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10、祭典

藍飛璃 | 2021-12-09 12:32:49 | 巴幣 32 | 人氣 96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好苦啊!」吞下藥水,伊特忍不住皺著眉喊。
「真的……」克雷斯也同樣皺眉,好在這藥水的量很少,否則真的很難吞啊……
「那藥水對你們很有幫助,下次鍛鍊時就可以深刻體會到了。」嵐月語調溫和的解釋,注視著他們的視線,緩緩移落在克雷斯身上。
擁有獨特觀察能力的人類,他的個性與生長背景,在她的力量下早已一覽無遺,偶爾詢問了大地靈魂之一的風之精靈,讓她更瞭解有關他的過去。
但也因為自身的力量,他那充滿好奇與探索地注視,她非常清楚這名少年這些情緒後的動機。
過往那些生靈們也是如此對待她的,但不管結果如何,她對他的期望只有一個,那就是當他的能力成長茁壯時,希望他不要因為能力在他人之上而變得自傲。
她做過同樣的事情太多次,有許多生靈都在目的達成後不久便改變了想法,他們失去了原本的初衷,變得貪婪、殘暴,僅只有極少數的人,當他們擁有了權力,依舊型保持著最初的想法。
凝視著克雷斯因苦澀而微皺的神情,他眨著眼,彷彿能因此將苦澀退去。
她思索著他過去的一舉一動,明白他和過往的生靈一樣,同樣對未知有著強烈的好奇心,所以他對她很感興趣,畢竟神秘感容易引起某些人的探索慾望。
然而,他較特別的是,他雖好奇,但卻很尊重她,她不說,他也跟著不多問,不會強迫,彷彿怕問了會破壞這層看不見的良好關係。
即使她從不認為她和他有什麼關係可言,論師徒也只是勉強,因為對她來說,她不過是在教導一個在牙牙學語般的生靈而已。
只不過他靜靜觀看,且伺機而動的行為,明顯地展現出他對自己的好感與包容,他一直在期待,並等她主動述說關於她的一切。
他的行為表現,讓她忍不住聯想到那個從小就一直守在她身邊的人,這點,克雷斯和那個人真的很像呢……
但克雷斯的行為不過是因為與她的相處不長所致,若他們的關係更深且更密切的話,不知道他是否還會是這個樣子?
這樣的想法閃現,她愣住,頓時於心底忍不住自嘲,呵,沒想到她竟然對這名少年還有更多的期待啊……
凝視著克雷斯,她清楚這些不過都只是假設罷了,因為他還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倘若知道了,那好奇的探索恐怕就不是簡單的想瞭解了,他很可能會和那些人一樣,將她和她的族人視為能量之源,想辦法佔有並吞噬……
因為,這才是人類會有的正常心態……
嵐月的心,緩緩隨著這樣的認知而變得失落,甚至鬱悶。
在她的內心深處,她真心不希望這名少年展現出那樣的行為,最終步上那群人的後塵……
「月?妳還好嗎?」
突然,克雷斯關切的聲音傳入耳中,她怔愣,抬眼便看見他不知何時已經起身,佇立於眼前,且神情擔憂地看著自己,心頭一顫,頓時感到一陣慌亂,他是不是看見了什麼?她的表情露出不該有的情緒了嗎?
「在想什麼呢?如果是不愉快的事情,那就讓它忘掉吧!」
見她面無表情地抬眼看向自己,那雙美麗紫色的眼瞳,閃過一絲情緒,他不確定那是什麼,但她剛才陷入自己的思緒時,那表情讓他忍不住想將她擁入懷安慰。
失落,那是他從剛才她那平靜的神情中看見的情緒。
他不清楚她在想什麼,但也不想去臆測她內心的想法,因為不了解而隨意揣測對方,那不僅無禮也很傷人,何況嵐月本就是一個習慣隱藏的人,若再隨便的加諸一些莫須有的思緒在她身上,肯定會將她推得更遠。
他想跟她拉近關係,想得到她的信任……
即使得不到全盤的信任,僅是一點點也好,他希望她能相信自己,對自己敞開她的心,他想了解她,認識她。
凝視著她的眼,下意識地放柔,溫和道:「明天就是祭典了,那是一個充滿歡樂的活動,希望妳能拋開所有不愉快去感受它,就算只有一下子也好,望掉過去,讓自己好好享受那些愉快美好的事物吧!」
克雷斯的言詞讓嵐月再次愣住,心有些亂,卻也感到不可思議,因為他……注意到了……
他注意到她的思緒,即使不明說,她也清楚他是知道的……
這樣的認知使她感到一陣心慌,下意識的,她轉頭就走,筆直地朝村莊內走去,她步伐看似平穩,但自己的內心卻清楚,那顆深藏在暗處已久的心,被他剛才的言語輕輕地觸碰到了,一股淡淡的溫暖,在他的注視下悄悄滲入。
那樣的澄澈的思緒,使她下意識地咬牙,她不知道,也不清楚心中為何有這種感覺,但此刻唯一的想法是,她想保護他,想守住這個世界,只因這樣的生靈並不多見,尤其是人類。
想著他的舉動,扯動嘴角,露出輕笑,倘若他的實力不斷前進,而他的心思依舊保持,那她將會送他一份禮物,一個屬於她一族專有的物品。
原因無他,只因為這不僅是個獎勵,更是一種證明,他將會因此獲得這世界最高的權力,而所有人都無法撼動他。
克雷斯看著嵐月轉身離去的身影,雖依舊不清楚她在想什麼,但他卻能感受到她的情緒變化。
他不能肯定那樣的轉變是好還是壞,但至少他可以確定她並不像平常一樣,除了冰冷或是禮貌的微笑,她是有其他情緒的,而且那一閃而逝的錯愕眼神,即使只有一瞬間,他依舊捕捉到了,因為她就在眼前,而且距離很近。
有了這樣的發現,他如獲至寶般,嘴角忍不住上揚。
「哦唷!咱們家的男孩終於情竇初開,長大成人啦!」在旁看著這一切的伊特,看著他的表情變化,忍不住出聲調侃。
「你在說什麼啊!」聞言,克雷斯瞪向他,但莫名的,一抹羞澀瞬間盤繞心頭,雖想否認,這佔據內心的思緒卻是怎麼也抹不去。
「我有說錯?你,喜歡上她了!」伊特露出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這……我……」這直白的言論,使心底的羞澀更是明顯。
「我看你也是知道的,因為你完全不否認,雖然也沒什麼好否定的,因為你喜歡上她是個事實,只是這樣好嗎?不只是你,就連我們也對她的背景毫不知情,你貿然就這樣投入情感……」
「我知道,所以我什麼事也沒做……」無奈的深吸氣,緩緩吐出,視線落在早已無嵐月身影的方向,「或許真如你說的,我喜歡上她了,但我認為還不到那種程度,因為就目前的想法來說,我比較傾向於提升自己能力的事情上。」
收回目光,望向伊特,他苦笑:「想想看我們的實力差距,我想她的歲數和我們是一樣的,可是她的能力卻在爸爸之上,若真要說喜歡她,至少也得讓自己有能力配得上她才行。」
克雷斯的觀點,讓伊特忍不住點頭認同:「也是,記得騎士的守則中,保護老弱婦孺是基本要件,雖說身為女性的她實力堅強,但是只要是人,總會有需要被幫助的時候,雖說可能追不上她的實力,但至少也不要扯對方後腿。」
看向克雷斯,他露出不懷好意的神情,笑著繼續道:「你還真是會替人設想啊,有責任感是好事,但要追上她的腳步可不容易呢!」
「我知道,基本上來說,雖然對她有興趣,但我不認為我會跟她有更進一步的發展,畢竟她雖然是我們的導師,但她本身隱藏的東西是否有危險性真的很需要注意。」就像父親給予的任務一樣,他們必須冷靜的觀察她才行。
唯有學會如何保持冷靜,才能在戰場上存活,因為戰鬥中需要的是如何解決事情,而不是逃避或是增加問題。
「也是,就理性上來說,確實是需要多一分注意。」伊特似乎不打算放過他,在回應的同時,還刻意強調了理性的語調。
清楚伊特的用意,克雷斯沒有回答,只是無奈的嘆了聲,便邁步朝村莊走去。
伊特則是壞壞的一笑,聳了肩,跨步跟上。
雖然克雷斯那樣說,兩人已相識多年,他的溫柔特質可是眾所皆知的,就算他現在能這樣說,那只是因為他還沒真的愛上對方,雖說自己也沒有經驗,但多聽多看總是好事,何況理性與感性可是非常衝突的存在啊!
未來?哼哼──他們可有得瞧囉!
*****
「祭典!祭典!」
於祭典當天,個性活潑的菲菲,興致高昂的跑到克雷斯家門前,手裡同時抱著一件米白色,上頭有簡單蕾絲花邊點綴的連身裙裝。
「菲菲,怎麼了?」擔任巡邏責任之一的克雷斯,才剛開門正準備出發,便見菲菲抱著一件看似高雅的裙裝,神情難掩興奮的出現在他家門口。
「月在家嗎?」見到克雷斯,菲菲問道。
「還在房裡,怎麼了嗎?」看著因祭典而盛裝打扮的菲菲,忍不住,他開始幻想起嵐月穿上這些服裝後是什麼樣子。
當畫面閃現,他的心跳忽地加快,趕忙地,他閉上眼,輕甩頭,想辦法將那可能性拋開,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僅是假想了一下,思緒瞬間就被牽動,這可不太妙啊……
「當然是拿衣服給她穿啊!這可能是她的第一次祭典耶!難得的日子,怎能讓嵐月穿得和平常一樣?當然要打扮一下囉!可亞等等也會過來。借過借過!」菲菲俏皮的朝他眨眨眼,隨即越過克雷斯往屋內走去,直奔一樓那唯一的客房。
「啊,菲菲……」打算叫住她的克雷斯,見她已跑往客房方向,很快便消失樓梯轉角處,清楚她很想讓嵐月參加祭典的想法,因為他也有一樣的思緒,但……
她的拒絕另他只能於心底無聲輕嘆,雖不清楚她的過去,但卻可以看出她完全拒絕參與這個活動。
至於菲菲,他剛才想叫住她,只是想告訴她自己有邀請過她參加祭典,可是卻被冷漠回絕了。
雖然希望嵐月能快樂些,但她不願意,他也真的無法強迫她做什麼……
只不過,他是真心希望她能變得開朗些,而不是總是冷冰冰且無情的面對身邊的一切。
想著她的事情,踏出屋外,轉身再看了屋內一眼,如果菲菲的開朗可以融化她那層冰牆將她帶出來,老實說也不是件壞事。
因為她再怎麼冷情,也不會隨意對他人無禮,或許只是需要什麼鑰匙來解開她那層層門扇吧?
只不過,她究竟是經歷了什麼,為何她總是如此冷淡地看待所有事物呢?好像一旦付出情感就會失去所有一樣……
這樣的想法剛產生,他的心口忽地一陣刺痛。
克雷斯一頓,下意識的伸手摸上胸前,對這突如其來的感覺困惑不已,因為他是第一次……
甩甩頭,他連忙拋開這些思緒,不管他再怎麼在乎她,他都必需理智應對,因為她隱藏的秘密真的太多了……
關上門,他努力拋開所有與她相關的思緒,筆直朝著巡邏隊的集合處走去。
*****
菲菲來到客房門前大喊:「月──月!妳看我帶來了什麼,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別再穿這樣子了啦!」
伸手敲了敲門,在嵐月打開的同時,她毫不在乎禮數的直衝了進去,並且在床上攤開她帶來的衣服高興說道。
「妳看!這件,我和可亞一致認為妳穿了會很漂亮唷!這是我和可亞在商店看到,請老闆娘借給我們的,她說本來縫好這件衣服後想藉由祭典賣出,可是我們覺得妳穿起來一定比買的人更好看,所以趁著今天慶典,我們就想──盡辦法讓她暫時借我們來讓妳穿啦!」
看著喋喋不休的菲菲,聽著她光免堂皇的理由,嵐月於心底感到無奈。
瞥了一眼那略微裸肩設計的禮服,長度到腳踝的長裙設計,這件衣服簡單的設計確實是她會選擇的樣式,只是她並不想參加慶典。
因為這是他們的祭神節慶,她可沒興趣和他們一起慶祝這世界的神,而且她非常討厭那兩個傢伙,要不是他們是這世界的造物主,她才不想理會,尤其是闇之神──格蘭肯。
想到那傢伙貪婪地視線,光之神殷海薩在旁的嫉妒眼神,若不是因為任務關係,正常來說,在進入一個世界後,只要不引起事件,她其實可以不用去拜訪世界神,而直接在世界中自由穿梭。
「菲菲,把衣服還給店家。」慶祝神這種事情,還是他們人類去做就好,她?就算了吧……
「怎麼了?不喜歡嗎?」她的回應,菲菲皺眉,同時不滿的嘟起小嘴,她真的覺得這件衣服很適合她,而且這種細緻的手工刺繡,她有生之年可能還穿不到呢……
「不是。這是店家的商品,不是妳的東西,所以應該還回去,而不是借來使用,拿走了別人的東西,他們怎麼做生意?」
「可是她願意借我們啊,而……而且……」
菲菲想反駁並遊說她,可是嵐月卻冷著臉,沉默地凝視著她,那如審判般的視線,讓菲菲出口的話是越說越小聲,最後如同做錯孩子般地,醜著臉,嘟著小嘴,萬般委屈地低下頭,不再開口。
嵐月清楚這種衣服在這小島上可說算是非常昂貴的商品,若不是因為祭典引來的人流可以賣個好價錢,他們恐怕也不會花這麼長的時間,一針一線的縫出如此漂亮的禮服。
她能明白菲菲這麼做的理由,但直接把別人要賣的商品硬是拿過來穿,而且還是藉著慶典活動當藉口……
就算這孩子就算再怎麼沒心眼,但這種行為真的可說是跟搶沒兩樣。
無奈嘆了聲,她放軟了語調:「我還是穿原來的衣服就好了,這件衣服就還給商家讓他們去販售賺取應得的費用。」
她冷情拒絕的原因不單只是這件衣服,但詳細的部分她也無法說明,只能說她真的對這種事情沒有任何興趣。
「月,難得的日子,就打扮一次嘛!」
遲來的可亞,剛來到嵐月房門口,就見房門敞開,且已在裡頭的菲菲是一臉的失落神情,知道她又把重點給搞錯了,於是她無奈的開口解釋。
「我知道妳肯定認為菲菲強迫拿了店家的商品,但其實是我們告訴她,妳是第一次參加這個祭典,我們也希望妳能夠分享祭典的快樂,在說明妳並沒有這類的衣服後,老闆娘就主動提議借給我們了。」
嵐月看著早已化妝過的可亞,本就恬靜稚氣的臉蛋,在經過化妝的裝飾後顯得成熟美艷許多,她手中拿著一個籃子,其中有許多小盒子,明顯的就是要來幫自己化妝打扮的。
可亞的說明讓一旁的菲菲點頭如搗蒜,嵐月則微皺了眉,明顯對這樣的說詞感到存疑,但可亞在嵐月的表情下,有趣的笑了聲,溫和的繼續說。
「今天是開幕典禮,是個很重要的日子,所以就穿這麼一天並不會怎樣的,畢竟慶典都會維持七天的時間,所以今天穿過,明天後再販售也不會有影響,況且每年慶典都很熱鬧,其中不乏有貴族來參加,因此稍微裝扮一下才不失體面。」
「貴族?」可亞的話語,讓嵐月的眉宇更是緊皺。
沒想到這篇鄉小島的活動,竟然連貴族都會出現,看樣子,這種祭典似乎也是這些島民與外界交流的少數機會之一。
只不過若真有貴族造訪,那她的其中一個身份就是必要被揭穿了,但如果來的並不是見過她身為君主身份的貴族,抑或者是她不曾去見過的,那她的身份就暫且是穩定不會被透漏的。
假設是她不曾見過的貴族出現在這裡,那她可能還有多一點的時間可以留在這座島上,享受一下沒有任務的日子,雖說這樣其實有點對不起奈德就是了……
「對,去年有城主來,之前還有過城主代理人來參加。來,我們先把衣服換上吧!」
可亞說著,和菲菲一同將嵐月以被動的方式著裝,她們協力將嵐月的衣服換上後,兩人同時滿意的看著她點頭。
「和想像中的一樣,真的很美,月的氣質就是不一樣,和我們比起來真的差太多了。」菲菲凝視著嵐月讚嘆道,眼神如星光般的緊緊盯著她,宛如她是個只能遠觀的昂貴藝術品。
兩人對著嵐月審視一翻後,菲菲便著手整理起她的紫色長髮,中間的長髮維持原樣,兩側的髮則綁上辮子,向後交織成一束髮辮,梳理過後,菲菲在她的長髮上放上一些簡單的綴飾。
而可亞則在嵐月的臉上畫了淡妝,當兩人的工作告一段落後,縱使嵐月不帶笑的樣子,冰冷的感覺仍突顯她的冷艷美。
「真的是傑作,我看就連神都要跟著讚嘆了。」收起彩妝筆,可亞望著嵐月,非常滿意自己的傑作,而菲菲則是在旁高興的又蹦又跳。
「太好了,要是他看到了,一定會嚇到說不出話來的。」菲菲說著,同時一臉不懷好意的看向可亞,而可亞並未針對她的話有所回應,只是好笑的看著她,且那神情僅是在看著一個靜不下來的小女孩。
嵐月望了菲菲一眼,不解她話中的意思,但嵐月也不在乎,因為此刻她只覺覺得這種被迫著裝的感覺,心情上真的只有無奈而已。
視線再次回到鏡子中,注視著鏡中的自己,對這樣的打扮她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因為以往在出席會議或是參加舞會時,化妝打扮是常有的事,只是沒有這身服裝這麼樸素,畢竟她可是貴為艾洛特的公主……
「唉呀──反正遇到就知道了,我們快走吧!開幕儀式應該快開始了!」
穿著可愛洋裝的菲菲,仍不改活潑的動作,拉著被動的嵐月,和可亞三人一同離開了克雷斯的家,來到了前往中央廣場。
「快快,快開始了!」
來到廣場上,人滿為患的場景和平時的村莊呈現兩極化的差異。
菲菲和可亞帶著嵐月走到人群最外圍,才剛到現場,開幕典禮的儀式也恰巧開始,煙火聲逐一響起,五彩繽紛的碎紙從空中飄落,慶祝神的歌舞也同時在架設好的舞台上展開。
「哇!好漂亮!真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站上那裡跳舞──」看著舞台上載歌載舞的人們,菲菲羨慕不已。
「別看她這樣,其實她的舞跳得超好,只是因為太過隨興,總是不願意跟團體的舞同步,所以才會每次徵選時就被刷下來,之後就成了黑名單了。」看向嵐月,可亞笑著說。
「哪有,那是因為他們的舞太無聊了好嘛!」聽到可亞的話,菲菲不甘示弱的回嘴。
「明明妳就只是想穿祭典漂亮的衣服表演而已,祭典的舞蹈有祭典的舞蹈標準,妳總是嫌人家這個不好那個不好的,當然每次站台的時候都沒有妳的位置!」
「月,妳別聽她胡說,明明就是那舞步真的很糟,所以我才會嫌的。」
看著兩人妳一言我一語的鬥著嘴,嵐月完全無視了她們的行為,面無表情的看著舞台。
歌舞嗎……
思緒緩緩回到過去,想起自己也曾在其他世界擔任祭司,也為了配合祈禱而歌舞過,但那都是為了任務,因為需要而學習的。
對他們一族而言,精通十八般武藝是常態,因為無限的生命就等於有無限的學習機會。
看著舞台上舞者們的靈活舞步,瞥了眼仍爭吵不休的兩人,她又一次的在心底無聲嘆息。
「月……妳是……月……?」
「克雷斯!」
熟悉且帶著詫異的男性嗓音,終於阻止了那兩位吵鬧不休的少女,看向穿著銀色鎧甲的克雷斯,菲菲興奮地喊。
「哦哦!帥!穿上巡邏裝備就是不一樣啊!」
眼看菲菲再次雙眼發亮,生怕一旁的人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可亞趕忙低聲制止:「菲菲,妳冷靜一點,這裡可是祭典廣場啊……」
「痾……她……」克雷斯張口,不知該如何開口。
雙眼直盯著經過打扮後的嵐月,那容貌與氣質,美得令他呼吸一窒,她此刻的模樣完完全全地吸引了他的目光,視線因此未落一絲在旁邊的可亞和菲菲身上。
在他巡邏到這裡時,遠遠的便看到在對話的菲菲和可亞,以及那明顯是嵐月特徵的紫色長髮,本打算先來打聲招呼的,可是卻在靠近的同時,他發現嵐月的妝扮與平時不同。
此時正眼見到她以後,視線便被她的模樣完全地吸引,她在這身裝扮下,原本就擁有美貌的她,那冰冷的表情,以及她所具備的氣質,使她看起來如同來自妖精森林裡的驕傲精靈,美麗優雅。
「她就是嵐月啊!怎樣,我們的巧手把她妝扮得不錯吧!」見他眼睛完全離不開她,這完全在她們的意料之中啊!
「嗯……」克雷斯低應了聲,沒有正面回答。
老實說,他現在的思緒是完全空白,根本說不出話來,就連稱讚都不知該如何開口……
看著她同以往般冰冷的神情,氣質出眾的她配上現在的打扮,他的心跳早已失控般的快速跳動,無法細想,此刻唯一想做的就是想將她藏起,不讓任何人看見,他想將她的美獨佔。
如此的想法閃現,羞澀思緒瞬間充斥了他的心肺,想佔有她的想法讓他尷尬地紅了臉,伸手趕緊摸上自己的臉以示遮掩,別開眼,他不敢再看向她……
渾沌的思緒緩慢地開始運轉,他該如何去釐清並控管現在的感覺?眼前她的模樣,真的讓他有隨時會失控的錯覺。
「哦哦!害羞了!我們果然沒有看錯,你早就對人家有意思了!」見他臉頰泛紅,害羞的別開視線,菲菲笑著調侃陷入困窘的克雷斯。
「我才沒有!」聽到菲菲的話,他趕緊否認,但拿開的手與轉動的視線,讓他再次看見了嵐月。
只見她依舊沉默望著自己,那毫無情緒的表情,好像他的反應非常多餘。
於心底,他無聲地大喊,天啊!他的窘境全被她看見了……
與她平靜的眼神對視,瞬間,熱潮再次襲向他因日曬而顯得黝黑的臉龐,心跳再次加快,在不知該做何反應的情況下,他再次看向別處,努力設法壓下那失控的心律。
嵐月沉默聽著她們的對話,看著眼前古銅膚色的臉上,有著異常緋紅的少年,她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從她們的言談中,她確立了他對自己有意思的想法,即使他卻矢口否認,但從他的反應中卻能明顯看出真偽,瞬間,一陣冷意滲入她的心底。
喜歡她?
呵!人類的情感是多麼令人噁心且廉價的產物啊……
冷冷地,她在心中對這名少年的情感,產生了強烈的厭惡和鄙夷。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肥宅鯊J shark
不想被喜歡、不願意喜歡等等,嵐月的心房可能更難突破了。

有錯字,望掉(忘掉)
2021-12-09 15:50:23
藍飛璃
好的~睡醒後改改~XDDD
2021-12-09 18:43:05
藍飛璃
繼續睡 [e5]
2021-12-09 18:44:05
藍飛璃
謝謝寫評論~這表示我寫的感受確實有被帶出來~ 開心~[e35]
2021-12-09 18:48:46
『。』
骯,僅因外表的容貌就陷入情網
人類的感情就如她想像的膚淺
並非她無情,只是這般程度就輕易動情,令她感到不屑
2021-12-09 18:26:14
藍飛璃
在我眼中,人類真的就是這樣子⋯⋯哈哈哈~~

很謝謝寫出看法和感覺,這表示我寫的感受確實有被帶出來~ [e5]
2021-12-09 18:47:5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