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零三章 不可傷他們的理由(2)

草士 | 2021-12-09 19:00:04 | 巴幣 102 | 人氣 547


第四百零三章 不可傷他們的理由(2)

都爭先聽他這話說得可憐,心中並未覺得憐憫,斜目睥睨,道:「誰叫你好吃懶做,以往死活不願……」他沒有把話說完,但袁昊卻是心知肚明,料他想說「死活不願練功」。

袁昊知道理虧,咳嗽一聲,撇嘴道:「我這不已學到偌大教訓,我袁昊這輩子從未吃過如此大虧……不說這個,這回就讓我來,讓我來!」

都爭先和他爭論幾句,還是拗不過,無可奈何起身,道:「好罷,好罷,就這一次。你下手輕些,這二人還有利用價值。」

袁昊大喜過望,摩拳擦掌來到黃敏身前,赫然察覺他一張胖臉上雖然有傷,算不上嚴重,轉念想到,八成是都爭先另有謀算,刻意控制力勁,沒有重傷對方。袁昊心有不滿,覺得似這等惡人,就該狠狠教訓,讓他往後再也不敢行惡,砸砸嘴,道:「黃兄弟……」

黃敏瞧到黃恒那臉青鼻腫的模樣,深知袁昊下手沒輕沒重,說打就是真打,下手極狠,他先前讓都爭先壓制在地,心中始終認為,對方以境界抑制自己,挨上幾個拳頭,乃是江湖武者的常態,並無覺得何如,可是如今都爭先和袁昊一換手,其意義截然不同,當下眾目睽睽,不安好心者大有人在,要是讓人加油添醋傳了出去,他堂堂黃家公子,讓一個小娃娃按在地上拳打腳踢,成何體統,群英樓眾豪傑又會如何看待他?

想到這點,黃敏再難保持冷靜,天曉得袁昊會以何種方式羞辱他,當下著急叫喊:「你……你別過來!馬長老,馬長老,快殺了這小子,快呀!」聲音中透著一抹驚恐。

袁昊不明白他心思所顧慮,眼睹眨巴幾下,心想:「我這拳頭這腿還沒伸出去,他何必怕成這副德性?」瀛海島民素來把名利視為虛妄,看得淡然,黃敏懼怕聲名有損,遭人白眼嘲諷,可對袁昊而言,罵名嘲諷長伴左右,簡直比朋友還親近,自然不明白對方所懼何在。

就在這時,忽聽一人提起道氣,高聲道:「袁昊,你千萬不得再傷二位大少,他二位的性命,比整個萬花幫都重要得多,若是他們少一條胳膊少一條腿……」說話之人,卻是那萬花幫的馬長老。

袁昊聽這話只說一半,語氣不同早前那般威迫凌人,似憂似懼,爾後又聽得一陣呼呼沉風聲,心生詫異,循聲望去,就見馬長老和陸象鋒已然大打出手。他眼珠子一轉,見都爭先也是一臉不解,單手拎著黃敏後領,朗聲問道:「老頭兒,若是我讓這胖子少一條胳膊少一條腿,你說那八婆會如何?」

只見馬長老神情窘迫,邊是忙於閃躲陸象鋒犀利無邊的太極劍,還得邊應付兩種不同的氣勁攻勢,一陰一陽,加之陸象鋒技法老練,一出手就以陽剛之氣勁迫得馬長老忙得焦頭爛耳,只好轉攻為守。每當攻勢緩下,馬長老欲想轉守而攻,陸象鋒就會施展陰綿之勁,不疾不徐應對,只要尋得破綻,氣勁瞬轉,下一套路又起。幾回攻防下來,馬長老幾乎無從再攻,哪還有餘力應答袁昊的話?

馬長老初和陸象鋒交鋒,便已驚異對方武功之強,居然未被提拔為紅纓幫長老,適才的張大狂亦是同理,以二人武功境界之強,兀自是尋常幫眾,當屬怪哉。他卻不知陸象鋒、張大狂的實力和名望,早是得到紅纓幫所有人認可,當中有不少長老欲提拔二人,只是他倆一人粗俗慣了,另一人是講求修身養性的道士,對權術地位均無興趣,固而多年下來,還是尋常幫眾。

都爭先笑喊道:「陸兄弟,讓這老傢伙喘口氣,歇上一會兒,他要是再不說話,姓袁的玩心一起,必然會把這對兄弟玩得生不如死。」

陸象鋒聞言,覺得都爭先此言在理,想到每回說到黃家兄弟的事,袁昊總是滿臉怨氣,不共戴天之樣,他苦笑搖頭,蹬地跳開,太極劍收回鞘中,佇候到張大狂身旁守著。

張大狂道:「三哥,我不打緊,你去照料小兄弟,誰曉得臭花娘還有沒有把戲可使。」他這話聲著實不小,又或是刻意為之,無人可知。

袁昊捧腹大笑,只覺張大狂實是這話說到自己心坎裡,心有戚戚焉,豈料黃敏聞得這話,氣罵道:「馬方達,你這廢物,還等些甚麼?還不快來殺了此子,解我和恒弟之危。哼!還有你張大狂,你竟敢口出狂言,謾罵夫人,夫人乃是我群英樓眾豪之主,信不信我將此事秉報給夫人。」

袁昊眉宇一皺,本來大好的心情霎時一變,想也不想舉起左拳,催動道氣,啪的一聲,一拳落到黃敏的左眼。這一拳下去,只聽黃敏一陣驚天慘叫,聽者無不毛骨悚然。袁昊舉起右拳,冷笑道:「接下來,要是本小俠再聽得一句話,就給你二拳,多一字,就多一拳,本小俠倒要看看,你黃家大少爺,究竟有多少能耐。」

馬長老方想出言喝止袁昊,可一想對方根本不怕威迫,何況陸象鋒在此,自己決計拿他沒辦法,當下牙一咬,狠狠瞪著袁昊,吁了口重氣,神態嚴峻道:「袁昊,你知道二位大少的來歷?」

袁昊鼻子輕哼一聲,道:「堂堂黃家後人,生成這副德性,黃家列祖列宗泉下有知,也該當謝謝本小俠。」他話說半途,話鋒一轉,道:「是了,前些時日,我彷彿在睡夢中見到黃家列祖列宗,你道是怎地回事?」

馬長老知他在說黃少新的事,惱火瞪去一眼,就見他嘴巴張著,一副想說話卻仍久久不語,眾人也察覺不對勁,紛紛投去目光。袁昊怪問:「老頭兒,怎麼?」

馬長老又重吁一口氣,道:「你可知道,在咱們萬花幫,二位大少的重要性,遠勝過任何長老都高,甚至是……大長老。」

此話一落,就聽袁昊「咦」了一聲,雙眼睜圓,問道:「老頭兒,你說這二人之重要,遠勝你們任何一個臭老頭,還有黃少新,這是為何?」他臉上很快露出疑色,顯是壓根不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