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冰鳩驚悚短篇集】:梵音

冰鳩 | 2021-12-08 23:14:42 | 巴幣 472 | 人氣 168

連載中【冰鳩驚悚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恐怖驚悚類型的短篇合輯,不論是奇幻、科幻、架空、克蘇魯、懸疑,純恐怖,都是恐怖故事,這些故事背後都有一則明說不得的意義。

作者給的恐怖指數:★★☆☆
評價 : 人生總是在日復一日,消耗磨損
(大家可以此評斷該不該看下去)

此篇小說為[驚悚短篇]可能造成觀看後心理不適,
如心理症狀加劇請盡速關閉本頁,感謝大家(^u^)

冰鳩驚悚短篇集-同系列 :  生長8 萊拉(上)萊拉(中)萊拉(下)模特速限鼠國(上)鼠國(中)鼠國(下)不能碰繩圈

 
自從我某天在自己家裡的床上醒來後,耳邊開始會聽見陣陣哭泣聲,哭泣聲很模糊,宛如是隔著面牆的對面房間有人在哭泣,起先我以為是從隔壁鄰居家傳來的,打開窗戶站在曬著衣服的陽台邊,試圖尋找聲音的來源,結果仍一無所獲。

明明是下午時段,公寓外的馬路上一片安靜,四周沒有半個人影,連常來這邊閒晃的遊民和撿回收的老婦人都沒看見。

我們家住在一棟普通舊公寓大樓,屋齡將近四十年,搭乘灰鐵色的電梯時還能聽見電梯齒輪的轉動,幸好也是有這間房子才讓我們不用背上貸款去買房或租屋。

找了半天,聲音的源頭依舊沒有找到。但不管我走到哪裡,甚至在浴室內都能聽到那細微的啜泣。

搜尋聲音源頭整整一個下午,一無所獲讓我放棄了尋找聲音來源的念頭,聲音不大,想找出聲音源頭也只是我個人的好奇心和坐立難安的心理導致。


直到在夜深人靜的夜晚,我漸漸聽見那哭泣聲中傳來若有似無的佛經,「咚、咚、咚、咚」木魚聲與鐘鈸隨著佛經的韻律響起。

這讓我有些害怕。我立刻跳下床,想找出聲音的源頭,找出那潛伏在黑暗之中的魅影,但依舊一無所獲。
轉身看到放在層板櫃子上的相框。

恍然想起自己跟妻子吵架的事情。怒氣沖沖地她在前天牽著女兒的手離開家中,重重關上大門前在門口大喊著自己要回娘家去住,讓自己看著辦。

想到這裡我不經苦笑。

我是一名外商公司的外勤業務,因為工作出差的關係,每年會有三五個月的時間都要去各個縣市出差,甚至偶爾要飛到日本或是東南亞。或許也是因為如此,漸漸地跟自己的老婆開始說不上什麼話來,每天回家面對著她,除了晚餐和新聞以外,也不知道要聊什麼話題才合適。

而自己的女兒,則是從國小參加她第二學期的運動會開始,就沒再關心她的學校生活了,偶爾她會在飯桌前聊些她同學的衣服和自己買的書等等日常。但自己卻很少再做出跟以前一樣的回應,只是默默地吃著飯聽著新聞與她所說的話,畢竟自己實在無法融入青春期少女的生活圈子裡。

妻子大概是覺得自己跟女兒受到冷落了吧?

想到這處,不知怎麼的,心頭突然一跳,不安,早就已經充斥在腦海中,從早開始總覺得心中缺損了某一塊,或許缺損的那塊線索就在她們之中也說不定。

在客廳一小時的焦慮來回踱步之後,我決定打給妻子,時間很晚了,已經是午夜十一點半,早睡的她可能不會希望電話打擾到她的睡眠,我可能會被她罵個半天,即使如此我仍想知道她是否安好。

我的手機呢?我皺起眉頭。想不起自己把手機丟到了哪裡去。

在房間內搜了好幾遍,把抽屜跟床鋪全都翻過,仍沒有找到手機。

既然無法直接聯絡她,我決定拿起掛在玄關上的外套,打開門去妻子的娘家詢問。手接觸到金屬門把的瞬間,毫無溫度的冰冷門把讓我下意識地彈開手指,手感覺就像是被燙傷般地刺痛。

或許是幻覺,在第二次嘗試開門時那種感覺就已消失無蹤,我走出房門按下電梯按鈕想搭電梯下樓。

「叮──」

電梯到樓層的聲音不知怎麼地令我心頭一跳。

此時電梯門打開,一股冷風拂面而來。我慢慢地走了進去,面對熟悉的四面皆為金屬的牆壁和右邊整排方方正正排序在此處的電梯樓層按鈕。

此時耳邊的哭泣聲停止了。

我按下標示著一樓的按鍵,閉上眼睛靜靜地等著這個鐵盒子下沉。

電梯的輪軸開始轉動,發出規律的機械聲響。

不知何時開始我就是如此日復一日的生活,搭著電梯聽著這規律的齒輪聲上班,再搭著同一部電梯回到家中,生活變得越發乏味,每日所見的景色也是單調且重複,我開始對周圍的風景失去觀賞的閒心。

生活總是覺得疲累和無趣。

為什麼呢?

我睜開眼睛看著下降的樓層面板,冷靜地回想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

不再去注意電梯旁張貼著的各式里民活動公告,不再好奇周遭新開的店面到底在賣些什麼,對於自己的女兒也不再主動詢問她在學校的狀況,漸漸地,我從生活中流失了色彩,亦或是我自己主動將這些意外之色從生活中抽離。

突然間我恍然大悟,原來造成一切的原因除了生活的日常瑣事以外還有我自己的漠然,或許這就是妻子她離開我的主要原因吧。

猛然地電梯突然開始高速向下,我立刻抬頭看向電梯的樓層面板。

8、7、6、5、4、3、2、1、B1、B2、B3…

至此之後,原本以為會就此停止的我又看到面板上跳出了奇怪的樓層編號。

-4、-5、-6…-7、-8。

電梯忽然停滯了下來。

「叮──」

在鈴響後,那扇金屬大門便緩緩地打開,冷冽的空氣鑽進電梯內,電梯向我展露出門外的黑暗,門外一片漆黑,只有電梯的燈光照射到的地方露出荒蕪的灰黑色岩石表面,看似紅土的地面上什麼都沒有。
寒冷的空氣之中帶著一絲淡淡的鐵鏽味道。

這裡的一切都似是想讓人升起濃重不安感,我立刻衝到電梯樓層按鈕前,用手指不停地按著關門的按鍵,一遍、兩遍…幾十遍,電梯大門卻遲遲沒有關。

操作不了電梯的我,在電梯牆面的反射下神色看起來慌張而蒼白,我轉頭看向電梯門外的黑暗,又將頭扭回電梯樓層的面板,手指仍不停地按著按鈕,祈禱著它能快點關上。

漆黑的深暗之中,傳來了粗重的呼吸聲,接著又聽到刺耳的尖嘯。

快、快點動起來啊,必須快點離開,外面絕對有著什麼。

像是內心有個人朝著自己大吼大叫命令著自己盡快脫離這詭異的狀況,而現實中的我卻依然像隻不知死到臨頭的獵物般傻傻地站在這裡按著那該死的電梯按鈕。

呵呼呼呼……

呵呵呼……呵呼呼。

從遠方而來的喘息聲快速放大,朝我所在的電梯方向靠近。

當腳步聲大到一個程度時,自己也終於到了看到黑暗中的聲音露出真面目的時刻,朦朧的黑暗中出現四隻宛如竹竿般細長的手,從手指到手腕看起來只有一層皮黏在骨頭上,長手撐著後方的人型蒼白物體,身體後方拖曳著兩隻被打斷的腳,猶如惡鬼一般的獠牙正朝著我咧嘴大笑,趴在地面上高速朝電梯奔跑過來。

「草你…啊啊啊啊…」

一邊大罵著自己一生中聽過最難聽的髒話,同時用雙手瘋狂的案著關上電梯的按鈕,使得自己現在就像是個講話含糊不清的瘋子。

終於電梯像是聽到我聲嘶力竭的求救般,冰冷的金屬大門緩緩地閉合。突然鬆懈下來的我,沒站穩直接跌坐在電梯內。

「砰─」一聲巨響。讓我猜測那頭怪物應該是撞擊到了電梯的金屬門。

不知道幾秒鐘過去外頭都沒有傳來任何的聲響,正當我害怕怪物會不會用它的大手扳開電梯門時,電梯在此時啟動,緩緩地上升。

隨著電梯啟,動耳邊又開始聽到那規律的佛經聲,處在封閉的電梯中,我才明白原來那聲音並不是由任何地方傳來的,而是直接出現在我的腦內。

電梯逐漸升高,空氣也逐漸從冰冷變得灼熱,像是隨時會燃燒起來似的,我坐在電梯內,用袖子擦掉頭上的汗水,大概是因為流太多汗的關係,眼前的景象開始變得模糊了起來。

當我以為自己會被活活熱死在電梯裡時,耳邊突然傳來一名少女的呼喊聲。

爸爸,快點走!

火來了,快跑!

聲音中帶著一絲悲戚與沙啞。

我震驚地彈起來,立刻就認出了這個聲音是我的女兒。

老公快走吧,不要被火燒到了。妻子夾帶著哽咽的聲音從電梯外傳來。

「叮―」電梯內發出停靠樓層的鈴響。

畫面突然飛速轉換,自己如往常一樣上班,剛加班結束有些疲累,我從公司回到自己所住的公寓,等待著電梯的到來。

「叮―」電梯鈴聲響了。

下意識以為到達樓層,瞇著眼睛一腳踩了進去,沒想到卻感覺到一股失重的感覺,原本該停靠在一樓的電梯並沒有出現,迎接著自己那最後一步的居然是空洞的電梯井,我張大眼睛看著自己在電梯井中不斷的下墜,眨眼間就要到達地底。

然後…

下意識看向自己的手開始變得透明了起來,在看看這個方型的金屬電梯,我閉起眼睛,嘴角不自覺地露出苦笑。


原來…是這個樣子嗎?

「叮―」

電梯突然停了下來,上頭的面板寫著八樓,正是我們家的樓層,電梯門打開了一道光芒照射進電梯內。

我對不起妳們,我是個失敗的爸爸、失敗的丈夫。

對不起,真的……,佳希、女兒,爸爸很抱歉沒帶你去參加你想去的那場演唱會,並不是跟你說的門票太貴,只是爸爸覺得人多很煩而已,爸爸真是個大笨蛋。

惠敏,對不起,身為妳的丈夫每天見面,居然沒注意到妳對於維持家庭的不安和對未來的經濟壓力。
我沒珍惜跟妳們相處的時光。沉浸在生活的繁瑣與無趣之中。

但我會在另一邊祈禱,希望妳們能幸福。


朗朗誦經聲中,火葬場的煙囪緩緩飄著青煙,直達那湛藍的天際
「爸爸有聽到我們喊他嗎?」少女疑惑地詢問自己的母親。

她的母親用手帕擦拭著眼角的淚水,點頭肯定地告訴她:「說青煙是好兆頭,他一定有聽見了。」

「媽,死後真的有另一個世界嗎?我聽那些電視節目說的都覺得是騙人的。但是…」少女用手背抹了把臉然後說到:「我現在好希望那是真的,這樣至少我還能知道爸爸其實還存在著。」

「嗯,一定有的。」母親牽起女兒的手:「一定有的,妳爸爸會在另一個世界保佑妳,保佑我們的。」



【梵音 完】





哈哈哈我回來啦~~
最近比較想寫文了一點,看自己之前發文的時間居然是九月多,不知不覺就給它溜掉兩個月去了= =
嘛,這兩個月我除了打手遊以外也是有在做事情的(理直氣壯)
巴友們:???
我接觸了不少投資股市跟虛擬貨幣之類的資訊,還有元宇宙跟NFT,GAMEFI之類的東西或許之後用得上啦,總之這兩個月回頭看過得好快,但事實上我有種我到底學了三小的感覺XD

文筆好像也變得稀疏了起來,嗯,要多復健跟看文了

總之嘛之後還會繼續在這裡創作多多繼續指教啦~~~(・∀・)


創作回應

樓上XDDDDDDDDDD
不行,我惆悵的感情飛了,魚片要賠我啊啊啊啊啊(艸)
2021-12-09 10:19:16
熟魚片
對不起啦~☆(眨眼吐舌
2021-12-09 10:22:17
魚子壽司
魚片寫戀愛喜劇寫到瘋了,這就是寫戀愛喜劇的人的末路嗎=口=

還是就未到盡頭
2021-12-09 11:09:15
冰鳩
魚片得了一種名為戀愛妄想系作者的病,什麼都能妄想跟對方談戀愛 真的太重口惹(´◓Д◔`)
2021-12-09 22:55:47
想到一段時間之前...看著裝載外婆遺体的棺木送進焚化爐時......
2021-12-09 18:48:12
冰鳩
節哀,遇到自己身邊的人離開真的很難受,只希望他們在另一邊過得比我們都好(至少沒有房貸跟生活問題T_T
2021-12-09 22:56:45
ソケノ‧諾
上面ww
不過,比起迷失與徘徊,乾乾脆脆的去到下一段,也是好的吧
2021-12-09 22:21:05
冰鳩
別理母湯魚片,他一定是腦袋最近被挖撒米泡過
2021-12-09 22:57:44

更多創作