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51 攻城(中)

椅子 | 2021-12-09 12:00:11 | 巴幣 1002 | 人氣 55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78 援軍

51 攻城(中)

次日,被衝撞機撞壞的城門已修補好,地道也被堵上,城門緊掩,城牆上一排弓箭手蓄勢待發。

「仍是死守‧‧‧」強納森望向城牆,「你買通了他們的人吧?接下來該怎麼做?」

李奧不答,凝視前方。

兩軍不動,嚴陣以待。

城門忽然打開,一人騎馬出城,打破了靜默。

「黃金勇者在哪?有種的出來!我要挑戰黃金勇者!」

那人喊。

「黃金勇者不在此。」李奧回答,「敢一人出戰迎敵,勇士好膽識!你叫什麼名字?」

「歐文‧拉維尼!黃金勇者不在此,派誰上來都行!一對一決鬥,敗者全軍投降,敢不敢!」

李奧心喜:正合我意。

李奧:「行!」

強納森:「他是你買通的嗎?特此提議,要故意輸給我們?」

「不得不佩服你的想像力,強納森!」李奧笑,「但不幸的是,他不是。這小子要不是真的想挑戰黃金勇者,就是對自己的武力有自信。虧他膽識過人,只可惜,有勇無謀。這提議甚好,就算沒有迦爾,我們還有克萊德與艾瑞克。我不信他們解決不了這毛頭小子。」

強納森:「就怕他們耍詐,有陰謀。你不是買通城牆內了嗎?」

「是啊。」李奧渾不在意,「只怕那批人已死於昨日的戰火下。」

強納森看一眼歐文,見他既沒有魁梧的身量,也沒有身經百戰的氣場,怎麼看都只是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只覺得歐文越看越可疑,喊:「怎麼比?」

歐文:「一對一,直到有一方認輸。」

強納森從軍隊中挑選一名體型看起來比歐文魁梧多的將士。

李奧皺眉,意思是怎麼不派克萊德或艾瑞克?

強納森明白他的意思,「先派個人試試,以防有什麼詭計。你也是愛才惜將之人,應該能體會我的心情。」

艾瑞克是強納森的愛將,克萊德更是愛德華‧二世的黎明騎士,無論哪一個都傷不起,在還沒弄清歐文的詭計之前,先隨便派個人上場試試較妥。

說話之間,將士已與歐文正面交鋒。將士手持鏈球,朝歐文頭上甩去。歐文不閃不避,倏忽之間,眾人都不敢相信眼前景象。

歐文似乎一動也不動的坐在馬上,將士的鏈球卻不偏不倚的嵌入自己的腦門,當場腦漿迸裂死亡,也是靜靜的坐在馬上。兩人相對著坐在馬上,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布魯軍一陣譁然。

強納森驚:「你看見了嗎?那小子甚至連動都沒動?怎麼回事?」

李奧盯著歐文,想起迦爾,「‧‧‧他可能具有什麼神奇的力量,莫非他不是一般人?」說著又派了一個人上前應戰,想再次確認。

不僅布魯家的軍隊譁然,城牆內也是一片驚愕。

喬瑟夫驚:「你剛才有看見歐文的動作嗎?」

彼得點頭,撒謊:「他身手很快。」

喬瑟夫半信半疑:快個頭?他根本連動都沒動,你有看見他動作才有鬼‧‧‧彼得刻意將身懷絕技的次子藏在街頭多年是有什麼企圖?

軍中也是一片震撼。均想:想不到彼得侯爵那看似不正經的兒子,竟然身手不凡?

布魯家又再次派出另一名士兵。這次士兵一手持長槍,一手持盾牌,盾牌護胸,伸長手臂,長槍筆直的朝歐文胸口刺去。歐文仍舊不擋不防,那人騎馬衝過來,眼見長槍就要刺向歐文的胸口,下一秒,卻見那長槍忽然反向,朝士兵胸口刺去。士兵驚愕之下來不及防禦,已刺中自己的鎧甲,落下馬來,城牆內一片歡聲雷動。

李奧轉頭問布魯軍隊,「還有誰敢上前?」

強納森斥:「你瘋了嗎?那小子肯定有問題!不是具有神奇的力量就是有法術!尚未釐清就貿然行動,只會白白喪命!」

李奧似沒聽見,喃喃的說:「只有近身攻擊嗎‧‧‧」說著搶過一旁弓箭手的弓箭,朝歐文放箭。

歐文此時正背對敵軍,接受城牆上兄弟們的喝采,完全沒注意到李奧從背後射來的暗箭。就在箭快要射中歐文時,卻又忽然轉向,朝李奧飛去,李奧早已有所準備,放完箭時已立刻拿一個盾牌擋在身前,一見箭朝自己來,立即舉盾擋下。他將插著箭的盾牌往旁一扔,心下確定:果然,攻擊這小子無效‧‧‧但這代表他一次只能對一個人嗎?所以才提議要單挑?他確實具有神奇的力量,但未必身手不凡,剛才那箭離他這麼近,他竟毫無察覺,看來是有恃無恐,憑著神奇的力量,疏於拳腳功夫。

李奧向軍隊問:「誰要上?後面的掩護他!」

這時軍中又出現幾名士兵,一方面好奇歐文的能力,一方面又因為李奧會在身後掩護放心不少,遂自告奮勇。李奧讓士兵們輪番上陣,心想:再怎麼傷亡終究是布魯家的軍隊,比起這個,揭開這神秘少年的謎底比較重要‧‧‧

李奧命令士兵上前對戰後,身後的弓箭手齊向歐文放箭,每一個弓箭手身旁配一個兵替弓箭手舉盾牌擋下那雖然被射出去但仍可能飛回來的弓箭。

士兵舉槍朝歐文衝去,李奧在身後命令弓箭手朝歐文放箭。安德莉亞發現,也對李奧放箭。果然,不僅那枝長槍原原本本插在士兵的心上,其他對歐文射出的弓箭也都插回弓箭手身旁士兵的盾牌上,唯一不同的是,安德莉亞的箭射中李奧的右肩。李奧因為認為箭只會射回弓箭手,遂沒防備,頓時落馬。

喬瑟夫與彼得見安德莉亞忽然出手,皆驚訝的看著她,歐文也抬頭望向城牆。

安德莉亞重新搭好箭,淡聲說:「他們偷襲歐文。」

強納森見李奧落馬,怒問敵方:「為什麼放冷箭偷襲?」

喬瑟夫回應:「是你們不遵守約定在先!說好一對一,為什麼偷襲我方勇士?」

「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們偷襲?」強納森指著歐文,「他不是毫髮無傷嗎?」,指著李奧右肩上的弓箭,「但這可是你們不守約定的證據!」

由於布魯家軍隊的弓箭都反射回去,加上歐文身上一點傷都沒有,確實無法證明布魯家軍隊偷襲在先。

李奧先至一旁包紮傷口,強納森對軍隊說:「待會兒全體進攻,不要攻擊那個小子,把他活捉起來。」轉身對著敵方喊:「既然你們毀約在先,就別怪我們!進攻!」

克萊德與艾瑞克率領軍隊往城牆衝來,安德莉亞率領弓箭手對敵軍放箭。尚恩一直待在城門邊待命,一見敵軍襲來,歐文仍一人站在城牆外,情急之下移動到歐文身旁。

布魯家士兵衝上前,攻擊歐文的馬,歐文摔下馬,布魯家軍隊一擁而上要將他抓住,卻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尚恩,擋在歐文身前,與敵軍打成一片。

喬瑟夫忽然在敵軍裡看見尚恩,「那是尚恩嗎?他什麼時候過去的?」

彼得不答,盯著尚恩,心想:快用能力將你弟弟帶回來,尚恩‧‧‧

喬瑟夫見拉維尼兩兄弟孤身陷入敵軍,彼得卻無動於衷,微感奇怪,仍是下令,派出一隊人馬出城支援拉維尼兄弟。

尚恩隻身奮戰,一時之間無暇逃脫。歐文面對一群拼命抓他卻不攻擊他的軍隊,手足無措,只能東躲西逃,不斷閃避。

兩邊一陣廝殺,但由安德莉亞率領的弓兵正不斷從城牆上放下箭雨,對布魯家的軍隊造成一大損傷,布魯家的氣勢漸落下風,兩軍交戰,兵荒馬亂之際,李奧忍著箭傷的痛,環視軍隊,正思索著何時退兵,卻從戰線的另一端,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飛揚的塵土中迎面馳來。

是迦爾。

李奧瞪大眼睛,喜叫:「迦爾!」

迦爾似乎沒聽見,在馬上看著兩軍交戰。

李奧翻身上馬,一手拔起軍旗朝迦爾馳去。

迦爾這才看見李奧,也拍馬迎上。

「你來了啊!迦爾!」李奧如獲大赦,「太好了!我軍正在苦戰!」

迦爾皺眉,「你不先問問艾琳娜嗎?」

「我正要問呢,」李奧硬生生改口,「你就說了!她人呢?」

迦爾不信,仍回答:「遠遠就看見兩軍交戰,怎麼可能讓她靠近,我將她藏在遠方。我看見布魯家的旗幟,就想來確認是你還是其他布魯家的軍隊,果真是你,艾琳娜想必很開心‧‧‧」迦爾只覺得這話說來又甜又酸。瞥見李奧右肩上的傷,以為是當時他不去救艾琳娜竟往自己手上砍去的傷,「你手還沒好?」

李奧:「這是新傷,剛才中箭了。你來的正好,快幫我們擊退敵人!」

迦爾:「我知道。你既已受傷,便至軍隊後方躲起來吧!」

李奧點頭,迦爾來了就放心了,往軍隊後方移動。

迦爾抬頭觀察四周局勢,心想:這次是要攻城啊‧‧‧

迦爾握緊黃金神槍,縱身投入戰場。

***

「‧‧‧那是誰?敵軍怎麼忽然出現猛將?」喬瑟夫從城牆上俯瞰。

彼得也覺得不可思議,「看他的樣子‧‧‧黃金勇者?」

從城牆上往下看,只見從軍隊中竄出一人,全身耀眼,揮舞著手中長槍,在軍隊裡勢不可擋,他舞槍的速度飛快,遠看就像他用黃金神槍製成黃金盾牌,正舉著盾牌往城牆靠近,就連滿天箭雨也打不穿那黃金屏障,他就像條金色的蛇遊走在軍隊裡,眼看就要抵達城門。一旁的克萊德與艾瑞克都看傻了眼,雖然早耳熟黃金勇者的傳說,但這麼近看他舞槍卻是第一次,均目瞪口呆。而尚恩已趁混亂之際,帶著歐文移動至城內。

迦爾停在城門前,抬頭望向城牆,與喬瑟夫和彼得對視。

喬瑟夫問彼得:「你覺得一對一,歐文贏的了黃金勇者嗎?」

「值得一試。」彼得下樓找歐文,只見歐文正站在城門旁與尚恩爭論。

歐文:「讓我去!我能對付黃金勇者!」

尚恩:「你沒見到他剛才的樣子嗎?」

歐文:「就是看見了,才更應該要我去啊!你覺得除了我,誰能戰勝他?」

「讓歐文去吧!」彼得說,「尚恩你在一旁掩護他。一有什麼不對,你就帶著你弟弟跑!」

尚恩只好答應,隨著歐文出城。

歐文上前迎戰迦爾,近看他,只覺得他身上的黃金鎧甲與手中的黃金神槍更襯的他膚色銀白。

歐文看著迦爾心想:這就是傳說中的黃金勇者啊‧‧‧仔細一看,他的臉色還真不是一般的慘白,簡直比尚恩還誇張‧‧‧等等,在陽光下還會‧‧‧發光?不是蒼白而是銀白‧‧‧不只他的衣服武器會發光,連臉也會啊!哈!不愧是黃金勇者,真是一身閃耀,從頭到腳,由內到外。

歐文邊想邊覺得有趣,臉上一直掛著笑。迦爾見歐文面帶笑容地盯著自己,只覺得奇怪,打算等歐文先攻,沒想到,歐文也在等他展開下一步。

迦爾:「你不先攻嗎?」

歐文:「你先吧!」

迦爾只想趕快結束戰事去找艾琳娜,聽歐文這麼一說,二話不說,舉起黃金神槍朝他攻去。

對方是大名鼎鼎的黃金勇者,歐文不敢小覷他,為了應戰使槍的黃金勇者,歐文也拿槍,見迦爾攻來,忙舉槍抵擋,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在黃金勇者身上能不能發揮功用。

「鏘」一聲,迦爾的長槍才一戳,歐文就感覺手一麻,虎口劇痛,長槍從手中脫落。迦爾一槍往歐文刺去,歐文一個閃避,槍正中他左手腋下,立時落馬。

迦爾見歐文剛才那麼自信的迎戰,以為他身手不凡,沒想到才一招,他就知道眼前人絕非自己對手。

一直以來,歐文都因為自己的能力不肯好好練武,因此縱使無敵,功夫卻不強,才一招就被迦爾打脫長槍。

歐文心驚:原來我的能力對黃金勇者沒用‧‧‧不愧是神兵器‧‧‧

這是歐文第一次感受到他人的攻擊,仍自驚慌,眼見迦爾的長槍又來,向旁避開心臟,雖然避開要害,腋下仍是被槍戳中,劇痛之下落馬。

迦爾見歐文落馬,高舉神槍往他刺去。

「鏘」又是一聲,迦爾的槍敲在另一枝槍上,他以為是歐文撿起地上的槍抵擋,將槍移開,不禁一愣,只見槍下是另一張臉,正蒼白憤怒的瞪著自己,那人正是尚恩。

迦爾將槍收回,納悶:他是什麼時候到這裡的?

才這麼一想,尚恩與歐文已消失了。

***

「醫護兵!」尚恩進城大喊,醫護兵上前接過歐文,待在醫護兵隊伍裡的丹尼爾也混在裡面。

「趕緊替他包紮!他受重傷了!」尚恩語聲未畢,人已不見。

迦爾正自納悶,忽然眼前又冒出一個人影,拿長槍朝自己迎面刺來,迦爾舉槍一擋,一轉槍朝那人戳去,那人向後一閃,迦爾這才看清這人是剛才那忽然出現又消失的男子。

迦爾這時已確信尚恩身懷絕技,槍法與剛才的歐文不同,向尚恩展開猛烈攻勢。尚恩自知無法靠槍法戰勝迦爾,施展能力在迦爾面前一閃一晃的攻擊他,尚恩鬼魅般的身影讓眾人目瞪口呆。

「尚恩‧‧‧尚恩何時會這種‧‧‧」喬瑟夫話還沒說完,猛地想起之前曾聽下屬說過,曾在捉拿拉瓦時,被人襲擊,那人能在空中一閃即逝,身影形同鬼魅,軍中都稱他為「鬼影」。

這是巧合嗎?還是‧‧‧喬瑟夫想著,看向彼得。只見彼得對於兒子鬼魅般的身手似乎習以為常,正聚精會神的盯著兒子與黃金勇者,畢竟這也是彼得第一次看見黃金勇者,且對方比試的對象還是自己的兒子。雖然知道黃金勇者天下第一,但彼得仍想知道尚恩的能力能對黃金勇者造成多少影響,目不轉睛的盯著兩人。

尚恩移動的很快,迦爾一時攻擊不到他,但精湛的槍法,也使尚恩碰不到自己,兩人就這樣僵持不下,鬥了好幾回合。突然之間,迦爾一個閃身,一枝箭從布魯軍隊飛出來,因為從迦爾後方來,尚恩沒看見不及閃避,一箭射在心上,緊接著腹部又中了第二箭。

迦爾回頭一看,只見李奧拿著弓對著自己與尚恩,一旁中箭的肩膀已包紮好。

還是一如往常卑鄙啊,迦爾心想。

李奧第一箭差點射中迦爾,且兩人激戰,旁人怕誤傷自己人都不敢輕易介入,迦爾知道唯有李奧才會因為自己身穿黃金鎧甲敢毫無顧忌的放箭。自己因為是精靈,感知比常人敏銳,遠遠就能感應箭的來向,輕易閃避,但尚恩就沒這麼幸運了,連中兩箭,其中一箭還是射在心上,八成是活不了了。

尚恩摔在地上,迦爾不打算痛下殺手,只是抬頭望向城牆,與喬瑟夫和彼得對視。

「說好的一對一決鬥!敗者全軍投降!你們要棄城投降了嗎?」強納森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彼得氣得破口大罵:「你們還知道是一對一決鬥?為什麼放箭偷襲?」本來蒼白的面孔一下就氣得漲紅。

強納森指著李奧肩上的傷,「剛才那箭是之前這箭的回禮!現在扯平了!好了!還有沒有人要挑戰?」

「卑鄙無恥!布魯家都這麼無賴嗎?」喬瑟夫氣道。但見識到黃金勇者這麼厲害,誰還敢上前?且連尚恩伯爵都落敗,士兵們見他如此,看來沒人敢出城挑戰。明知敵方耍詐,要是這麼直接投降著實不甘,但正面迎戰又打不過黃金勇者,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只說了:「派醫護兵去將尚恩抬回來‧‧‧」

醫護兵出城,這時,卻有一將騎馬從醫護兵身旁疾馳而過,他全身鎧甲,頭盔將面容整個罩住,手持長槍往迦爾衝去。

迦爾舉槍應戰,那人才出第一招,克萊德不禁大驚,不自覺向前一步,屏氣凝神的盯著那人。

那人看來也是使槍好手,與迦爾一招一式的拆解下去,但仍是看得出來,迦爾沉甸甸的黃金神槍那人應付的很吃力,迦爾的每一擊都讓那人往後退了一點,動作也會稍微遲緩幾秒,乍看之下,那人與迦爾戰的不分上下,但內行人都看得出來,這人面對迦爾的攻勢越來越勉強,時間一長,勝負自然會分曉。

彼得這時已去確認尚恩與歐文的傷勢,剩喬瑟夫一人站在城牆上觀戰。

喬瑟夫心想:這人是誰?軍中有這麼好的槍兵嗎?槍法真好,只可惜,遇上的對手是那黃金勇者‧‧‧要是不即時喊停,那人多半也會命喪黃金神槍之下‧‧‧

喬瑟夫震懾於眼前那人精湛的槍法,惜才之心油然而生,正要出聲,「噹」一聲,那人隨著被打飛的頭盔一起墜馬。迦爾見到那人的真面目一驚,克萊德比他還驚訝,騎馬衝向兩人。

迦爾看那人,這不是‧‧‧

「邦妮!」克萊德喊,「先別出手,迦爾!」

剛才一身盔甲跟迦爾纏鬥數回合的人竟是邦妮‧派克。

邦妮從剛才就一直躲在城牆上偷看兩軍對決。當她看見李奧與強納森三番兩次耍詐偷襲單挑中的敵軍,早已氣得忘記自己屬哪方陣營。雖說兵不厭詐,但耿直的邦妮向來最重視誠信,見李奧與強納森都是天下有頭有臉的人物,竟然還幹得出這種連無名小卒都不屑一顧的勾當,不禁替兩人感到可恥,且兩人還是打著布魯家的名號,真是敗壞布魯的名聲。當時,邦妮就氣得想出城給李奧與強納森一人一槍。之後看見迦爾來了,雖然她曾見過迦爾耍過幾次黃金神槍,但見他在戰場上、軍隊裡舞槍卻是第一次,頓時便對迦爾目不轉睛。且同樣身為槍兵,面對這神技,免不了全身蠢蠢欲動,加上正好沒人出城迎戰,邦妮躍躍欲試,遂將自己的處境與隸屬布魯家的事暫且擱一旁。她此刻眼裡只有那把黃金神槍與揮舞它的黃金勇者。她想上前會一會他,想知道,挑戰天下第一是何種滋味。

迦爾認得邦妮,又聽見克萊德的叫聲,便退至一旁。心裡只覺得莫名其妙:她不是布魯家的人嗎?難道布魯家起內鬨了?唉‧‧‧隨便怎麼樣都行,真想趕快結束,早點回到艾琳娜身邊‧‧‧

邦妮擔心身份曝光,忙撿起落在地上的頭盔,忽然克萊德縱馬疾馳,經過邦妮身旁一手將她抄上馬,載著她頭也不回的往剛才迦爾來的方向馳去。

這一下變故,眾人都一頭霧水。

強納森:「邦妮‧派克?為什麼會在敵軍裡?難道丹尼爾也在此?」轉頭看向李奧,「你買通城裡的人,莫非就是她?」

李奧不答,心想:我真不想管他們布魯家的事,只差一步就能拿下這城,這時候還有人出來攪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