑜掛掉電話,調高電視音量,將注意力轉移到螢幕裡的節目主持人,但精神卻遲遲無法專注。

  她當然記得家裡的電話號碼,但為什麼要打回家講這些呢?再怎麼解釋媽媽也沒辦法理解,更不想讓媽媽感到自責,明明是自己的選擇,為什麼帶給別人的壓力這麼大?

  黃品瑜在電話上按了幾個數字,接著又刪掉。她嘖了一個聲,開始埋怨宋晁廷的大嘴巴,要不是他整天問東問西,媽媽也不會跟著擔心。

  沒多久電話又響了,這次她決定好好跟宋晁廷講清楚。

  「我剛剛跟妳媽確認過了。」宋晁廷的語氣很冷靜,「妳說的朋友.......」

  「欸,我們分手吧。」

  「妳......妳說什麼?」宋晁廷的尾音斷在一個驚愕的顫抖,下一個字完全接不上來。

  「我們真的非常不適合。」黃品瑜的聲線變得沉穩,「我沒辦法接受你的追蹤跟打擾,也不覺得你有資格干涉我的家庭,這些事情都踩到我的底線了。」

  「妳為什麼會這樣想?妳自己行蹤成謎,還怪我打擾妳?難道妳真的在外面......」

  「這是兩回事!我是光明磊落在跟你談分手,別扯東扯西!」

  「黃品瑜,如果妳行得正坐得直,我們的感情就沒有這麼脆弱!」宋晁廷盡力忍住哽咽的嗓音,「我是真的......真的很愛妳才會這樣......」

  「我有別的男人就不得好死,這樣夠不夠直?」黃品瑜一時賭氣,忍不住回擊,「什麼叫如果我行得正坐得直?難道我禁不起你的質疑?」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什麼......」黃品瑜話還沒說完,窗戶突然大力震了一下。她被嚇得抬頭,驚恐地看著外頭的黑夜景色。

  電話另一頭的聲音變得模糊朦朧,混雜許多宛如海浪沖洗岸邊的白噪音,時不時夾雜尖銳的共鳴,電視機裡的色彩也開始扭曲,主持人的臉變成深黑色,眼睛和嘴巴形成光圈,直射螢幕另一頭的觀眾。

  黃品瑜感到一陣強烈的暈眩,踉蹌地踩下床,一隻手扶在牆邊,試圖將自己拖往門口,突然眼角一陣濕潤。她擦了擦淚,卻聞到一股血腥的味道,定神一看,只見手背全是鮮血。

  門口明明近在咫尺,卻不斷地倒退,她的空間感瘋狂擴大,腳下地板仿佛離自己越來越遠,她一陣驚恐,覺得快要摔下去了,想抓個東西卻搆不著。

  「......」黃品瑜的喉嚨腫脹難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沒辦法大聲求救,眼角的血淚無法停止流出,她越擦越是狼狽,後背好像有東西在爬,頭頂強烈地發麻。

  窗戶再次震了一下,其中一面窗突然噴飛出去,窗鎖硬生生被扯斷。

  黃品瑜的背脊彷彿被人抓住,猛力往窗外一扯,整個人瞬間消失在外頭的黑夜裡。

  □

  宋晁廷站在電話亭前心急如焚,不管怎麼投幣,電話另一頭都是詭異的雜音。他看了看四周,心想是不是山區的收訊不好,還是她的手提電話沒電了?

  耳邊的雜音他從來沒聽過,越聽越是害怕,彷彿某種平靜但不懷好意的電子曲調。他回想剛才的談話,臉色丕變,趕緊騎上機車,催足油門往承天廟騎,即使在顛簸的樹林裡也維持高速,身子彈跳起伏。

  車子直接急煞在廟門前,宋晁廷連安全帽都沒脫就衝了進去,一轉眼踏進金水殿,原本該蓋在小神像上的紅巾已墜落在地。

  「完了......」他抬頭看向濕婆的主神像,飄逸的袈裟彷彿祂就站在風中,對著遠方不知何處何物輕輕微笑。


創作回應

Reineke
鬼怪開始作祟了?[e31]
2021-12-09 22:11:20
鬼才
她在廟裡許願,但沒有許完整,現在算是靈驗了(?
2021-12-10 00:01:16
Reineke
她許什麼願來著?
2021-12-10 00:13:18
鬼才
她在廟裡發誓自己沒有和別人來往,這是上句,下句就是在賓館說自己會不得好死,串起來就是完整的起誓
2021-12-10 01:58:22
Reineke
原來如此
2021-12-10 08:38: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